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道歉的态度
余沐泽2019-06-13 14:333,123

  第七章

  一般的家庭都是严父慈母,而张家则有些反过来,倒不是说叶莹对女儿比较严厉,而是张爱国对待张声,更像是观音菩萨,那简直就是有求必应了!

  张爱国这个样子,叶莹就只好充当那个黑脸的。不过真遇上了事,还是张爱国说了算。所以在张家,虽然是叶莹更容易发火,可如果张爱国不说话,还不是什么大事,可如果连他都黑了脸……张声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了!

  李涛看着张声,没有说话,张声等了一会儿,小声道:“怎么办?”

  李涛叹了口气:“你都没对我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对你说要怎么办?”

  张声搓着地上的石子:“我可能不能打网球了……好吧好吧,我老实说,因为我随便和人打赌,可能以后都不能打网球了!啊啊啊啊,我知道我错了!”

  张声喊了一通,然后老老实实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其实也不复杂,大概就是张声虽然在网球班混的还不错,可还是有一个仇人的,当然,他们现在随便也弄不出什么仇,不过是相看两厌,谁看谁都不顺眼。平时两人互不理睬,昨天却因为何思思发生了切实的矛盾。

  “等等,你说的这个何思思是二班的?”

  “是,我那个仇人就是何思思的表弟,我同他们何家一家都八字相克!”

  “……何思思的表弟不太可能也姓何吧,堂弟差不多。”

  “小涛!你是不是站在我这边的!”

  李涛做了个请的手势,张声继续说:“总之因为那个何思思,卫畅和我打赌……是,他不姓何!”

  李涛一笑:“我什么都没说。”

  张声本来焦急上火,被他几次打岔,也有些灰心丧气了,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反正就是我和卫畅打赌,我本来不想打的,真的不想。我又不傻,卫畅都学四年网球了,我当然不是他的对手。可是他提议打点,我就同意了。”

  “打点?”

  “我不是同你说过吗?就是我们的一种练习方式,在后半场放个可乐瓶或者什么东西,用球打过去,打中就有分。李畅虽然学网球的时间比我长,可打点也不比我好多少,我就同意了。”

  “然后呢?”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我输了。我们一人打十次,他中了五次,我只中了四次,我平时能中六次的,真的。”张声懊恼了一番,之后又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小涛,你说我怎么同我爸妈说啊。”

  “照实说吧。”

  张声的脸完全垮了下来,李涛摊了下手:“要不还能怎么办?不过你放心,这种赌约呢,第一不是合同;第二没有公证。是没有法律效应的,所以说你还是可以打网球的。阿姨知道了最多吵你两句,还不至于打死你。”

  李涛给她分析着,张声的脸却越来越黑,到了最后两眼都开始泛红,简直就要哭出来了。

  李涛看了她一眼:“以后还随便和人打赌吗?”

  张声立刻摇头。

  “吃一堑长一智,这对你来说也是好事。还有二十分钟,咱们继续跑吧。”他说着就转过了身,不过还没迈出一步,就又听到了张声可怜兮兮的声音,“小涛……”

  李涛回过头,张声道:“帮帮我嘛。”

  “张声同学,你请人帮忙,也要有个态度是不?”

  张声看着他,大眼忽闪,李涛歪了下头。

  “你、你有办法?”

  “大概是有的。”

  “真的?太好了,小涛,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张声一跳三尺高,“快对我说说,你想怎么办。”

  “这个办法,也不见得准。”李涛慢悠悠的道。

  “嗯嗯,你说你说。”

  “要是某人没有个态度呢,也许,就没有办法了。”

  张声瞪着眼,先是凶神恶煞的,再是咬牙切齿,再是恼羞成怒,再是不满愤怒,最后,眼睛虽然还是睁得很大,却已经是凶相全无,只有了点可怜巴巴,她哧哧哎哎的道:“我今天给你买扎烧饼,加两个卤蛋好不好。”

  李涛看着她,攸的一笑,然后蓦地转身,张声连忙追上去:“小涛小涛!”

  李涛不理她,继续跑着,张声道:“你说嘛。”

  李涛依然不理她,张声满脸赤红,最后终于咬了咬牙:“涛哥!行了吧,涛哥!”

