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匆忙的青春
余沐泽2019-06-13 14:333,213

  第六章 匆忙的青春

  李涛的日子过的很充实。

  他每天五点五十起来,十分钟内穿好衣服收拾好东西,六点钟离开家去敲张家的大门——自从确定李涛要和自己一起跑步的时候,张声就不那么自觉了,起还是会起来的,可总要拖一下,往往要李涛来敲门才会最后收拾好。

  两人一起跑到六点五十左右回去,吃完饭,七点十分的时候往学校赶,十三中是七点二十开始打预备铃,他们离的近,倒是不会迟到,不过也不会多么宽裕。他们两个倒没什么,不过却令一干想找李涛对作业,乃至抄作业的人怨声载道,他们不敢找李涛说,就找到了张声这边。

  “不能再早了啊,再早我们就要五点半起来了,那也太不人道了!”张声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们,“一大早起来,真的很痛苦啊!”

  于是大家就都知道他们一早开始跑步了,对此,大家倒没什么疑虑,毕竟还有三十分的体育加分呢。

  十三中下午是上三节课,之后就放学了,李涛会在白天尽量把作业都做完,然后在放学后独自到城墙那边去练习打点,他不用担心是不是和张声撞上,因为第三节课一般是自习,虽然已经被各科老师占了,名义上还是自习,而大家已经知道她以后是要做特长生的,所以她在二节课后就走了。

  他们下午是五点十分左右放学,等他回到家拿了球拍赶到城墙公园那边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五点半了,他一般会练习一个小时,在六点半左右的时候回去,然后七点钟坐在桌子前开始做题,如果不遇到什么难题的话,他会在十点钟上床,如果遇到了,就要拖到十一点了。

  郭重芳见他这个样子,很是心疼,就道:“你跑步也就罢了,那什么打球也不用天天去,你也不像小声那样的准备做特长生。”

  李涛没有说话,他其实也是知道自己不用这么练习的,可是,他就是觉得自己应该练,不仅要练,还要好好练。

  见他这边说不通,郭重芳就转而向李建设说了起来,李建设倒不是太在乎:“小涛今年也十四五了,算是半个男人了。男人嘛,吃点苦受点累算什么?”

  “我不是说不让他受累,而是,这不是没有意义吗?这离中考,可只剩半年了!”

  “你还不放心咱儿子?何况,老太太看到他这么喜欢网球,也高兴呢!”虽然早先因为球拍的时候,他当时很是不快,不过看到儿子天天这么努力,他那点不快也就没有了。

  提到李老太太,郭重芳不好再说什么。李老太太现在不和他们一起住了,但打电话的时候,总是要问到李涛的,听到李涛天天打球,就笑的见牙不见眼。李老太太一心为孙子,郭重芳虽有些不满意,也只有一腔牢骚埋心中,然后,更加关心起儿子的饮食。

  李涛这边过的充实,张声也不遑多让。

  她没有太多学习方面的压力,因此网球方面的就格外大,虽然她将来是要当教练的,可也总要有个文凭。张家夫妻已经帮她找好了人,让她以特长生的身份进五中,只是虽然关系疏通好了,她在网球上也要真能拿得出手。所以她每天练的都非常辛苦,李涛练一个小时,她则要练三个小时,体育馆又远,经常是她回到家,就要十点多,不止一次,李涛在准备睡的时候,听到了对面的喧闹。

  对于这种辛苦,张声免不了也有抱怨,她不止一次的趴在课桌上叹气:“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好好学习呢。”

  每每面对她这样的感叹,李涛都是斜一下眼。

  “小涛,我好好学习,还是能考上二十五中的!”

  “嗯!”

  “你不相信?”

  “相信。”

  他这么干脆利落的肯定,倒弄的张声不知道说什么,嗫嚅了两下,再说的就是还是网球比较有意思:“那些什么XY啊,我怎么也弄不懂,为什么多加一条辅线这问题就解决了?要是辅线这么有用的话为什么不能多加两条?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定在笑我,可我就是搞不明白嘛,就算这一题搞明白了,下一题也还是会搞不明白。网球就不一样了,就算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一定要那么打,可练习的多,身体就能记住了。嗯,说到底,我还是适合打网球!”

