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2016-10-28 18:164,684

  李雪莲最初的想法,并不想瞎折腾;已经离婚了,折腾一圈还是离婚;李雪莲最初的想法,是快刀斩乱麻,一刀杀了秦玉河了事。但秦玉河一米八五,膀大腰圆,真到杀起来,李雪莲未必杀得过他。当初结婚找秦玉河,图他个膀大腰圆,一膀子好力气,如今杀起人来,好事就变成了坏事。为了杀人,李雪莲得寻一个帮手。她首先想到的,是自个儿娘家弟弟。李雪莲的弟弟叫李英勇。李英勇也一米八五,膀大腰圆,整日开个四轮拖拉机,五里八乡,收粮食卖粮食,也倒腾棉花和农药。李雪莲回了一趟娘家。李英勇一家正在吃中饭。饭桌前,趴着李英勇、他老婆和他们两岁的儿子,正“呼噜”“呼噜”吃炸酱面。李雪莲扒着门框说:

  “英勇,出来一趟,姐跟你说句话。”

  李英勇从碗上抬起头,看门口:

  “姐,有啥话,就在这儿说吧。”

  李雪莲摇头:

  “这话,只能对你一个人说。”

  李英勇看老婆孩子一眼,放下面碗,起身,跟李雪莲来到村后土岗上。已经立春了,土岗下一河水,破了冰往前流。李雪莲:

  “英勇,姐对你咋样?”

  李英勇搔着头:

  “不错呀。当初我结婚时,你借给我两万块钱。”

  李雪莲:

  “那姐求你一件事。”

  李英勇:

  “姐,你说。”

  李雪莲:

  “帮我去把秦玉河杀了。”

  李英勇愣在那里。李英勇知道李雪莲跟秦玉河闹“离婚”这件事,没承想到了杀人的地步。李英勇搔着头:

  “姐,你要让我杀猪,我肯定帮你,这人,咱没杀过呀。”

  李雪莲:

  “谁也不是整天杀人,就看到没到那地步。”

  李英勇又说:

  “杀人容易,杀了人,自个儿也得挨枪子儿呀。”

  李雪莲:

  “人不让你杀,你帮我摁住他,由我捅死他,挨枪子儿的是我,跟你无关。”

  李英勇还有些犹豫:

  “摁住人让你杀,我也得蹲大狱。”

  李雪莲急了:

  “我是不是你姐?你姐这么让人欺负,你就睁眼不管了?你要不管我,我也不杀人了,我回去上吊。”

  李英勇倒被李雪莲吓住了,忙说:

  “姐,我帮你杀还不行啊,啥时候动手呀?”

  李雪莲:

  “这事儿就别等了,明天吧。”

  李英勇倒点头:

  “明天就明天。反正是要杀,赶早不赶晚。”

  但第二天李雪莲去娘家找李英勇杀人,李英勇他老婆告诉李雪莲,李英勇昨天夜里,开拖拉机去山东收棉花了。说好是去杀人,怎么又去收棉花?过去收棉花不出省,这回怎么跑到了山东?明显是溜了。李雪莲叹了一口气,除了知道李英勇并不英勇,还知道“打虎还得亲兄弟,上阵须教父子兵”这句话是错的。

  为了找人帮自个儿杀人,李雪莲想到了在镇上杀猪的老胡。镇的名字叫拐弯镇。老胡是个红脸汉子,每天五更杀猪,天蒙蒙亮,把肉推到集市上卖。肉案子上扔的是肉,肉钩子上挂的也是肉。肉案子下边筐里,堆着猪头和猪下水。过去李雪莲去集上老胡的摊子买肉,买过,老胡又一刀下去,从案子的猪身上片下一片肉,扔到李雪莲篮子里,或从筐里拎根猪大肠扔过来;但这肉这肠不是白扔,老胡嘴里喊着“宝贝儿”,眼里色迷迷的;有时还绕过肉案,对李雪莲动手动脚,都被李雪莲骂了回去。李雪莲来到集上老胡的肉摊前,对老胡说:

  “老胡,找个没人的地方,我跟你说句话。”

  老胡有些疑惑,想了想,放下手中的刀,跟李雪莲来到集后僻静处。僻静处有一座废弃的磨坊,两人又进了磨坊。李雪莲:

  “老胡,咱俩关系咋样?”

  老胡眼中闪了光:

  “不错呀宝贝儿,你买肉哪回吃过亏?”

  李雪莲:

  “那我求你一件事。”

  老胡:

  “啥事?”

