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村井贞之2016-10-28 20:4411,811

  从小时候起,我就不时会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似乎那些别人看不见的,便是所谓的妖怪之流。

  比如在斑马线等红灯的时候,我忽然看向对面,会发现那里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但她的脸是绿色的,头发长至脚踝,正用一双因充血而通红的眼睛瞪着我。又或者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和同学走着走着就会看见路边某处民宅的墙壁上有一张脸——那是一张比一般人大了整整三倍的男人的脸,正用它不带任何表情的眼睛目送着经过此地的小学生。

  过了很久我才明白,一直以来那些东西只有我能看见。明明已经绿灯了,我还胆怯地不敢过马路,叔叔就会在信号灯下牵着我的手并且训斥我;每当我指着什么都没有的墙壁,坚持说那里有一张很大的脸时,同学就认为我在说谎。三番五次地发生这种情况后,我才觉得不对劲。看来这个世界上,除了谁都看得见的普通的人和物,还存在着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异形”这种东西。

  起初我以为,对别人来说同样存在着“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东西”,只是这种事他们从不对外人提及罢了。后来才知道,世界上——至少对那时的我而言还十分狭小的这个世界,那种奇怪的东西的确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当我悟出这点的时候,又恐惧又震惊,并想极力隐瞒。

  然而,不管我怎样谨慎地隐瞒,看得见的东西就是看得见,而且它们中的大多数还会突然出现,我看得实在是太清楚了,有些家伙甚至和普通人类没什么两样。由于父母很早过世,我一直辗转于亲戚家,却常常引发各种矛盾:像是漫无目的地指着一个方向忽然大喊,在没人的房间里和谁嘀嘀咕咕地讲话,若是遇到这样的孩子,任谁都会觉得毛骨悚然吧。每次搬家,最初那些很是友好的同学,都因为“那家伙是说谎星人啊”渐渐疏远我。没办法,是我不好。这样想着,我便尽量不和任何人扯上关系,静等时日过去。

  总有一天,我会再也看不见那些东西。

  年幼时的我就是这样,一边不断祈求着,一边任时间流逝,更不必奢谈与谁交心了。

  被现在的家人收养后,慢慢地我也能和他人结下深厚的“纠葛”。当时藤原家的滋叔叔和塔子阿姨听说亲戚们轮番推托,便专程来领走了我。他们是心地善良的好人,而我不过是他们的远亲。在这座小镇上,我也和妖怪建立了深厚的“纠葛”,这大概是一些小小的偶然与必然几经重合又共同作用的结果,至今我依然这么认为。我随身携带着偶然从祖母那里继承的遗物,而伺机夺取它的妖怪为此前来袭击我。逃到神社后,我不小心打破了结界,钻出来的妖怪恰好和玲子祖母相识,它至今仍旧做着我的保镖,真身是只雪白美丽如狼一般的强大妖怪,平时基本上以又圆又肥的招财猫形象出现——据本人说这不过是它附身后的容器——于是就这样,它作为藤原家饲养的宠物猫和我一起生活,我叫它猫咪老师。

  玲子祖母似乎和我一样,属于“看得见”的那类人。拥有强大灵力的玲子向她遇到的妖怪们逐个发起挑战,欺负并击败它们后,会让它们在纸上写下其名然后收藏起来,以此作为它们臣服于她的证明。这便是契约书“友人帐”,被持有者召唤名字的妖怪绝对无法反抗主人,持有者也因此获得了支配众多妖怪的力量。自从我继承了祖母的遗物友人帐后,妖怪们便络绎不绝地找上门来,有的想抢走友人帐,有的只是希望我把名字还给它们。猫咪老师和我约定,等我死后,友人帐就归它所有,作为交换,在此期间它会担任我的保镖。可以说友人帐是我和猫咪老师的“缘”之基石,细细想来诸如此类的缘分的种子似乎随时随地散落得到处都是。我们偶尔是远亲,偶尔又成了同班同学,偶尔还会在路上闲聊——也许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把这些偶然和必然串连在一起,用心倾听,或由自己领悟到的东西中衍生出来的,当然,这套理论是我从后面即将提到的某人那儿现学现卖的。

