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为谁百战爱别离,为谁留香求不得
梁乘滔2016-10-21 20:082,684

  司马燕听说白钏这次也跟着过去,立刻平静了下来。

  白钏是谁?白钏是白钧十年前从秦国的死囚牢里救下来的囚犯,那时他还叫白川。十年前,白钧负责白家在秦国的生意。

  白家在白丹时期,在秦国打下了良好的政治基础,秦惠文王在世的时候,有聘白丹为相的打算,白丹虽没选择在秦国做官,但结交了秦国的一些权贵,魏冉就是其中的一个,那时魏冉还年轻,只是秦国王室一个普通的外戚,但白丹对魏冉极为欣赏,倾力相交,后来开辟秦国生意后,魏冉开始逐步在军中成名,白家对魏冉的支持更是不遗余力。所以魏冉当权后非常关照白家在秦国的生意。

  白钧去秦国主持生意后不久,就成了魏冉的座上客,结识了白川。此时白川在魏冉帐下是极为得力的将军,其军事素养和武功都极为突出,而白川的弟弟白起也因作战聪明勇猛开始崭露头角,兄弟两个深受魏冉喜爱和信任。若不是后来发生了那样一件事,白家兄弟现在已联袂称为秦国的军事明星了。

  在平定秦国季君公子壮的军事计划中,白川负责秦武王府一路的清理,那时白川不知是什么原因,也许是鬼使神差,白川在长剑举起的时候,竟然和魏颐对视了一眼,那一眼的哀怨让白川再也无法刺下去。

  这个曾经的武王后,曾经和秦武王一起在王宫里犒赏白川这些百战功臣。白川相信那一晚所有的军士都不会忘记武王后魏颐的风情,那晚她身着黑红相间的衫裙,华丽而端庄,丰满有致的娇躯随着步履一阵阵起伏,在每一个军士眼里颤起浪花,水波流动的眼神拂过下面跪坐的军士,每一个人竟都有了被关注的感觉,敬酒时微瞇的眸里掠过一丝得意,端庄之中有俏皮,更添妩媚,最是那惊鸿一瞥,让白川惊为天人,刹那变成永恒的记忆。

  白川没有按照魏冉的军令击杀魏颐,从而导致魏冉和宣太后再无机会杀死魏颐,不得不将魏颐遣返魏国,留下政治后遗症。为此宣太后大怒,必要魏冉斩杀白川。魏冉从内心里并不舍得斩杀白川,可宣太后的命令魏冉无法反对,必须对宣太后有一个交代。

  这时白钧刚好在魏冉府中做客,明白魏冉的心情,也因为平素和白川的交情不错,遂提出李代桃僵计划,从买来的奴隶中选择和白川相貌差不多的,在魏冉的默许下,替代白川被砍了头,而白起则被魏冉力保,没被株连,只是降级使用。白川化装成白家商队成员,跟随白钧到了洛邑,从此改名白钏。

  白钏在白家十年中一直和白涌一起负责安全保卫物流,屡立奇功,成立勇字部后,直接成为勇字部主事,其军事素养白家无人能出其右,武功在也是白家排行中也是前几位。可以说白钧现在府中最信任的人除了司马燕,就是白钏了。

  有白钏这样的人跟随,司马燕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15岁的白涌被家主任命为楚国商队主事的消息,不胫而走。山庄不大,本来就藏不住秘密,更何况这种本身具有看点的事呢?一时间,众说纷纭,各种谣言都传出来了。而白家智字部却一直没有人出来辟谣。据说智字部诸人连日来忙于这次商务计划的细节制定,不屑于理睬这些风言风语。

  赵禾听说白涌近几日就要离开洛邑,带商队前往楚国,特意赶来话别。“你还没来及给我送行呢,我却先过来给你送行,你咋就什么都占先呢?”赵禾刚见白涌面就开起了玩笑。

  “嗯嗯,我什么都想占先,但有一件事却不想,我觉得还是让给你好。”赵禾刚想问是哪件事白涌不想占先呢?突然明白了,不由得扑哧一笑,回了一句:“还是你保持一路占先吧,我就不跟你争了。”

