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星垣秘剑
三千晴空2019-08-21 01:393,004

  “说,凌天那小子到底在开阳峰得了什么好处?他那步法,究竟是谁教的?”外门弟子居所外,身穿白袍的赵屠一脚将侯大海的脑袋踩进了泥土之中。

  侯大海半边身子都被鲜血染红,右臂更是软软垂在身侧,脸虽埋在泥土里,却用左手撑地:“有本事就打死我,想让我出卖兄弟,门都没有?”

  “妈的,找死!”赵屠眼中迸现杀机。

  赵屠今天过来痛揍侯大海,是想在侯大海身上逼问出凌天用的诡异步法从何而来。不过侯大海都被揍成这副模样都不开口,赵屠已经失去了耐心。

  就在这时,一个弟子匆匆走来在赵屠耳边说了几句话,赵屠立刻回身道:“王凯,长老那里叫我,这里先交给你!”

  一边的王凯立刻上前道:“赵师兄放心,我一定撬开他的嘴。”

  “问得出就问,问不出,就废了他!”赵屠扔出一句话,带着几个人径直离开。

  赵屠一走,王凯眼中立刻透出阴冷的光芒,被凌天击败,对他而言是奇耻大辱,连带着也将侯大海当做仇人,如果不是宗门严禁弟子自相残杀,他现在就想将侯大海碎尸万段。

  王凯狠狠一脚,将侯大海踹飞三丈多远,重重撞在墙上:“说,凌天现在到底在哪里?”

  侯大海呵呵痛笑:“赵屠不在,你这条狗也敢问凌天在哪里,上一次还没被教训够?”

  王凯气得青筋暴突:“好,你嘴够硬,看我废了你的手脚,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他说的没错,你不过是赵屠身边的一条狗,主人不在,你也敢到我门前撒野?”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从王凯身后响起。

  “凌天?”王凯回头,果然看到凌天正站在后面。

  凌天眼中怒火熊熊,他从山上一回来,便看到这种景象。王凯敢将侯大海打成这样,今天绝对不能够放他轻松离开。

  王凯错愕片刻,随即大笑:“好,原本就是想找你,上次只是你趁我不备,出手偷袭才赢我的,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几斤几两?”

  说完,也不等凌天说话,王凯双拳如电,连环轰出,如天星坠落,正是先天武技坠星击。

  凌天伸手折下一截树枝,脚下迈动天星步,身形流转之间,就已经到了侯大海身边。

  “砰!”

  王凯一击落空,在地面上轰出三丈方圆的大坑,凌天背后的大树,根须尽断,缓缓倒下。

  凌天对身后事恍若不觉,轻轻抚着侯大海坐起问道:“这段时间我入山练剑,想不想看看成果?”

  侯大海嘿嘿一笑,吐出一口淤血道:“我拭目以待,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该死的废物!”王凯没想到凌天和侯大海居然都敢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怒火中烧之下,连宗门戒律都忘得一干二净。

  只见他身化长虹,猛然跃起,右拳如同流星般燃烧着元力,朝着凌天与侯大海轰击下来,摆明与他们不死不休。

  嗖!

  电光火石之间,凌天手中树枝快如闪电般点在了王凯的拳头上。

  一团星芒,从树枝上涌出,直接破开了王凯右拳凝聚的元力,没入到他的身体里。

  “噗!”

  身在半空之中,王凯猛然颤抖了一下,右拳无力的垂落,上面凝聚的元力不停崩溃,嘴里更是喷出一口鲜血,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

  原本坠星击与星垣秘剑相差仿佛,只是经过凌天淬炼之后,星垣秘剑的威势足足提升了一个台阶,如此一来,高下立判。

  凌天一记威猛霸道的角宿剑破尽王凯的元力,断了他的手腕和肩膀,让他的修炼之路,就此终结。

  “你好狠!”

  王凯眼中浮现出惊骇绝伦之色,体内散去的元力激荡得血气翻涌,又喷出一口鲜血,然后如同死狗般重重摔在了地上,仿佛失去了精气神似的,软成了一滩烂泥,再也爬不起来。

  “既然做狗,就要有被人打的觉悟!”

  凌天信手将树枝扔到一边,走到已经目瞪口呆的侯大海身前,伸手将他从地上拉起。

  侯大海皱眉:“你把这家伙废了,不怕宗门找你麻烦?”

