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村井贞之2016-10-28 20:445,915

  关于偶然和必然的差异。

  或者说,关于仅仅一次的相遇,这件事本身。

  人们究竟是以什么标准区分二者呢?

  空气中交错飞扬着无数的分子,以摩尔为计量单位。分子和分子毫无规律地相互碰撞,如台球一般滚来滚去,描绘着复杂的轨迹。在以摩尔为单位的世界里,它们始终维持着平衡状态,勾勒出一幅相安无事的全员画像。那么,对于那些支配众生的神祇来说,我们这些小人物日日烦恼于人与人的偶然冲突,在他们看来其实是微不足道的吧?所以这种偶然到底又算什么呢?

  佐古芳美看着坐在面前的素昧平生的男子,思绪沉浸在支配世间万物的世界原理之中。

  “有点不妙啊。我以为‘古董?铃木’的主人铁定会只身前来呢。”

  “我们也很吃惊呢,铃木先生说会介绍优秀的除妖师过来,我们觉得肯定是位上了年纪的前辈。”

  咖啡店靠里的座位上,芳美的母亲坐在她旁边,有些手舞足蹈地说着。

  “铃木先生和我们也有好几代的交情了,他的拜托我没法拒绝。不过,我靠这种工作维持生计之事,还请在座各位为我保密。”

  他开玩笑似的竖起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啊,好的,那是当然。”

  “一般别人拜托给我的工作,我都会极力避免跟委托人见面。你看,有太多人认识我这张脸了。”

  “真的呢,太令人吃惊了,对吧。”母亲转向芳美说道,芳美含混地应了一声,算是回答。

  芳美当然知道,眼前的男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人气演员名取周一。但是不管怎么说,对于喜欢复古电影、不常看电视剧的芳美而言,他并非她多么熟悉的演员。昨天,在学生会馆和大家讨论报告的时候,她才从同属一个研讨小组的朋友口中听说了他的名字。

  “知道吗?芳美,听说理学部那边最近在拍摄一部电影,名取周一也会来哦。”

  “名取周一?就是那位?”

  芳美所在的大学理学部校舍建于战前,是颇有年代的建筑,据说偶尔也会作为电影外景地使用,真没想到自己在校期间竟然也能遇上这种事。

  “哪,要不要去看看?说不定还可以找他签名呢。”

  芳美最终谢绝了朋友的邀请。关于名取周一,她对他那张脸的熟知程度仅次于他的名字,根本算不上他的粉丝。虽说也不是不想亲眼见见大明星,但她实在不愿承认自己有这种花痴趣味。然而等她回到家打开电视,那张脸就那么突然出现了。是单播剧的二次放送,名取和女主有对手戏,演技亦相当出色。

  哎,还蛮有型的嘛。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就去了。芳美有些后悔,很快又安慰自己,也是因为没有缘分,放弃吧,于是把这件事赶去了脑袋的角落里。不管怎么说,明天还有麻烦的事必须处理。

  外婆去世后,家族会议上,亲戚们决定关掉花灯堂。因为首先,大楼的业主想趁机把整幢老化的大楼翻新一遍,付掉租金后,店里的盈利所剩无几。其次,也是最重要的理由,没有人能够继承这家店。

  芳美为没能保住外婆的店铺感到有些惋惜。亲戚中数她住得离那家店最近,小时候也常常跑去店里玩。外婆看着朝气蓬勃的外孙女推开店门跑进来,总会站在店铺深处的长凳上,露出慈祥的微笑。

  “欢迎光临。”

  外婆这样迎接自己。店内光线昏暗,却充溢着七彩颜色。那是由于天井处悬挂着几只罩了灯罩的煤油灯。它们都是可供出售的商品,拿掉煤油灯后,彩绘玻璃制成的灯罩可以用来装饰天井。据说这是外婆的上一代,甚至上上代自然而然将之收藏到店里来的。从入口旁的窗户洒入少许日光,经由它们反射,店内便呈现出梦幻般的空间。其中一盏台灯犹如女王般被放置在最显眼的位置。以舒缓的线条描绘出植物图案,大大撑开的伞状灯罩上装饰着精雕细刻的玻璃蝴蝶和蜻蜓,堪称新艺术派的杰作,明明已经拔去了插座,看上去仍有淡淡的光线透出来,如同为这些早已无人使用甚至弃若敝屣的古董注入了新的生机。中国风的陶瓷人偶啊,挂画上的水墨人物啊,包括那些用途不明的器皿,仿佛都在向人讲述着谁的故事,具备如此鲜明的存在感。在还是孩子的芳美看来,这里便是一处小小的童话仙境。

