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一夜桃花酒,梦里谁人来
梁乘滔2016-10-19 23:403,128

  白日的燥热在四月底的夜晚消去的很快,晚上的清凉让春天萌动的情绪平静下来。白铖从周王宫回来,知道庄周和吴子阳携手要走的时候,摆桃花酒款待庄吴二位,以做送行。

  桃花酒是每年四月桃花开时,白氏庄园采集新鲜花瓣投入去岁酿制的米酒中发酵多半月,而后在五月初五开启,周人以为五月初五是恶日,桃符桃枝镇邪辟邪,喝桃花酒也有驱恶的意思。桃花酒虽非白家首创,但白家酿制的桃花酒确为洛邑一宝,据说是白丹从神仙那里得来的秘方,白家酿制的桃花酒清澈透明,闻起来有淡淡桃花香,入口绵甜清爽,不像其他家酿制米酒,浑浊,腻口。这酒每年酿制不多,限供周王室和显贵人家,洛邑平常百姓家只能闻名,即使有钱也不见得能有口福品尝。这次白铖提前开启桃花酒招待庄吴,也算是从心底重视了。

  庄周不喝酒已好多年,但耐不住白铖的劝说,以及白钧白涌爷俩的诱惑,浅尝了一口赞不绝口。那边吴子阳早已几斛下去。吴神医一辈子爱好不多,唯医术喝酒两样,如果钻研医术是职业的话,喝酒就是吴神医唯一的爱好。吴神医的好喝酒和别人不一样,如果别人是喜欢喝酒,那么吴神医是喜欢好酒,非好酒不饮也。

  看吴神医如此喜欢,白铖突然说道“子阳先生,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非要急着离开,不若在舍下多呆几日,等重五过了再走,舍下桃花酒虽然不多,但足够先生饮到重五,不知先生意下如何?”其实战国名士出去游历诸国,多半是为了增加见闻经历,结交同道,宣传自家思想,故而去留都很随意,多待几日甚至几月,一年半载都很正常。吴子阳听白铖如此盛情,特别是好酒留人,不觉意动,看了一眼庄周,庄周立刻笑着说:“子阳先生,你我缘起宋国,而后结伴游历,我有要事急需回宋,此时分手有何不可?你无须多虑”吴神医看庄周给出理由,也就不再坚持离去。

  白铖看庄周离去之意坚定,命白钉取来珠玉金银若干,赠与庄周,庄周倒也没有太多推辞。

  酒至半酣,不觉一勾弯月已斜挂中天,席中宾客都是见多识广游历诸国之士,故天南海北奇人异事娓娓道来,白家几个阅历尚浅的孩子如闻天书,特别是白涌听的入迷,连几前美酒佳肴都不识滋味了。

  白铖问道:“庄周先生深谙识人之道,不知和九方家族相人术有何分别?”“白家主,我识人乃是道家之术,名曰梦蝶法,是我做梦成为一只蝴蝶推演而来,和读心术有相同又有不同;而九方家相术,则是根据人骨骼相貌进行先天演算,对人未来做出预测,乍看无分别,其实区别很大。”

  听庄周介绍其梦蝶法,众人不觉兴趣大增。白铖更是兴致勃勃:“庄先生,你既已收涌儿为徒,不知能否为我白家子侄逐一看看呢”庄周推辞,“你白家荫泽深厚,我不用看,肯定都会有不错的前景。”白铖见庄周无意,不觉意兴索然,换个话题。

  白铖问道:“两位见多识广,可知近年有一本奇书,名曰《山海经》,其中内容多属荒诞不经,不知二位知否何人所作?其中内容如何?”此时吴子阳桃花酒喝至酣畅,侃侃而谈:”我虽不知《山海经》为何人所著,但最早我在楚国得见此书,其中内容不甚明了,但我有强烈感觉,山海经似有所隐喻。或者此书应为楚人所作。”庄周微笑不语。

  这一场桃花酒会其实就是一场各国趣闻讲习会,庄周吴神医乃至白钧陆续明白了白铖的心意,也都尽可能把所见所闻以讨论的形式会说出来,白家几个孩子增长见识不少,庄周突然明白白家自白丹过后,为何如此兴盛,人才辈出的原因了。

  庄周说天亮即离开洛邑要单独跟白涌说几句话,众人明白这是庄周临行前有话交代徒弟,遂不在强留,庄周和白涌先行离去。

  眼看月色渐沉,不觉子时已过,白家这场桃花酒盛会才告结束,孩子们纷纷回去休息,吴神医已有九分酒意,径自回客房睡了,白铖却把白钧叫到书房兄弟两个要聊些事情。

  却说庄周和白涌到达后宅,白涌房间,庄周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交于白涌,“这是我答应赵禾的赠言,你明日交给他。你我有缘成为师徒,为师就先教你一个睡觉的法门吧”

