第三十五章 歉
豆芽菜2017-01-13 11:463,596

  “影儿~~~咳咳~~~”

  “赫连影?”,夜离殇惊呼。

  “夫人可是觉得惊讶?”,宫湮陌笑道。

  “的确,令人意外”,夜离殇点头称道。

  “原来,你竟是这个模样~~~”,赫连影淡淡说着。

  神色间,早已没了当初的潇洒俊逸,风流多情,成熟了许多,沧桑了几些,眉目间有丝淡淡的愁绪化不开。

  “你是我的儿子?”,柳笠堂似乎不太信,而且眼底有些不安。

  “阿堂,他是我们的儿子,他颈间的胎记,我记得清楚,是他没错的。”

  “怎么会,怎么会是他?”,柳笠堂摇头,眼底震惊。

  “你一定奇怪,你亲手送给良怡的儿子,怎么会变成你的儿子,是吗?”,宫湮陌反问。

  想当初,良国皇上良宇为了更好的控制良怡,将她的女儿良依依控制在良国。

  良宇派人将良怡的儿子送到了青国,为的就是将来一天继承大统,实现他的野心。

  而这一切的背后策划者都是柳笠堂,他为良宇献计,可哪里料到,当时抱着男婴,也就是后来的赫连影的清玲一路寻找柳笠堂。

  在途中和良国的队伍碰撞,又遭遇了匪徒,两个孩子便就这样,在混乱中交换了。

  “不可能!一定是你的阴谋,你在骗我,你们都在骗我~~~”,柳笠堂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他一直利用的,他亲手送去的,竟然是他的亲生儿子。

  “我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认你的,只是想知道,我究竟是谁?”,赫连影不禁怅惘。

  “从小,我便过的衣食无忧,我是青国皇子,身份尊贵,何人不知?我却从来没想过,我的父皇不是我的父皇,我以为,良国是我的家,却不想,就连母妃也与我形同陌路,我是谁,我的家在哪,这些年,那些过往,都是一场梦吗?”

  “影儿,是娘对不起你~~~~”

  “也许,这就是命运,人,永远不能和命运对抗~~”,赫连影嗤笑着。

  “哈哈~~~~枉我自诩聪明一世,却没料到,被你一个毛头小子玩弄于鼓掌,当真是阴沟里翻了船”,柳笠堂手指宫湮陌,不甘的说道。

  “以你的功力,应该不难看出,他身上也中了迷心咒术吧?”

  “宫湮陌!”,柳笠堂杀气四散。

  “你可以杀了我,杀了这里所有的人,我就想问一句,你当真也能下手,杀了你一直利用的亲生儿子,杀了深受你多年的结发之妻吗?”

  宫湮陌在赌,他在赌柳笠堂并没有完全湮没人性,在赌在柳笠堂的心底,还存有一丝温情。

  “阿堂~~~我从来没有求过你,我求你,救救咱们的儿子,是我们欠了他,是我们对不起他,不能让他再为咱们的错事遭罪了呀~~~~”,清玲一路爬向柳笠堂脚边,苦苦的哀求道。

  赫连影倒是一幅平静,并没有想过去求任何人。

  只是在看到清玲那幅苍老的容颜,瘦弱的身躯在为他哀求别人时,心里不免有些难受。

  “阿玲?我……你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

  “求你,救他,这是我唯一的要求,不要让我死不瞑目~~~”,清玲终于似乎是要耗尽了她一生的气力。

  “影儿~~~~你能……原谅娘……吗?”,清玲颤颤的抬起手,似乎是想要抓住赫连影。

  赫连影脚步微微有些前移,可是面色犹豫难结。

  但清玲却好似等不到答案了,终是阖上了那双眼,一行清泪道出了她清苦无耐的一生。

  “娘~~~~~”

  不知,在她死时,到底有没有听到这一声迟来的娘,可是嘴边那微微上扬的弧度,倒是让人愿意相信,她是没有遗憾的。

  “柳笠堂,即便是这个世上所有的人都对不起你,那你怀里的这个女人,却是为你付出了她的一生,她等了你一生,守了你一生,即便到死,她也在心心念念维护着你,难道,你还要让她死不瞑目吗?”,宫湮陌淡淡的说着,语调中不免有些指责和叹惋。

  夜离殇叹了一声,“你恨柳家,恨柳怡馨,恨我,你认为,是我们害了你,让你变成今天这般模样,但他是你的儿子,你也忍心下手吗?”

  “阿玲~~~终究是我负了你~~~你等着,马上我便来陪你,黄泉路上,我定不会让你再孤单一人”,柳笠堂心如死灰,紧紧抱着清玲,那双狰狞可怖的面容,此时细看,倒是让人顿觉忧伤。

  “你不配!”,赫连影一把拽过清玲,痛声指责。

  “影儿~~~~”,柳笠堂语调微颤。

  “她用尽了她的一生去等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在她心里,你永远是她的夫君,可是你却不配,你不配得到她的爱,不配拥有她的美好和善良!”,赫连影抱起清玲,欲要离去。

  “不,不要带走她,不要~~~~!”,柳笠堂起身,踉跄的追上。

  “滚开!”,赫连影一把推开柳笠堂,痛声怒吼。

  “阿玲~~~~~”,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山谷。

  只见柳笠堂周身萦绕着一股黑气,黑气越来越淡,逐渐呈现出一道白雾。

  “解灵术~~~~”,普渡喃喃的念着。

  “呯!”