  我便是在这座小镇上,与人和妖怪不断积累着一点一滴的“缘分”,并在有生以来终于明白,人和人也是如此构筑关系的。有时我会想,也许别人在更年幼的时候就已经这样做了,也许我和曾经邂逅的人们也拥有同样的牵绊吧!其实只要用心观察,这个世界上各个角落都散落着机缘。

  总而言之,现在我终于开始和人结缘,如同刚学走路的幼儿,时而胆怯迷茫,却也不急不缓……

  傍晚,从七辻屋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多轨。多轨和我同校,是隔壁五班的女孩,也是我在这座小镇上结识的重要朋友之一。

  “你好,夏目。啊……”

  她和猫咪老师四目相对的下个瞬间——

  “啊——是小猫咪!”

  多轨一边大叫着,一边紧紧抱住了猫咪老师。

  七辻屋是猫咪老师中意的豆包店。因为今天我给它买了店里的新品,红豆馅里和有熬好的艾草,想要早点回家吃上豆包的猫咪老师就差没催我了。可惜此刻它被困在多轨的胸前,口齿不清地喊道:“喂,住手!快放开我,你这个——”

  正苦苦挣扎时——

  “啊,对不起,我真是……”

  多轨赶紧放开猫咪老师,把它还给了我。

  无论是我“看得见”一事,还是猫咪老师是妖怪一事,多轨都心知肚明。

  初遇多轨时,她穿着件朴素的外套,帽子压得很低,帽檐挡住了眼睛,尽量让自己不惹人注目——也尽量避免别人对自己打招呼,如此小心翼翼地走着。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因为当时她正独自和一个妖怪战斗。可那时,对此一无所知的我不小心叫了她一声,多轨也惊讶地回叫了我的名字,以此为契机,我也卷入了此事,并渐渐对多轨有了些了解。我发现,其实她和这个年纪的普通女孩一样,喜欢聊天,尤其喜欢萌萌的东西。

  “多轨,你现在要回家了吗?”看着穿着学校制服、拎着书包的多轨,我问。

  “嗯,在学校图书室查了些东西,没想到这么晚了。”

  “查东西?”

  “嗯,查了些。”

  “话说你带了什么在身上啊?”从刚才起就不停用鼻子嗅着什么的猫咪老师忽然问道,“有妖怪的味道哦。”

  猫咪老师把鼻子凑向多轨的书包。

  “啊,说不定是这个。”

  多轨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比普通信封大些的白色信封。

  “嗯啊,就是这个呢。”

  我紧紧盯着多轨手中的信封,并未发现有何怪异之处。

  “信封里藏着什么妖怪吗?猫咪老师。”

  “不好说呢。也许是因为长时间待在妖怪身边,感染了一些气息。不过,也只是些许能被我察觉的微弱妖气而已。”

  “多轨,能给我看看吗?”

  “啊,好的。”

  白色信封已用裁纸刀漂亮地拆开了,里面有一张信纸和另一个茶色的信封。难怪白色信封会比一般信封大些。我取出茶色信封,它并没有封住,上面的封口被精心折叠了起来。

  “这是?”

  “那是寄给我爷爷的一封信。”

  “寄给你爷爷的?”

  多轨的爷爷憧憬妖怪,一生都在探寻它们。继承了爷爷慎一郎先生的遗物的多轨,也因为那件遗物卷入了和妖怪们有关的各种事件。

  “事出有因,所以现在寄来了,就写在那张信纸上。”说着,多轨指了指白色信封里那张崭新的信笺。

  “装在一起的那个旧信封是十多年前写的了。至于为何没有投寄而存放至今,是因为最近,信的主人——”多轨欲言又止,改用恭敬的语气说,“写这封信的那位似乎去世了,她的孙女发现了这个,特意寄到了我家。”

  “原来是这样啊。信的内容你读过了?”

