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是来陪阳光的
余沐泽2019-06-13 14:333,210

  第五章 我是来陪阳光的

  小区是老旧的,作为一向发展缓慢的小城市,现在虽然已经有了商品房,却不多。而此时的场景却如同最新版的偶像剧,英俊的少年似笑非笑,可张声却没有像偶像剧中的女主似的羞红了脸然后捂着嘴,她搜的一下跳起来:“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李涛翻了个白眼:“张声,这是我家!”

  “啊?”

  “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儿?”

  张声一怔,李涛又道:“倒是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本来是一个很好回答的问题——毕竟两家只有一墙之隔,但张声此时心虚,立刻就支吾了起来。李涛靠过去:“不是在做什么坏事吧?”

  “你胡说!”张声梗着脖子,“我才没有!”

  李涛狐疑的看着她,张声仰着头哼了一声:“不同你说了,我还要跑步呢!”

  她说着转过身大踏步的跑了起来,不过心中免不了在思忖李涛为什么这么一大早就起来了。

  “是好学生要加课吗?还是班干部要提前到?但这也太早了吧,而且,一般这种事不都是晚上办吗?”她这么想着,就感到有人追了上来,一回头,差点崴了脚,李涛拉了她一把,“跑步就跑步,你想什么呢!”

  “你、你怎么又来这儿了?”

  “张声同学,这条路是你家的吗?”

  “啊?”

  “既然不是,我为什么不能在?”

  李涛说完,一起绝尘,张声愣了一下,连忙追上:“小涛小涛,你这是在跑步吗?”

  “不,我在游泳。”

  张声嘿嘿一笑:“你是来陪我跑步的吧。”

  李涛没有理她,她也不在意,上前用胳膊肘顶了李涛一下:“是吧是吧。”

  “你想多了。”

  “才没有,你就是来陪我的!”

  李涛叹了口气:“你看着阳光,多么明媚。”

  张声抬起头,看着有些发阴的天,怎么也找不到什么阳光,李涛又道:“我是来陪它的。”

  说完,加快了速度。张声抓了抓头,在后面大叫:“来陪我就陪我嘛,说什么阳光啊!”

  李涛没有回头,只是脸,稍稍的有些红了。

  “白痴。”

  他低语了一句,跑的更快了。后面的张声则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大踏步的追上去:“小涛,你真好。”

  “……叫涛哥。”

  阳光并不明媚,气候也不怡人,但两人一路跑着,就仿佛春暖花开,清风拂面。

  因为跑步,两人又有了紧密的联系,没有特别约定,可他们都会在早上六点的时候出门,跑上四十分钟,再做一些拉伸运动,然后回家吃饭,之后,再一起结伴去上学。他们的话题也可以围绕跑步来进行了,比如袜子鞋子衣服,再比如跑道。

  当然这些大多都是张声说李涛听,被问的多了,才会哼唧两句。张声倒也不在乎,依然能说的很开心:“小涛你知道吗?跑步其实应该在橡胶跑道上,要不就会有运动伤害。”

  “小涛你知道吗?球鞋原来不只是有球鞋,还有网球鞋篮球鞋足球鞋,还有专门的跑步鞋!”

  “小涛你知道吗?我昨天看到一双袜子,要三十块呢!”

  ……

  张声说这些的时候,李涛不是在翻书就是在算题,仿佛没放在心上,只是在她说完之后,会向窗外看看。

  天空很蓝,云朵很白,有的时候会有一点灰,那是电厂排出来的杂物。电厂在更远的郊区,离他们这里还有一定距离,据说那边排出来的气体是黑色的,不过到他们这里,就只是土黄色了。

  李涛看完后,会继续学习,他不知道以后会如何,但他知道,学习,是没错的。

  除了早上跑步,晚上他也会去练习挥拍——这是早先张声告诉他的,他们学的第一课就是挥拍,一直到现在还在挥,不过从最初的五百下改为现在的二百下。

  他每天挥五百下,然后在城墙上画个圈,尽力的,把球打进去。

  对于张声花那么多钱去学网球,他早先其实是有些不以为然的,不是觉得张声不应该走这条路,而是,真的值得吗?

  一节课八十,就算给了优惠,也要四十块,比他妈妈一天的工资都高。他自力更生惯了,总觉得只要自己努力也是可以的,但是他真的接触网球就知道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虽然看起来有些类似,可网球和羽毛球完全不一样。羽毛球他练习一两个小时就基本会发球了,但这网球,他练习两天,还不太成样子!

