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不过是成长路上的青梅记忆
梁乘滔2016-10-18 22:253,207

  几个孩子一听项南瑾松口,大家可以出去玩了,立刻欢呼雀跃起来,有的赶紧拽着白涌的手向屋外走。

  看着白涌跟长辈招呼告辞,白钧心里一阵欣喜,这孩子一场大病,居然变得成熟起来,多难兴邦,多灾熟早,古人诚不我欺。本来想叫住白涌私下问问那天游玩发生的事,转念一想,还是算了。白钧知道大兄的心思,其实白钧和司马燕也有所怀疑,可是想想大兄一向公正,这么多年为家族操持,劳心劳神,这点小事,就不必再翻了。搅得全家不安,亲情疏离,这个是任谁都不愿看到的结果。家族中兴过程中,偶尔翻些不和谐的浪花,也属正常。待回头,就跟大兄回禀说,已经问过了就是。

  然后冲着白涌微笑着说:“去吧,跟他们几个去外边好好放放风,这么长时间一直闷在屋里。只是记得别忘了去给庄周先生问安,跟吴子阳先生道谢,等你大伯回来,也跟他见面说说。如大伯问你那天游玩的事,你就说什么也没发生,就是淋了一场雨。”白涌听完父亲的后半句,稍微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好的,父亲,我懂。”

  四月底的太阳已经有些炽烈,白涌眯着眼,看着有些刺眼的阳光,深呼吸了一口,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几个小伙伴,笑着对赵禾说,“赵兄,能再次呼吸到户外的空气感觉真好。”

  “白涌,你这次生病好了以后,发觉变了好多啊,怎么就突发这样的感慨呢?是不是梦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了”赵禾逗趣白涌。

  白涌没有回答赵禾,目视着那一片片残红,脑子里却蹦出几句诗来:“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白涌心想,如果这几句诗念出来,赵禾是不是觉得更奇怪了?算了,自己还是别这么套路了。

  “苗苗,哥生病这几天,你有没有想我啊”。这话不假思索的说出口,白涌有些后悔。其实周人虽最讲礼仪,可经历了春秋时期,礼乐崩坏,在加上战国诸子争鸣,白家和赵家这样的商人豪强世家反而没那么多讲究。

  可赵苗毕竟是少女心思,脸皮嫩,被白涌冷不丁冒出一句,有些手足无措。正不知如何回答呢,旁边白泥抢着回答,“涌少爷,你真的一点不知道吗,你昏迷这些日子,每天赵苗姐都来看你,最后这几日,几乎都在你的床榻前,我看除了三夫人,就是赵苗最担心你”

  赵苗闻言,脸刷的一下,更红了,伸手欲打白泥,“小泥,谁要你多言,要不是那天因为我的固执,去洛水边垂钓,害的涌哥因为救我受了惊吓,涌哥怎么会生这场大病?我去看护,理所应当的。都怪白法,这么大的人,非要跟我们小孩子争抢金龟,明明是我们钓上来的,偏说是他预先下好的饵。”

  “那只金龟真的好奇怪啊,通体金黄,个头又那么大,本来我们就要钓上来,谁知道二少过来抢,那金龟顿时被激怒一样,反而把苗苗带下河里,白涌,真的好好谢谢你,不然,苗苗就……”赵禾语带感激。

  “好了好了,咱们是好兄弟,苗苗是我妹妹,白清走之前都说的,我要把苗苗当亲妹妹看待。说客气话就见外了”

  “对了,涌哥,听说金龟咬了你一口,到底咬了什么地方?还疼吗?给我看看?”赵苗一脸关切。

  “没事没事,小孩子看什么看”这下轮到白涌脸红了,“不如你们几个陪我一起去看看庄周先生吧,我新拜的老师”白涌赶忙岔开话题。

  “早就听说庄周先生大名,走,一起去看看”赵禾马上附和。赵苗虽有些不情愿,可哥哥赵禾都同意了,不好反对。

  白家的客房修建在三进院左边,八间连在一起,子阳先生和庄周各住了一间,院子的右边是各部主管执事处理事务的地方,里外间,外间接待,里面可以夜间值班休息。

  天井里除了桃树外,还有几棵银杏,此时银杏嫩叶初绽,微风拂来,一片片叶子在风中舞动,就像无数把扇子扇动,风其实并没变大,但却觉得特别清凉。庄周正站在银杏树下,看着桃花残红,看着银杏叶在风中摇曳,一言不发,似是陷入沉思之中。

  “老师,我来了”白涌的喊声唤醒了庄周的思绪,“这是赵禾,这是赵苗,他们是兄妹,都是我的好朋友,听说你在,都想过来看看,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老师?”