  “嗯,不过看不太懂。”

  “啊?”

  “就像以前的人写的那种,笔画都绕在一起的字。”

  “啊,是草书体吧?”

  “就是那种感觉的字,因为我看不懂,就想去图书室查查读音,结果又觉得和草书体不太一样……”

  “是这样啊。”

  我不知不觉就想看看里面写了什么,又赶紧住了手,担心要是从这里忽然蹿出什么,说不定会对多轨造成伤害。

  “夏目,不要多管闲事了,快点回家吧。”

  “在说什么啊,明明是猫咪老师自己说有妖怪的气味啊!”

  “我要早点回家吃豆包了。你这么在意的话,不如把信封带回去,过后再好好研究一番如何?”

  “呃?啊啊,是哦……多轨,这个可以借我带回家看看吗?”

  既然这上面有妖怪的气息,说什么也不能让多轨就这么带回去。

  “啊,好的。那封信,要是能够看懂的话,我也想试着读一读,因为是寄给爷爷的,我比较在意里面写了些什么。不过,如果是和妖怪有关,也许还是夏目你们比较看得懂。”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妖怪专用的文字,友人帐就是用这种文字写成的,说不定这封信里的文字也一样。

  “要是你看懂了,可不可以告诉我里面写了什么?”

  “我明白。放心吧!”

  “好了,夏目,事情交代清楚了就赶快回家吧。”

  在猫咪老师的催促下,我和多轨道了别,往藤原家走去。

  “猫咪老师,刚才你是不想让多轨涉险,才说了那样的话吧?”

  “哈?我为什么要在意那种事情?就算蹿出个什么妖怪,只要有我在就不用担心。在你们遇到危险之前,我一定会揍扁那家伙。”

  “也不是不可能啦,我只是说万一。”

  一边吃着豆包,猫咪老师一边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我拿出信封,检查了一下内里。万幸这只是一封沾染了妖怪气息的古老信件,在我把白色信封带回来的时候基本上就确定了。私自拆阅他人信件这种事,老实说我有点心虚,但既然多轨把它给了我,那么我读一读也没什么吧。再说,本来应该阅读这封信的人已经过世了。

  多轨慎一郎 大人

  敬启

  我是经营古董店花灯堂的藤江一子的外孙女佐古芳美。藤江是母亲出嫁前的姓氏,一子是我的外婆。

  上个月29号,外婆一子去世了。在整理她的遗物时,我找到了多轨大人寄给外婆的大量信件,它们均保存完好。亲戚里几乎无人了解多轨大人,只知是与外婆交情甚深的友人,因此暂且由我将外婆过世之事向您报告。

  当发现多轨大人寄来的所有信件时,我们都很犹豫是否应将外婆去世的消息告知于您。请原谅我擅自拆阅了信件,信上没有文字,只在黑色的圆印后并排写着两个数字,诸如此类不可思议的信件竟有上百封之多。莫非这是具有什么特别寓意的暗号?亲戚里也有人说,感觉不祥,快扔掉吧。我对此十分在意,决定查阅外婆的日记。

  于是,我发现收到信件第二日的日记里,必然记录着数字,与信件上的数字也十分吻合。想来外婆只要收到多轨大人寄来的信,就会把其中的数字记录下来。进一步调查后,我发现数日后,或者数月后,外婆似乎寄出了回信。在我找到的所有信件中,最古老的一封甚至写于母亲出生之前。外婆和多轨大人便是这样不可思议地互通书信,长达几十年之久。

  在外婆的日记里,漫不经心地记录着当日的天气、膳食甚至包括卖掉的古物。其中,多轨大人信上的数字和“给多轨大人回信”几个字看上去尤为与众不同。在我看来,它们对外婆而言一定有着特别的意义。

