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现代步兵对古代骑兵
诸葛风行2016-09-09 11:022,170

  “救,救我……”

  一名不知姓名的试炼者躺在距离石云帆不远的地方,那些蒙古骑兵的箭雨射穿了他左胸,石云帆不太确定他的心脏有没有事,他只知道自己对那个人无能为力。他抱歉的冲那人露出一个无奈的笑,看向了躲在不远处另一堵墙后面的光头壮汉,却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

  “喂,我们要想办法反击,这么下去不行的!”

  石云帆拉高了嗓子呼喊,很快得到了光头的答复。

  “他们距离太远了,打不到他们!你有什么好想法么?”

  石云帆摇摇头,偷偷的看向了远方的敌人。那些蒙古骑兵已经骑着马以他们所在的土坯房为圆心,沿着一条大略的弧形开始奔跑,手里的弓拉得满满的,看样子第二波箭雨随时可能到来。

  飞快的在自己有限的知识库里搜索了一下,石云帆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冲着光头壮汉吼道:“做好掩护,等他们接近了打近战怎么样?”

  光头冲石云帆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斩马刀,看样子是同意了石云帆的看法。石云帆把目光从光头身上移开,扭头看向身后的土坯房,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十几双眼睛正看着他和光头互动。

  石云帆想了一下,觉得只靠自己和光头估计搞不定这事,他拉高了嗓门冲着土坯房里面喊道:

  “同志们,我们现在没有远程兵器,只能等他们逼近了打近战。你们躲的太集中了,这里好像是一个被废弃的村落,我们要不要分散一点,躲到各个屋子里,试着跟他们打游击战!”

  石云帆觉得自己的想法还不错,而且似乎是这种局面下唯一的胜机。可他并没有从土坯房里得到自己希望的回复,那个没有门的门洞从外面看去黑乎乎的,看不清里面的人影,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喂,那边的!”躲在不远处的光头壮汉冲着石云帆喊了起来,“你觉得打游击能行么?”

  石云帆点点头,喊了回去:“我觉得应该可以吧,总比在这里等死强!”

  “不,不是这样的!”一直安静的躲在石云帆背后的孙物华加入了对话,“蒙古骑兵从来不会胆怯,也不会只在外围游走。如果把我们现在看成已经被打散了的步兵的话,那些骑兵再射几轮箭,就该冲过来砍杀我们了。”

  “哦,是这样么?他们会自己冲上来?”石云帆有些不确定,他再三跟孙物华确认了两次,期间敌人第二波箭雨也到了,当着石云帆的面把在他面前挣扎的试炼者钉死在了地上。石云帆侧耳听了听,远处的马蹄声果然近了一些。

  “他们在用之字形靠近,我们必须跟他们肉搏。【全能人类】的卡牌应该能给我们不少加成,我们来自现代的顶级身体素质和力量,比他们要强,我们有赢的希望。”孙物华看起来瘦瘦高高一股娘炮气息,但是提的对策却都比较中肯。石云帆欣然采纳了他的建议,并转述给了不远处的光头和土坯房里的试炼者们。

  那个光头壮汉显然对石云帆的提议很感兴趣,他用喊的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石云帆,叫周大童。石云帆和他的两位队友也和对方做了自我介绍,知道了光头身边的女孩子叫安妮惠。

  对于那些蒙古骑兵来说,冲过他们和土坯房之间的距离用不了十分钟。这点时间里,他们只能射六箭。如果他们的对手是曾经大金的那些同样生活在马背上的宿敌,可能这些骑兵冲击之前还是考虑一下。但是他们现在面对的对手是没有步兵阵列保护、已经被他们杀破了胆的宋兵。从领队的吉仁泰,到全队的十二名斥候,没有人觉得需要在这些敌人面前放下长生天的荣耀。

  于是在石云帆和周大童的眼里,那些蒙古骑兵只是在远处兜了半个圈子,射出两箭后,就果断的朝着他们的方向杀了过来。

  “他们要来了,总共十三个人,搞不搞?”

  石云帆冲着躲在另一堵墙后面的周大童喊道。

  “搞!没别的路了,只能搞了!”

  周大童和安妮惠商量了一下,答复了石云帆。

  那就来吧!

  石云帆深深吸了口气,握紧了手中的斩马刀。他不知道那把刀怎么用,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态是前所未有的好。他也不知道自己和自己仅有的几位队友能不能打赢那十二名骑兵,但是他知道他们已经没有后路可退。

  在平原上被骑兵发现,除非对方突然失去了杀他们的兴趣,否则这个土坯房周围的所有试炼者,都只有一个下场。

  死亡。

  也许,这就是天国竞技的真谛吧,就好像古罗马斗兽场的角斗士,每次上场,都是和死神共舞。

  遥遥头,挥去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那些骑兵的马蹄声已经近在咫尺。石云帆最后从土墙上方看了一眼,跑在最前面的蒙古士兵的脸孔已经清晰可见,眼睛里的暴虐和杀意也一览无余。

  要来了!

  石云帆把自己的脊梁紧紧的贴在土墙上,向左边看了看,发现周大童和他一样,握紧了斩马刀靠在墙边,那个叫做安妮惠的女孩做着和他们同样的动作,披散的秀发被她胡乱打了个结,细细的发丝在石云帆这个距离上看起来,若隐若现。

  这姑娘还挺好看。

  在石云帆再次走神的一瞬间,伴随着一阵激烈的嘶鸣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石云帆头顶掠过,那是冲在最前面的蒙古兵纵马一跃,跃过了低矮的土墙。那士兵的身子在马儿起跳的时候就朝着一侧弯了下去,手里弯月一样的马刀自然的挥舞,好像翩跹的蝴蝶一样,划过了李磊的头颈,把他的半个脑袋,斜斜的砍飞了出去。

  这个时候的石云帆感觉一切都慢了下来,他的心跳剧烈而清晰,好像战场上的金鼓震耳欲聋。他的呼吸急促,肺部燥热,空气中的尘土味和缓缓飘散的血腥味在他那强化之后异常敏感的鼻腔里扩散。李磊被砍掉了半边脑袋的脸上还残留着不可置信和惊讶,就好像他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继续阅读:第9章 杀戮是最美的舞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国入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