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妙手慈心,难猜少女情怀
梁乘滔2016-10-16 07:123,040

  白家的前厅据说是当年老爷子白丹亲手设计并指导盖建的,正对大门建有一高台,高台上安置主人几位一个,前厅两侧均匀摆放着一十四个双人几位,最多可同时容纳二十八人饮酒议事。白钧跪坐在右手第一张几位,而对面的几位上同时就坐了两个中年男士。

  白钧抬眼望去,只见两人中一人清瘦,一人微胖,清瘦的人气质卓然,举止之中透出一种睿智,而微胖之人居于清瘦之人下首,脸带微笑,安静祥和。白钧拱手施礼,说道:“家兄有事未归,暂由小弟接待两位贵客,不到之处请谅解。不知二位怎么称呼呢?”

  “我是卫人吴子阳,此乃宋人庄……”微胖之人开口回答白钧,白钧根本未来及听完,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你是子阳先生,神医扁鹊的弟子?吴子阳点点头,白钧眼角顿时一红,泪珠打湿了眼帘,有些紧张有些激动,结巴着说:天佑我儿,送先生前来拯救他。

  那一刻,白钧心头仿佛放下了一颗大石,鬓角那几缕白发在光线里显得特别刺眼。

  “来人,快去后宅通秉夫人,另抓紧通知后厨准备美酒佳肴,我陪子阳先生好好饮几杯。”白钧一连串的发布着指令,一刻也不愿耽搁。

  “白钧先生,请勿着急,我们来之前,就已听说贵府小公子得了怪病,不如先去看看再来吃酒不迟。”

  白钧听完子阳此语,心中那里再肯客气,深施一礼,“如此,有劳子阳先生了。”

  刚才哭声一片喧闹的后宅,此刻静寂无声。司马燕仿佛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双手抓着白钧的胳膊,显得异常紧张,哭红的双眼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风情,却一眨不眨凝视着,子阳先生手搭在白涌的寸口脉上沉默不语。

  良久,子阳停止把脉,慢腾腾说出一句让司马燕听来石破天惊的话,先生夫人放心,贵公子没事,稍事诊疗几天即可。吴子阳话音刚落,司马燕的眼泪顿时如雨一般,哗哗流了下来。

  “快去准备灸架,给子阳先生做准备”白钧忙不迭的吩咐下人。待灸架取来,子阳取百会穴开始施灸,然后嘱咐下人,需十二个时辰日夜不停,不能断续,不能停止,不能更换穴位,此间需有人照看,关注病人情形,及时通秉。

  看到白钧带着客人去前厅饮酒,苏月痕小声劝说着司马燕和赵苗。“三嫂,苗苗,你们两个都回去休息吧,这里有下人照看着就行了”“他们照看,我实在不放心呢”司马燕有些迟疑,连日来的煎熬让司马燕萎顿了不少,身体也实在吃不消了。

  “没事,你放心吧,三嫂,我会勤来照看着的。”苏月大包承揽。

  “我不走,我要看着涌哥醒来再走。”少女执拗的听不进任何话,苏月痕劝走了司马燕,却劝不走赵苗,“好吧,傻孩子,你愿意呆着就呆这吧。”苏月有些无奈,莲步轻移,纤细的腰身一扭,也离开了。

  前厅之上,白钧执起酒具,准备敬酒,才想起还来及请教和子阳先生一起过来的客人名讳,讪讪一笑,“子阳先生,麻烦介绍一下和你同来的这位先生了”。

  子阳刚欲张嘴介绍,却听门外有人笑道:“我一早听闻喜鹊叫声连连,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贵客啊?”白钧忙起身,跟客人招呼说,我家大兄回来了。

  “这位是神医扁鹊的弟子,吴子阳先生,刚刚给涌儿看过,应该无碍了,现正在施灸呢”白钧赶忙给白铖介绍,好让大兄尽快放下心来,“这位是……”

  “这位是宋人庄周先生”子阳赶紧接过白钧的话。

  “庄周?!!!”“今天到底是什么风,居然把这样两位神人吹到桃花山庄来了,天佑我白钧啊”白钧一下子懵了。

  “涌儿无碍了?”白铖看着白钧,白钧抬起头看着子阳,那眼神有些期待,有些紧张,生怕子阳再说出万一,可能会有意外的话来,终于看到子阳肯定的点头,刹那间白钧觉得此幸福感充斥心田,人生最快乐的时光莫过此时。