  说到后面,她已经坐直了身,挥出了拳头。

  “……白痴。”

  ……

  时间很快进入到了五月,他们参加了毕业考试。这种考试没什么难度,要求也不高,是少有的在中学期就能高喊六十分万岁的考试。张声这段时间大部分精力都用去打网球了,倒也考过了,李涛没怎么费心,也依然占据着榜首的位置。

  不过这也是他们最后的放松了,因为马上就要面临中考,学习更加紧张了,而同时,老师们又对他们采取了一种相对放松的态度,孙燕是这么说的:“人生是你们自己的,下面这次考试的重要程度不用我说你们也能知道,老师会尽力教你们,可不会再督促着你们学习了。你们参加完毕业考试,九年义务教育,就是结束了。”

  这话说的一干学生们很是戚戚然,有更加努力的,也有真的放任自流的,当然,还是浑浑噩噩的过日子——越来越紧张的学习,逼的他们有些喘不过气,很多人并不去想,未来要怎么样。李涛基本没什么变化,只是他晚上熄灯的时间,会更靠后半个小时,郭重芳再一次提出让他不要打网球了,这一次就连李建设都默认了:“你奶奶知道你这么喜欢打网球,已经很高兴了。”

  他是这么说的,李涛想了想:“我习惯了。”

  李氏夫妻有些无奈,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他的成绩没什么变化。而李涛呢,这次倒不完全是推脱,他是真的习惯了网球,现在,他已经能基本准确的把球打进圈内了,不再是不偏,不再是基本方正,而是,真的进入了他所划的那个圈内。到了这个程度,他不再拘囿于正面去打,而开始拉长距离,转换方向。他还是没有觉得这网球多么有魅力,也没有体会到张声所说的漂亮——不止一次,张声对他说他们教练打球多么漂亮,姿势多么好看,球抽的更带着一种威风!

  在他来看,这没有什么好威风的,可是他觉得这很有意思。

  他打球是瞒着张声的,也没有让父母去说,郭重芳对此不是太能理解,但因为他坚持,也就没有多嘴,回头和李建设说的时候,后者笑道:“那小子,是怕在小声面前没面子!”

  “什么有面子没面子的?”

  “这就是你们女人不能理解的了,这些年,小涛一直教着小声,做什么都要比小声强些,这网球上,他也不想输了。”

  “这能比吗?人家小声天天去体育场练,还请着教练,他只是自己练练,就能成了?”

  “这你就太小看咱们儿子了!”李建设老神自在的往嘴里抛了个花生米,郭重芳觉得这话特别不靠谱,自己儿子聪明能干她是知道的,但她绝不相信人家花钱才能学会的,李涛自己练练——好像还不是特别努力的练习就能成了,张声每天练到什么程度,她是见了的。不过她到底是绝了同好姐妹八卦的念头,儿子的这点小自尊,她不能破坏了!

  没有人说,时间又是完全错开的,所以虽然李涛已经练习七八个月了,张声也毫不知情。

  这一天早上,李涛一出门,就看到了张声,他一怔,有些狐疑的看着她,张声低着头:“走吧。”

  说着,率先跑了起来,李涛莫名其妙的跟上:“怎么了?”

  张声摇摇头,过了一会儿道:“小涛,你说我现在好好学习,还有可能考上五中吗?”

  “你的意思是不靠网球加分,而自己去考吗?”

  “可以吗?”

  张声两眼晶晶亮,李涛在她头上摸了一下:“也不高啊。”

  “李涛!”

  “那是你吃错东西了?”

  “李涛你非要气死我是不是!”张声跳脚,李涛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要不我不能理解你为什么说这样的胡话。”

  张声的气势一下弱了,她踢了一下脚边的碎石:“我毕业考试的成绩在咱们班也不算太差吧。我看王松都要报五中呢,他都行,我应该也是差不多的。我、我基础还是牢的。”

  李涛停下脚步:“说吧。”

  “什么?”

  “说说你为什么又突然想好好学习了,你不是一直说网球是最适合你的运动吗?当时你是怎么说的?”他一手点了点下颌,然后做了一个努力向上的手势,“让我的青春,在网球里挥洒吧!嗯,就是这样!”

  张声捂着脸:“好丢脸啊!”

  “怎么,现在不要这么挥洒青春了?”

  张声的头埋到自己的臂弯里,过了一会儿,才传出有些沉闷的声音:“小涛,我做了件傻事,我妈要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的,就算是我爸也不会饶了我的……”

继续阅读:第七章 道歉的态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盖世英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