  古物中往往寄宿着灵魂哟。

  忽然想起从前外婆常常这样对自己说。无论贵贱,她对这些古董向来爱惜,而且一视同仁。每次来到店里,芳美的玩伴通常是些无法继续使用的门把或已经损毁的玩具,而她喜欢和它们玩耍,始终乐此不疲。

  也许是幼年时期的这段经历,她渐渐对古文物产生了无法言喻的兴趣。大学念的是民俗学专业,多半也是源于对古老之物的喜爱之情。

  因此,家族会议上,蜷缩在末席的她差点就要对关掉花灯堂的决议提出抗议,虽然最终她选择不置一词。考虑到花灯堂的实际经营状况,无论对她还是其他亲戚而言都太勉强了。

  要经营一家古董店,根据古董营业法规,首先需要向警察局递交申报书,取得营业许可证明。这种古董商执照,只要不是破产者或刑事罪犯,谁都可以获取,问题关键在于相关的知识储备。要是有人来店里出售古董,店主必须当场明确估算出它价值几何,自己应出多少钱买下它,又应标多少价卖掉它。没有犀利的商业眼光,是做不成这项买卖的。外婆从小就在店里当值,又得曾祖父的真传,相比之下,仅在大学课堂上一知半解地学了点文物知识的芳美,怎么可能与外婆相比呢?

  因此花灯堂停业已成板上钉钉的事实,店里的古董也逐一售出,而在此时,店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为了鉴定剩下的相当一部分古董的价格,根据外婆留下的花名册,店里请来了不少古董商同行,芳美也被迫作为帮手留在现场,怪事便在这时发生了。

  “哦,这东西是个宝贝哪。真不错。”

  “这边的没写在鉴定书上,想必很便宜吧?”

  那些人便是以如此“专业”的眼光对古董进行估价,嘴里说着价值连城的古董固然不少,但一如预想的那样,半数以上是不值钱的旧物,唯有运去废品回收站之类的话。总之,该扔掉的统统搬到店外去,叔伯他们刚准备这么做时——

  忽然响起咔嗒咔嗒的声音。

  “家鸣?”

  大学课堂上学过的词汇瞬间闪过芳美的脑海。

  叔伯他们也在刹那间停止了所有动作,以为自己听错了,当他们再次搬起古物时,又传来了咔嗒咔嗒的骚动声。

  “幽灵啊!”喜欢看恐怖故事的堂兄弟大叫道。

  “嗯,这可不妙哪。”一边说一边停止了手上动作的是外婆的好友,“古董?铃木”店的主人。

  “这是古董在吵吵嚷嚷吧,铃木先生。”“古董商?好日庵”的主人也附和地说。

  “这种事的确偶尔会发生。大概是古董们察觉彼此就要天各一方了,所以不安分地吵了起来哟。”

  “毕竟是凝聚着一子夫人思念的店铺哪。”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怪事,叔伯他们这样想着,打算强行搬出古董,家鸣却越发厉害,毫不迷信的叔伯们也只好放弃了。

  “那个,现在怎么办好呢?”

  “说得也是呢,我有个专攻此道的朋友,不如请他来帮帮忙吧。从先祖那一代开始,我们两家就已交好,他们是颇有历史的正统除妖家族。本来这项家传绝活差点失传了,最近他又重操旧业,本事可是公认的一流呢。”

  亲戚们听从了古董商铃木的建议,决定拜托那位大人物前来祓除污秽。而后恰好听说那位要来这边办事,铃木先生便通知了芳美她们,嘱咐她们在那一日要事先开店迎接。

  “哪,芳美,你要不要一起去?”两天前,母亲对芳美说。

  “哎?为什么我也要去?”