  “恩~~~”

  ……

  “殇……殇?”

  “她为什么还不醒?”,宫湮陌焦急问道。

  “也许是她中这迷心咒术太长时间的原因吧,你放心吧,她的咒术已经解了,就连体内其他残留的毒素也一并化解了,身体没有大碍了,可能就是累了。”,焚音缓缓说着。

  “她怎么样了?”,门外,赫连影走进,关切的问着。

  “看来你已经没事了”,焚音看了一眼,点头称道。

  焚音回头看着守在床前,眼也不合的宫湮陌,不禁摇头,“我们先出去吧。”

  赫连影回头望了一眼,点头称道。

  “那个,君若尘怎么样了?”,赫连影问着。

  “他呀?哎~~~”,焚音摇头轻叹。

  房间里,宫湮陌整整守在床前十天。

  “你吃点东西吧,别等她醒来了,你倒下了”,焚音端着饭菜进来。

  “你们吃吧”,宫湮陌眼底有些乌青,淡淡的回道。

  “哎~~~那给你放这里了,待会饿了记得吃”,焚音摇头叹息。

  “恩~~~”,床上的夜离殇眼皮动了动。

  “殇?”,宫湮陌眼底一喜。

  “让我看看”,焚音走过来查看。

  “她是不是要醒了?”,宫湮陌急切的问着。

  “水……”

  “水,好,我去拿”,宫湮陌起身倒了杯水,快速返回来,将夜离殇扶起,对着嘴喂下。

  “咳咳~~~”

  “殇,殇?”,宫湮陌拍着她的背。

  “陌……你瘦了”,夜离殇睁开眼,摸着宫湮陌的脸。

  “恩~~~”,宫湮陌便低头吻向那红唇。

  梵音见状,一脸无语,便离开了。

  “宫湮陌,能不能注意点,我还在呢,当我是空气呀,真是~~~”

  “恢复的很好,果然有内力就是好呀,这么深的毒和伤,休养半月,就恢复如初,内力还更上了一层楼,啧啧,真是让我羡慕呀”,焚音叹道。

  “你如果想学,我可以教你”,夜离殇淡淡的说着,语气较之前温和了许多。

  “哎哟,这性子,也变了不少,不会是什么后遗症吧?”

  “你可以试试!”,夜离殇握了握手,骨节咔嚓咔嚓的作响,眸色淡淡。

  “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焚音摆摆手,后退一步。

  “陌,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夜离殇转头说道。

  “我陪你去!”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

  “知夫人者,唯夫矣~~~”,宫湮陌笑道。

  雪樱国小镇,也是当初夜离殇入魔屠城之处。

  “都过去了~~”,宫湮陌紧了紧了夜离殇的手。

  “是呀,柳笠堂已死,柳谓之下落不明,这里活着的人了了无几,也都被带出到青国大陆了,一把火,将这里烧了干净,一切都化为乌有了~~~”

  “当初的事,并非你所愿,我们已经尽力弥补了,殇,不要太过自责了。”

  后山,夜离殇立了一块石碑。

  夜离殇抽出腿间两刀,不待宫湮陌反应,便是互相插在两袖之间,顿时鲜血喷涌。

  “殇?你这是做什么?你疯了吗?”

  “陌,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夜离殇淡淡的说着。

  宫湮陌有些迟疑,但终究没再说什么,退后一步,因为他知道,她心里的愧疚和痛苦,必须由她亲手来了结,即使是他,也帮不了她。

  “好~~~”

  一千三百八十二条人命,今日,我夜离殇,便自刺一千三百八十二刀,以此祭奠,望你们黄泉路上,一路走好!

  “殇~~~”,看着夜离殇在身上不停的扎刀,宫湮陌心里难受,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待到最后一刀拔出,便接下欲要昏倒的夜离殇。

  夜离殇面色发白,轻声说道,“陌,借你剑一用。”

  宫湮陌抽下腰中软剑,递给夜离殇。

  只见夜离殇运足内力,在石碑上划着。

  “走吧~~~”,宫湮陌抱起夜离殇,飞身离去。

  冷风中,徒留一座石碑屹立不倒,上面刻着一个血字:歉!

  后来,有人说,这石碑下埋着的是雪樱国的尸骸,可转念一想,尸骸尽被烧尽,又有人说,这下面埋着的是他们是衣物。

  有人说,这里埋着君言和柳谓之,是他们在忏悔;

  有人说,是一个僧人经过于此,见之不忍,便立了这块墓碑;

  还有人说,每年都会看见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和一位高贵威凛的公子来此,他们待上半日,便会离开。

  后人一直不解,这石碑直面雪樱国都城,而碑上的歉字,却是朝着青国的方向。

  众人说法纷坛,唯有一点,世人皆知,这一歉字里饱含了书写之人深深的忏悔和愧疚。

继续阅读:第三十六章 大结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冥王鬼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