  此外,还有一件物品与多轨大人的来信保存在一起,便是外婆写给多轨大人的一封信。装在古旧的茶色信封里,收信人的名字也写好了,信封却没有封上,因为这封信用奇妙的文字写成,我们无法参透个中奥秘。

  我再次查阅了日记,在多轨大人寄来最后一封信的几个月后,日记里写着“回信,不用寄出”的字样,我猜或许就是这个茶色信封吧。外婆似乎将它搁在手边很多年。

  我仔细想过,多轨大人不再来信,是否因为外婆没有寄出这封回信,如果真是这样,或许多轨大人至今仍在等待外婆回信,那么这封信就更应交由您来处理了。

  因此,我擅自做出决定,在告知外婆去世的消息时,也将这封信一并寄给了您。多轨大人的近况我们一无所知,万一这封信没有寄达您本人手里,而由家人代收,也请代为处理此信。

  唯愿多轨大人与外婆的多年交流,能以此形式画上圆满的句号。

  敬上

  我觉得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这位外婆与多轨的爷爷究竟进行过怎样的书信交流呢。读了其中的另一封信,就能知道答案吗?这么想着,我取出了茶色信封里的那张信纸。

  如多轨所说,里面并排写着弯弯曲曲的奇妙文字。

  “如何?里面有没有妖怪?”

  猫咪老师吃完了豆包,悠哉地问。

  “没呢,什么都没有哦。”

  这么回答的瞬间,文字竟然动了起来。

  本来它们只是波涛般蜿蜒起伏,不一会儿那些黑色的文字开始在信纸上空盘旋,然后猛地飞溅开来。

  “呜哇!”

  有那么一瞬间,眼前漆黑一片。从纸上跳出来的那些东西,分成两股冲着我的双眼飞了过来。

  “怎么了,夏目?”

  “刚才,有什么东西进了我的眼睛!”

  我揉着眼睛叫道。

  “在哪里?给我看看。”猫咪老师看着我的眼睛低声说,“哦哦,这些家伙在搞什么啊!”

  “果然有什么东西吗?猫咪老师。”

  “是些细长的像蚯蚓一样的小家伙,在瞳孔里面动来动去呢。”

  “啊?是妖怪吗?猫咪老师,快帮帮我啊!”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是保镖吧?而且你不是说过,就算蹿出什么东西,在我遇到危险之前,你都会揍扁它的吗?”

  “这种杂鱼中的杂鱼收拾起来就会没完没了,你自己想办法搞定吧。”

  “我自己想办法……”

  “再说了,这种程度的妖力不会对身体造成不适。如何,痛吗?”

  除了它们飞到眼前的瞬间有些痛感,现在倒是什么都感觉不到。

  “视物有变化吗?”

  我看了看四周,与平时没什么两样,似乎真的对视力没有影响。

  “所以说没有实质性的危害吧。那种小东西放着不管就行了,要是用我的妖力去撵走它们,搞不好反而会伤了你的眼睛。”

  “怎么可以这样……”

  即便只是无害的小东西,在得知身体里寄宿着妖怪后,我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忽然,我想起了那个人,他的身体里寄宿着蜥蜴形的妖怪。貌似从小时候起就是这样了,妖怪无害,却也在他身体里爬来爬去,唯独不会移动到左足部位。

  “如果只是那种程度的东西,就没关系啦。”猫咪老师不负责任地说,“话说回来,信怎么办?夏目。”

  “啊,是的呢。”

  读完信以后,文字妖怪退散的地方形成了红褐色的痕迹,有一部分依然无法辨认,却现出了由漂亮的楷体字写就的原貌。

  “哈哈,原来如此。信里面果然寄宿着文字妖怪啊。”

  “文字妖怪?”

