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2016-10-17 15:081,038

  李雪莲准备把官司打上两个月,待到法院开庭,仅用了二十分钟。该案是王公道审的,面前放着“审判长”的牌子,左边坐着一个审判员,右边坐着一个书记员。与秦玉河打官司,秦玉河根本没有到场,委托一个律师老孙出庭。李雪莲当初写诉状找的是律师老钱,老孙的律师事务所,就在“老钱律师事务所”的旁边。庭上先说案由,后出示证据、念证言,又传了证人。证据就是一式两份的离婚证;经法院鉴定,离婚证是真的。又念证言,李雪莲的诉状中,说去年离婚是假的;秦玉河的律师老孙念了秦玉河的陈述,却说去年的离婚是真的。接着传证人,就是去年给李雪莲和秦玉河办离婚手续的拐弯镇政府的民政助理老古。老古一直在法庭门柱上倚着,张着耳朵,听审案的过程;现一步上前,张口就说,去年离婚是真的;结婚离婚的事,他办了三十多年,从来没出过差错。李雪莲当时就急了:

  “老古,你那么大岁数了,咋就看不出这事是假的呢?”

  老古马上也跟李雪莲急了:

  “如果是假的,不成你们联手骗我了吗?”

  又拍着巴掌说:

  “骗我还是小事,不等于在骗政府吗?你说离婚是假的,”

  指律师老孙:

  “他刚才也念了秦玉河的话,秦玉河就说是真的。”

  李雪莲:

  “秦玉河是个王八蛋,他的话如何能信?”

  老古:

  “他的话不能信,我就信你的。去年离婚时,秦玉河倒没说啥,就你的话多。我问你们为啥离婚,你口口声声说,你们感情破裂。当初破裂,现在又不破裂了?这一年你们面都没见,这感情是咋修复的?今天秦玉河连场都不到,还不说明破裂?”

  说得李雪莲张口结舌。老古又气鼓鼓地:

  “我活了五十多年,还没这么被人玩过呢!”

  又说:

  “这案子要翻过来,我在拐弯镇还混不混了?”

  好像李雪莲不是与秦玉河打官司,而是与老古打官司。人证物证,一目了然,王公道法槌一落,李雪莲就败诉了。大家起身往外走,李雪莲拦住王公道:

  “大兄弟,官司咋能这么审呢?”

  王公道:

  “按法律程序,官司就该这么审呀。”

  李雪莲:

  “秦玉河到都没到,事儿就完了?”

  王公道:

  “按法律规定,他可以委托律师到庭。”

  李雪莲目瞪口呆:

  “我就不明白,明明是假的,咋就变不成假的呢?”

  王公道将去年的离婚证交给她:

  “从法律讲,这就是真的。早给你说,你不听。”

  又悄声说:

  “我没说娃的事,就算便宜你了。”

  李雪莲:

  “这么说,官司输了,你还照顾我了?”

  王公道一愣,马上说:

  “那可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不是潘金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不是潘金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