  “你在大学里不就是学的这个吗?”

  “这个嘛当然也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啦,但祓除之类的功课我可没学过。”

  “哎呀,就算是铃木先生介绍的人,万一被他骗了我们不是很吃亏吗?你就一起去听听吧。”

  芳美的母亲是外婆一子的三女儿,虽说已嫁为人妇,但亲戚中属她家住得离花灯堂最近,因此会见除妖师的重任就落在了她的头上。

  就这样,芳美在约定的那天,和母亲一起坐在咖啡店里会见了那位手段不凡的除妖师。

  出门前,她酌情从书架上挑了两三册与符咒相关的书籍装在纸袋里,以备不时之需,又把外婆日记里自己比较在意的地方誊抄在笔记本上,一同装了进去。刚要走出房间,忽然瞥了一眼穿衣镜,发觉自己穿得太素净了。虽然没有必要打扮得太过于时髦,但既然是与人会面,稍微打扮一下,也不会被看作是装腔作势。这么想着,她从首饰盒里挑了一条做成项链式样的纯美式护身符,由地锦和纽扣编制而成的网状圆盘上插着几根羽毛,这种饰品被称作“捕梦者”,据说可以捕获噩梦。随后她把头发梳成马尾,绑在脑后,不知不觉间有了几分类似上阵除妖的感觉。

  然而……蜷缩着身体坐在母亲身边时,芳美连咖啡都顾不上喝,只在心底重新回想着。

  为什么会是这个人?

  眼前的除妖师,便是出演过她昨天才看了的那部电视剧的演员,名取周一。

  “古董?铃木”的主人为双方引荐了后,借口要参加一个交易会,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所谓的交易会,是指古董商同行才能参加的市集会。来此之前,母亲因为要会见名人,刻意摆开架势,心绪也很高昂,至于祓除一事,大概怎样都无所谓了。

  “那个,只要告诉我具体地点,从现在开始我想一个人去做。”

  “哎?但是……”

  “我向来如此。”名取强调说,“放心,祓除也不过是让人暂时安心而已。只要知道确实进行过祓除仪式就够了,然后当事人就会觉得有效果。”

  “那样做的话,什么奇怪现象都会消失了吧?”母亲问。

  “会消失的,我保证哦。话说即便是您,也并非真正相信此事吧?”

  名取会突然向自己发难,一定是因为自己脸上将信将疑的表情吧,芳美想。

  “我,那个……我觉得祓除和符咒是为了维系共同体平衡才形成的约定俗成的东西。”

  “哦?”

  “这孩子在大学里念的是民俗学。”母亲接着道。

  芳美之所以露出吃惊的表情,并非因为不能理解名取的解释,反而是作为除妖师的他竟然和自己有着相同的见解,这才是令她倍感意外的地方。

  “莫非是上面的那所大学?昨天我还在那里拍了电影。”

  “我知道,朋友们为此都很兴奋。”

  “不是偶然哦。为了接下这片区域的工作,我请他们把需要在附近完成外景拍摄的工作安排进日程里了。”

  有那么一瞬间,芳美有些混乱,到底是哪边的工作?名取为了承揽这一带的祓除工作,所以选择性地挑了些可以同时进行的演员工作,好像就是这么回事吧。

  “那么烦请小姐带我去现场看看。有什么疑问我们路上谈,我洗耳恭听。”

  名取不由分说地站起身,迅速拿起收据走向收银台。

  “啊,那个,请等一下,这次我们来买单就好啦!”

  母亲直到最后一刻都想跟去店里,名取态度强硬地将她挡了回去,和芳美一起朝花灯堂的方向走去。

  路上,名取重新询问芳美刚才所说的那些看法,她补充道:“祓除和符咒之所以起作用,是因为人们让自己相信这些东西存在效力,也正因为大家都抱持着这种想法,它们才会有效果,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所谓的约定俗成即是这个意思,事实上共同体的成员是被迫相信它们的,也就是说,祓除和符咒根本就像法律一样,束缚着人们的思想。”

  “这么说,你一点儿也不相信有妖怪或灵魂之类的东西存在呢?”