  “如文字所示,由文字怪化而来的妖怪。寄宿在古纸上,模仿人类的字体。你知道有一些动物会把自己的外表和周围环境同化,以从天敌那里保护自己吧。这种妖怪和它们是一样的。”

  “就是‘拟态’吗?”

  原来还有和变色龙、尺蠖一样的妖怪,我真是服了。

  “文字妖怪不懂人语,也无法阅读人类的文字,只是模仿着它们的形状罢了。寄出这封信的主人是古董店的老板吧?一般古董店里都有经文,说不定它们就是在模仿那个呢。”

  原来如此,难怪多轨调查后也看不懂了。

  “但是,为什么在多轨读信的时候它们没动,现在却在我的眼睛里?”

  “我听说文字妖怪本来就是不怎么动的,它们耗费漫长的时日缓慢移动,模拟文字的形态。恐怕是对你的灵力有了感应,以为敌人出现,因而受到了惊吓。”

  只要拥有灵力,有时就会发生诸如此类的事件。小时候我还会感叹自己的不幸,现在只希望能够顺利应对。但是,果然发生这样的事时,我还是感觉有些沮丧。

  那么,来看看文字妖怪退去后的信纸吧。信纸上,○标记后面,用中文数字写着“十四的九”,后面标注着短短的文字,刚好被文字妖怪留下的污渍遮住了,无法辨识,只能模糊看出“”几个字。

  “啊呀,贵志。又在洗脸了吗?”

  下楼去洗手间洗脸时,听到塔子阿姨这样问。她知道,每天放学回家后,我通常会先洗脸,然后上楼回房。

  “啊,那个……猫咪老师闹着玩的时候,灰尘进了眼睛里。”

  不要把责任都推给我啊,身边的猫咪老师仿佛这么抗议着,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不要紧吧?给我看看?”

  塔子阿姨走过来,仔细盯着我的脸,还把下眼睑翻开看了看。

  “嗯,看不到呢。痛不痛?”

  “啊,一点也不痛。”

  一会儿再让猫咪老师确认一下,看文字妖怪是不是还都在我的眼睛里。看来从纸上飞出来的这些妖怪,普通人是看不见的。

  “太好了,看来已经冲洗干净了呢。马上就开饭了,去擦擦脸吧。”

  “好。”

  自己会被认为很奇怪吧。不,就算被认为奇怪也没关系。以前遇到类似的情况,我总是过分遮掩,反而招来怀疑。如今塔子阿姨这种并不热切的关怀倒是让我觉出几分开心。

  结果,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妖怪飞入眼睛里也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只是,会这么想是因为我并没有察觉,实际上异变的的确确发生了。等我彻底察觉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

  在学校就出现过预兆。那时是中午,我在走廊里遇到田沼,他正一个人盯着操场。

  “夏目,那边……有什么东西吗?”

  田沼和我一样,能感知到妖怪的存在,我们也因此成为朋友。

  “嗯?没有吧,我什么都没看见。”

  “是吗?那大概是我的错觉吧。总觉得草丛里有什么影子一样的东西在动呢。”

  田沼不像我能够清晰地看见妖怪,基本上只能隐约感觉到它们的影子或气息。

  “喂,田沼,下节是体育课吧。”

  “啊,我马上来。一会儿见,夏目。”

  同班的北本大声叫着他,田沼便回了教室。他离开后,我再次看向他指过的草丛,想要确认一遍,可并没有看到类似妖怪的东西。

  除此之外也没有发生任何事。像是民宅的墙壁上忽然出现一张大大的脸,信号灯对面站着一个脸是绿色的女人,类似事件都没有发生。这一天晴空万里,阳光令人愉悦。大概因为心情平和,渐渐地我一点都不在乎眼睛里寄宿着妖怪的事了。那些细小的家伙,说不定正如猫咪老师所说,只要没有实质性的危害就不用烦恼。就在我这么思考的时候,走到了那条河童常常因为干渴而顶着它的圆盘躺倒在地的小路上,啪的一声,直觉自己踩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呜哇!”

