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墓葬
萌萌的国成君2016-12-16 23:302,232

  第03章 墓葬

  “那是在清末民初,国家乱了好多年了,大家都很穷,即便是当官儿的也捞不到什么油水,再加上今天是满清,明天是民国,后天军阀又来了,当官儿的工资都不知道该去找谁要,可是也奇怪,我们本地的县太爷却富得流油,谁也说不清楚他的钱究竟是哪里来的,这就引起了一伙山贼的注意,山贼血洗了县衙,县太爷虽然跑掉了,可是也受了重伤,很快就死了,被家人给草草的葬了!”

  “当时大家都很感叹,县太爷攒了一辈子的钱,最终却没来得及花,还因为钱给自己带来了这么的灾祸,都说钱多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在那种动荡的年代,钱多了的确很容易遭人惦记,可是钱少了更不是什么好事儿,因为活不下去,我太爷爷当年就真的要活不下去了,不但上有老,还有五个孩子要养活,他原本会木匠手艺,可是时局那么乱,不要说没钱,就是有钱也没人置办家具,太爷爷一直找不到活干,实在逼得没办法,他又想重操盗墓的老行当!”

  “我太太爷爷就带着太爷爷和其他人合伙盗墓,后来被抓了,太太爷爷独自揽下一切罪名,被砍了脑袋,太爷爷也不敢再干这个,可是眼下没了活路,再加上也没了能执法的政府,他就联络了几个昔日一起盗墓的朋友,决定重操旧业,太爷爷第一个就想到了县太爷的墓,却遭到了其他人的反对,大家都说县太爷的家产都被山贼劫走了,据说死的时候裹着一张草席就下葬了,根本没有什么油水,可是太爷爷总觉得这事情有那么一点蹊跷,可是他又说不清楚究竟蹊跷在哪里。”

  “是不是在县太爷的墓里或者是县太爷的死亡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听到这里,我想到了什么,插嘴问。

  “你是怎么知道的?”听我这么一问,老人先是一怔,马上试探性的问,“你们家上一代是不是有人是洛阳的?”

  “没有没有!大部分故事都是这么讲的!”我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手边的含蝉,“如果没有秘密的话,它是哪里来的呢?”

  “呵呵,倒是这么个理儿啊,还是你们年轻人脑袋活,反应快,我们不行,老了啊!”老人感叹了一声,继续说,“虽然大家都不认同太爷爷的想法,可是寻找有价值的新墓葬需要时间,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找到的,相反县太爷的墓地在哪里大家都很清楚,再加上他的家人大部分也都死了,没什么人看管,想挖也不费什么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们就找了一个打雷的夜晚,偷摸的向县太爷的墓葬而去。”

  “打雷的夜晚?这多恐怖啊!”在我看来,古人都很迷信,很在意天谴这件事情,而天谴基本上就等同于雷劈,盗墓在古人看来就是一件造天谴的事情,他们在打雷的时候去盗墓不就等于主动去找雷劈么!

  “呵呵,你想的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盗墓的如果还在乎什么天谴,就不会去做这件事情了!他们做事情也是要从现实出发的,打雷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都被雷声所吸引了,墓地里弄出什么大动静就不会有人听到,这对盗墓是十分有利的!”老人说到这里,轻轻的抿了一口白酒,继续讲他的故事。

  “因为是新坟,土很松软,挖起来十分容易,大家也没带什么特殊的工具,只拿了几把普通的铲子,一切都很顺利,墓葬很快就被挖开了,大家也在土里面找到了那个传说中裹着县太爷尸体的草席,可是草席里面……。”

  说到这里,老人又抿了一口酒,故意卖了个关子。

  “草席里面是什么啊,是县太爷的尸体吗?”我顺着老人的意思问,不过我知道,答案绝对不是这样。

  “草席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里面除了卷了一捆破衣服外,什么东西都没有!”老人见我问的急,依旧不紧不慢的说。

  “怎么会没有尸体?”虽然我早知道是这个答案,可是听到答案后还是万分疑惑,“怎么可能卷了一捆衣服?”

  “我太爷爷当时也很疑惑,他和他的同伙觉的事情蹊跷,没那么简单!大家商量了一番,决定继续往下挖,按理说新坟不管有没有棺材,埋了人也就到底了,没有继续往下挖的必要,可是奇怪,县太爷的坟下面的土依旧是松软的,大家依旧往下面挖,一连挖出去了两米多深,还没有个头!要是一般人早就吓傻了,会觉的是县太爷的显灵了,弄出了这么一个障眼法,可是他们盗过那么多的墓,根本不信鬼怪这一说,否则那些被盗过的死尸都找他们算账,他们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可是他们不怕鬼,却怕活人,眼见天亮了,决定暂时不挖了,等第二天晚上再来看看是什么情况,可就在大家要走的时候,我太爷爷突然听到一阵细微的响动从地下传来,连忙趴到地上慢慢倾听。”

  “他听到了什么声音?不会是县太爷在叫他吧!”我脱口而出,可是话一出口,就觉得太不靠谱了,几十年前的盗墓贼都不相信鬼神,我这个堂堂考古系的学生又怎么会相信鬼神呢?

  “没错,就是县太爷的声音从地下传来了!”老人说到这里没有再抿酒,而是嘴唇翕动,脸上原本干枯的褶皱突然泛出了一些红光。

  “什么?县太爷的声音从地下传出来了?”老人的这个答案让我大跌眼镜,“他不是死了吗,虽然没见到尸体,可是也不应该在地底下啊……。”

  “是啊,我太爷爷他们也这么想,原本不信鬼神的他们突然在此时害怕了起来,不停的对着坟墓下磕头,说他们也是被逼无奈,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县太爷是本地的父母官,应该能理解他们!”

  “然后县太爷突然从土里出来,送给他们那个含蝉,让他们卖了买米养家?”我脑洞大开,老人的年龄和我奶奶年轻差不多,我奶奶就是一个满口怪力乱神、因果报应的农村老太太,我开始后悔在这里听老人讲故事,没准这都是他编造的。

  “这怎么可能?我年纪虽然大,却不和同龄人那样迷信,我虽然读书不多,却还是很相信的科学的!”老人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直接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考古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考古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