  看着三弟由衷高兴地样子,白铖心里也情不自禁高兴起来,却又在心中一闪而过自家那几个小子失望的面容。

  “庄先生,子阳先生,来来来,吃酒,吃酒。”白铖热情的端起酒具招呼着客人。庄周低头浅饮了一口,笑着说,“白家主,我已戒酒好多年了,只能略表心情了。”

  “庄周先生自宋国来,不知道现下宋国情势如何?,宋王偃近几年励精图治,国家军备高速发展,现在已是千乘之国,俨然已是八强,可喜可贺”

  庄周听完白铖的问话,半饷不语,“宋王偃低调生存,就像卫君一样,也许可以持国很久,但现在这样发展,我只怕宋国危机不远了。”

  “哦,愿闻其详。”

  “我现在先不说具体原因,不如让我们静待其变吧”庄周微笑着不再说了。

  难熬的十二个时辰终于过去,白家一众人等早就等在榻前,连宫中的郑医官也来了。郑医官奉锦王妃之命进入收藏典籍的咸文阁查找,果不其然,没查到任何线索,便急忙赶来白府通报,来到了却听说白家来了神医扁鹊的弟子,医者遇到同道高手,自然不想放过观摩学习的机会。

  灸疗已经停下来了,可白涌依然沉浸在深深的梦中。“快点醒来,快点醒来”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在小声嘀咕,司马燕屏住呼吸,那双美目经过一夜休息,已恢复了神采,此刻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子阳先生的动作,眼里充满了焦急;小妮子赵苗本来充满了期待,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见灸架已移走,而白涌还没醒来的时候,眼角不觉又红了。

  待灸架取走,子阳先生取出几根金针,命下人扶起白涌,脱掉上面的贴身小衣,在白涌的两胁施起针来,但见子阳先生双指一捻入针如飞,几根金针很快刺入百会、太阳、风池、肾俞、八髎,合谷、内关等穴道,几乎是子阳先生施针结束的同时,白涌睁开了沉睡已久的双眼,愣愣的醒来。

  醒了,醒了,全场都舒了一口气,消息率先由下人传出来,一会儿就传遍了整个桃花山庄。神了,真神了。所有的人都在私下里悄悄议论着。

  子阳先生起针完毕,洗手后吩咐一众人等尽快离去让病人好好休息,司马燕却不肯离去,只顾抱着白涌,不停地喊着“涌儿涌儿”,两眼挂满了眼泪;赵苗虽说不肯,却也只能随着小姨苏月离去;白钧便邀请子阳先生和庄周先生前厅奉茶,而白铖则邀请郑医官前往书房一叙。

  郑医官却不肯,一脸疑惑,迟疑着叫道:“子阳先生请留步,愚钝有问题请教”,看到子阳先生点点头便说“你选的这几个穴道我也都施过针,为什么效果却天壤之别呢?请先生不吝指教。”

  “指教不敢,我师教我的经验可以分享,郑医官你施灸施针应是严格按照医典所言,不能超过半个时辰,我师却告诉我灸量与病人实际病情相关,需增减变化,此子病情纠缠昏迷已久,故灸量至关重要,而半个时辰显然不够,故其效果不显也。”

  白铖的书房里,白钉早已点起了一只熏香。白铖是一个不喜奢华的家主,大约是年轻时跟着老爷子创业,简单惯了,从白铖的书房陈设也能看出他的性格来,简单的案几和书箱,一切装饰都是低调稳重,但白铖对于熏香却很讲究,必是上好的沉香才行。

  白铖和郑医官分宾主之位,边饮茶边聊着。

  “家主,我在咸文阁里里外外都找遍了,确实没有夏商和平王以前的文献典籍。看来周天子所言非虚”

  “可楚国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楚国也没听闻这批典籍的消息,王子朝到底把他藏到哪里去了呢?”

  两人各自陷入沉思,许久,郑医官说道:“家主,依我看,姬延应已知晓典籍里所藏的秘密,不然不会这么久,一直封锁咸文阁,不许任何人查阅,这次估计也是知道查找无望,或者是迫于你的面子和压力,才许我进入咸文阁。”

  “或许吧。”两人就这么半天一句的聊着。

  突然,书房外面传来白钧焦躁的声音:“大兄,涌儿不知怎么了,一直是痴痴傻傻的,连话都不能说了,子阳先生和庄周先生已过去看了,你在书房,别人不敢打扰,只好我来叫你和郑医官前去看看了。”

  白家历来有规矩,家主的书房,任何人不得随便进入打扰,除了老仆白钉以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