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扒皮
狐狸不喝酒2016-10-13 19:342,602

  李卫国这辈子看过最让人心惊肉跳的烟火就是可可西里那晚的,吉普车分开两个方向在藏羚羊外围包抄,那些受惊的羊被赶得往一个方向跑如果在高处看就如同一个两头尖的锥子,赵老鬼的吉普车就在锥子最厚的地方开枪,他们十几个人每个人都是瞄准了打,子弹有的是宁愿打偏了也尽量不打在羊身上,要不剥下来的皮就不好卖了。

  没看见羊群时李卫国一直认为猎杀藏羚羊的时候羊肯定惨叫死去,现在他才知道原来死亡就是这么无声无息的,夜幕下的草原还是那么的静,远处雪山上的雪依旧冰凝,就连这羊群都是如此,能听见的声音只有汽车的轰鸣声,还有枪声!那些羊一会朝着一个方向跑,他们自以为找到了活路,结果又被另一辆专门围赶他们的吉普车逼到了相反的方向,硕大的草原就像魔鬼手里的笸箩羊群就是那些翻滚的肉球,无论他们怎么奋力逃生终究会在边缘止步,而他们每跑过一条路线身后就会出现一群同伴的尸体。

  李卫国和周振山在后面捡死掉的藏羚羊,这些羊有的就是被活活踩死的,周振山捡羊时动作麻利明显是个老手,李卫国就逊色很多,对于一个城市里来的人这件事确实难度大了些。这时羊群再次被赶了回来在他们身边经过时,飞驰的吉普车上赵老鬼用肩膀顶住车门,然后瞄准放枪看着醉意全无,那眼神就如同死神一般,有一阵周振山的车离他们很近,李卫国发现赵老鬼每开一枪嘴里就说句什么,不过那有些夸张的奔跑声把他的话盖住了。

  羊还是照样的跑,它们丝毫不顾忽然倒下的同伴,这时他听见王军兴奋地大叫着,每一声叫喊跟着的都是一声枪响!

  死亡是可以放大时间的李卫国充分明白了这句话,猎杀的过程虽然只有四十多分钟对李卫国来说就像是过了一夜,忽然周振山把车提速极快的拦在了赵老鬼车前,然后周振山以一种常人无法做到的速度拿出他自己的猎枪,对是猎枪那种猎人用的双筒猎枪,装好子弹朝天空开了一枪,然后同样的速度又连开了两枪,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看着李卫国直咽唾沫。

  赵老鬼探头看看周振山有些不情愿的朝地上吐了口痰,然后向着天空开了三枪。随着赵老鬼的枪响,其他人也都停止了射击,不过他们的工作还没结束车上的人拿出很多绳子,绳子都有绳套,他们开始把远处的羊套上然后用车一点一点围拢过来堆在了一起,有的人拿出车上的汽油在空旷的草地上画了一个圈点火一个耀眼的火圈就出现了。

  “为什么阻止他们?”

  李卫国一边把车上的羊卸下来一边问,

  “杀光了,明年杀什么,该扒羊皮了,等下你小心身后!”

  “身后?为什么?”

  面对周振山的提醒李卫国一时没反应过来反问道,周振山没理他指了指已经被扒皮的羊尸,李卫国恍然大悟紧张的点头。

  周振山扒起羊皮来简直就是艺术,那手法就像医生做外科手术,他那把刀比别的偷猎者都大,刀尖也要长上一些。

  第一刀,从羊的脖子下刀,刀尖扎进去后顺势一挑,周振山抓住羊的犄角往上一提,另一只手把刀围着脖子转上一圈整个皮肉就分离了,他下刀极有分寸绝对不割破里面的肉和血管,刀过之处只能看见皮下的脂肪,李卫国听周振山说过他扒皮不会见血,不像其他人先割掉羊头。

