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考古系实习生
萌萌的国成君2016-10-15 04:272,584

  第01章 考古系实习生

  我叫罗力,今年二十六岁,在国内某知名大学的考古专业就读研究生,考古听起来很高大上:经常会去远离人烟的野外探险,挖掘帝王将相的陵墓,和数不尽的奇珍异宝打交道,和埋藏千年却依旧栩栩如生的千年美女玩个穿越……

  高三就是因为抱有这种想法,我报考一所大学的考古系,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残酷,考古这种冷门专业根本就无法就业,自己选的路含着泪也要走下去,于是我选择了考研。

  就考古这类冷门专业,不要说是国内知名,就是国际知名大学也没什么蛋用,所以我考研的同学们都选择了跨专业,考个外语啊法律之类的热门专业,再不济去农大学个母猪的产后护理,也能响应国家的号召,去农村开创一片新天地。

  我爸就是老家的养猪大户,可是这些年母猪的产仔率就成了大问题,因此他建议我去家附近的农业大学学个母猪的产前准备,帮家里的母猪多多怀孕,我本来是很感兴趣的,毕竟这几年猪肉一路看涨,再加上新闻报道北大卖猪肉的毕业生都把猪肉卖成连锁企业了,我也想带着我爸我妈以及我们家的猪圈里的三百多头猪一起开创一份伟大的事业,可是同寝室的几个哥们却不这样想。

  “原本以为你的名字就是起起玩的,却没想到你是真的喜欢萝莉啊,母猪的寿命一般也就十几岁,绝对是萝莉中的萝莉!”

  “我说你怎么一直没找对象,至今还是处男,原来你的口味和我们不同啊!”

  “虽然我不喜欢看种马小说,可是在种猪和种马之间,我还是要选择做一匹驰骋的种马!”

  ………

  “去你们的,我是要培育种猪,不是做种猪!”我极力的解释着,可是脑海里却不停浮现出猪圈里的母猪不停的向我晃动着既白嫩又肉感十足的后鞧的画面,辩驳就显得那么苍白。

  再加上电脑里面某个姓罗的胖子不停的谈着情怀和理想,我也不停的拷问自己,你的情怀呢,你的理想呢?

  于是,我报考了现在的这所大学。

  复试那天,其他专业的考生都感慨自己和导师的联络不够,在导师的面前表现不好,录取的可能不太大,我也惴惴不安的走进了教室。我的导师是一个枯瘦的老头,他笑眯眯的望着我,满脸的褶子笑的就像一朵盛开的花朵一般,一直到复试的时间快结束了,他也没有问任何问题,就是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就像望着久别重逢的基友一般,看的我的菊花不停的紧,最后实在忍不住了,问,“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面试?”

  “面试?你不是已经被录取了吗!”导师吃惊不小。

  我更是吃惊不已,当时还不明白,后来和几位师兄交谈之后才知道,他们来复试的时候,刚下火车,导师就胸带大红花,手里舞者红绸子,对他们高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当时我还不明白,以为导师是不是挖古墓的时候被哪具古尸吓到了,脑子有问题,读了两年后我才知道,这么无聊、枯燥、苦逼又找不到工作的专业,居然有人读了本科还来读研,那他不是真爱就是智障,我也因此明白了当初导师外什么看我笑了那么久。

  如今看着跨专业的同学们都去了律师事务、跨国集团、知名网络公司实习,实现了华丽的转身,而我却不得不去著名的造假一条街,苦苦哀求那些穿着长衫马褂,戴着大墨镜,挂着一身合成树脂做成的文玩的老板们给个机会,他们一听我开口讲我对考古、文物的理解,就大手一挥,无情的拒绝了我,临走前却都让我加个微信,不断的给我发他们的合成产品,我让我买几件提升一下逼格。

  此时我才明白理想都是扯淡,情怀更是不靠谱,二者合在一起就是个锤子。

  虽然心灰意冷,我还是敲开了一家新开的文物店的门,这家店开业不到俩小时,老板姓宋,问了我几个问题,我正要回答,他却呼呼的睡着了,呼噜声响彻天地,我不好打断他,眼巴巴的等了三小时,转身正要走,关门声却吵醒了他,他一个激灵,不停的拍着手,说,“讲得不错,讲得很好,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你就是我最需要的人才,我要聘你当经理!”

  如果不是他的呼噜声,我还真觉得我是个了不起的人才,毕竟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后来我才知道,这家当铺只有我和宋老板两个人:除了董事长就是我这个经理了。

  工作快一个月了,除了面试那次,我再也没见过他,就我一个经理留在店里,临走前他给了我两千块钱,说他和那些卖假古董的文物骗子不一样,让我用这笔钱收点真东西。

  考古就是挖掘文物,文物鉴赏肯定是很重要的一门专业课,虽然见过的大部分文物都是教科书上的,但是我自认为自己的学习能力很强,只要别大意,眼光肯定没问题。

  我握着这笔钱,谨慎又谨慎,小心又小心的买了一个流落在民间的老格格送来的夜明珠,那叫一个大,足足和足球一般,那叫一个亮,大白天我都被恍的眼睛疼,心想这下可捡了大漏,她要价七千五百万,我说这不是扯吗,七百五十块还差不多,老格格立刻不高兴了,说我这不是瞎胡闹吗,还说我糟蹋艺术,糟蹋他们大清皇室,死活让我加点,不是我不加,而是我兜里的钱有限,咬着牙,又给她加了七百五,一千五百块成交。

  老格格临走前极其不悦,说如果不是家里有了难,急等着用钱,这个价是绝对不能卖的,还不停的说我捡了个大漏。

  我也觉得自己捡了个大漏,心想可以转手卖他个三五千万,兴奋地给董事长电话,说我两千块钱收了个宝贝,董事长将夜明珠端详了一番,不停的夸奖我。

  “真是年轻有为啊,居然能收到这么大的一个宝贝,传说中最大的夜明珠也就鸡蛋大,在慈禧的墓里,后来被孙殿英盗掘,送给了宋美龄绑在鞋上,你这个足足有几十个鸡蛋大,肯定是无价之宝,我可不敢独享,你应该把他献给国家,捐献给故宫博物院,不过你这月的工资没有了!”

  董事长一边说着,一边从夜明珠里面掏出了一个光芒四射的大灯泡,“也不是毫无价值,以后买房装修的时候你可以把他挂在显眼的位置上,来人了你就告诉他们这灯是满清皇室专用的,他们肯定会羡慕你的品味的!”

  董事长这番话说的我又羞又骚,脸上火辣辣的,不过他却没有打击我积极性的想法,又给递给我一万块钱,说,“年轻人,好好干,有前途!”然后开着他那八手的夏利车,一流黑烟的跑了。

  我握着这笔巨款,更加谨慎了,谨慎到快俩月了,我什么东西也没敢买,我甚至怀疑那个老格格是不是董事长的托儿,为的就是让我免费给他打工。

  这天,我和往常一样,趴在柜台上睡的正香,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我抬起头,一只干枯如枯树皮一般的手出现在眼前,手里还托着一个红布包,苍老而又沙哑的声音传入耳中,“我家祖传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考古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考古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