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太虚 无极功
记忆停昨天2016-09-16 18:212,552

  且说三人谈话结束后,王重阳召来弟子,将全真教掌门之位传于丹阳子马钰,便与众人辞别,与林朝英一道离去。全真七子虽心中不舍,但见师傅去意已决,只好挥泪送别。

  玄天机自别了王重阳,在马钰的陪同下来到了藏经楼。但见藏经楼里密密麻麻都是书籍。玄天机随手拿出一本,但见书面上写着名字:“《太虚无极功》”。一番阅读后,玄天机长叹一声,深深佩服起道家前辈的高深智慧来。

  三月时间转瞬即逝。这三个月来,他时时刻刻待在藏经楼里,哪里也没有去。自晋入先天后,他不仅记忆力大增,而且身子可以辟谷,不吃不喝几十天一点事情也没有。

  “这全真教不愧为天下道宗之首,道藏珍本不尽其数啊”。玄天机感叹道。这几个月来,他读了一本又一本的的道家珍藏,如《紫阳大法》、《天师雷法》、《灵宝度人经》、《指玄篇》、《胎息决》等,心灵也是得到很大的升华,身上的气息变得越加空灵起来。

  “如今,也该离开了”。玄天机向马钰等人告了别,便离开了终南山。

  自玄天机离开全真教后,他前往各地寻访世间名山。他喜欢站在山之顶峰遥望天地,看天地变化,看云卷云舒,整个人的心灵也似乎得到了净化。

  在一座座山峰的攀爬中,时间悄然流逝。

  他去过“岱宗夫如何”的泰山,在那里看朝阳初升;也去过已是铁掌帮驻地的衡山,在那里看云雾渺渺;他去过险峻无比的华山,在那里缅怀他的初战,也去过巍峨苍苍的嵩山,听到了山上的阵阵钟声。他甚至独自一人迈入茫茫藏区,登临了世间最高的珠穆朗玛峰。在那里,他见了终年不化的寒冰,洁白傲然的雪莲,还有声势浩大的雪崩。

  在越过一座座山峰之后,玄天机的心灵,从所未有的宽阔,他好似忘记了一切,徘徊在天地间。

  没有任何的孤独,有的,只是心灵的放飞。

  不管多么险恶的山峰,都无法阻止他的脚步;不管多么高大的巨山,都在他的脚下跨过。

  三年的时光匆匆而过。征服了山之后,接下来,便是水。

  一叶孤舟,承载着玄天机,在川河中,在狂风里,在怒浪下,不断前进。

  他去过“东流到海不复回”的黄河,在那里他泛舟长钓;他去过“浪花淘尽英雄”的长江,在那里他缅古论今。到最后,他乘一艘海船,出海东行。

  大海的辽阔,远非陆地可比。在行程中,他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甚至有几次差点要了他的命。声势浩大的龙卷风,波涛汹涌的海浪,无边无际的黑云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时间往往是不值钱的。当玄天机再次踏入中土时,六年多时光已匆匆而逝。在这些日子里,他的足迹几乎遍布全球。

  最东,他到过北美洲。在那里,他做了一段时间的启蒙老师。他教给当地土著很多生活常识。他教会当地人建屋、耕作、饲养家畜,还有语言。待他走时,万人相送,人人跪倒在地,口呼“圣师”,神情悲痛。

  最北,他漫游于北冰洋上。他去过终年积雪的海岛,见到了满被藓苔覆盖的无人大陆,看到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动物,还看到了镜子一样的盐湖。

  最南,他到过澳大利亚。这块独立的大陆上有着很多身形巨大的动物,有许多史前生物苟延残喘。玄天机只感觉自己来到了恐龙时代,映入眼帘的是五米高的袋鼠、几吨重的鳄鱼和一些长的类似恐龙的庞大生物。他只待了几天,便匆匆离开了这块野蛮的大陆。

  最西,他到过欧洲。这里充满了混乱、暴躁的气息。在这里,一个手下只有三千人的贵族就敢称王。到处都是战争,到处都是贫民。玄天机看不惯此地的混乱,找了一个不错的弟子,传了他三式风神腿。他离开时,他的弟子已打下近半个欧洲,威望一时无两。

  理了理散乱的头绪,再次踏入中土的玄天机感慨万千。这十年游历,他的心灵得到了很大的升华。见识了海的无限,山的凌厉,山川的延绵后的他,已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如果说十年前的玄天机锋芒毕露,那么今日的他经历岁月的沉淀后已是返璞归真。他的身上有着一股莫名的气势,使人感到亲切、自然而又生出敬意来。

  这十年里,玄天机虽没有刻意练武,但他的武功还是有了很大的提高。他在三分归元气之上又创造了一套指法,名叫“三分神指”,有惊天地泣鬼神之能。共有三招:断玉分金、三分天下、十万火急。每一招练成,威力俱提高数倍。

  除此之外,玄天机观天地风云变化,悟出了一套武功,它的名字叫“摩诃无量。”

  风无相。

  云无常。

  无相与无常结合,便是无量。

  这摩诃无量威力惊天动地,可使出招之人暴增十倍力量。出招时天地色变,举手投足间可生成猛烈龙卷风。

  有此武功,玄天机自信可为万人敌。

  玄天机不再多想,他的身形瞬间消失,下一刻到了杭州。

  一阵风吹过,他的身形再次消失,下一刻到了苏州。

  他不停移动。终于他笑了。

  眼前是一对夫妇。男的风度翩翩,气度佳然。女的身着红妆,美艳非常。正是王重阳和林朝英夫妇。

  玄天机的瞬至,让王重阳吃了一惊,片刻后他恢复过来,笑道:“十年不见,道友风采颇佳啊。”

  玄天机笑道:“哪里比得上你重阳真人,携美同游,琴瑟相和,却是让贫道好生羡慕。”

  王重阳微笑不语。

  两人坐定。

  林朝英见两人有事相谈,道了一声别,便去了他处。

  王重阳正色道:“道友却是好武功。老道自服用道友所送丹药后,一身暗疾全去。自感功力有所精进,却仍看不出道友的深浅来!”一番感叹后,又道:“道友可是要开宗立派?”

  玄天机点头道:“”错,贫道正有此打算。家师临终时让我秉持他愿,将我派发扬光大,我却不能寒了他的心。玄天机怔然出神了会,又缓缓道:贫道欲创立纯阳宗,道友可有何想法?”

  王重阳道:“道友以‘纯阳’命名,自有一番道理。只是为何不用派而取用宗之一字?”

  玄天机悠悠道:“自古以来,无论是道门还是佛门,都是选择依赖于朝廷传教。若是朝廷灭,则依赖于朝廷的宗教受到致命打击。贫道却是想建立一个超脱于世俗王朝的超级大派。不管世俗王朝如何变动,我派自是屹立不倒。”

  王重阳思索一番,道:“道友此为恐有不妥之处,还请细细思量。自古以来,人人皆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道友如此做法却是直接与朝廷作对,殊为不智。再者,此举定会引起朝廷对我道门的警惕,道门诸人怕会前来讨教一番。道友武功虽高,但双拳难敌众手,恐有大祸至矣。”

  玄天机笑笑不语。忽的,他身形瞬间消失。下一瞬间他又出现在王重阳面前,手里拿着一把剑,道:“此为无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畅谈武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畅谈武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