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击败赵屠
三千晴空2019-08-21 01:402,747

  凌天手上纳戒承受不住殒星剑的威势,根本无法存放别的东西,所以有必要再买一枚纳戒戴着。

  更何况,据纸鹤上所说,计都镜是赵屠从后街上淘来的,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去后街转转。

  后街有许多修士在摆摊,一张兽皮摊开,零零碎碎的摆上些破损的法宝或者残缺的秘笈,就算是开张。

  真正有好东西,早就被送进了灵山阁拍卖,但即使如此,还是有许多人在后街上走走停停,谁知道这些破损的法宝和残缺的秘笈里有没有漏网之鱼?

  凌天和侯大海也一路沿着这些摊子逛了过去,视线凝聚在所有形如镜子的法宝上。

  “这枚纳戒怎么卖?”凌天停在一处摊子前面,视线出一面只有巴掌大小,形如兽首的铜镜上不动声色的移开,翻开那堆压住铜镜的杂物,捡起一枚纳戒,对着眼前满脸奸猾的中年修士问起价来。

  中年修士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嘿嘿笑道:“小哥你好眼力,这可是我击杀了一名先天巅峰修士抢到的纳戒,你我相识也算有缘,我卖你三十块下品灵石好了!”

  凌天心中暗暗好笑,眼前这家伙只不过先天中期的实力,居然就敢吹嘘击杀先天后期修士,至于这纳戒的价格,那更是没谱,肯定是把自己当成了肥羊。

  就算是宝器阁里,像这种空间不过丈许方圆的纳戒,最多也就三十块下品灵石而已,至于后街上,这种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暗伤的二手纳戒,能够卖出十五块下品灵石,就要偷笑了。

  “宝器阁的纳戒都要不了这个价,想卖就开个实在点的价格,不然我们就换别家了!”还不等凌天开口,侯大海就已经带着不屑的笑容开始还价。

  “十五块灵石!”凌天微微一笑,然后拿起那面兽首铜镜,扔到中年修士面前,高声道:“还得再加个搭头,这枚纳戒上面的阵法已经有好几处细微的破损,我看都用不了多长的时间!”

  中年修士眼中闪过一抹喜色,不过他还是苦着脸说道:“这面兽首铜镜可是件宝贝,要不你再加两块下品灵石怎么样?”

  凌天拿起兽首铜镜,冷笑道:“真要是宝贝你舍得拿出来卖?十五块下品灵石,你不卖就算了!”

  纳戒与兽首铜镜都是白捡回来的,十五块下品灵石都是大赚,中年修士看着凌天要走,连忙松口:“看在小哥与我有缘的份上,就十五块下品灵石好了!”

  “这面铜镜多少灵石,我要了?”

  赵屠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他还没注意到旁边蹲着的两个人是凌天与侯大海,只是看出这面兽首铜镜似乎有点古怪,所以想出手拿下。

  凌天闪电般从锦囊里摸出十五块下品灵石,塞到了中年修士的手上,然后将兽首铜镜与纳戒抢了过来:“钱货两清,这两样东西是我的了!”

  说完之后,他从地上站起,转过身看向赵屠。

  “凌天!”赵屠眼中顿时浮现出一抹厉色。

  中年修士暗暗后悔,看着赵屠似乎冲着铜镜过来,心道莫非这面平平无奇的铜镜,真是什么宝贝不成?

  当着赵屠的面,凌天缓缓戴上纳戒,然后将兽首铜镜放入到纳戒之中,心里暗叫侥幸,还好自己早了一步,否则这面计都镜肯定会落入到赵屠的手里。

  赵屠脸上涌出怒色:“这面铜镜是我先看中的,将它给我,这次我放你一马!”

  “赵师兄好大的口气,莫非仗着自己舅舅是宗门长老,就要强取豪夺?”侯大海阴阳怪调的说了一句,冷眼看着对面的赵屠。

  “看来上次打你打的还不够!”赵屠冷笑着看了眼侯大海。

  凌天收起笑容:“赵屠,侯大海的账,我们还没算,谁放谁一马,还说不定!”