  他一直学什么都快干什么都好,这种挫折还是第一次遭遇,不过他性子中有一种执拗,越是这样越要做好。所以他一边到图书馆里找书,留意电视上有关这方面的节目,一边不动声色的找张声套话。张声是个大大咧咧的,早就想同他说有关网球方面的事情了,只是碍于他早先说的不感兴趣这才屡屡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现在一见他开这个口子,立刻就是滔滔不绝。什么握拍的基本技巧,什么发球的小窍门,总之只要她自己学过的,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当然,她也有些疑惑:“小涛,你不是说不想听网球方面的事吗?”

  “唔……”

  “你以前说过的!”

  “你不想说就算了,反正我也只是没事听听。”李涛一边说,一边翻着课本,很是随意,张声皱了皱鼻子,不过转头又说了起来。网球上面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她不找人说说怎么成?更何况,她已经习惯了,什么都对李涛说。

  此时网球还不是十分的普及,但电视上,已经有一些解说的比赛了,图书馆里,也能找到一两本有关这方面的教程,再加上张声泄露出来的技巧,李涛自己摸索出了一套练习办法。

  这套办法,他自己称之为“打点。”

  简单的说,就是把球打进画的圈内。可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这包含了三个要素:姿势、力量以及精准。

  要把球打进去,就要求他在发球上做的很好,而要发球好,那就要对球有非常好的掌控,要做到这一点,他要跳的非常精准,姿势非常正确,同时,还要有一定的力量!

  李涛一个人,对力量其实不用太苛求的,但他向来喜欢精益求精,就算没人看到也不会马虎了事,所以他的发球点是一步步量出来的,虽不完全一样,也是半个球场的距离了。

  他每天先联系挥拍,再练习打点,一定要练够一个小时这才回去。

  一开始他练的一塌糊涂,球总是被他打飞,慢慢的就能打到墙了,当他每一球都能打正不再随便乱飞的时候,过年了。

  这个年过的很热闹,因为李老太太在,李家人都汇聚到了这里,一家十多口,挤得小小的房间到处都是人,李涛三叔家的孩子还小,正是爱放鞭炮的时候,三十和初一,炸了个稀里哗啦。过完年,李涛收到了一件礼物——一套黑色的运动服。

  看着那上面熟悉的牌子,李涛眨眨眼:“这是什么。”

  “过年礼物啦。”张声昂着脖子。

  “过年礼物……不是都年前送吗?”

  “我的这个就是年后送的!”

  李涛狐疑的看着她,张声本就有些不好意思,被他这一看更是不舒坦,当下跳脚道:“哎呀,这个礼物就是现在用才好呢,早先冷的慌,现在你穿上正合适!”

  “张声。”李涛靠近她,“老实说,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坏事!”

  “你胡说什么!”

  “不是吗?”

  “当然不是!”

  李涛看了看手中的衣服,又看了看她,满是狐疑,张声跳了起来:“你要不要?不要拉倒。”

  说着就要抢过去,李涛倒也不和她抢,她抓到手里更是气愤:“李涛,这就是给你买的!”

  “但我不敢收啊。”李涛掰着手指头说,“你三年级的时候语文没考及格,就主动给我买了娃娃头雪糕;五年级的时候弄撒了你妈妈的香水,就主动给我买了羊肉串;初一的时候……历史证明,只要你开始主动给我买大件物品的时候,就是,要让我帮你说清的时候。”

  “啊啊啊啊!”被说破往事,张声又气又羞,“你要不要,到底要不要!”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没事!”

  “真没有?”

  “真没有!”

  李涛狐疑的看着她,当她的脸渐渐变红的时候,轻轻的从她的手里把衣服抽走了:“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张声哼了一下,心中,还是有些高兴的,她也说不出为什么高兴,就是觉得李涛穿着和她一个牌子的相似的衣服很好,一想到以后他们能这么一起出去跑步,她就忍不住乐呵。李涛看着她的表情,也稍稍的勾起了嘴角,只是心中,有种不一样的滋味,他知道,这一定用了张声大半的压岁钱,也许还是全部的。

  这个晚上,他开始更用功的看书。

继续阅读:第六章 匆忙的青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盖世英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