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少年心事,难消杏花春雨时
梁乘滔2016-10-15 08:052,957

  洛邑春来迟。

  到了四月中旬,城东桃花山庄的桃花才全部绽放,一团团的朝霞一般,雪白与粉红相间的花海像潮水一样向眼前奔涌而来。

  桃林深处,是山庄的业主白氏家族,白家自老家主白丹买下城东这片地,建立桃花山庄,至今居住在此已经几十年了,却老老少少没有一个人有心情来欣赏这充满生机的春天胜景。白老爷子生前最喜爱的孙子白湧前些日子突发高热和头疼,几天后症状突然恶化,四肢抽搐、脸色发紫、口吐白沫,周王室的太医诊治后非但没什么改善,反而陷入了持续昏迷状态。白湧今年15岁了,父亲是白家嫡生的三子白钧,白钧不是白丹最喜欢的儿子,可是白湧却是三代孙辈中最受老爷子喜欢的一个,老爷子在世时曾经指定白湧以后要接替长子白铖的家主之位。可现在白湧已经昏迷23天了,至今也没有什么好转,这一家上上下下都乱套了,面上一个个都阴郁着,哪里敢有什么心情去观看春天的桃花美景呢?

  白家世代经商,但真正崛起,是从出了白丹这个人才开始。白丹出生于洛邑,担任过魏惠王的相,魏国都城大梁靠近黄河,经常遭受洪水之灾。白丹施展了他杰出的治水才能,解除了大梁的水患。别人这么传说,白丹治水的本领比大禹还高超,他治水的时候,方策条理清晰,心细如发,派人沿着大堤检查,堵塞了所有的蚂蚁窝,大堤固若金汤,水患也消除了。后来,白丹接任家主后,从魏国辞官,开始游历诸国,中山国、齐国、秦国等,游历秦国时,正值卫鞅变法,白丹对卫鞅重农抑商的政策很是反对。白丹经过一番游历之后,对各诸侯国的政治局势看得更是透彻,他认为身处乱世,世家要想有所作为,就必须要积累财富。于是走上经商之路,最终定居在东周王室所在地洛邑。

  白老爷子经商和世下其他商人不同,因为当过一国之相,所以强调经商要具备“智”、“勇”、“仁”、“强”等素质,要求既有姜子牙的谋略,又要有孙子用兵的韬略,和治国统兵要求同样高,所以白丹做生意不过二十多年,生意发展很快,各诸侯国差不多都有白家的生意和常驻的网点。和同时代的儒家、墨家一样,白丹经商也广收门徒,并把家族生意严格划分,分成不同的职能利润部门,采买,护卫,信息采集,各国网点,形成一整套严密细致的管理制度。到白铖接任家主时,白家已经有成家立派的势头,虽然没有墨家一样显名与诸侯各国,但白家商族的名头各诸侯国官僚贵族阶层谁人不知。

  第三代接班人眼看就要不行了,整个家族都在关注着白湧的病情。白家掌门人白铖和白湧的父亲白钧正聚在仁心堂一起商议办法。

  “老三,老二和老四都还在外地无法脱身,暂时不能回来,你说涌儿马上要举行成人礼了,怎么突然就染上这个病呢?”白铖问道。“大哥,也没有什么,就是病前和书童白泥出去游玩了一次,回来后就开始发热了,莫非是中邪?”“哦?”白铖立刻对老管家说:“白钉,快去叫白泥过来问问。”

  老管家白钉是白家的老人,五十多岁了,身体依然很健壮,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老爷子在世的时候,白钉一直是跟在身边直接伺候书房的,白家很多的事情几个儿子未必知道,白钉却都知道,老爷子白丹也把白钉视同亲生儿子一样,所以起名也是金一辈。白家的起名辈分自祖上传下来的,“木火土金水,人王言广文,手口耳目心,月女走山门”,排到白湧这一辈刚好是水一辈。

  不一会儿,白钉就回转来了,跟在后面的是一个约摸十三四岁,长的浓眉大眼,敦壮厚实的男孩,尽管身高比老管家也矮不了多少,但脸上的稚气让人看起来依然是个孩子。白泥是白家勇部主事白钏的儿子,自幼跟随父亲习得一身武艺,特别是使得一手好瘦弩,精准度速度都已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技巧还欠缺一些,因为白钧在家族里负责勇部,所以白湧和白泥自小就在一起玩,臭味极为相投的两个孩子。

