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2016-10-17 15:082,553

  十天之中,李雪莲做了七件事。

  一,洗澡。自生下孩子,只顾惦着杀秦玉河,李雪莲有俩月没洗澡了,自个儿都闻见自个儿身上馊了;如今大事已定,李雪莲便到镇上澡堂子洗了个澡。在热水池里足足泡了俩钟头,泡得满头大汗,身上也泡泛了,便躺到木床上,让人搓澡。镇上澡堂子洗澡五块,搓澡五块;过去洗澡,李雪莲都是自个儿搓,这回花了五块钱,让搓澡的搓了。搓澡的大嫂是个矮胖娘儿们,四川人,个头低矮,手掌却大,一掌下去,吃了一惊:

  “这大泥卷子,好几年没见过了。”

  李雪莲:

  “大嫂,搓仔细点吧,我要办一件大事。”

  搓澡的大嫂:

  “啥大事,结婚呀?”

  李雪莲:

  “对,结婚。”

  搓澡的大嫂端详李雪莲的肚子:

  “看你这岁数,是二婚吧?”

  李雪莲点头:

  “对,是二婚。”

  李雪莲细想,并没对搓澡的大嫂说假话,与秦玉河打官司,就是为了与他重新结婚,再离婚。从澡堂子出来,李雪莲觉得自个儿轻了几斤,步子也轻快了。从镇上穿过,被卖肉的老胡看到了。老胡看到李雪莲,像苍蝇见了血,正在用刀割肉,忙放下肉,连刀都忘了放,掂着刀追了上来:

  “宝贝儿,别走哇,前几天你说要打秦玉河,咋就没音儿了呢?”

  李雪莲:

  “别着急呀,还没逮着他呢,他去了黑龙江。”

  老胡盯住李雪莲看。李雪莲刚洗过澡,脸蛋红扑扑的,一头浓密的头发,绾起来顶在头顶,正往下滴水;生完孩子不久,奶是涨的;浑身上下,散着体香和奶香。老胡往前凑:

  “亲人,要不咱还是先办事,再打人吧。”

  李雪莲:

  “还是按说好的,先打人,后办事。”

  其实这时连人也不用打了。前几天要打人;还不是打人,是杀人;几天之后,李雪莲不打人了,也不杀人了,她要折腾人。但李雪莲不敢把实情告诉老胡,怕老胡急了。老胡急的却是另一方面:

  “人老打不着,可把人憋死了。要不咱还是先办事,办了事,我敢去黑龙江把人杀了。”

  打人都不用,更别说杀人了。李雪莲盯着老胡手中带血的刀:

  “不能杀人。让你杀人是害你,杀了人,你不也得挨枪子吗?”

  又抹了一下老胡的胸脯:

  “老胡,咱不急啊,性急吃不了热豆腐。”

  老胡捂着胸口在那里跳:

  “你说得轻巧,再这么拖下去,我就被憋死了。”

  指指自己的眼睛:

  “你看,夜夜睡不着,眼里都是血丝。”

  又说:

  “再拖下去,我不杀秦玉河,也该杀别人了。”

  李雪莲拍着老胡粗壮的肩膀,安慰老胡:

  “咱不急老胡,仇不是不报,是时候不到,时候一到,一定要报。”

  二,改发型。打发走老胡,李雪莲进了一间美发厅。李雪莲过去是马尾松,如今想把它剪掉,改成短发。折腾秦玉河,免不了与他再见面,李雪莲担心两人一说说戗了,再打起来。过去在一起时,两人就打过。长发易被人抓住,短发易于摆脱;摆脱后,转身一脚,踢住他的下裆。马尾松改成短发,李雪莲不认识镜中的自己了。不认识就对了,李雪莲不是过去的李雪莲了。