  两人斗了一会口舌,赵禾从身上掏出一件东西来,递给白涌,“苗苗本来和我说好一起来看你的,却不知怎么的,突然反悔了,让我给捎带一件小礼物给你,说是楚国地处南方,毒虫太多,你带上这个会有用。”

  这是一个绣的特别精致的香囊,里面已装满了香料,淡淡的奶香味,白家生意通达诸国,白涌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却不知这是什么香料。正想问赵禾,赵禾在旁边说道:“这个香囊是苗苗学会刺绣后绣的第十只香囊,”

  “啊,送给我的居然是第十只?”白涌暗自腹诽。“不过前九只因为苗苗觉得不够精致,都作废了,我要一只废的都不给,说以后在给我绣一只好的,你这第十只,也是第一只,你好好珍惜吧”赵禾笑着说。

  “这里面放的什么香料啊,怎么会是奶香味?”“哈哈哈,涌少爷也有不懂的香料?这是我爷爷从赵国王室带回来的香料,据说是赵王后最喜欢的香料,使用太行千年崖柏陈化木所做的,极为珍贵。赵王后赐给爷爷的香料本来就不多,这次被苗苗装满香囊送给你,一下子大半没了。”赵禾故作肉疼。

  其实太行山脉郁郁葱葱,柏树虽然有生长但并不占主流,而崖柏顾名思义必须是生长在悬崖上,因缺乏水分或雷击慢慢死去,而后继续陈化几十年乃至上百年、千年,才能够成为极品香料。即使是这种陈化极品崖柏还另有讲究,背阴面和背阳面的香味各有不同,奶香味的崖柏香料必定为背阴面,这背阴面常年难见阳光,要想陈化,难度自然比阳面大得多,又因为背阴,被发现采集的难度更大,因而极为罕见,一般只有帝王家才能使用。白家虽富可敌国,白涌不认识崖柏香料也是情有可原。

  “这么珍贵啊。”白涌动作夸张的赶忙把香囊塞入怀中,顺便把庄周留给赵禾的锦囊拿出来交给赵禾。

  一时两人竟然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沉默良久,两人相视一笑。而后赵禾一本正经的对白涌说:前路遥远,珍重。

  转身离开桃花山庄再也不肯回头。

  前往楚国的准备工作紧锣密鼓的进行着,有老管家白钉和白钏在,白涌倒也无需操什么心,除了白铖,白钧偶尔单独交代些注意事项外,白涌就无事可做了。白天练几趟剑法,晚上则在自己的卧室里按照庄周交给的睡觉法,修习梦蝶术。

  白涌很奇怪,每次进入梦里都是同一幅画面,一个人行进在白茫茫的大雾之中,然后是大雾不停从口鼻中涌入身体,不过此次和上次不同的是,身体没有再感觉到气闷,而是自动导入腹下丹田。金龟这次也没有出现,而那副河图画却依然出现在梦中。河图白涌看不懂,但人体结构经络图,白涌是知道的,白家虽然世代从商,但自从白丹执掌家主后,各种奇人义士经常来桃花山庄,两代家主在培养子孙读书识字,开阔眼界方面都是不遗余力,用尽各种方法,如创办染琼书院,聘请各种老师任教,与宾客一起谈论时允许能听懂的子孙旁听等等。

  说来奇怪,当白涌感觉到丹田拥塞的时候,那副经络图自动闪现在白涌脑海,白涌不自觉的按照经络图指示方向念想,竟然感觉到微微的流动感,气流所到之处,极为舒泰。少年心性顿时来了兴趣,就依着那经络图自娱自乐起来。玩了没多久,没几圈,气流感就比较明显了。就在白涌梦中自得其乐的时候,突然被猛烈的踢门声惊醒。

  白涌刚想质问,话还未出口,一个黑衣人已从奔到白涌榻前,一剑抵住白涌喉头,沉声喝道:不许出声,否则一剑刺死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