  “家主,小泥来了”白丁忙着跟白铖招呼了一声,算是交付差使的意味。白铖点点头,“小泥,你把当日和涌少爷出去游玩的过程跟大家说一下?”“是,大老爷”小泥恭恭敬敬的把前些日子赵家公子赵禾约白涌去赵村看杏花的事详细讲述了一遍。

  说到赵村杏花,可算是大名鼎鼎,孔仲尼晚年开始周游列国,到了洛邑拜见过周王室,向老聃请教过学问后,突然顿悟,对人生和政治理想进行了反思和总结,心情大好,此时正值杏花初绽,而洛邑城东新建赵村的杏花最盛,孔夫子率众弟子游玩至此,便筑土为坛,开坛授课讲学,此后返回鲁国开始专注于教育和古籍整理。而赵村的杏花和杏坛也因孔夫子而名声大噪,大凡儒家弟子来洛邑后必去赵村寻访先师的足迹。在这些风雅人士的口碑宣传下,赵村杏花逐渐成了洛邑的春天一景,近年来,每年3月,赵村都游人如织,更有“不去赵村看杏花,空来洛邑走一回”的传说,文人墨客如是,诸侯将相如是,青年男女就更热衷于赵村看杏花了,一时成了洛邑春季的风俗,青年男女也可以借此机会交往,成就些风流佳话。后世白乐天有诗赞赵村杏花:赵村红杏每年开,十五年来看几回?七十三人难再到,今春来是别花来。

  而世居赵村的赵家也是名门大户,其先祖是赵鞅赵简子庶出的儿子,赵鞅率三晋勇士支持周敬王平叛后,周敬王给了赵鞅洛邑城东一块封地,一直到赵鞅中年后因赵氏宗族内部分裂,才把这块地给了自己最疼爱的庶子,始建赵村,传到赵禾这一辈,已经差不多二百年了。赵村相距桃花山庄就几里地的样子,赵白两家彼此来往甚多,白家虽说生意做得很大,可相比于百年的世家大族,在地方上的影响还是弱了不少,因而在白丹和赵氏宗主赵晟的推动下,以原赵家的学堂为基础新建了染琼书院,而白赵两家的嫡传子弟均可以在书院里修文习艺,这赵禾和白湧同在书院里读书,年龄相仿,话语投机,相处特别融洽,一来二去,竟成了形影相随的好朋友。那日,赵禾,白湧,白泥以及赵禾的胞妹赵苗几人一起,沿着人比较少的路径游赏杏花,不觉就到了洛水边,仿佛是为了照顾几个少年的情绪,天空作美,竟下起了点点春雨。所谓杏花消息雨声中,雨细杏花才香,花开一定要把伴随着春雨,只有点点细雨才能把杏花含蕊保护的胭脂色疏离出来,变成胭脂泪,释放出幽幽暗香,一旦雨过天晴花色变白,由暗香密聚为绯香,便再也没有含蓄的韵味了。而几个少年在杏花雨中一时忘形,竟忘记了没带雨具,待到回到家中,身上衣物几乎都湿透了。

  “看来是淋雨后染了风寒,可别的孩子也没他这么严重啊?”白铖听小泥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几乎肯定了病因,“是的呢,大哥,我们请的疾医包括周王室的医官都是按照风寒开的药,可一点效果也没有这反倒变得更严重了,孩子这样,我都快急死了,怎么办呢,万一有什么闪失,我该怎么面对先父呢?”白钧一脸焦急,有些苍白的脸色露出了疲倦憔悴,“千万别着急,老三,涌儿吉人自有天佑,咱们尽快用鸽信传递信息给各地生意点,寻访名医,肯定能够治好的”“可远水不解近渴呢,大哥”看到白钧眼里几欲涌出的泪水,白铖心里一阵疼痛,怎么办呢,“这样吧,我午后再去一次王城,去见一下周王妃,从周室典籍里查查,看看有没有针对这种昏迷不醒的记载,另外咱们也不要把继续寻访名医的事耽搁了”

  注一:【疾医】《周礼。天官》记载,周代分医学为四科,即“食医”,“疾医”,“疡 医”和“兽医”。疾医相当于现在的内科医生。

  注二:【瘦弩】 战国时期有四弩:夹弩、瘦弩、唐弩和大弩。夹弩、瘦弩较轻便,发射速度快,多用于攻守城垒;唐弩、大弩是强弩,射程虽远,但发射速度较慢,多用于车战和野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