  “凌天!你找死!”赵屠怒脸色变得狰狞起来,眼中流露出凶戾之色,凌天的修炼速度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如果再让凌天成长下去,一定会超越自己,想到这里,他心中杀意更甚。

  “你去了趟开阳峰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今天我会让你知道,废柴就是废柴,永远也别想咸鱼翻身!”

  话音未落,赵屠就将腰畔长剑擎出,眼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杀意。

  “借你长剑一用!”凌天反手将侯大海挂在腰畔的长剑抽出,横在身前:“你要战,那就战!”

  街道两边的修士纷纷卷起兽皮,裹住自己的家当溜到一边,将长街清空,留作两人的擂台。

  赵屠眼中精芒闪烁,身形如电,朝着凌天飞扑过来,手中长剑幻化出星光点点,犹如璀璨银河,铺天盖地的流淌下来,将凌天笼罩其中。

  “星极宗幻星剑法果然名不虚传,那个黑衣小子有难了!”

  “是啊!我看这黑衣小子不过先天初期,穿白袍的这个已经是先天中期修为,再加上幻星剑法乃星极宗最为厉害的先天武学,这黑衣小子凶多吉少啊!”

  旁边有识货的修士低声议论起来,根本没人看好凌天。

  侯大海听着这些议论,眼中满是焦虑之色,星极宗的戒律,在山下可没什么约束力,哪怕赵屠击杀凌天,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幻星剑法虚实相生,变幻莫测,凌天早有耳闻,只是太过繁复,所以他才没有选择这门剑法修炼。

  凌天一剑在手,心中豪气顿生,看着赵屠凌空扑击而下,剑刃上吐出点点星芒,犹如星河坠落,长剑斜刺而出,元力涌动,化成一抹摇曳星光,毫不退缩的迎了上去。

  “叮!”

  一声清鸣,响彻长街,凌天手中长剑与不可能之中撞上了赵屠的剑尖,两相碰撞之下,赵屠的身形顿在了半空之中。

  叮!叮!叮!

  如同珠落玉盘般清脆声响不停爆开,角宿,亢宿,氐宿,房宿,心宿,尾宿,凌天六剑齐发,以变对变,每一剑都神乎其技般的点中赵屠那不停颤抖的剑刃,那些元力凝聚而成的星光,还没从剑刃上绽放,就已经凋零。

  赵屠如遭雷噬,脸色微微一变,闪身后退,想与凌天拉开距离。

  凌天迈出天星步,一步踏出,斗柄移位,仿佛缩地成寸的大神通般,出现在赵屠的身前,一式鬼宿剑玄奥莫测,点向他的心口。

  “凌天,你敢杀我?我舅舅不会放过你的!”

  “轰!”

  凌天手中长剑点在了赵屠的剑刃上,一团元力凝聚成耀眼星芒,轰散了赵屠护住心口的元力上。

  赵屠疾退了十多步才重新站稳,然后嘴里喷出一团血雾,脸色迅速灰败下,手中长剑“铮!”的一声,断成两截。

  “嘶!”

  如同裂帛般的脆响,从赵屠身上传来,他那件白袍由心口处裂开,化成无数碎片,如同蝴蝶般飞舞,一道狰狞伤口,由他下颚划过心口,消失在肋下,鲜血正不停涌出。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赵屠眼神迷茫,面若死灰,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竟会被凌天击败。

  虽然他挡住了凌天那一式鬼宿剑,但体内经脉都已经被绞碎,除非有天材地宝相续,否则今生今世,都无法继续修炼。

  凌天缓缓走到赵屠身边,冷声道:“你这咸鱼,永远都别想翻身!”

  他心中杀意涌动,不在星极宗三峰之内,赵屠又是先下杀手,即使杀了他,也不用担心门规惩戒。赵屠一再相逼,留下只会是祸害。

  “叮!”

  就在这时,一点金芒划过长街,撞在凌天剑刃之上,将他逼得退后三步,这才重新站稳。

  “这位师弟好大的戾气!”一个身穿蓝袍的俊朗青年,出现在长街尽头,霎那之后,就挡在了赵屠身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独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独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