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终究要还的江湖,即使是父债
梁乘滔2016-10-22 22:533,309

  长剑抵住自己的喉咙,只有傻瓜才会喊叫。白涌心说,自己现在能做的只有配合保持沉默。

  仰面躺在床上,刚好可以仰视这个手握长剑的黑衣人,借着窗外透外来的的些许月光,白涌细细的打量眼前这位不速之客。光线太暗,又加上对方蒙着黑纱,看不清面容,只能看清鼻翼上面露出的两只眼睛,在黑暗中特别闪亮。黑色的紧身夜行衣把身体的轮廓完整的勾勒出来,乳廓、腰胁、臀部的曲线毕露,典型的葫芦型身材,由于身量较高,全身线条显得特别养眼和谐,将“肉感”与“紧致”搭配的恰到好处。

  外面不时传来嘈杂的人声,黑衣人显得有些急躁,眼睛时而盯着门外,时而转向白涌,怕剑下的猎物出现异动,不觉长剑指向白涌的距离又近了,白涌的喉咙已经能够感受到锋利带来的寒气,有些发痒。白涌心下着急,这样持续下去,说不定出现什么特殊情况黑衣人小手一抖,自己的生命就这样终结了,好不容易重活过来,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掉,也太冤枉了。

  在黑衣人再次转过来和白涌对视的时候,小声说了一句,“你的剑再近一点我就完了,我还只是个孩子,还没成亲生子呢,我不想死,能不能把你的剑拿的稍微远一点。”黑衣人听到白涌小声嘀咕,有些诧异,依然脸一板,狠声说道,“不想死,就老实点。”说完却把剑拿远了许多。

  也许是听到白涌的声音,也许是因为和白涌的对话,对白涌看的有些仔细,突然问道,白钧是你什么人?“白钧是我老爹,怎么了?”“那司马燕那个贱人是你老娘了?”白涌一听黑衣人突然辱骂自己的娘亲,心里非常反感,刚想张嘴斥责,突然心里有一种异动,这女人究竟是什么人,对自家父母很熟悉,而且如此恨自己老娘,女人之间的仇恨种类不多。在通过这女人的声音和身材判断,年纪应该和自己爹娘差不多,突然心里有了一个想法,先弄清情况,缓解一下眼前的对立情绪,然后故意不提司马燕,问道,“你和我爹白钧熟悉?跟他有仇?”“白钧这个天杀的,没良心,我和他能有什么仇?”

  听完这句话,加上之前听小泥讲过,自己醒来前的晚上,有人闯进山庄点名来找司马燕报仇。白涌基本上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这女人以前爱过老爹,但是没能嫁给他,被自家老娘抢去了。这是来找老娘报仇的,心下立刻有了主意。“那你和他一定很熟悉了?”“不熟悉”黑衣女人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回答。

  “那就可惜了”白涌故意拉长声调。

  “可惜什么?小鬼头”成功勾起黑衣人的好奇心。

  “以前我不懂,这几年我大了,发现我老爹经常背着我老娘念叨一个女人,老娘一来,立刻停止,本来想问问你是否认识的。”

  “快说,他念到的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黑衣女人愈发好奇了。

  “唉,说了你也不认识啊,你要是认识就好了,以后我爹在打我管教我,我就有他的小尾巴了”

  “少罗嗦,快说,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白涌一看黑衣女人已成功咬饵,故意装作害怕:“你能不能把剑拿开啊,你这样指着我,我很害怕,哪里想得起来呢。”

  “小鬼头,花招不少”黑衣女人悻悻的把长剑拿开。

  正在这时,门外嘈杂声越来越近,似是朝白涌这个房间方向走来,渐渐已能听到对话声,是白钏和几个勇字部的高手。

  “白主事,你真是料事如神,居然能猜到这帮盗匪今晚会重新过来,而且他们从哪里进来的路线都已料到,太厉害了”一个人拍白钏的马屁。

  “白主事早就料到这帮贼人,今晚的主要目标是三夫人,这几日让我们一直埋伏在三夫人院子附近,这才一网打尽”有一个人再拍白钏的马屁。

  “其实,凭咱们三老爷和三夫人的功夫,那需要我们保护啊,咱们埋伏主要是怕这些贼人跑掉的”这个人明显情商高些,怕马屁不漏痕迹,却面面俱到。

  “早就听说白主事功夫厉害,今晚终于见识了,佩服佩服。”此人另辟蹊径拍马屁。

  “是啊,咱们白主事这么多年带领我们勇字部,什么时候失过手?今晚来的这十来个人差不多都被抓住了吧”有一个低情商的人再拍白钏的马屁。

  “不知道三老爷今晚能审出什么来,这些贼人是什么来头?”此人考虑问题比较周全。

  “先不要高兴过早,距离天亮还有很长时间,不知道他们还不会有第二批?也不知道有没有漏网的,咱们继续搜搜”白钏的话音里听不出任何高兴的情绪,也许是这么多年一切都习以为常了吧,相较于万人战阵之中取上将首级,这点小事,确实让白钏没有任何值得高兴的。