  我大吼一声,慌忙看向脚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嘿,这不是夏目老爷吗?你不觉得这样做很过分吗!”

  是河童的声音,但它在哪儿呢?

  “的确我曾得您多次相助,可我绝不记得自己遭受过这样的待遇!哪怕是救命恩人,为了尊严,我也会同您一决胜负……啊啊,眩晕感又来了。”

  一道钝重的倒地声响起,河童依然不见踪影。

  “喂,夏目,你在玩什么呢?虐待小动物吗?别以为不被发现就不算犯罪哟。”

  猫咪老师不知何时突然出现。

  “不是的,猫咪老师,我听到了河童的声音,但怎么找也没看见它。”

  “什么?它就在那边,你竟然看不见?”

  猫咪老师仔细凝视着我的脸。

  “什么……即便是说谎,也骗……不了……”

  从这奄奄一息的声音判断,河童的确就在那里,像往常一样圆盘干涸情绪低沉。可是,现在的我看不见它的身影。

  “猫咪老师,莫非这是……”

  十有八九是文字妖怪的影响。

  “夏目,你过来。”

  猫咪老师打算带我去八原。在此之前,我先去前面不远处汲了些水回来,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迅速给河童的圆盘喂水。刚才还在抱怨不已的河童,已经如往日一般对我道了谢,然后不知所终了。

  八原,在猫咪老师的召唤下,小胡子和中级妖怪它们似乎都聚集在了我周围。

  “这不是夏目大人嘛,您竟然看不见我们了?这真是天大的意外啊!”

  “天大的意外,天大的意外!”

  “真是有够丢脸的呢,不过是区区文字妖怪钻进了眼睛里,竟然就看不见我们了,再弱也要有个限度嘛,不过这样更加惹人疼就是了!”

  “呜哇,住手!不要忽然对着我吹气啊,丙!”

  “这坨矮矮的肉团子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可谓一点用处都派不上的保镖是也。”

  “啰唆!高贵如我,怎么可能去同那等小角色计较。”

  那些因为担心我而聚集在此的妖怪朋友的确就在我身边,然而,除了猫咪老师,我看不见它们中的任何一个。说起来,猫咪老师那圆滚滚犹如小猪一样的身姿不过是供它附身的容器,别人都能看见,即便是现在的我也不例外,所以我们才会一直对昨日起就发生的异变毫无所觉。

  “夏目,如果是这样的话如何?”

  伴随着沉沉的一团烟雾,猫咪老师的身影消失了。

  突然之间,我身边空无一人。

  “猫咪老师,你在吗?”被不安捕获,我慌忙出声问道。

  沉默。

  一辆自行车驶过身边。

  戴着棒球帽的老爷爷见我孑然一人站在原野入口处,似乎很是惊讶地瞥了我一眼,又骑着车离开了。

  “猫咪老师?”

  “放心吧,我在呢。”

  听到它的声音,我才放下心来。

  “快变回原来的样子吧。只能听着声音的话,我没法冷静。”

  “那本来就不是原来的样子,不过是我大隐于市的幻象。”

  猫咪老师一边抱怨着,一边砰地变回了招财猫的样子。

  “即便是那样弱小的家伙,直接附体后也会造成一定程度的危害啊,真是有意思极了。”小胡子说。

  “没办法,姑且先去调查一下关于文字妖怪的情况吧。”丙说。

  “可是,这件事还是不要让别的妖怪知道的好。”

  “要是知道夏目看不见了,它们说不定会跑来抢夺垂涎已久的友人帐呢。”

  “这件事我们几个都要保密啦。”

  “保密,保密。”中级妖怪们说。

  本来我还为看不见妖怪烦躁不安,此时心底悄然涌出了感激之情。

  从八原回家的路上,我一边和猫咪老师往回走一边思考。

  如果从此以后就这样看不见它们的身影了呢?