  李雪莲接受了弟弟李英勇的教训,没跟老胡说杀人,只说:

  “我把秦玉河叫过来,你帮我摁住他,让我抽他俩耳光。”

  李雪莲与秦玉河的事,老胡也听说了;摁住一个人,对老胡不算难事,老胡就满口答应了:

  “你们的事我听说了,秦玉河不是个东西。”

  又说:

  “别说让我摁人,就是帮你打人,也不算啥。我想知道的是,我帮了你,我能得到啥好处?”

  李雪莲:

  “你帮我打人,我就跟你办那事。”

  老胡大喜,上前就搂李雪莲,手上下摸索着:

  “宝贝儿,只要能办事,别说打人,杀人都成。”

  李雪莲推开老胡:

  “不杀人。”

  老胡又往前凑:

  “打人也行。那咱先办事,后打人。”

  李雪莲又一把推开他:

  “先打人,后办事。”

  开始往磨坊外走:

  “要不就算了。”

  老胡赶紧撵李雪莲:

  “宝贝儿别急,那就按你说的,先打人,后办事。”

  又叮嘱:

  “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李雪莲站定:

  “我的话句句当真。”

  老胡高兴地拍打着自己的胸脯:

  “啥时动手呀,这事儿,赶早不赶晚。”

  李雪莲:

  “那就明天吧。我今天先去找秦玉河,把他约出来。”

  当天下午,李雪莲去了县城,去了县城西关化肥厂,去约秦玉河。去时抱着两个月大的女儿,想借着约秦玉河明天去镇上民政所谈女儿抚养费的事,把秦玉河骗回镇上。化肥厂有十来根大烟囱,“突突”往天上冒着白烟。李雪莲在化肥厂寻了个遍,遇到的人都说,秦玉河开着大货车,去黑龙江送化肥了,十天半月回不来。秦玉河像李雪莲的弟弟一样,明显也是躲了。去黑龙江寻人,中间隔着四五个省;秦玉河又是个活物,整天开着汽车在奔跑;看来杀一个人易,寻一个人难;只能让秦玉河多活十天半个月了。李雪莲憋了一肚子气,出了化肥厂,又感到憋了一肚子尿。化肥厂门口有一个收费厕所,撒泡屎尿两毛钱。看厕所的是个中年妇女,头发烫得像鸡窝。李雪莲交了两毛钱,把女儿交给看厕所的妇女,进厕所撒了一泡尿。肚子腾空了,气在肚子里胀得更满了。出来,看到孩子在看厕所的妇女怀里哭,李雪莲兜头扇了孩子一巴掌:

  “都是因为你个龟孙,害得我没法活。”

  李雪莲和秦玉河的纠葛,都是因为这个孩子。李雪莲与秦玉河结婚八年了,结婚第二年生了一个儿子,如今儿子七岁了。去年春天,李雪莲发现自个儿又怀孕了。也不知是哪一回,算错了日子,该让秦玉河戴套,迁就他没让戴,秦玉河一下舒坦了,李雪莲怀孕了。二胎是非法的。如秦玉河是个农民,罚几千块钱,也能把孩子生下来,但秦玉河是化肥厂的职工,如生下二胎,除了罚款,还会开除公职,十几年的工作就白干了。二人便去县医院打胎。李雪莲怀孕两个月没感觉,待脱了裤子,上了手术台,张开大腿,突然觉得肚子里一动;李雪莲又合上大腿,跳下手术台穿裤子。医生以为她要去厕所撒尿,谁知她出了手术室,开始往医院外走。秦玉河撵她:

  “哪儿去?一打麻药,不疼。”

  李雪莲:

  “这里人多,有事回家再说。”

  一路无话。两人坐了四十里乡村公共汽车,回到村里,回到家,李雪莲又去牛舍。牛栏里一头母牛,前两天刚生下一个牛犊。牛犊在拱着母牛的裆吃奶。老牛饿了,见李雪莲“哞”了一声。李雪莲忙给母牛添草。秦玉河撵到牛舍:

  “你到底要干啥?”

  李雪莲:

  “孩子在肚子里踹我呢,我得把他生下来。”

  秦玉河:

  “不能生。生下他,我就被化肥厂开除了。”

  李雪莲:

  “想一个既能生下来,又不开除你的主意。”

  秦玉河:

  “世上没有这样的主意。”

  李雪莲站定:

  “咱们离婚。”

  秦玉河愣在那里:

  “啥意思?”

  李雪莲:

  “镇上赵火车这么干过。咱俩一离婚,咱俩就没关系了。我生下孩子,孩子就成了我一个人的,跟你也没关系了。大儿子归你,生下的孩子归我,一人一个,不就不超生了吗?”

