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二】神医·医心
莫一一2018-06-27 23:582,226

  因着桃疆突然冒出的愿望,一行人没回天山而是转道去了南疆。

  想要完成桃疆的心愿,自然要找最好的大夫,而天下最好的大夫自然非神农谷谷主薛烟烟莫属。

  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薛烟烟似乎早料到他们会来一般,守谷之人听他们自报家门后立刻一副恭候多时的模样将他们放行了。

  在大堂中稍候了片刻,薛烟烟姗姗而来,看见楚凉她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我以为你会早些来。”她以为他是为了傅红颜之事而来,但此刻的他早已将傅红颜忘到了爪哇国。

  是以,对她的话楚凉微微一愣,有些茫然但并未追问,只是拉过身边的桃疆,“请谷主……”

  “我没有办法。”只淡淡瞅了桃疆一眼,薛烟烟干脆利落地打断了他的话。

  楚凉怔住,这算什么,他明明还什么都没有说。

  “她的脸,我没有办法。”薛烟烟语气肯定,没有半点回旋余地。

  “怎么可能连你也没有办法?你不是神医么?”楚凉不死心的喃喃。

  薛烟烟直接丢给他一个白眼,“我是神医,但我不是神仙,她的脸我不信是人力所为。”边说边上前两步,这位神医老实不客气的伸手摸上桃疆的脸,语气甚为感慨,“都长这么大啦,我还以为你会长不大呢。”

  这下轮到桃疆愣了,“你……你见过我?”

  “当然,你这条小命是我捡回来的,连你的名字也是我给取的。”

  桃疆彻底傻了,难道她的记忆还没恢复,为何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看见她的反应,薛烟烟笑了笑,“不过你不记得我也是正常,苏瑜把你送到我这儿的时候,你整个人都不对劲,时而清醒,时而呆滞。清醒时什么都不记得像个白痴,看见人就发抖,情绪异常激动;呆滞时口中反反复复只会说三个字——我是谁?”

  桃疆呆呆盯着,她真的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这个样子。

  薛烟烟走到桌边拿起茶杯喝了口水,接着道:“虽然当时我给你扎了针,令你恢复了镇定,但我知道,我医不好你。好在你的情况虽然吓人,却没生命危险,于是我给你服下安神镇定的药物,苏瑜便带着你走了,他说他知道有个人能治好你。”

  听薛烟烟说完,桃疆努力回想了一下,在傅府门前昏迷之后她失去了意识,再睁开眼时便看见了师公。原来记忆中间还有这样一个断层,看来是师公治好了她。沉默片刻,她想起一个问题,“你为何给我取这个听起来怪怪的名字?”

  “中原人有句成语叫‘李代桃僵’,你听过吗?”薛烟烟微笑,“给你治病的时候,我便发现你被改造的非常彻底,简直已经不能算是个人了。”她话说的很直接,不知是不是看多了生死的缘故。但不可否认,她说的没错,自己这样的存在真的不能算是个“人”呐。

  薛烟烟搁下茶碗,走到她面前认真打量着她的神情,忽然开口道:“我说,你莫非一直都没发现你的琵琶骨上有刺青?”

  “刺青?”桃疆诧异完后,立刻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姐姐。

  桃桃点点头,“有的,那刺青图案很特别,你从小就有,我当日就是看见你身上的刺青才敢肯定是你的。”

  薛烟烟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这个,所以,这一定有什么玄机。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桃疆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飘,“为什么……为什么我身上会有刺青?”

  “因为那是个咒,此咒……”她忽然停下来,看桃桃一眼,问,“如果我没记错,你叫桃桃是吗?你是她姐姐?”

  桃桃点点头,不明白她为何话说到一半却来问自己这个。

  “桃桃这名字可真不像真名。”薛烟烟摇着头笑笑,“我不知道你姓什么,不过你应该是名中有个‘桃’字,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妹妹名中应该有个‘李’字。”

  被她的话惊得瞪大了眼睛,桃桃讶然脱口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我前面已经说了,因为李代桃僵,你名桃,她名李,她会替你挡灾。”扫一眼众人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的好笑神情,薛烟烟将目光落在桃疆身上,继续慢条斯理往下说,“你出生时有些先天不足,应该是养不大的,你能活到今日还真多亏了你身上发生的那些变故。”

  桃疆眸色一点点暗沉下去,耳中传来薛烟烟淡淡的声音,“你背上那个咒,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偷天换日咒’,其实是个很卑鄙的咒。有些修行之人,算到自己今日会有劫难,于是便对其他人使用此咒,被施咒之人就会替他挨这一劫。说得直白点,这咒的目的就是找替死鬼。所以,苏瑜问我,该给你取个什么名字时,我便随口道叫桃疆好了。没想到他当真采纳了我的意见。”

  她话说完,一室静默,半晌,低垂着头的桃疆蓦地发出一声冷冷的嗤笑。原来……原来,她从始至终就是个替身的命,原来,即使不入傅府,也还是一样。多可笑,为了挽救儿子,做出牺牲女儿的举动,又为了挽救已经有了感情的大女儿而牺牲尚未有感情且先天不足的小女儿,她突然很想见一见她这位母亲,看一看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人都说,虎毒不食子,可,那是虎,不是人。虎永远都是虎,而人很多时候却不是人,甚至连野兽都不如。

  听见桃疆的笑声,桃桃身子晃了晃,像是这时才醒过神来,摇摇欲坠的退了一步,面色惨白的跟鬼一样。

  “我叫桃疆,我是个孤儿,所以……我的家在天山!”桃疆缓缓抬起头,声音有些颤抖却坚定。抬手对薛烟烟深深一礼,“多谢谷主大恩,就此别过。”

  薛烟烟依旧浅笑盈盈,“姑娘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命运变化无常,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日多烦忧,唯有来日可自珍惜。”

  沉吟片刻,桃疆回以一个苍白但灿烂的笑容,然后她张开两只手臂,一手揽住桃桃,一手揽住楚凉,用脚轻轻踢了踢凌风,笑眯眯道:“我们回家。”

  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薛烟烟坐在桌前,慢慢品一壶新茶,谁说医者医病难医心?她是神医,医病更医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