  从前,我遇到过一些失去了灵力,变得再也看不见与自己心灵相通之人的人。那是我与猫咪老师它们结识之后的事,当知道原来这样的情况也是会发生的,我感到十分恐惧,内心深处如同被什么紧紧掐住了一般。

  “你在想什么?夏目。”

  “没有,没想什么。”

  “你一定又在想,文字妖怪吸食了你的灵力,在你的眼睛里大肆繁殖,然后扩散到全身了怎么办之类毫无益处的事吧?”

  “我才没有这么想!请别危言耸听好吗,猫咪老师。”

  我的确没怎么想象过如此糟心的情况,虽然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过。现在只是看不见妖怪,如果有一天变得连声音也听不到,气息也无法察觉了呢?

  如果我丧失了感知妖怪存在的能力,它们就不会再为这样的我费心了吧?猫咪老师也许会……从我这里夺走友人帐,然后不知消失到哪儿去吧?因为对那些前来拜访的妖怪,我再也无法归还它们的名字。不会被妖怪所累的日子,本是我从小时候起就不停渴求之事,然而为什么,现在想起这个或许就要实现的心愿,胸口会寂寞得发痛呢?

  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光线微暗的房间里——有壶和盘子、挂画、陶瓷人偶、挂钟,还有古物散发的无处不在的霉味。不可思议的是,整个店铺都被七彩颜色包裹着,最深处摆着一张收款桌。

  一位老婆婆正专心致志地凝视着刚写好的书信,也许就是那封寄宿了文字妖怪的信。老婆婆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把信装进写有收信人地址的信封,就在她准备用糨糊把口封上时,手却一顿。老婆婆叹了口气,把没有封口的信封塞进了抽屉里。

  突然,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奇异光线洒满了店铺,周围的古董器具仿佛对老婆婆的叹息有所感应,纷纷骚动起来。没有通电的煤油灯散溢着温馨的光辉,人偶的影子轻轻起舞,像在安慰老婆婆一般,古董器具们开始举办属于它们的舞会。然而老婆婆对此并无所觉,闭上眼沉浸在回忆中,不多时便浅浅地睡去。

  已经持续三天看不见妖怪了。八原的妖怪似乎很好地为我保守了秘密,河童也心领神会,并未对任何妖怪提起此事,因此我没有遭到其他妖怪的袭击。幸运的是,文字妖怪尚未在眼睛里繁殖,且没有带来更多麻烦。我依然自由,甚至称得上太平度日,只是十分在意梦中所见的一切。

  “说不定,那些文字妖怪想要回到老婆婆的店里去呢。”前来汇报调查结果的丙说。

  之前我曾拜托她帮我调查文字妖怪的情况,遗憾的是并无成果。文字妖怪寄宿于人类眼中这种案例真是闻所未闻,遑论将它们赶出来的方法了。

  “原来如此,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啦。夏目,要去那家店铺看看吗?”

  猫咪老师这次出乎意料地积极,大概也是因为实在看不下去我这种不伦不类的状态了吧。

  第三天,放学后我叫住了多轨,把信还给了她。为免她担心,我大概讲述了一下文字妖怪的事,并未提及它们飞进了眼睛里。看着文字妖怪退散后的信纸,多轨非常惊讶,面对那些显现出来的能够阅读的文字,她的开心显而易见。只不过,数字的意义依然是个谜。

  “谢谢你。虽然不懂那些数字的含义,但是我想,这封信对爷爷来说一定很重要。”

  “还有,关于信上提到的那间叫作花灯堂的古董店。”

  “嗯?”

  “寄来这封信的佐古芳美小姐现在住在别的地方,至于古董店,它还在那儿吗?”

  “啊,你是说那家店吗?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有点好奇,想去拜访一次看看。”

  “哎?”多轨惊讶地盯着我的脸,好一会儿才答道,“那你要快点去才行,那间店就快没了。”

  “哎哎?”

