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2016-10-17 15:081,405

  李雪莲头一回见王公道,王公道才二十六岁。王公道那时瘦,脸白,身上的肉也白,是个小白孩。小白孩长一对大眼。大眼的人容易浓眉,王公道却是淡眉,淡到没几根眉毛,等于是光的;李雪莲一见他就想笑。但求人办事,不是笑的时候。何况能见到王公道,不是件容易的事,邻居说王公道在家,李雪莲拍王公道家的门,手都拍酸了,屋里不见动静。李雪莲来时背了半布袋芝麻,拎着一只老母鸡。李雪莲手拍酸了,老母鸡被拎得翅膀也酸了,在尖声嘶叫,最终是鸡把门叫开的。王公道上身披一件法官的制服,下身只穿了一裤衩。李雪莲除了看到他一身白,也瞅见屋里墙上贴一“囍”字,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明白王公道不开门的原因。但夜里找他,就图在家里堵住他;自个儿跑了三十多里,这路也不能白跑。王公道打声哈欠:

  “找谁呀?”

  李雪莲:

  “王公道。”

  王公道:

  “你谁呀?”

  李雪莲:

  “马家庄马大脸是你表舅吧?”

  王公道搔着头想了想,点点头。

  李雪莲:

  “马大脸他老婆娘家是崔家店的你知道吧?”

  王公道点点头。

  李雪莲:

  “马大脸他老婆的妹妹嫁到了胡家湾你知道吧?”

  王公道搔着头想了想,摇摇头。

  李雪莲:

  “我姨家一个表妹,嫁给了马大脸他老婆她妹妹婆家的叔伯侄子,论起来咱们是亲戚。”

  王公道皱皱眉:

  “你到底啥事吧?”

  李雪莲:

  “我想离婚。”

  为了安置半布袋芝麻,主要是为了安置还在尖叫的老母鸡;也不是为了安置芝麻和老母鸡,是为了早点打发走李雪莲,李雪莲坐到了王公道新婚房子的客厅里。一个女人从里间露了一下头,又缩了回去。王公道:

  “为啥离婚呀?感情不和?”

  李雪莲:

  “比这严重。”

  王公道:

  “有了第三者?”

  李雪莲:

  “比这严重。”

  王公道:

  “不会到杀人的地步吧?”

  李雪莲:

  “你要不管,我回去就杀了他。”

  王公道倒吃了一惊,忙站起给李雪莲倒茶:

  “人还是不能杀。杀了,就离不成婚了。”

  茶壶悬在半空:

  “对了,你叫个啥?”

  李雪莲:

  “我叫李雪莲。”

  王公道:

  “你丈夫呢?”

  李雪莲:

  “秦玉河。”

  王公道:

  “他是干啥的?”

  李雪莲:

  “在县化肥厂开货车。”

  王公道:

  “结婚几年了?”

  李雪莲:

  “八年。”

  王公道:

  “带着结婚证吗?”

  李雪莲:

  “带着离婚证呢。”

  说着,解开外衣的扣子,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离婚证。

  王公道愣在那里:

  “你不已经离婚了吗,还离个啥?”

  李雪莲:

  “这离婚是假的。”

  王公道接过那离婚证。离婚证已经被揉搓得有些皱巴。王公道从里到外查看一番:

  “看着不假呀,名字一个是你,一个也是秦玉河。”

  李雪莲:

  “离婚证不假,但当时离婚是假的。”

  王公道用手指弹了一下离婚证:

  “不管当时假不假,从法律讲,有这证,离婚就是真的。”

  李雪莲:

  “难就难在这里。”

  王公道搔着头想了想:

  “你到底要咋样?”

  李雪莲:

  “先打官司,证明这离婚是假的,再跟秦玉河个龟孙结回婚,然后再离婚。”

  王公道听不明白了,又搔头:

  “反正你要跟姓秦的离婚,这折腾一圈又是离婚,你这不是瞎折腾吗?”

  李雪莲:

  “大家都这么说,但我觉得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不是潘金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不是潘金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