  秦玉河一下没转过弯来,待转过弯来,搔头:

  “这主意好是好,但也不能因为孩子,咱俩就离婚呀。”

  李雪莲:

  “咱也跟赵火车一样,等孩子上了户口,咱俩再复婚。孩子是在离婚时生的,复婚等于一人带一个孩子。哪条政策也没规定,双方有孩子不能结婚。结婚后不再生就是了。”

  秦玉河又搔着头想了想,不由佩服赵火车:

  “这个赵火车,曲曲弯弯,都让他想到了。这个赵火车是干啥的?”

  李雪莲:

  “在镇上当兽医。”

  秦玉河:

  “他不该当兽医,他该去北京管全国的计划生育,那样,所有漏洞都让他堵上了。”

  又端详李雪莲:

  “你肚子里不但藏着一个孩子,还藏着这么些花花肠子,我过去小看你了。”

  于是两人去镇上离了婚。离婚之后,为了避嫌,两人也不再来往。但大半年过去,等李雪莲把孩子生下来,却发现秦玉河已与在县城开发廊的小米结了婚。不但结了婚,小米也怀孕了。当初离婚是假的,没想到变成了真的。当初李雪莲走的是赵火车的路,没想到一路走下来,终点站是这么不同。李雪莲去找秦玉河闹,李雪莲说当初离婚是假的,秦玉河一口咬定,当初离婚是真的。有离婚证在,李雪莲倒输着理。李雪莲这才知道,是自己小看了秦玉河;不是咽不下这件事,是咽不下这口气。比这更气人的是,当初离婚的主意,还是李雪莲出的。被别人蒙了不叫冤,自个儿把自个儿绕了进去,这事儿可就窝囊死了。一口气忍不下,李雪莲便想杀了秦玉河。秦玉河去了黑龙江,一时杀不着秦玉河,李雪莲便把气撒到了两个月大的女儿身上。女儿正在哭,一巴掌下去,把她扇得憋了气,不哭了。倒是看厕所的妇女见她打孩子,跳着脚急了:

  “啥意思?我跟你可没仇。”

  李雪莲倒一愣:

  “啥意思?”

  看厕所的妇女:

  “你要打孩子,别处打去。孩子这么小,哪里经得住你这么打?你把孩子打死了没事,大家知道这里死过人,谁还来这里上厕所呀?”

  李雪莲听明白了,接过孩子,一屁股蹾到厕所台阶上,大声哭道:

  “秦玉河,我操你妈,你害得我没法活。”

  孩子喘过气来,也跟着李雪莲哭;看厕所的妇女见李雪莲骂秦玉河,便知道她是秦玉河的前妻了。秦玉河与李雪莲的“离婚”故事,已经在化肥厂传开了,接着传到了化肥厂门口的厕所。看厕所的妇女见李雪莲骂秦玉河,也跟着骂道:

  “这个秦玉河,真他妈不是东西。”

  李雪莲见有人帮自个儿骂人,不由与她亲近一些,对看厕所的妇女说:

  “当初离婚,明明是假的呀,咋就变成了真的呢?”

  没想到看厕所的妇女说:

  “我说的不是你们离婚的事。”

  李雪莲倒愣在那里:

  “你要说个啥?”

  看厕所的妇女:

  “秦玉河不通人性。今年一月,他喝醉了,来上厕所。上厕所是要交钱的呀,我从这里头有提成啊。俺一家老小,就指着这个厕所呢。秦玉河仗着是化肥厂的,两毛钱,就是不交。我撵着他要,他一拳打来,打掉我半个门牙。”

  接着张开嘴让李雪莲看。这妇女果然少半粒门牙。过去李雪莲跟秦玉河在一起的时候,觉得他还讲理,没想到离婚之后,他的性子变了。自己还真小看了他。李雪莲:

  “我今儿没找到他,找到他,就把他杀了。”

  听说李雪莲要杀人,看厕所的妇女倒没吃惊,只是说:

  “这挨千刀的,只是杀了他,太便宜他了。”

  李雪莲倒愣在那里:

  “啥意思?”

  看厕所的妇女:

  “杀人不过头点地,一时三刻事儿就完了。叫我说,对这样的龟孙,不该杀他,该跟他闹呀。他不是跟别人结婚了吗?也闹他个天翻地覆,也闹他个妻离子散,让他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成,才叫人解气呢。”

  一句话提醒了李雪莲。原来惩罚一个人,有比杀了他更好的办法。把人杀了,事情还是稀里糊涂;闹他个天翻地覆,闹他个妻离子散,却能把颠倒的事情再颠倒过来。不是为了颠倒这件事,是为了颠倒事里被颠倒的理。李雪莲抱孩子来化肥厂时是为了杀秦玉河,离开化肥厂时,却想到了告状。大家都没想到的路,被一个管屎尿的人想到了。这人本来与秦玉河有仇,被秦玉河打碎半粒牙,现在无意之中,又救了秦玉河一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不是潘金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不是潘金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