  “啊”白涌有些惊诧,心想,师傅你真行,就教我一个睡觉的方法,睡觉谁不会啊。

  庄周似乎知道白涌的心意,微笑说道,我的睡觉法和你的平时睡觉不同,你刚才听我谈梦蝶法,这就是入门功法,其实梦蝶法远不止识人这一点功用,你以后慢慢修习,就会理解其中妙处了。

  白涌刚想问到底有哪些好处啊,只见庄周大喝一声:“小子不要插言,听我讲述口诀”

  白涌只好打住,认真听庄周一字一句传授,说来奇怪,庄周口中这么晦涩难懂的口诀,白涌竟然很轻松的记住,丝毫没任何难度。

  不知什么时候,庄周离开后宅,也不知什么时候,白涌进入梦乡。

  梦里白涌再次一个人进入奇怪的空间,奇怪的世界。先是一个人独自行进在白茫茫的大雾之中,大雾扑面而来,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大雾顺着鼻孔嘴巴涌入白涌的胸腹,先是喘不开气,接着胸闷,那气雾似乎在胸腔越积越多,开始挤压肺腑,有一种几欲裂炸的感觉。白涌觉得害怕,突然想起师傅庄周刚教会的呼吸之法,赶忙试着用呼吸之法导引胸中不断积累挤压的气雾,那气雾被一点点导入腹下丹田,压力一点点减少,胸闷现象终于解决。老师教的法子挺管用啊,白涌暗自得意。转念又想,造成自己气闷的原因怕也是他的功劳,看来这先谢谢他就没必要了。下次去宋国见他还得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正当白涌琢磨如何质问庄周,既不失礼,又能彰显力量和正义的时候,画风突然一变,白茫茫的大雾瞬时不见,白涌走到一条大河边,咦,景色怎么如此熟悉,这是哪里?对了,这是洛水,这是上次昏迷前游玩过的地方,难道老师为了替我找到病因,帮我再现当时场景?可是为什么不见赵禾赵苗和小泥?白法几个人也不见了?白涌正奇怪呢,那只金龟突然出现,变得巨大无比,张嘴向白涌咬来,不过这次不是上次羞人的部位,而是直奔自己头部,一张血盆大口,仿佛要把白涌吞进去。白涌刚想逃跑,却不料脚下一滑,一下子被金龟吞入肚里,眼前顿时一片漆黑,难闻的內腑气味让白涌无法喘息,继续前行,好像进入一个大的热水塘里,水深至白涌的胸前,尽管气味难闻,可热乎乎的水浸泡,身上却倍感舒服,就这样白涌在一个两极的世界里痛并快乐着。白涌不甘就这样一直被困,手在热水里不断摸索着,好像手边摸到一个手感特别柔软的东西,这是什么玩意?不管了,先拿着再说,说不定是什么宝贝呢。

  热水浴泡的白涌昏昏欲睡,上下眼皮实在支撑不住了。就在白涌欲睡未睡苦苦支撑之时,白涌猛的睁开眼,发觉已离开金龟的腹中,到了岸上。此时阳光明媚,照射在身上,特别温暖舒服,阳光照射的有些刺眼,白涌抬起手想遮挡一下强烈的阳光,却发现手中有一团东西,赫然是一张绢帛,打开一看,上面是一张类似河图的图画,而下面则是三幅人体结构图。这是什么东东,好奇怪啊,白涌认真的扫视了一下,还是不明所以,干脆不去想了。

  当白涌脑海中闪现不去想了的时候,猛一睁眼,才发觉做了一夜的梦,现在已是天明,太阳光从窗外直射进来,白涌想到师傅庄周马上要走,赶紧起来,去送行。一下子却没起来,全身酸胀,四肢微疼,但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力量感。更奇怪的是梦里的所有东西历历在目,甚至那张绢帛图画也清晰可见,清晰到图画上的每一个线条如何走向都记忆深刻。白涌来不及细想其中原因,赶紧爬起来奔向三进院客房区。

  吴神医早已起来,正在院子里打着一趟不知名的拳法。白涌没有惊动吴神医,直接奔向庄周的房间,打开门,已是人去房空,庄周早已离开。

  这时背后传来吴神医的声音:你师父已离去,他让我转告你,好好修炼他教给你的睡觉法门。等你到宋国和他相见的时候他要检查你的修习程度。另外他要我帮你针灸几次,帮你打开几个穴道,以助你修习。

  此时白涌有些怅惘,要不是吴神医,要不是庄周,自己就没有这次重生,也许真的与此世界消失了。

  斯人已去,人生的聚合竟如此简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