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催眠术,故国恨
梁乘滔2016-10-24 11:433,058

  “中山国?中山国不是早些年被赵国灭了吗?”

  白涌在家里经常参加来往宾客们的会谈,所以对各国形势特别是这种大事还是有所了解的。虽然白家在各国都有生意网点,信息传达比较快,但因为以前白涌还在书院念书,这些信息不可能传达到小孩子耳朵里,因而知道这些消息多半是从来往宾客的闲谈中。

  听到白涌提到中山灭国的事,姬薇的一张俏脸立刻变得扭曲,脸色由原来的嫩白变得粉红,渐渐涨的发紫,高耸鼓涨的前襟上下起伏,牙咬得紧紧,恨恨的说,“司马家没有一个好东西,我必杀尽司马家满门,要不是你姓白,只怕你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

  白涌心说,都说女人变脸快,还真是一点不错,怎么就一句话惹得姬薇如此恼怒呢?中山灭国跟姬薇是什么关系?又跟司马家有何关系?看来刚才的分析,这女人是老娘的情敌,可能判断失误了,姬薇来找老娘不是因为旧日情仇,而是因为老娘姓司马?

  看姬薇刚才气愤的程度,白涌知道继续问下去,结果肯定会变糟,好不容易营造的良好氛围就会被打破,赶紧转换话题,“我说姬薇姐姐,你生气的时候容貌会变得难看,有事好好说,要不咱换个话题?再说了,司马家得罪你,我可是姓白。”

  姬薇听完这小男人的话,心想也是,自己跟这小孩子较什么劲呢,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他安全带离白家,然后交换人质。想到这里,立刻展颜一笑,柔声说道“小鬼贫嘴,你看着姐姐的眼睛,觉得姐姐这样漂亮吗?”白涌听到姬薇的声音突然变得柔声细语,极具魅惑,不自觉抬头看着姬薇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水波荡漾,连看了几眼,心神开始迷离,双眼皮发沉,几欲进入梦乡,这是耳边继续传来姬薇迷蒙的声音:乖孩子,睡吧,睡吧,好好睡一觉,明天一切都好了。

  白涌此时真的双眼一闭,倒身在床榻上,沉沉睡去。刚一闭眼,就看见前面一片大雾,刚想走进大雾,耳边传来姬薇的声音,乖孩子,走错了,跟我走。转过身来,看见前面一片花海,而姬薇站在花海之中正向他招手微笑,赶忙三步并作两步,朝姬薇奔去,谁知几十步的距离,却怎么也走不完,于是就这么一直跑啊跑。耳边时而传来姬薇柔和的声音,乖孩子,再坚持一会,就到了。白涌就这样一直跟在姬薇的身后不断的奔跑。

  也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姬薇在耳边笑道:可以醒来了,小鬼。

  一束强烈的光线打在白涌的脸上,有些刺眼,白涌眯着眼睛四下打量,心下惊悚,这是哪里?已和姬薇置身在一所破败的院子里。自己这一觉睡到哪里了?这是什么地方?心里一连串的疑问。

  “不要看了,小鬼,这不是你家,我们已经离开你家二十里地了,这是西亳的一所年久失修的庙宇,好久没有人来了,我们临时在此落脚。”姬薇有些得意,心说“这几日他们一直在此议事,我把你带过来行动也算成功吧,大哥派来的那帮人一直瞧不起我,不让我来,没想到几个人都失败了,只有我把你带出来,看大哥怎么说?”

  白涌心想,看来昨晚中招了,不然我怎么一无所知,梦游一样就来到了这里。这女人还真不简单,一个人就把带到这么远,“我说姬薇美女,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小鬼,我是有名字的,好吧。”白涌抗议,“还有我很奇怪,你怎么把我弄这么远的地方来的啊?你抱着我还是背着我呢?”说完这句话,白涌有些脸热,怎么感觉有调情的味道呢?自己这毛病得改一改,小命都不知道能留多久,还不忘油嘴滑舌。

  “想得美,我骑马把你栓在后面,一路拖拽过来的。”

  “不是吧,你这么美丽的人,居然如此心狠手辣?”不对啊,白涌上下看了看自己,衣服上很干净,全身也无伤痕和疼痛之处,立刻醒悟过来“你骗我,姬美女。”

  姬薇笑的花枝乱颤,“怎么不叫姐姐了,小鬼?”

