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怪异刘家村
徐国杰2016-09-04 16:222,508

  上海这个国际性的大都市,它之所以被称为魔都,因为它有海纳百川、气吞山河的气势。两百多年来,这里是冒险者的天堂,十里洋场,百业盛鼎。

  但是,人们往往忽略了它内在的魔性,属于它的鲜为人知的故事!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年近四十,看过人生起伏,亲人逝去。

  祖辈们一个个离我们远去,而他们的故事和他们记忆中的故事,或许有一天会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

  而我能做的就是将它们尽量完整的记录下来,这是一件件真实的诡异事件,或许它们将颠覆你的世界观……

  我的高祖父(爷爷的爷爷)叫徐阳,事情还得从200年前的上海乡下说起……

  两百年前的上海滩已是繁华初现,但在一江之隔浦东的农村,到处可见破旧的平房,粗布破衫的农人,显然城市的繁华并不属于这里。

  那时候,浦东的乡下,人烟稀少,宽阔的田地夹杂着江南水道,确实是一副江南水乡好风光。

  在一个叫刘家村的地方,村子四周环水,进村口建有一座石桥,整个村子就像是一颗眼睛。有人说是蛇的眼睛,也有人说是龙的眼睛,更有人说是……

  那时,整个村子一共有十几户人家,除了一户徐姓人家之外,其余的都姓刘。

  “徐老爹!生了,生了,生了个大胖儿子!”

  正值中午,烈日当头,接生婆刘翠从徐家内房匆匆跑出来,满是血污的双手上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

  “真的?真生了个大胖儿子?”正在门外焦急踱步的徐老爹顿时有点兴奋起来。

  “错不了!我看到了,下面有小叽叽的!”接生婆刘翠边说着,露出满脸的笑容,“徐老爹!我先去给小孩擦洗擦洗!”

  说完,刘翠连忙抱着刚出生的小孩,又回到了里屋。

  徐老爹夫妻两年过五十,这二三十年来,徐大娘的肚子就是不争气,每次都是只怀上,却下不了蛋。这次,总算生了个大胖小子,徐老爹别说有多开心。他心里暗自庆幸,徐家终于有后了。

  于是,徐老爹就跟在接生婆刘翠的身后,进了里屋。

  再说刘翠,才30出头,就继承了母业,当起了整个村子的接生婆。半年前母亲去世,三个月前她刚生了二胎女儿刘小凤,刘翠清秀的鹅蛋脸,再加上她生得胸大腚肥,柳腰细腿,着实是一副勾引男子的好料。

  里屋内,第一次做接生婆的刘翠用毛巾给婴儿擦完身子后,将他包裹在婴儿包里。

  在一边看着的徐老爹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

  一会儿功夫,襁褓里的婴儿在母亲徐大娘的怀里,安详地睡着了。

  “有人吗?有人吗?”

  这时候,徐老爹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而且,听声音应该是年轻男子的声音。

  徐老爹他们都感到奇怪,这大中午的,到底是谁有事敲门?

  徐老爹和刘翠走出了里屋,徐老爹很快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三十来岁年轻道士,两人都很奇怪这道士找上门来,有什么事情?

  “请问道长,有什么事吗?”刘翠首先问道。

  “这大中午的,我这一路赶了很久,口干的厉害,想来借口水喝。不知道,你们方不方便借我喝口水!”

  徐老爹一听原来是路过借水的小道士,今天他刚生了儿子,心里很开心,于是,马上就答应下来。

  “道长!你请进,先坐一会儿,我这就去拿水来。”徐老爹很客气地请小道士进去。

  很快,他就端着一大碗水过来了,小道士一口气就喝完了水。

  小道士在连声感谢后,看了看徐老爹家,突然皱起眉来。

  “道长!怎么了?”看到小道士的样子,徐老爹很不解。

  “大叔!恕我直言,你们家里有点不对劲!”小道士很认真地说道。

  一听到小道士这话,徐老爹和刘翠顿时紧张起来,两人都泛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哪……哪里不对劲?”刘翠说话的声音显然已经有点哆哆嗦嗦了。

  “老伯!大妈是不是刚生了个大胖儿子?”

  “你怎么知道?”徐老爹还没回答,刘翠就奇怪地反问道。

  “你和大妈这么多年来,是不是只能怀上,但生不下来?”

  当小道士说出这句话后,两人更加觉得奇怪了。

  不过,徐老爹又一想,他徐家这么多年来都没生子嗣,这事周围乡里都知道,或许这小道士是打听来的也说不定。

  但是,小道士后面的话,顿时使得徐老爹惊出了一身冷汗。

  “徐老爹!你们夫妻两这十几年来,每次房事过后是不是感觉身体特别虚,要好几天才能恢复过来?”小道士想了想,又说道,“另外,每逢农历十五前后,是不是特别怕冷?”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小道士这么一说,徐老爹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小道士为何知道他们的这些隐疾?

  刘翠也同样好奇地看着小道士,希望他能说出原因。

  不过,道士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认真地对徐老爹说:“大叔!实不相瞒,我从小在茅山学艺,大妈怀而不孕是另有蹊跷的,我现在暂时不说原因,先解决你们家当前的难事。”

  徐老爹和刘翠看着小道士,连连点头。

  小道士掐了掐手指,想了想,又说道:“今天是农历九月初九,令郎出生之日正是正午阳气最胜之时,暂时不会有事!”

  “我儿子会有事?”听小道士一说,徐老爹心都到嗓子眼上了,他可是老徐家的命根子。

  “老伯!大妈身体太弱再加上年纪大了,以后令公子不能喝她的奶水。”接着,他又看了看站在徐老爹身边的刘翠,“我看这位大姐也是刚生过孩子,倒可以同时喂养老伯的儿子。”

  徐老爹看了看刘翠,两人都有点脸红。小道士的意思,刘翠以后就是他儿子的奶妈了。

  “这是四个黄符包,你们每人一个,晚上睡觉的时候,挂脖子上!”小道士拿出随身黄纸包着的四个纸包,递给了徐老爹。

  “道长!谢谢,太感谢了!您先等会儿,我去拿些辛苦钱来!”徐老爹知道,总不能叫人家道长白帮忙。

  “老伯!不用了,我和令公子也算有缘,这样吧,我再给令公子取个名字吧。”小道士嘴里念叨了一会儿后,又说道,“生于纯阳之日,纯阳之时,就叫徐阳吧。”

  “好!徐阳,这名字好!”徐老爹很开心。

  “老伯!我叫马真,以后遇到什么怪事,可以来找我!”

  马真道长说完,转身就朝着东面的路口走了。

  “马道长!您住在哪里?”等马真道长走远后,徐老爹才想起来马道长还没说住哪里呢!

  在徐老爹和刘翠的心中,始终不解马真是怎么知道他家的情况的?

  直到十几年后,徐阳长大了,拜在马道长门下,才知道当初马道长为什么知道他家的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异上海滩之魔都僵尸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异上海滩之魔都僵尸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