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夜来非客,梦里流年
梁乘滔2016-10-17 17:463,056

  内宅里又开始哭成一团了。大伙看到家主白铖过来,才有所收敛,特别是司马燕看到大伯过来,立刻收声,抹着眼泪说“大伯,这孩子从醒来就一言不发,呆傻了一般,子阳先生也看不出什么门道,这才请你和郑医官过来,拿个主意。”

  白铖看看郑医官,郑医官懂的白铖的意思,可只能苦笑一声,“白家主,连子阳先生都摸不清头脑,我就更别提了,真的没有办法。”

  这时站在一旁的庄周突然插话说,“要不,让我来试试吧。”白铖点点头,“庄先生,你是当世大贤,有劳你了”

  只见庄周翻开白涌的眼帘,仔细看过以后,抚摸一下白涌的头,大喝一声,“痴儿,有什么不好懂的,先好好睡一觉,做个美梦吧,梦里有你想要知道的一切。”然后轻轻拍一下白涌的后脑,说也奇怪了,白涌立刻倒头呼呼大睡。

  庄周仰天大笑,“看来我又要收一个徒弟了”笑罢,告诉白铖白钧,这孩子是得了离魂之症,安安稳稳的睡上三天觉,就一切大好了,不过好了以后,我要收这孩子为徒,他跟我有缘呢。“白铖忙着表态,“庄先生,这孩子能得先生收归门下,自是他的福气,我们求之不得”

  “白家主,道家不像儒墨法三家为当世显学,不争无为的心境,不会坏了你们白家家学吧。”看到庄周客气,白铖心想此时正有求与庄周,哪里会说不合时宜的话呢。

  “庄先生,不同学问思想碰撞是好事,不摩擦哪会有火花?此前孔夫子作为儒家先贤,还要向道家李耳请教学问呢,何况是我们这些末学后进?能得庄周道家宗师指点,我白家甚幸。”

  送走郑医官,天色不觉已晚,白家进入掌灯时分。

  白铖再次回到书房,静下心来想想近来发生的事情,特别是白涌突然发生这么大的事,白铖总觉得有些蹊跷。家族生意和势力范围逐渐扩大,未来还要做很多事情,要想做好必须有个规矩。有些事情,想想可以,但是决不能做,人之常情吗,做了就是大逆不道,有失伦常。这些年自己忙与家族生意,对几个孩子疏于管教,突然竟有些后悔。然而转念一想,自家这几个孩子,除了老二白法脾气有些暴躁,做事不够理智以外,其他四个孩子都应该不会做出这等出格的事情,即使是白法,本性也是良善之辈,怎么会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呢,想想也就释然了。

  这次涌儿清醒后,看来需要给他一个平台和机会,锻炼一下,提升他在家族中的声望,以促使他尽快培养自己的亲信,五年后能够顺利接掌家主之位。让涌儿接掌家主,只是老爷子临终前交代的四件大事中的一件,这倒不难,毕竟还在掌控之中,另外两件事才是难上加难啊。

  思前想后,依然是头绪皆无。白铖揉揉太阳穴,缓解一下头部疲劳,决定先去休息。春天的晚上还有些微凉,微风拂面,白铖顿觉清醒许多。此刻月朗星稀花香四溢,心情莫名欢畅起来。家族生意在老爷子和自己两代人的努力之下,目前遍布各国,这样顺利发展几年,白家必成海内第一大家,距离完成老爷子的遗愿,应该是不远了。

  白铖沿着内宅花园边想边走,突然看到前面几道黑影一闪,马上高声喝道:“什么人?”就听黑暗里几声冷笑,“白老大,不记得老朋友了吗?雄风不减当年啊,耳力目力还是这么好?”“是谁?别鬼鬼祟祟的,有事出来好好谈,怕见光吗?”白铖一边高喝,一边向黑影欺去。那黑衣人不待白铖靠近,已跳向围墙之外,夜空中有声音传来,“白老大,不要着急,十日内必有正主前来找你。”

  前后院在一刹那间变得嘈杂起来,看来这次造访白家的人不在少数。

  白府内宅,白钧正安慰着司马燕,“不要着急,孩子在睡几天就会一切好起来的,而且庄周先生还答应收涌儿为徒,他这也是因祸得福啊。”两人正说着话,屋外突然一阵异响,喊叫声起来了,就听黑暗中有女人嘶喊,“司马家的浪蹄子,你仇人来取你狗命了,你快点准备后事吧”。