  “来都来了,还瞎客气,这是跟谁学得啊,这么虚伪?”庄周似乎没想给白涌留任何面子。

  “庄先生好,我们很冒昧打搅你”赵禾赵苗兄妹赶紧给庄周打招呼,替白涌解围。

  “赵禾,你是赵姓,世家大族,前途不可限量啊,现在都读什么书?”

  “也没刻意去专修什么,就是在这染琼书院里,和白涌一起跟着请来的几个老师读书”赵禾很有礼貌的回答。

  “白丹老先生对于治学一向有独到的见解,他给你们请的老师应该偏于实用,文武都有修习吧。”

  “是的,庄先生,我们以前的老师倒也平常,去年从赵国请过来的一个老师很厉害,天道商道兵道都有涉猎,简直是全能的大神。”

  赵禾的一番话瞬间提起了庄周的兴趣,“不知这位先生高姓大名呢?”

  “不知道,谁都不知道他的姓名,因为他喜欢带鹖冠,在赵国的时候大家就叫他鹖冠子”

  “你们几个小童带领我去拜访一下他?”“啊,庄先生,这位鹖冠子,年初就出去游历了,至今未归呢。”庄周叹息一声,好吧,只能如此了。

  白涌看赵禾和庄周聊的投缘,玩性又起,“先生,看你和赵禾聊得这么投机,不如也收赵禾做徒弟算了,按照入门先后,赵禾做我师弟。”

  庄周给了白涌一个白眼,“赵禾和我无师徒之缘,不过我倒可以送赵禾几句话。”

  这几日,庄周在桃花山庄的名气简直就是神话一样的存在,听到庄周有诫语赠送,赵禾喜不自禁,连忙道谢。“明日下午我要离开洛邑,你来我会赠与你。”

  “啊,老师,你明天就要走了,我还没来及跟你学任何东西呢?你怎么就走了?”白涌一听庄周要走,心里顿时着急起来。

  “傻孩子,着急什么,师傅自有安排,我在宋国漆园等你来”

  “啊,还要我去宋国你才能传授与我?”

  “是啊,宋国是你躲不开绕不过去的运,你必须宋国走一趟”庄周肯定的说。

  “老师,你既然给了赵禾偈语,不能厚此薄彼啊,赵苗你也给几句赠言吧”

  庄周很无奈,只好转过身认真看了赵苗,然后又转脸看了白涌,神秘的笑了起来,“你小子命犯桃花啊,白涌。”

  “师傅,我让你给赵苗赠言,你怎么说起我来了呢?你快点给赵苗说几句吧”

  “不可说不可说,反正她的一切与你有关,一切因果皆在你身上。”

  中午,白钧过来和几个孩子一起,陪着庄周、吴子阳吃罢午饭,庄周和吴子阳提出明日告辞的事。白钧挽留不过,只好说等大哥回来,大家再议。下午,庄周吴子阳在客房内休息收拾东西,准备归程。

  白涌送赵禾赵苗回家。刚出山庄大门,看见赵家的马车已停在外头等待兄妹两。赵苗有点不舍,赵禾却欲言又止。

  “怎么了,赵兄,有事请讲,遮遮掩掩的算什么男儿?”白涌知道赵禾一定有事,想瞒着他。“没事,我只是不想在你大病初愈后,就告诉你要离别的消息,我可能月余后就离开洛邑,去赵国谋职了。”

  “怎么要去赵国,做什么呢?”“具体去做什么,还不知道?只是听爷爷说,赵国复兴,正是用人之时,但凡我赵氏子弟,都应义不容辞。”

  听完赵禾一番话,白涌顿时陷入沉默,心里莫名难受起来,的确,大病初愈,就要面临好兄弟离别,这也许就是成长的代价,儿时的欢乐画面在脑海中一幕幕回放。但认真想来,自己难过,赵禾又何尝不是面临分别的痛苦?于是转过来安慰赵禾,没事的,也许你去不了多久,我就去赵国看你。希望你在赵国一切如意,做个高官,到时候好关照我啊。

  “你走了,苗苗呢?是不是也一起走?还是依然留在洛邑?”

  “苗苗应该还是暂时留在洛邑吧。具体是什么安排,我真的是不清楚,也许会去赵王宫做一名女官,但最后结果是一切听从爷爷的。”

  看着赵禾年轻坚毅英俊的脸,看着赵苗娇小玲珑的身材,白涌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内心里到底是希望苗苗留在洛邑吧,赵国虽好,毕竟那是异乡。对于一个女孩子,安静平淡有何不可?

  但对于赵禾,白涌尽管不愿意好朋友离开,但内心里还是支持的,男儿何不带吴钩?能提供一个平台,能施展少年抱负,即使有所舍弃,也是理所应当,不然,怎么是年轻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