  “我不知道……”

  “那就足够了,对普通人而言,那样想会比较幸福。”

  “名取先生相信吗?明明自己就做着这类工作。”

  “因为这是我的工作,所以我相信哟。”

  芳美不大喜欢这种语气,仿佛自己被他故意岔开话题一般。

  “的确如你所说,祓除其实束缚着人们的思想。你应该知道‘言灵’这个词吧?”

  芳美记得上课时老师提到过这个词。

  “人类的言语里寄宿着灵魂这种说法,虽然仅仅是一种形象的比喻,实际上它们确实拥有束缚人的力量。古时人们把这种力量称作言灵,我们除妖师呢不过是活用了这个理论罢了。”

  芳美有些感慨,眼前的男子不愧是演员啊,一言一行都那么具有说服力。

  “可是,名取先生,如果是那样的话……”芳美毫不退缩,继续追问道,“如果不把我家所有亲戚都集合起来,当面举行祓除仪式的话,不就没有所谓的效果了吗?名取先生之所以提到言灵,不也是为了左右我们的想法吗?”

  “这个嘛,”名取恶作剧般微笑道,“是商业机密。”

  如此边走边聊着,两人已经来到花灯堂。芳美打开门,引着名取进入店内,名取扫了一眼整个店铺,发出“啊啊”的感叹声。

  “我明白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一个人进行祓除仪式。大概傍晚可以结束。”

  因为名取坚持这么做,芳美也不再强求,把钥匙交给他保管,并约好傍晚时分再来会合。不如先去哪里消磨一下时间吧,这么想着,芳美打算返回车站,恰在此时,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向她问路。令人惊讶的是,男孩问的偏偏是花灯堂,这到底是怎样奇妙的际遇呢?

  “花灯堂的话,从那里右转,沿着河往上游走,很快就到了。”芳美一边指路一边打量着男孩。他个子不高,身材纤细,目光却很温柔,同行的宠物猫圆滚滚胖乎乎的,相当惹人注目。

  “可是,那家店已经……”

  “啊,我知道,只是和它有点渊源。”

  渊源?会是什么样的渊源?

  “这样啊……”

  仔细一瞧,他手里还拿着一封信。哎?不会吧,芳美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此,最终她什么也没问,径自离开了。不过容她好好想想,男孩手里的信绝对是之前自己见过的那封,就是那天在花灯堂收款桌的抽屉里找到的外婆写的回信。

  没有邮寄,一直安静地躺在那里的谜之信件。而它本应毫无困难地被送到收件人手里。

  后来,还是芳美自己将这封写给多轨慎一郎的信转寄了出去。于是,就在前几日,她收到了慎一郎孙女措辞恭谨的回信。信上说,慎一郎也已不在人世,关于信的具体内容她不是很明白。从回信所使用的新奇别致的信笺,以及那手漂亮的字体和行文措辞来看,芳美感觉慎一郎的这位孙女一定受过良好的教育,似乎十分喜欢可爱的东西。

  这一定是诸神的恶作剧吧。

  自己给慎一郎先生的孙女回信时,的确有提及花灯堂即将歇业、在那之前会举行祓除仪式等事,但对方应该不知道具体时间就在今日,偏偏那个男孩会带着那封信,状似无意地上门拜访。不管怎么思考,芳美也找不到恰当的理由说服自己。

  倘若这世上确然存在支配一切偶然的神祇,是否他的乐趣便是随意摆布我们这些毫不知情且被命运操控的普通人呢?芳美心底不由得冒出这样的念头。

  啊啊,我真是个大傻瓜啊。

  回到车站前,芳美在附近的小路上散步,有些后悔刚才没有问一问那个男孩。如果当时问明缘由,说不定会发现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现在自己已然明白,那些看似偶然的事件,其实是由数个必然几经重合而来的“理所当然”。

  想着想着已经来到车站前的公交转盘附近。原本打算去书店或咖啡店消磨时间的芳美,愣愣地望着摆在书店房檐下这个月最新发售的漫画杂志出神,忽然,像是察觉出自己的“失误”一样,她啊地大叫一声。

  芳美打算立刻折回花灯堂,此刻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向刚才那个男孩确认一下,或许自己真的搞错了什么。

继续阅读: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目友人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