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此物富可敌国
萌萌的国成君2016-12-15 23:352,110

  第04章 此物富可敌国

  “那后来怎么样了啊?”我实在无法从科学的角度来想象县太爷的声音是如何从地下传出来的,“县太爷直接从地里冒出来了,还是他根本没死,你们看到的草席其实不是埋人的,他的棺材其实在地下更深的地方!”

  “或者是说县太爷根本就没有死?”我突然想起经常会看到一些假死的新闻,因为暂时性的休克,呼吸和心脏跳动都变得极其微弱,仅靠肉眼感官,会被误以为死亡,放到棺材内埋葬,可是下葬后一段时间,身体机能突然恢复了,就在棺材内挣扎,幸运的会被外面烧纸的亲人或者是路过的路人发现,因而获救,可是不幸的,最终会因为冻饿而死。

  “也有这个可能,其中一个年纪较大,见多识广的同伙也觉的事情不对,他站起来,趴到声音传来的地方仔细听了一会儿,然后对其他人说开挖,太爷爷和大家一起继续往下挖,没过一会儿,浮土簌簌掉落,很快就有更多的草席露了出来!毕竟经验丰富,到这一步,他们就弄明白了是怎们回事儿!”

  “是怎么回事儿啊?”我被老人的故事所吸引,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结果。

  “县太爷的死是假的,这是一个阴谋,其实在县太爷的坟墓下面隐藏着一个盗洞,这个盗洞是竖直向下的,在平原地区大部分的古墓都是埋在地下,和山区依山建陵不同!”

  听老人说到这里,我基本明白了,处在乱世,连饷银都不知道找谁开的县太爷为什么富得流油,其实他一直在背地里做盗墓的勾当,而且他和山贼是勾结在一起的,这一次为什么伪装成全家被山贼杀害,我想他们是发现了一个大墓,为了掩人耳目,不被怀疑,所以设下这个局,打算干这一票就走,到时候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拿着盗墓所得的巨额财富远走他乡。

  同时为了掩人耳目,将县太爷的假墓地选在大墓的入口处,就不容易被发现。

  “我太爷爷也是这么说的!”老人点了点头,同意我的看法,“盗这样的墓,需要有人下去清理墓葬,拿走里面的财宝,上面有人接应,因为墓葬一般都十几米深,如果没有人在上面拿绳子拽着,下面的东西和人根本出不来,如果财宝都拿上来后,下面的人起了歹心,就很危险,所以盗这样的墓基本都是父子档,而且父亲在上面接应,儿子下去清理墓葬,因为父亲不会为了独吞赃物而弃儿子于不顾;而如让儿子在上面,那就不敢保证他一定不会把老子封在墓道里,自己去独享成果了。”

  “所以县太爷是被坑了,他下去清理墓葬,却没有被上面的人拉上来,还直接在顶上将盗洞堵死,将县太爷封在了下面?”我说,但凡能做到县太爷,年龄就不会太小,他的父亲应该六七十岁了,无法承担在上面用绳子拉人这样的重任,他的儿子按理说二三十岁,正在盛年,很适合做这件事情。

  “是的,至于是他的儿子,还是合伙的山贼就没人知道了!”老人将最后一点酒一饮而尽,虽然瓶子里还有不少,不过出门在外,老人不想多喝,继续说,“太爷爷等人继续清理,将草席上的浮土全部清理干净,他们轻轻的将草席揭开,果然,在草席下面有一个黑黑的深洞,大家拿马灯往洞穴里面照去,看到一个奄奄一息的五十多岁的老人正躺在洞穴的正下方,在他的身上放着一根凌乱的绳子,显然是不打算拉他上来的人扔下来的!”

  “这个老人就是县太爷,他在本地当了二十多年的县令,本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嘴唇轻轻的翕动,发出含混的声音,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因为这个墓已经被盗,里面肯定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而县太爷虽然还没咽气,却也离死不远,救他上来也没什么用,还有可能惹上一身骚,大家商量了一番,决定趁天还没有大亮之前将盗洞封死,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就在此时,原本奄奄一息的县太爷突然睁大了眼睛,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睛变得炯炯有神,他右手紧握着拳头,轻轻向上扬了扬,大声说,‘此物富可敌国!’”

  “什么东西啊?富可敌国?那得是绝世珍宝啊!”老人的故事讲到关键时刻,我正听得十分入神,迫切想知道后面的事情,问。

  “太爷爷他们内部也起了分歧,有人认为这是县太爷回光返照,他说这话无非是在求生意志的作用下撒的一个谎,为的就是骗大家下去把他救上来,但是也有人认为他手里可能拿着绝世珍宝,大家争论了一番,最后决定下去一个人看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反正事情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了,万一真有什么宝贝,也算不枉此行,如果没什么宝贝,也没什么大损失,奄奄一息的县太爷也弄不出什么花样来!”

  “太爷爷在所有人里最年轻,天怕地不怕的,再加上孩子们都在等着吃饭,他必须要尽快弄点钱买米,所以主动要求下去,大家弄了一根绳子绑在太爷爷的腰上,太爷爷慢慢的下去,可能是回光返照的时间过去了,县太爷又变得奄奄一息,原本抬起的右手又放了下去,双目也微微闭上,喉咙里不停的含糊着,想要说什么,却又听不到他具体在说些什么。”

  “太爷爷趴在他耳边听了一会儿,不耐烦起来,直接将他的手掰开,看到他手里面紧紧的握着这个含蝉!”老人说到这里,转过头来,凝望着我手上的含蝉,眼神里面爱恨交织,情感十分的复杂。

  “太爷爷认得含蝉,知道这个东西很犯忌讳,虽然有点价值,但是也不可能很值钱,又怎么会富可敌国呢?估计是县太爷临死之前糊涂了,也没多想,就将含蝉拿了过来,起身正要上去,原本毫无力气大县太爷的手突然狠狠的抓住了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考古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考古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