  “他先对我下死手,有你作证,我怕什么?”凌天微微一笑,大考之后,他自会成为内门弟子,到时候身价自然不同,恐怕就算是小小的责罚都不会有。

  “这几天挨打太多,丹药都只剩这颗!”侯大海扶着凌天肩膀,摸出一颗丹药,塞进嘴里,苦笑道:“扶我进去休息会,等药力行开,你再陪我下山去买点丹药,丹房那些杂碎,卖得实在太贵了!”

  凌天心中涌出一丝暖意,看也没看依旧昏迷的王凯,直接朝自己的小屋里走去。

  虽然二十多天没有住人,不过摇光峰灵气充裕,室内依旧纤尘不染,只是靠窗的书桌上,静立着一只纸鹤,应该是半月堂最新的连载送到。

  自己命运的改变,就因为那只平平无奇的纸鹤,只是不知道眼前这只纸鹤,会不会给自己带来新的惊喜?

  凌天伸手将纸鹤拿起,激活了上面的阵法。

  一面水镜,由纸鹤上浮起,密密麻麻的字迹,在水镜之中逐渐清晰。

  看着水镜中的文字,凌天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他没想到赵屠在失去了殒星剑这莫大的机缘之后,居然还能够在山下镇子里的集市上捡到一件名为计都镜的元丹中品法宝,在大考上凭借这件法宝击败自己,力压群雄,夺得头名,顺利进入开阳峰。

  他伸手点碎水镜,然后将纸鹤绞成粉碎,不管怎么样,这计都镜绝对不能够落到赵屠手上。

  算起来赵屠得到这计都镜应该就是今天,正好等会要陪侯大海下山买药,到时候一定要好好搜寻一番,抢占先机。

  想到这点,凌天那里还能够坐得住,连忙起身出门,只见外面早已经没有王凯的踪迹,估计是自己醒来后灰溜溜的走了。

  “胖子,出来,我们下山!”凌天直接推开侯大海的房门,然后就看见这死胖子正躺在床上哼哼,显然之前伤得不轻。

  侯大海用和他身形完全不符的敏捷从床上弹起,笑着道:“走,我们早去早回!”

  山下集镇依托着星极宗,十分繁华,街道两边有分属各大势力的丹药店与法宝店,还有酒楼,客栈,虽然出售的丹药与法器基本都差价不大,但货比三家,总能够便宜两分,所以许多宗门弟子也喜欢下山来闲逛一番,再加上附近云集而来的各地修士,使得镇上极为热闹。

  武阳凌家在镇上开了间名为凌武阁,专门售卖灵药,灵草的店铺,因为物美价廉,所以颇有口碑,附近许多修士都会到这里购买药草,回去炼丹。

  凌天从掌柜那里取了这个月的零用之后,连忙走出去与侯大海会合,然后被侯大海拉进了卖丹药的至尊堂。

  至尊堂取的乃是丹道至尊之意,不过他们也的确有这个实力如此狂妄,据说至尊堂里有万象品阶的炼丹师压阵,足可傲视整个大越国,更何况至尊堂出品的丹药,的确比别的地方要强上一筹,所以哪怕卖得稍贵,也依旧供不应求。

  镇上的中心位置就被至尊堂占据,这里楼高三层,飞檐挑阁,隐隐流转着阵法光芒,虽然以木料搭建,但却坚固无比,寻常元丹境的修士都休想损坏分毫。

  而至尊堂旁边是宝器阁,对面则是拍卖行灵山堂,这三家背后都有不弱于星极宗的势力支撑,也是镇上的三大势力,因为彼此经营的范围不同,所以倒也维持了个平和的局面。

  “好贵!”看见柜台上摆着的回春丹一瓶居然要三块下品灵石,侯大海摸出两块下品灵石,轻轻摇头:“这种回春丹,别的店里最多两块下品灵石就可以买到,都说至尊堂的东西卖得贵,果然没错!”

  “这瓶回春丹我要了!”凌天从怀里摸出一个锦囊,然后掏出三枚散发出莹润气息的下品灵石,换回一瓶丹药,直接塞到了侯大海的怀里。

  不等侯大海拒绝,凌天就低声道:“你身上的伤都是因为我,既然是兄弟,就不要推辞!”

  听到凌天的话之后,侯大海眼中闪过一抹感激之意,也不再多说,只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将那瓶回春丹塞进了纳戒中。

  看见侯大海收下丹药,凌天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道:“陪我去后街转转,我想淘一枚纳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独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独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