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头痛症
木偶2017-07-20 12:322,433

  时间过去了一周。

  这一周以来,没有发生让人烦心的事情。陈玲依旧每天去公司上班,早出晚归。周路买了很多小说,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他已经开始筹划在小说方面大展身手了,可他没有动笔,他对自己说:你沉淀的还不够。

  小说和画不一样,作画时,如果你想让别人不能横加职责你的作品,就可以画一些抽象的作品,比如墙体装饰,那种画,除了作者本人,谁也看不懂。小说就不一样了,浮在纸面上文字,需要经过推敲,还要经得起世人的点评。很早,周路就放弃美术,而萌发了创作小说的念头,只是不敢迈出那一步,一旦开始写作,作画就成了附带品,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去过问。

  结婚以前,关于这一点,妻子是持否定态度的。她希望丈夫可以从一而终地对待一件事,不要胡思乱想。周路摸透了太太的脾气,因此,他只能背着女人思考。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男人需要选择自己认为正确的东西。

  在婚后的两年,妻子被他的固执打败了,但有一条:如果你选择了写作,就要彻底放弃作画。

  有些时候……但次数不多,周路会偷偷摸摸,在笔记本上勾画出一些素描线条,他可以在这种简单的方式上寻求鼓励。他希望佳作可以得到认可,他希望自己的艺术生涯可以冲上一个小小的‘高度’,他希望自己可以变成一个受人欢迎的职业作家……他希望……

  那么……

  他打开一本《老人与海》,那是海明威写的,很有说服力,是一个老人出海捕鱼的故事。那故事只有几万字,却说明了一个道理:人可以被打败,却不能被打倒。

  多好的一本书啊……

  他依靠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对着墙面上那副鲨鱼的油画,闹钟突然闪过一句话:对着海洋看海洋。

  “呵呵。”他轻声笑了,继续看书。

  以一个研究者的态度去看,而不是一个读者,他告诫自己,对每一句话都要仔细推敲,然后分析出结果和感觉,对它们进行吸收。他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在过去的某一段时间内,他几度对标点符号产生过触电的感觉,那八成是他对文字的一种相互吸引力。

  时不时地,周路的视野总要越过书边上方,盯着那条凶狠的食人鲨张望一秒,然后再低头继续看书,这样以来,就更有身临其境的效果了。

  他低头——老人刚刚出海,带着疲惫和希望……

  他抬头——鲨鱼瞪着那个落水鬼……

  ……

  他又低头——老人已经开始捕猎,那是条超级大马林鱼,它想要老头的命……

  他又一次抬头——鲨鱼瞪着自己……

  瞪着自己?可笑的想法。

  可是……好像真的是这样。他仔细看着墙壁上的那条鲨鱼,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它的嘴巴是要吞噬那个可怜的家伙,可方向确实对着自己的。而且……似乎……它的嘴巴比刚才张的更大了,牙齿的外露程度也更明显。

  周路摸摸手心,有些汗液。他用桌上的抹布擦了擦,继续瞧着那头‘巨兽’。

  “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他被自己的话给逗乐了,痴痴笑着。

  刹那间,他隐约觉得,那个落水鬼就是自己,而鲨鱼就是陈玲。嗯……有的时候是这样的,老婆在发脾气的时候,就像一头张开嘴巴的鲨鱼,样子是要吃人,但不是真的吃人。

  这个想法有些白痴,他对自己说:那是‘一条’,而不是‘一头’,就这样的水平,还怎么去写小说呢。

  周路摸摸脸颊,没有汗,他轻轻舔着嘴唇,低下头去。

  “我想写一部真正的恐怖小说。”他突然对自己说道,这不经意的一句话,已经抓住小心脏了。

  对!就是它!

  那鲨鱼给了他一些灵感。

  “谢谢。”他抬头对着油画说了一句,随之浅笑:周路,你这个傻瓜。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他只要看到鲨鱼,就能和陈玲联想起来。脑子里嗡嗡的,成群的苍蝇和蚊子在里面乱撞:陈玲——鲨鱼——陈玲——鲨鱼——

  (老人在和大马林鱼搏斗,他的手上出现了裂痕,还开始抽筋。)

  周路的手也抽筋了,就在这个片段,不仅如此,他的脑门还有些难受,后脑勺像被什么人死死捏着——那需要一双超级的大手掌。

  但他还是坚持,这个桥段太精彩了,他需要好好看完,因为:书本不让他离开,这书本需要他。

  (海浪开始翻滚,可怜的小船在潮水中摇摇欲坠。)

  耳鸣声骤然抬高,像地铁到站,又要前往下一站时,发出的一阵嘶鸣。

  它开始叫了……

  书中的海在翻滚,那鱼蹿出海面,紧接着,它又钻了进去,溅起一片巨大浪花。

  “呃——”周路一只手按住太阳穴,那地方跳动的很厉害,能感觉到静脉在膨胀。

  鲨鱼的嘴巴没了牙齿,黑乎乎的,也看不到口腔,但……这家伙居然在笑,它的嘴巴咧开了一道月牙形的弧度。就连那落水鬼也朝他张望,露着和鲨鱼一样弧度的微笑。退潮了,虽然那是在一片没有海岛的海洋中央。

  真的退潮了,他肯定自己没有看错。

  头疼!

  书从他的手中滑落,周路站起来,扶着沙发的边缘,去卧室里找止疼药。

  他离开沙发的位置,顺手摸到了墙壁。墙壁软乎乎的,摸上去很像动物的毛皮。墙壁内还有什么声响,距离不远,是从厨房的方向传过来的,酷似一种生物的自然神经反应。

  那不是动物,只是一面墙壁罢了。

  他走进卧室,用枕巾擦了一下脑门。抽屉里还有药。

  止痛药,还有安眠药,缺一不可。

  他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晚上,陈玲七点到家,叫醒丈夫。

  “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有点难受。”周路摸摸头,头疼减轻了许多,可没有完全平息。

  妻子给他倒了一杯水,喂他喝下。

  “是不是写作的事情遇到困难了。”她在丈夫身边坐下来,搂着他:“别太有压力了,我们现在生活的很好,也不缺钱花,何必还要那么辛苦呢?”

  周路喝光了杯子里的水,他的胸口湿哒哒的,衣服黏在上面。

  “老公,我怀孕了。”妻子微笑着。

  陈玲的性格直来直去,不会做什么撒娇的举动,也不会把这种事情隐瞒很久。她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除了疼爱自己的丈夫比较用心。

  “什么?!”周路不知所措了,他的头疼全都消失了。他跳下床,将老婆扶到床边:“怀孕了?!”

  有些质疑,有些惊喜,还有些肯定。

  是的,陈玲怀孕了,这房子给她带来了好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13号公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13号公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