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起随笔
萧遥笙2016-10-17 22:411,140

  晨起随笔

  文/萧遥笙

  晨起,洗漱罢,换一身清新的西服,打上领带,把皮鞋擦亮,崭新的一天又即将开始。昨夜的酒还没有散,带着七分清醒,三分醉意走出了家门。

  大概山城的人都有早起的习惯吧!街道上卖包子油条的小摊前堆满了人,一个个形色匆匆,似乎生怕上班迟到一样。我默然的走过,倒还显得有些异类,其实我和他们一样,只不过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另多了一份闲淡的心情罢了。图片

  山城的清晨是美的,朦朦胧胧的薄雾,就像是未经世事的初恋情人一样,偶尔还能听到两三只雀鸣,更是平添了几分活泼的情趣。可惜的是,时下的人们都脚步匆匆,又有几个会在意周边是怎样的景色呢?或许也就只有我这个闲人吧!走走停停,东望西张的贪爱清晨的这一份朦胧美!

  山城的清晨虽说不能算得上宁静,甚至有些喧嚣吵闹,但就是这样的喧嚣吵闹,给了这座山城不一样的宁静。试想一座城市没了小贩的吆喝声,没了公交司机的催促声,就像是坟场一样死寂的话,那就真称不上是宁静了,倒还有些恐怖可怕。更何况心静何处不安宁呢?世间本无象,万象由心生。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我每天都要在此搭乘公交的站台,不巧的是又错过了班车,任它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过。站台边那个卖报纸的老者对我会心的一笑,示意我过去看报纸,其实差不多我每天都要在他这儿看会儿报纸,但从来不买,只是递给他一支烟,寒暄后一起闲聊,一起抽烟,这似乎也成了我每日清晨的规律。说来我们相识也近有半年了,但竟然都不知道彼此的名字,亦或这就是相识中的不识,不识中的相识吧!

  名字,不过只是人的一个代号而已?倘若回归原始,人又哪来的姓名呢。你不说,我不问;你不问,我也不说,就这样彼此做相识而又不识的朋友或许真的会更好。

  也不知过了许久,老者拉了拉正看报纸入神的我,告诉我我等的车来了,我这才回惊过来。登上车,挥手道别,彼此又消失在人流之中,就这样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演绎这个场景,我们彼此也早已习惯。

  也不知为何,我总是看不够这座山城清晨的美,出了门,慢摇慢摇的看,上了车,还扒望着车窗外,看沿途的树,来往的人,穿过的车。与车上的其他乘客相较,我还真是闲得很,闲得别人都没功夫瞄我一眼。他们有的人赶着时间眯眼,有的人还啃着包子,有的人还翻阅着文件。总之一个个匆匆忙忙的,我不知他们又在忙些什么,我想问,但又不知从何而问?因为世人皆是如此,你又怎么去问呢?

  人生不过短短的一百年,匆匆忙忙,眨眼就是迟暮岁月。你忙着你的事业,忙着你的金钱,忙着你的名望,忙着你的权力,到盖棺入殓的时候你又能带走些什么呢?难道你能带着这些去见上帝?显然不能。人赤条条的来也终将赤条条的去,何不放一放匆匆的脚步,收拾一下忙碌的心情,驻听雀鸣,淡看风景,闲嗅花香呢?

  壬辰年九月二十六日 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花园记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花园记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