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诡秘的学校
耕耘那梦想2016-09-05 11:442,651

  知道什么样的学校最恐怖吗?

  怪谈纷坛?

  建在乱葬岗上?

  偏僻的山地,晚上阴气弥漫,鬼影卓卓?还是周围建筑都是封锁住,走过去却能透过玻璃却有人看着你?

  我现在可以肯定告诉你,这些都是小意思。

  高中新学期,作为新生,我想早点来学校熟悉环境,在学校闲逛的时候,我发现这里很多地方都立着‘立入禁止’的牌子,而这些地方都呈现出一种诡异感,就在我想过去瞧瞧什么样子进入教学楼,我给保安逮到了,他呵斥我说没看见牌子吗,乱闯什么,要是发生事情,谁来负责任。

  我心想我不过是进去看看,怎么就会发生事情了,这栋楼也不像危房,在我离开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小子在二楼上对我挥手,我对保安说:“为什么他能在上面你不赶他。”

  保安转过头,什么都没看见,还说我别装神弄鬼,说要将我名字记下来交给学校,我向他发誓,刚才绝对有个白得不像人的小子在上面,不信我们可以去看看,他脸色不太好说,总之这栋楼不准进去,还威胁我说如果敢进去,就报告学校,叫我父母过来。

  我闷着一肚子火被他赶回去校门口,这鸟人居然还想要我老实在树梢下等,我说要是我尿急怎么办,憋着肾亏谁来负责,他指着大概有半公里的地方说:“那边有厕所。”

  我说他这不是整我呢,旁边不就有个厕所吗,这鸟人居然说:“这厕所原本只能白天进去,后来学校规定,不能使用。”

  我说不能用,就赶紧装修阿,是厕所堵了还是怎么着,保安说这是学校规定的,既然你是学生,就得遵守校规。

  这算哪门子校规,教学楼明明有人都在上面,偏偏不给我进去,想上个厕所,你要我走半公里路?要是肾亏的人,上个厕所还不累死在半路阿,可人家就是拽,屁点事都搬出校规来压我。

  我搞不过他,就坐在树梢下等,不到半会我就听到有人也是拖着行李箱来到我这边,是个愣头青,看着挺呆的,问我厕所在哪,我指了指能有半公里远的那间小屋说:“就那。”

  他苦着脸说不会吧,估计又看到宿舍旁边就有一间厕所,说:“这不有么,差点吓死我。”就走过去,我好心提醒他说校规不准进去,这愣头青说了一句‘我管他呢,我还不是它学生呢’相当有道理的话就进去了。

  他刚走进去,保安又来了,看到那愣头青的行李箱问他人去哪了,我指了指厕所,保安就怒气冲冲过去想揪那小子出来了,等保安刚进去,我就听见一声巨大的惨叫,心想不会吧,这保安该不会在里面殴打他吧,不就是上你一个厕所,用得着这样吗,就看到那愣头青疯了似的跑出来。

  真的是疯了似的跑出来,他呀呀呀的嚷个不停,看他样子都快哭出来了,我瞧他好像被什么追着似的向我这边跑来,保安在外面不知道搞些什么烧香拜佛似的,愣头青来我这边,脸色都苍白了。

  我笑着问他:“没那么夸张吧。”他说,这厕所里面有东西。

  我看他脸色都白得跟刚才那小子差不多,看他又呆头呆脑的戴着眼镜就不想搭理他,继续我的闭目沉思,保安来到我这,这鸟人居然骂我说为什么不警告他。

  马拉戈壁!

  这都能烧到我头上,我对保安说:“他非要进去怪我阿,我是他保姆阿。”

  我艹,这保安不是搞恶意针对就是见我不顺眼,这鸟人真是佩服,我都说了校规不准进去,他自己在里面不知道给什么吓着,好了,现在进去的人不骂,骂我?

  我都懒得理他,保安当他儿子哄着,又给他端水,给他安慰,我问那愣头青说:“你爸?”

  那愣头青说不是,他说:“你没看到,那里面有个人,他……他……。”他没能说完,因为保安已经拿着钥匙过来,说要给我们打开宿舍,免得我们又乱跑。

  行嘛,你贼有道理,就提着行李箱跟着过去,愣头青见自己一个人呆着,赶紧跟在我背后。

  对宿舍,我光看外表是十分满意,虽然和我家别墅还有点差别,但一看就知道是崭新的,里面的空间看起来也大,估计住个七八人不成问题,配置也不错,我看到还有空调!

  我兴奋地拉着行李箱走过去,保安叫住了我,说那里不准进去,我气得真是说不出话来,问:“又是校规?”

  保安点点头,说:“你们的宿舍在这里。”

  他指着背后那栋又破又残,不知道是从楼顶拉屎弄的,还是这些瓷砖的特色,黄的一滩滩的,“暂时没有宿舍,你们男的新生就暂时安排在这里。”

  我……

  他用钥匙将铁闸打开,领着我上楼,这是一间五层小楼,每层各有四间房,他走到四楼,说:“这里就是新入生的房间,四人宿舍,你们随便挑一间吧。”

  门是那种用铁锁扣上的铁门,我透过玻璃看进去,四张床有上下铺的铁床,中间有一条勉强给摩托车走过的走道,里面有不到半边宽的阳台,还有一个估计不到一平方的厕所。

  卧槽,这不是难民营吗!

  我艹你麻痹,这鸟人还好意思说随便挑一间,挑你麻痹,我这还忍,都快成为忍着神龟了,我说:“保安,这就太过分了吧,你不给我去看教学楼,我都忍了,连厕所都不给我上,我都算了,可宿舍是未来三年度过的地方,你要我在这种地方活上三年?”

  保安也觉得确实有点过意不去,说:“没办法的事,你们就暂时委屈一下,我们以前读书……”

  这鸟人跟我说起他孩童时候文化大革命读书那会,什么寒窗苦读,洗着只有四度的水温,下雨学校还漏水,得穿着雨鞋。

  我说不是这个问题,你要没前面这栋宿舍,我都还能忍,搁置着新的,给我们烂的住,这不是耍人吗。

  他说没办法,这是学校规定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搬过去了,我心说天晓得那会我还活不活得了这么长,我看他就知道不是做主的人,就进去里面给我的手机充电,顺便将小风扇拿出来凉快下。

  可……

  充电器不会亮我都算了,可这小风扇不会动,我他吗再忍你,我李天峰的名字以后倒过来念。

  我冲保安说:“电呢!”

  保安尴尬说:“这宿舍都不通电,学校说过了,这几天会装上电。”

  我嘴角抽搐,问题是这几天我要怎么办,这九月份的酷热我就不多提了,站着都能出汗,要憋着这里面,我看熏香蕉都能行,你让我没电没风扇住上几天。

  我摆摆手说:“行,你狠,这宿舍我不住了,我到外面租房子。”保安说不行,学校是半封闭式的,禁止随便外出,他还说,距离这里最近的房子,都有十多里,这对我来说,读书也不方便。

  我说这哪门子上学,我是来享受高中美好生活的,不是给你折磨的,这要没电没水的,我觉得活不到三天。

  这鸟人特幽默说,水还有的。

  我连这些床板都不敢碰,上面的灰尘,都快厚过床板了,那愣头青居然不介意,劝我说好过那间宿舍,要对着那间宿舍,会吓死人的。

  我让这贱人别出声,你犯贱是你的事,别拉上我,我的要求也不高,至少先给我电再说,不然别说人,连手机都活不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校惊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校惊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