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噩梦
狐狸不喝酒2016-10-13 19:323,158

  可可西里的风到了晚上就像刀子一样,吹得人生疼!

  “夜里不会有狼吧!”

  王军丢给李卫国一根烟,然后划着火柴把头钻到自己的棉大衣里对着手里微弱的火苗猛啄了几口,一阵白烟顺着他的衣领飘了出来,刚一露头就被四周吹来的风打的烟消云散了。

  “应该不会,咱们都来了四五天了,连羊都看不见,哪来的狼!”

  李卫国接住王军丢过来的火柴,眼睛像个草原里落单的苍狼警觉地观察已经有些朦胧的山。

  “雪山,还真他娘的漂亮!”

  李卫国看着在夕阳余晖里反应着太阳光芒的雪山顶独自感慨,王军看看李卫国嘴角习惯的向上斜了一下,眼睛像个耗子似得转了一圈紧跟着眯成一条缝,手指用力捏紧烟头狠啄了一口,

  “有她漂亮?”

  李卫国看了眼被风吹的灰头土脸的王军,捏了捏手里的火柴,把烟放在了嘴里但是就是那么叼着也不点上,双眼假装不经意的瞟了一下,离他们十几米的吉普车外一条强壮的像个小牛的猎狗正温顺的匍匐在一个年轻女人的脚下,那个女人的脸对着夕阳,不过光是后背就能让任何一个老爷们有种心痒的感觉。

  王军抽完最后一口烟,可能是抽的太狠了,空气里飘出一丝烟嘴烧焦的味道,王军不像别人把烟头丢在地上,他习惯用唾沫把仅剩的那点火弄灭然后在用手把烟头插在地上死死地撵上几下。

  “不抽别浪费了!”

  王军边说边抢走了李卫国嘴里叼的烟,李卫国看都没看他,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年轻女人的背影说,

  “她怎么办?”

  “这是可可西里大草原,没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除非你不想解决!”

  王军把抢来的烟用牙咬得死死地,从嘴缝里说出来的话混合这刺骨的寒风后让人感觉每个字都结了冰,听上去扎的人心都紧了一下,说话的时候王军站了起来把身后背的半自动步枪放在手里做瞄准的样子,枪口却对准了阴影里的女孩。

  “咱们的事可别牵扯她进来!”

  李卫国听完王军的话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孤狼般的眼神死死地盯着王军举起的枪口,顺手把火柴丢在王军身上,王军的手还握着枪没法顾及火柴,那个小盒子在强风的作用下有些摇摆的落在了稍远的地上。

  王军反应很快的一手握枪,往前探了一下身子猫腰捡起了地上的火柴,他就保持着猫腰的姿势把头扭过来用他那咬着烟的嘴,冷笑了两声后才慢慢的直起了身子,枪顺势背在身后。

  “只要她不把脚插进来,我不会愣拉她进来的,要是,她自己的脚已经在这个圈里了,能不能踏出去,这可就不好说了!”

  李卫国还是死死地盯着那个女人,他在口袋里拿出自己的烟掏出一支叼在了嘴里,

  “要火吗?”

  李卫国摇摇头,王军轻蔑一笑说道,

  “什么毛病,有烟不抽叼着!”

  草原上最后的一缕阳光跟着大风跑的无影无踪,这时夜幕下的可可西里并没有什么令人恐惧的,虽然满眼看去都是苍茫的黑暗,不过这就是它吸引人的地方,因为这里充满了能让人兴奋的各种不可能,这种不可能里也许是惊喜,也许就是要你命的死神!

  “你俩聊什么呢!真他娘的冷!”

  浓厚的酒香顺着风灌进了李卫国和王军的鼻子里,盗猎队的头子赵老鬼手里拿着个酒囊边走边喝的来到近前,赵老鬼祖上就是猎人骨子里有着让人害怕的血性,不过三十多岁的他虽说身体强悍不过两眼却像一只成了精的野狐狸般狡猾。

  王军一把抢过赵老鬼的酒猛灌了一口,紧跟着龇牙咧嘴的咽了下去,李卫国也实在冷的厉害拿过酒囊喝了一大口,烈酒顺着喉咙滑到胃口里李卫国顿时整个人都热了起来,有些兴奋感的他看着应旧抱着猎狗的女人轻轻地谈了口气。

  “老鬼,啥时候,把你这小钢炮借我玩玩?”

  王军喝了酒有些兴奋伸手去摸赵老鬼腰上的左轮手枪,赵老鬼也不拦着满脸酒气,一脸匪相的看着王军说,

  “滚他娘的,老子这东西可是老毛子当年留下来的,杀人好使!打猎不行!”