  “涌少爷的房门怎么半掩着呢,快进去看看”白涌听到这个说话声的时候,心里非常激动,这人真不错,等脱身后,一定要好好谢谢他。正当白涌以为那黑衣女人会夺门而逃,或者跳窗逃走的时候,却见她直接跳上了白涌的榻上,钻进被子紧贴在白涌背后,用剑尖从底向上抵住白涌的后背,“小鬼头,想办法让他们离开,不然一剑刺死你,让你永远没有成亲的机会。”黑衣女人此时竟然不忘幽白涌一默。

  “涌少,睡了吗?”白钏在门外喊。

  “哦,钏叔啊,我刚刚修习完师傅教给我的功课,正想睡呢。”

  白涌感觉到身后的剑距离自己又紧了一点,此刻白涌最难受的倒不是越逼越紧的剑尖,而是那具紧贴着自己的丰满身体和阵阵袭来的女人幽香。这个季节,气温已接近初夏,虽说晚上还有些微凉,可毕竟睡觉已经不会穿很厚的冬衣了,白涌只是穿着短小贴身的单衣,那女人紧贴着白涌后背,白涌明显能够感觉到身后的两团弹性惊人,妇人头缩在被子里,刚好嘴唇贴在白涌的颈部,每一次呼吸都喷出一股热气,白涌的颈部开始一点点发痒,然后逐步蔓延全身,最后集中在某一点上,尤其那双浑圆结实、肉感十足的玉腿为防止白涌乱动,竟然压在了白涌的下肢上,白涌虽说还只有十五岁,可毕竟不是个情窦未开的孩子,这阵仗哪里受得了,不觉有了生理反应。白涌觉得老脸有些热辣,幸好自己是背朝这个女人,否则今天就要丢丑了。

  “怎么房门没有关严啊,你有没有发现生人进来?”白钏有些疑惑。

  “没有啊,我刚刚听外面有些吵闹,一直没有出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正准备睡觉,正好钏叔你来了,帮我把房门带上吧。”

  白钏向白涌屋里仔细打量了一下,没发觉到什么异常,就把房门关上,带着一众人等,继续巡查了。

  听着白钏几个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白涌和身后的女人都长舒了一口气。也许是共同经历了这么一场惊魂动魄,一下子在心底拉近了两人的关系。那女人听白涌舒气,竟噗嗤一声笑嫣如花,收起长剑,用手摸了一下白涌的脸。

  “小鬼,你舒什么气?”

  “拜托,你能不能别靠我这么近?我还没娶成亲呢,你这样我哪受得了啊?”

  那女人脸有些红,“小屁孩,人小鬼大啊,这么小,什么坏心思都有,比你爹坏多了”。说完从榻上跳了下来,

  “快起来,穿好衣服”女人狠巴巴的对白涌说。

  “穿衣服干嘛?”

  “穿好衣服跟我走,你得送我一程,不然我离不开你们山庄。”

  “姐姐,你不仅仅是要我送你一程吧,怕还是要拿我当人质,最后交换俘虏吧。”

  女人听白涌这么说,非常诧异,这孩子怎么这么聪明?能看透人心?

  “是啊,我们的人都被你们抓了,我要救他们回去,就着落在你身上了”女人倒也不掩饰,干脆利索的说。

  “姐姐,你到底和我娘什么仇怨呢?咱们都这么熟了,你能否告诉我呢?”

  “切,你这小鬼头居然叫我姐姐,你该叫我姨,还有,我和你很熟吗?”

  “姐姐,看你身材如此姣好,不看你面容,就知道比我娘年轻漂亮多了,叫你姨怎么不可以,你最多比我大几岁吧”白涌这几句话说出来,杀伤力巨大。

  那黑衣女人顿时心花怒放,“这话我爱听,当年你爸要是有你这眼光,啧啧……”说完径自把面纱拉了下来,“小鬼,你看看我是不是比你老娘漂亮?”

  相距这么近,白涌终于看清了这张颠倒众生的脸,眼波流转,顾盼生辉,五官精致,既有妇人的妩媚,又有少女的风情。此时白涌刚穿好了上衣,却被这妇人的风情惊呆了,一时停在了那里……喃喃自语“你到底多大了?姐姐”

  这妇人看到白涌的表情,不觉得意的微微一笑,宛若春花绽放、说不出的明媚动人,“快穿衣服。”心里暗自叹息,当年白钧要是有他儿子这样懂的欣赏,就好了。

  两人说话间,白涌已经穿好了衣服。

  “姐姐,跟你走可以,你总得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不然我们一路结伴同行,连名字都不知道,多不好啊”

  “告诉你也没关系,我叫姬薇,中山国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