  第二刀,从脖子开始一刀到底直接划过肚皮,这样剥羊皮的时候就像给人脱去冬天的棉大衣往两边一拉就开了而且不会带血,既漂亮又完整!不过周振山有个习惯从不扒母羊,他觉得当刀划过母羊肚皮时总会增加自己的罪恶感。

  第三刀,应该说这刀分好几下,只不过刀法相同,周振山在肚皮的位置找到离羊腿最近的地方,一刀直切到底最后在羊蹄的位置漂亮的把刀一转整个羊皮就脱落下来了,如法炮制四刀结束。

  最后周振山把羊反过来,他跟李卫国说这就叫脱大衣,就好像一个人趴在那里然后后面有个人抓住领子的位置顺势往后一拉,再往下一拽整个大衣就脱下来了,李卫国看完周振山用这种方法脱掉羊皮之后,总是觉得背后有人要脱他的衣服。

  王军那边似乎是有些累了他割下一条羊腿,架起篝火烤了起来,苏曼就在不远处的吉普车上看着眼前的一幕,现在的草原就像是天然的屠宰场,那些猎人们扒羊皮十分野蛮下刀也及其粗鲁,这种原始野性的释放着实让人震撼,一只只被扒皮的藏羚羊尸体血淋淋的堆在那里,草地全是血!

  “知道咱们杀了多少只羊吗?”

  赵老鬼兴奋地用力拍着李卫国的肩膀,那语气就像是打了胜仗的土匪,

  “八百多只,奶奶的,子弹干掉两千多。”

  赵老鬼说完又喝起了酒,这时王军喊住李卫国来到一辆吉普车后面,李卫国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像农民看油画一样看着王军,忽然空气里传来阵阵的腥臊味,王军抽抽鼻子探身往人群看了看,没发现异常后再次看向李卫国,刚要说话忽然听见猎狗警觉地叫了几声,这次王军没有理会有些阴冷的说道,

  “东西拿出来吧,自己一个人独吞可不行。”

  说完王军有些神经质的嘴角抽动一下,

  “什么东西?”

  听见李卫国的回答王军的嘴角再次抽动跟着冷笑几声说,

  “说好了偷出来之后大家分了,怎么现在不认账了?”

  李卫国不理会他的话,斜着眼睛看着冷笑的王军,慢条斯理的点起了香烟,王军似乎也很无所谓的看着李卫国,当李卫国吸了第一口烟后,王军抬手就从他嘴里拿走了那只冒着火光的烟,两根手指捏住狠狠地吸了一口,另一只手却在腰间掏出了一样东西。

  “老鬼的小钢炮!”

  李卫国有些惊讶的看着王军,

  “老鬼说这玩意只能杀人!”

  王军得意地看着眼前的李卫国,此时的李卫国满脸的惊恐,嘴巴微微地张开,眼睛里的瞳孔不住的收缩,额头的汗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了出来。

  王军冷笑的看着因惊恐吓得变了样子的李卫国,用一种把单身女人逼到墙脚准备耍流氓的混混似得口吻说道,

  “别大惊小怪的,我又不会杀人!”

  李卫国的惊恐并没有因为这句挑衅般的安慰减缓,反而是更加惊恐他很小心的向后退着步子,

  “后~面!”

  李卫国的声音低沉颤抖,这句话让王军莫名其妙,不过就在瞬间他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呼吸如同停止了,身体也随之僵硬起来,那只拿着小钢炮的手不停地抖动着,就在他的身后,确切的说此时就在他的肩头有一种绝不是人类的力量正死死地压制着他,那种让人绝望的气息就顺着他的后脑勺,沿着耳朵慢慢蔓延,王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艰难地动了一下脚步,然后瞬间向前冲去,就在他身子已经冲去的时候,一股大的惊人的力量死死控制住他的手腕,然后就看见王军如同一个被绑住的木偶,瞬间被一股大力抽走似的身体呼的一声消失在黑暗之中,随之响起了只有将死之人才能发出的嚎叫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猎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猎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