  王军发现愣神的李卫国,眼睛看着赵老鬼向李卫国的位置呶呶嘴,赵老鬼伸手夺过李卫国手里的酒囊,也不喝凑近了低声说,

  “这个漂亮娘们你想怎么办?”

  李卫国扭头看着老鬼,两人距离近得可以碰到对方嘴了,

  “什么怎么办?”

  “我赵老鬼丑话说前头,出了事可别怪我这伙计不客气!”

  老鬼说着把手往自己的小钢炮上拍了拍,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拍的时候他的手还往下挪了一巴掌的距离,正好拍在了裤裆的位置。

  “老鬼回去喝酒去,”没等李卫国接老鬼的话王军就硬拉着他朝帐篷走去,临转身时王军刻意提醒李卫国,

  “你可别忘了,咱们的事可是要人命的。”

  李卫国看着走回帐篷的二人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时那个年轻女人似乎在黑暗里转过了头,注视着同样藏在黑暗里的李卫国,李卫国点着了嘴里的香烟朝着女人的位置走去,那只猎狗好像回头看了一眼又恢复到原来的姿势了。

  王军跟老鬼在帐篷里吃着烤好的羊肉,赵老鬼喝的有点多了拿着割羊肉的小刀跟几个人比比划划讲着他打狼的经历,王军喝的也不少脸色也不像刚才那么灰了,要说王军喜欢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吃着肉喝着酒身后背着枪,喝痛快了出去放机枪!

  割羊肉的刀是在猎人那里拿的,都锋利无比虽说刀身不大看着有点像个小月牙可它的锋利程度绝对是杀人的利器,王军欣赏着手里的刀慢慢的退出了帐篷,他来到刚刚女人待过的地方手里握着那个剔肉刀!

  吉普车的影子里有两个人和一条狗,王军借着黑夜的影子在黑暗里如同草原上的狐狸幽幽地靠近他们,他的举动竟然连那只猎狗都没察觉!这时李卫国正和女人说着什么,女人认真地听着,快要说完时李卫国神秘的在衣服里掏出一个东西交给了女人,这个东西应该很小不过就两个人的紧张程度来看,这个东西绝对不是个普通物件,猎狗猛地抬起头警觉地站了起来!李卫国也吓了一跳赶忙起身往帐篷的方向看去,那里什么都没有帐篷里几个老爷们喝酒骂街,吉普车都静静地停在外面。

  “走,到帐篷里喝口酒暖暖身子!”

  发现身后没人的李卫国招呼女人走进帐篷。

  “俩人不饿啊,谈情说爱可容易饿死啊!”

  王军拿着剔肉刀割下一大块肉,边吃边拿李卫国和女人开心,李卫国也不理他用脚踢了踢他的屁股,让他留出块地方给自己和女人。

  “苏曼啊,来!老鬼大哥给你剌块肉,喝口酒暖暖身子!”

  赵老鬼酒喝的不少手却毫不迟缓,话还没说完酒和肉就送到了叫做苏曼的女人面前,苏曼本来就白的俏脸上一下子红了起来,看的赵老鬼一阵大笑。

  “害羞个啥,在草原上的女人就不能害羞。”

  说着帐篷里的男人们都大笑了起来,这时帐篷口人影一晃身材魁梧少言寡语的周振山走了进来,

  “有羊了。”

  周振山语气清淡一丝兴奋都看不出来,不过赵老鬼一听就跳了起来,他用袖子擦擦嘴角的油两眼冒光的盯着周振山,就好像周振山是藏羚羊一样。

  “妈嘞!老子就说不能白等,兄弟们抄家伙,挣钱的买卖来啦!”

  帐篷里其他男人都是满眼兴奋就好像票子已经送到口袋里一样,苏曼有些紧张地看着他们,很快帐篷里就剩下周振山李卫国还有苏曼了,李卫国跟周振山使了个眼色二人走了出去,临走前李卫国悄悄地叮嘱苏曼,

  “给你的东西放好了,最好是吃了,这样最安全!”

  苏曼没有回答严肃的点点头!

  “只有羊?”

  李卫国低声询问周振山,周振山点了一下头。

  “那?”

  李卫国欲言又止看着周振山,周振山这回同样小声说道,

  “它们也来啦!”

  “有多少!”

  李卫国紧张地问,

  “很多!”

  “会死人吗?”

  李卫国额头冒汗的追问,

  “不知道,我尽量控制”说到这里周振山顿了一下补充道,“它们来就是要命的。”

  李卫国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汗,回头看了看帐篷的位置,再次看向周振山时眼神复杂,周振山没有说话领会的点了点头,这时草原的深处隐约看见很多黑影急速移动,很明显影子里有赵老鬼的吉普车还有一些奔跑的动物,突然一声枪响随着一道火光,黑幕覆盖的草原被撕开了一道狰狞的裂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猎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猎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