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祖传宝贝
萌萌的国成君2016-12-05 02:092,255

  第02章 祖传宝贝

  “祖传?”按理说祖传的老东西肯定是好的,可是来我这里当东西的十个有十五个说自己的东西是祖传的,包括卖我灯泡的那个老格格,所以我对祖传这两个字并不感冒,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问,“是什么东西啊!”

  “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老人的态度略显拘谨,就仿佛是没见过市面的农村人,表情极不自然,不停地东张西望,好像怕被别人发现,发现我们这家店冷冷清清,没有什么人之后,才蹑手蹑脚的溜了进来。

  “拿来看看吧!”我懒洋洋的如例行公事一般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这个动作我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

  “我这个可真是祖传的!”老人的声音虽然更低了,可是嗓音却变得更加粗壮,喉结不停的隆起,显然他对我的不屑十分不满,“如果不是家里有十分困难的事情,我不会拿出来卖的!”

  “对不起先人啊!”说到这里,老人长长的感叹一声。

  也许老人的感叹触动了我心里的某些东西,我稍微端正了自己的态度,仰起头,这才注意到老人头发斑白,脸上的褶皱就像枯树皮一样纵横交错,显然经历了一生的劳碌和岁月的沧桑,给人朴实无华的印象,这让我想起了我在农村老家的父亲。

  “把您的东西拿来看看吧!”我说。

  “要说这个东西,可是有来历的!”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解开上衣上的两个纽扣,伸手进去掏了几下,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红布包,因为时间太久,红布包外面包裹了一层淡淡的烟油,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三十年前俺爹死的时候把他给了我,我就把他藏在厨房的房梁上,一直都没有拿下来!”因为觉的布包有点脏,老人十分不好意思,他想将布包上的死结打开,可是打了好几下都没有用。

  “看来是个真东西!”我咽了咽唾沫,红布包上满满的都是岁月的痕迹,这是造不了假的。

  “直接割开吧!这块布要着也没用了!”我递过去一把美工刀,老人只将刀推开一点,小心翼翼的在布包上轻轻割开一个小口,生怕割坏了,然后顺着这个小口将布包慢慢的撕开,我瞪大了眼睛,红布包里面居然是一团油纸,胡乱的揉成了一团,看起来不是十分的仔细。

  老人将油纸慢慢的扒开,一个黄色的布包出现在眼前。

  “看来宝贝就在这里面了!”想到这里,我咽了咽唾沫。

  黄布包慢慢的打开,露出了一个小巧玲珑的玉蝉。玉在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历史悠久、品种多样,其中不乏一些有鲜明时代特征和特殊用途的品种,玉蝉就是其中之一。

  玉蝉一般可分为三种:一种为冠蝉,顾名思义是用来装饰帽子的;另一种是佩蝉,顶端有对穿眼佩戴在身上或者穿在项链上作为装饰;第三种是含蝉,是放在死者口中压舌的随葬品。因为古人认为蝉在脱壳之前都生活在污秽浑浊的水中,脱壳之后却飞到高高的树上,只饮纯洁的露水,可谓出淤泥而不染。蝉能入土生活,又能出土羽化,从汉代以来,皆以蝉的羽化来比喻人能重生。古有成语“蝉形玉含”,寓精神不死,再生复活。

  我打开透玉灯,取出放大镜仔细观察,虽然从外表看起来微微泛黄,实际上这是一枚白玉蝉,只是因为年代久远,包浆浓厚,再加上沁色严重,肉眼已难看出本色。玉表面琢磨得平整洁净,线条挺秀,刀刀见锋,锋芒锐利,其边缘像刀切一样,没有崩裂和毛刀出现,蝉翼尖端还有扎手的感觉,可见刀锋之利、技艺精湛。

  “应该是汉代的!”我禁不住脱口而出。

  “汉代的?能值多少钱啊?”一听我这么说,老人眼中也露出了惊喜的光芒。

  “按理说能值些钱,只是……”我停顿了一下,望着玉蝉上浓重的土沁叹了口气,文玩沾染了土沁就证明他是从土里挖出来的,换句话说这是一枚含蝉,这类陪葬品基本都是盗墓出来的,如果他是新出来的,我肯定二话不说,直接报警。可是望着含蝉上已有年代的包浆,可以断定他出土已有上百年的岁月。

  虽然早年间盗墓出来的东西法律允许交易,可毕竟来路不正,再加上是陪葬品,本身就不吉利,尤其是含蝉这类含在死人嘴里又对死者有特殊含义的东西更是忌讳,因此市场价值大打折扣,不及正常玉蝉价格的十分之一。

  “这个东西不是正路来的,就算是您祖传的,您的祖上也不是正路来的,这个您应该知道吧!”我关上照玉灯,情况已经十分明了。

  “这个……。”老人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是的,我太爷爷那辈是盗墓的,唉,报应啊,不但应在了我太爷爷身上,也应在了后代身上!我现在是真的没别的办法,就指望它能换点钱,好给儿子看病!”

  “八千!八千怎么样!”按理说这个东西也值三万五万的,可是我身上只有一万块,我不能把它全花掉,更何况我也要赚点。

  “八千啊!”老人犹豫了一下。

  “说真的,你去别家这个价格也未必会给你!”我说的这句倒是实话,不仅仅是这里,在中国大部分古玩一条街摆在台面上的基本都是假货,卖真货的不是没有,但是基本不会来这里交易,里面水深的很,不交几年的学费,很难摸清里面的门道。

  “少加点吧!哪怕是加个路费也好啊!”老人言辞恳切的说。

  “您家是哪儿的啊?”我问。

  “河南,洛阳附近的村子里的!”

  “洛阳好啊,九朝古都,中原文明的发源之地!”我盘算了一下,洛阳距离北京也不算远,心里有了数,“这样吧,给您加五百块钱的路费钱怎么样!”

  “就这样吧!”老人对这个价格不是很满意,但是也无可奈何。

  我付了钱,又和老人聊了一会儿,老人要马上去火车站买票回河南,我说哪用这样麻烦,帮他在网上买了一张票,可是车票是晚上的,现在刚刚中午,我又定了两份快餐,买了一瓶廉价的白酒。

  几杯酒下肚,老人打开了话匣子,给我讲了当年他太爷爷盗墓的经历以及这个玉蝉的来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考古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考古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