  李涛停了下来,张声瞪着眼,这一次是真的凶猛了。

  李涛一笑:“那个李畅今天会去练习吗?”

  “应该吧。”

  李涛点点头继续跑步,张声追上去:“喂喂,我叫也叫了,你这到底是什么态度啊。”

  “下午我和你一起去体育馆。”

  “什么?”

  李涛不再说话,张声追过去:“你给我透个信嘛,你到底准备怎么做啊。”

  “到时候再说。”

  “喂!”

  张声跳脚、不满,李涛都不为所动。之后张声都只有闷闷的跟在他身后跑步。

  整个一天,张声都在不断的骚扰李涛,企图从他那里知道到底是什么办法,可无论她怎么问,威逼利诱,李涛就是不接话,弄到她跟着李涛去体育馆的时候,那是又紧张又忐忑。一方面她觉得李涛做事向来稳重,现在既然说出了这个办法,那就没问题了。另一方面,她又实在想不到,李涛到底能有什么办法。

  “难道是去帮她毁诺吗?”

  想到这里,她就又是纠结又是难受。一方面她觉得毁诺这种事不好,另一方面,她又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不打网球的,而同时呢,她又觉得让李涛来帮她做这种事实在是太不好了。她就这么纠结着难受着跟着李涛来到了体育场。

  大梁市的体育场是这一两年才翻新的,虽然条件还无法和大城市的相比,看起来也相当不错了,最大的特典就是大。

  跑道、足球场、篮球场,室内的室外的,李涛还是早几年来过,这几年都没过来过,一来之下不由一怔:“你们网球班在哪儿?”

  “那边。”张声往东边指了一下,李涛向那边走去,张声一咬牙,拉住他的手,“小涛,你到底准备怎么做啊?”

  “你说呢?”

  张声吸了口气,壮士割腕似的道:“如果、如果要毁诺的话,就由我来。”

  李涛斜眼看了看她,然后在她脸上弹了一下,她啊的一声捂着自己的脸,跳着脚:“小涛!”

  “米兰·昆德拉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

  “什、什么?”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说完,李涛大踏步的向那边走去,张声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鄙视了,她跺了下脚:“扯什么洋鬼子,也不是第一次说我笨了!”

  被李涛讽刺,张声已经有些麻木了,这个时候再听这么一句,也不过哼两声也就罢了,眼见李涛就要走远了,她连忙追上,不过还没走两步,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然后就听到一个欢快的声音:“哈,张声!你终于来了,我刚才还怕你不能来,要给你家里打电话呢!我给你说,卫畅你就不用管,什么不打网球,那是他说了算的吗?你尽管来,他要是敢找你麻烦,咱们就去找王老师!”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女生,张声已经算是比较高的了,这个女生比她还要高,扎了一个马尾辫,说话粗声粗气的,此时她拉着张声的手,一脸义愤填膺。张声有些心虚,尴尬的说不出话,那女生瞪大眼:“怎么,张声,难道你真不准备打网球了吗?你要现在不打了,以后能做什么啊!”

  “也、也不是啦……”

  “这就对了!咱们打咱们的,管别人说什么,王老师可一个劲儿的夸你有天赋呢,那个卫畅为什么找你麻烦,就是因为嫉妒!你看看,他学了四年,也不比你强多少,可不就是嫉妒吗?”

  “应该不是吧……”

  “怎么不是,我看就是!”

  张声抓抓头,还想再说,一转头就看到李涛已经不见了,她一怔也顾不上再说了:“萌萌我不和你说了,我还有事。”

  “有事?什么事?”

  “哎呀,小涛跟我来了,说能解决,可又没说什么办法,这么一转眼就不知道他上哪儿了。”

  她一边说着,就往前跑去,萌萌跟上去:“小涛?就是你经常说的那个李涛吗?他来帮你解决问题吗?真棒!”

  张声心说这有什么棒的,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呢,要是李涛去同人道歉……张声想象着李涛低着头,向别人鞠躬,觉得如果真发生了那种事,她一定不能原谅自己!

  两人很快跑到了网球场,然后就看到李涛已经站在了李畅面前,张声连忙过去,就听到李涛以他一贯淡然的口气道:“如果你够胆,就来和我比一场吧!”

继续阅读:第八章 打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盖世英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