  白钧司马燕两人奔出房外,来人早已遁去,只见院内早站着大嫂和苏月痕,以及老大家的白源,白法兄弟两个,还有陆续赶来的家丁护院。

  两人刚要张口询问,大嫂项南瑾说道,“都散了吧,贼人已退,没有轮值的人早点休息,轮值的人都给我精神点。”

  回到房里,司马燕越想越不对,推着白钧哭道,“一定是你年轻时的相好来我们家找麻烦了,不然为什么点名找我报仇啊,我这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啊,辛辛苦苦养两个孩子,刚刚张大懂事,一个被人带走远赴他乡,从此天各一方,一个突然就得了这怪病,现在还不知道生死,你的老相好又来找麻烦?这还让人活不活啊?”

  白钧本来还想辩解什么,一听司马燕越说越不靠谱,陈年烂事全部翻了出来,知道还是保持沉默好,否则一旦接腔,今晚这觉是别想睡安稳了。心中尽管恼怒,却又任何话都说不出来,想到两个孩子,不觉对司马燕有些愧疚,抚摸着司马燕抽泣的肩膀,“清儿被接往巴蜀,也是回到故国,不会有任何事情的,涌儿再候个两天,也就醒了,今晚这贼人信口雌黄,你又何必在意?咱们家生意遍布四海,这种名为寻仇实则盗抢之事还不是经常遇到?要是这点事情都影响咱们心情,你可真就变成老太婆了,到时别怪我找个年轻貌美的哦”

  司马燕扑哧一笑,伸拳打了白钧一下,你还真长狗胆了?小心我一刀割了你。

  第二日倒是风平浪静,没出现任何异动,白家内紧外松。

  礼节所在,白铖安排白钉去王宫中给锦王妃报个平安。然后在书房陪子阳和庄周聊天饮茶论道。期间,庄周去白涌房间探视了一次。

  而白钧则召集白钏等勇字部主事四人,在一起讨论昨晚的细节和疏漏,发觉这不是一般的盗匪,通过所携武器和装备,快速撤离的速度,以及进攻组织能力和传递消息的专业性,判断这应该是一拨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主,他们到底是谁?来白家有何企图呢?白钧百思不得其解。

  第三日一早,天色刚亮,庄周已到了白涌的榻前,抚摸着白涌的额头,嘴里念念有词,“痴儿,还没看明白吗?世事变幻,你是蝴蝶,还是蝴蝶是你,都不重要,要记住只是看,是看不明白的,还要自己亲历,快点醒来吧”,说来奇怪,庄周连念三遍醒来吧,那白涌果真睁开了双眼。

  白涌沉睡痴迷这么久,猛然睁开眼,看到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一身青衫,正微微对他笑着,很是亲切,似曾相识,正想开口说话,却被青衫男人阻住,“你想想,该叫我什么?”白涌似是陷入沉思之中,接着迟疑着说,“老师,你是庄周先生。”庄周点点头,“起来吧,你的精彩世界只有你自己才能去发现完成。先去看看你父母和大伯,他们这些日子一直为你担心呢。”

  白钧一大早就和白钏一起安排了今天山庄护卫的细节,然后跟白铖碰头,汇报了今天的安排。白铖点点头:“小心行得万年船,小心多点总不为错。我今日还要去宫里一趟,周天子有诏,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你二哥和老四都不在家中,一切你要多考虑些,今天涌儿醒来,你让他多休息一下,私下问他当日游玩的情况,不要声张。”

  告别大兄后,白钧心急火燎的赶回内宅,还没进门,早已听见自家屋子里人声嘈杂,甚是热闹。咳咳,白钧不自觉清清嗓子,室内的女人们许是听到了白钧的咳声,立刻安静下来。

  屋里,大嫂项南瑾,二嫂田宛,弟媳苏月痕,还有几家的孩子,赵禾赵苗,连苏月痕的姐姐苏月华也过来了,房间里到处都是人,白涌被大嫂拉着手,正聊的热乎呢。看到白钧进来,一齐给白钧打招呼道喜:涌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恭喜三弟。大家一起七嘴八舌的,白钧有些昏头转向。

  白涌被大娘项南瑾拉着手不松,初始还能带着笑脸,渐渐有些焦躁,三婶苏月痕看见自家外甥外女站在一边连话都插不上,笑着说:大嫂,让孩子们出去玩会吧,他们也有话要说呢。说完看了赵苗一眼,赵苗的小脸顿时通红。

  “好吧好吧,你们孩子出去玩吧,我们大人说说话,出去玩要小心啊,前晚还有强盗来我们家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