  “你再叫我小鬼,我下次直接喊你名字,姬薇了”白涌故作愤怒。

  “那我该如何称呼你?”姬薇微笑着继续追问。

  “叫我白涌,涌少爷,小涌都可以。”

  “让我猜猜看,你老娘都怎么叫你,嗯嗯,小涌,好吧,我就跟你老娘一样叫你小涌。”

  不觉已日出三竿,阳光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白涌的肚子开始咕噜噜的叫起来了,“什么奇怪的响声”姬薇问,白涌赶忙解释:“是我肚子响,饿了。”心说,如果不说清楚,这女人会不会以为是我放屁?

  “饿了吧,你在这老老实实的呆着,我去马背上拿点吃的给你。”话音刚落,就听远处传来马的嘶鸣和由远及近的马蹄声。

  “是我哥来了。”姬薇很是高兴,正想出去,突然身子又停住了,不对,这是马队,我哥来的人没那么多。也许是听到同伴的嘶鸣,姬薇拴在院子外面的马也开始躁动嘶鸣起来。

  “那边有马,快去看看,是不是贼人把涌少爷掠到这里来了”声音从远处传来。

  姬薇赶忙返回,一手捂住白涌的嘴巴,一手执着长剑,携着白涌朝大殿里躲去,

  大殿里迎面有几尊不知名的神像,白涌有些奇怪,这是谁建造的这么久远的庙宇?周人少有敬鬼神的,大多数是敬奉自己祖先,所以在洛邑乃至所有姬姓封国甚至是其他各诸侯国,大都是家庙,平时以香火供奉,至多是在新年开始祭祀一下天地。这种神像明显不是祖先塑像。

  姬薇裹挟着白涌,进入大殿后,绕到神像背后搭建的高台上,两边各有一块从殿顶垂下来的布幔,原来是建筑者为了防止灰尘遮蔽神像,特意在大殿顶部制作的帘幔。只见姬薇单手握住布幔,另一只手抱着白涌的腰,稍一借力,轻轻一纵,上了帘幔的顶部,原来这帘子正好悬挂在殿内横梁之上,横梁前后两根钉在一起,沿着横梁朝右边走了约十步,有一处被垂梁遮挡的狭小空间,这个大殿的垂梁设计别具匠心,左右两处,每处前后各两根并排,从下面看没有什么异样,到了梁上才知道另有空间。原来姬薇他们几日前就到了这里,早就观察好了地形,特别是中间还有一个擅长机关的墨家高手,认真搜查后发现了这里。

  空间如此狭小,姬薇还要一手捂住白涌的嘴,不得不从背后紧紧贴靠着,几乎没有任何缝隙。两人刚刚躲好,外面白家的人已经涌入大殿,“快点搜,一定就在这里了,这里肯定是这批贼人的落脚点。”这是白钏的声音。一众答应后四下散开,殿前殿后各个小房间,甚至神像前的案几都搬开。

  “白主事,这里有贼人留下的行李” “白主事,这里是贼人做饭的地方。”

  听着这帮人不断的汇报,白川心下有些烦躁,自从秦国来到白家后,自己这是第一次失算栽了跟头,尽管抓住了六个来刺杀的贼人,却让涌少爷被劫掠走了,而至今白钧那边还没审讯出结果,这是哪里来的,到底是何原因来白家刺杀劫掠?昨晚自己明明看到白涌房门半开,却没提起警惕,一时大意竟酿成如此恶果。而家主白铖本来打算近两日就涌少爷带商队出发楚国,这下可好,人居然被劫掠走了,而商队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就绪,家主会不会等待自己把涌少爷救回来让商队出发?想想三夫人对自己的交待,想想白钧和三夫人对白涌此次出行的期待,白钏越发焦躁。

  三日之内要是救不回白涌,只怕涌少爷这次机会就丧失了,那边白法还等着呢,人家本来就有优势,无论年龄阅历人脉都比白涌强。如果白涌丧失了这次机会,自己肯定是直接责任人,对不起白钧啊,当年他从死囚堆里把自己捞出来,这么多年待己如亲兄弟,他们有的自己一样不少,连小泥从小都跟白家子弟一样,都在染琼书院里学习,这份恩情如何回报?现在最可怕的是不知道贼人的目的,不知道涌少爷是生是死?万一……,白钏不敢再想下去。

  正思索着,殿外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有人喊道,“白主事,那边审讯结果已出来了,三老爷让我过来报与你,以便你做出决策判断。”

  “快讲。”白钏说话从来都是干脆利索,绝不拖泥带水。

  “这是故中山国的遗民,来找司马家的报仇,主要目标是奔三夫人的,是想通过三夫人,找到其父司马喜,其兄司马子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