  三,从美发厅出来,进了商店,花了九十五块钱,买了一身新衣裳。王公道说得对,这桩案子不简单,看似是一桩案子,其实是好几桩案子;拉开架势打官司,不知得花多长时间;与人打官司,就要常常见人,不能显得太邋遢;太邋遢,人不成个样子,更像被人甩了,去年的假离婚更说不清了。

  四,花了四十五块钱,又买了一双运动鞋。高帮,双排十六个气眼;鞋带一拉紧,将脚裹得严严实实。左右端详,李雪莲很满意。折腾别人,也是折腾自己;与秦玉河折腾起来,免不了多走路。

  五,卖猪。家里喂了一头老母猪,两口猪娃。李雪莲把它们全卖了。除了打官司需要钱,还因为打起官司,没人照看它们。人的事还没拎清楚,就先不说猪了。不过李雪莲没有把猪卖给镇上杀猪的老胡;卖给老胡,又怕节外生枝;把猪赶到另一镇上,卖给了在那里杀猪的老邓。

  六,托付孩子。李雪莲坐乡村公共汽车,跑了五十里路,把两个月大的女儿,托付给中学同学孟兰芝。李雪莲本想把孩子托付给娘家弟弟李英勇,但上回让李英勇帮着杀人,李英勇逃到了山东,李雪莲看出这弟弟靠不住。李英勇遇事靠姐姐行,姐姐遇事靠李英勇不行。以后就谁也不靠谁了。上中学时,李雪莲和孟兰芝并不是好朋友。不但不是好朋友,是仇敌。因为俩人同时喜欢上了班上一个男同学。后来这个男同学既没跟孟兰芝好,也没跟李雪莲好,跟比她们高两级的一个大姐好上了。李雪莲和孟兰芝相互哭诉起来,成了生死之交。李雪莲抱着孩子来到孟兰芝家。孟兰芝也刚生下一个孩子,胸中有奶,孩子托给她也方便。两人见面,付托孩子的前因后果就不用说了,因为李雪莲的事传得熟人都知道了。李雪莲只是说:

  “我把孩子放你这儿,就无后顾之忧了。”

  又说:

  “我准备腾出俩月工夫,啥也不干,折腾他个鱼死网破。”

  又问孟兰芝:

  “孟兰芝,要是你,你会像我一样折腾吗?”

  孟兰芝摇摇头。

  李雪莲:

  “那你会像别人一样,认为我是瞎折腾吗?”

  孟兰芝摇摇头。

  李雪莲:

  “为啥?”

  孟兰芝:

  “这就是咱俩的区别,我遇事能忍,你遇事不能忍。”

  捋开自己的袖子:

  “看,这是让老臧打的。”

  老臧是孟兰芝的丈夫。孟兰芝:

  “忍也是一辈子,不忍也是一辈子,我虽然怕事,但我佩服遇事不怕事的人。”

  又说:

  “李雪莲,你比我强多了。”

  李雪莲抱住孟兰芝,哭了:

  “孟兰芝,有你这句话,我死了都值得。”

  七,拜菩萨。一开始没想到拜菩萨。将孩子付托给孟兰芝后,李雪莲坐乡村公共汽车往回走,路过戒台山。戒台山有座庙,庙里有尊菩萨。先听到庙里高音喇叭传出的念经声,后看到许多男女老少往山上爬,去庙里烧香。李雪莲本来以为事情已经准备妥当,这时想到落了一项:只顾准备人和人之间的事,忘了世上还有神这一宗。李雪莲赶紧让公共汽车停车,跳下车,跑到山上。庙里庙外都是人。进庙要买门票。李雪莲花十块钱买了门票,又花五块钱买了把土香。进庙,将土香点着,举到头顶,跪在众多善男信女之中,跪到了菩萨面前。别人来烧香皆为求人好,唯有李雪莲是求人坏。李雪莲闭着眼念叨:

  “菩萨,你大慈大悲,这场官司下来,让秦玉河个龟孙家破人亡吧。”

  想想又说:

  “家破人亡也不解恨,就让他个龟孙不得好死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不是潘金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不是潘金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