  “我曾给那个人回了一封信,感谢她寄来那封写给爷爷的信,而且我觉得必须告诉她爷爷已经去世的消息。然后昨天收到了她的回信,信上说,家族会议上大家一致决定关掉那家店。”

  “这样啊……”

  “据说是因为无人继承,店铺所在大楼的业主想改建整幢大楼,只等祓除完毕立刻动工。”

  “祓除?”

  “嗯?”

  “祓除是针对什么?”

  “谁知道呢?大概因为是古董店吧,要彻底摧毁或是做些这样那样的事。”

  原来如此,这么想着心里却有点不舒服。古董店每逢停业都会进行祓除吗?

  “如果夏目要去的话,我帮你通知芳美小姐吧?”

  “啊,不用……”

  即便多轨帮我通知了对方,完全就是陌生人的我恐怕也很难讲清拜访的理由。总不能说,飞到我眼睛里的妖怪想回到那家店里去。于是我岔开了话题,只说自己一时兴起想去看看,没有必要特意告知对方。

  “我想再找找爷爷的遗物。总觉得别处一定还有同样的书信。”

  多轨握了握拳,一副下定决心的模样。她的爷爷慎一郎的遗物大量散布于阁楼和仓库里,不是说找就找这么简单。

  和多轨道别之际,她像是忽然想起来似的。

  “啊还有,如果要去花灯堂,我还是先把这封信交给夏目。这里面写着地址。”

  说完,又把茶色的那个信封还给了我。

  “啊,好的。”

  我没想到,此时若无其事收下的信封,却在日后招来了不小的误会。

  总之接下来的那个星期日,我决定带着猫咪老师去拜访花灯堂。

  店里肯定是进不去了,至少从外面往里瞧瞧也不错;也不太期待眼睛里的文字妖怪会充满怀念地飞出来——我差不多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情前去的。

  从车站出发转乘急行电车,经过几站后下车,那家店便在附近了。这一带是地域广阔的市中心,有大学,学生很多。意外的是,离我家并不远,十点多出发中午之前也就到了。记不清什么时候问过滋叔叔,以前没有直通这座城市的公路,即便乘坐电车,也必须绕很远的路。因此,这里的大学生基本上选择租房。

  被猫咪老师缠得没办法,只好在车站前的乌冬面店吃了早午饭,然后根据茶色信封上写着的地址,一边走一边寻找那间店铺。这座小城的北边是迎面而来的高山,南侧是直通大海的广阔平原,站前广场北侧比较繁华,半山腰有座由来已久的神社,参道两旁是早先开拓出来的小镇。大学建在山丘上,古老的教学楼能俯瞰整座小城。走出车站大楼能看到公交车转盘,五条公路呈放射状向四周展开。

  在车站旁的派出所,我查了查地图,再次确认了地址,之后朝沿着铁轨往西北边延伸的商业街走去。大概是面向学生开设的商业街,这里二手书店、文具店、时髦的咖啡店鳞次栉比,花灯堂距此有点距离。途中,每当我们和小孩子擦肩而过,他们都会对着猫咪老师噗噗地吹气,或者指指点点,为此猫咪老师情绪大受打击。

  “喂,夏目,我要回去了。你就自己去那个古董店吧。”

  “不要这么说,快陪我去啦。我会买七辻屋的豆包作为谢礼的。”

  接连转过好几条主道后再拐进细长的岔路,差不多就是这附近了吧?我正在确认信封上所写的地址,一个女子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这附近有没有一家叫花灯堂的古董店?”

  “哎?”女子十分吃惊地回头看着我,“花灯堂的话,在那里左转,沿着河向北走就到了……”

  或许是大学生吧,她的长发扎成马尾,胸前佩戴着纯美式风情的羽毛饰物,牛仔裤洗得有些褪色了,手里拎着书店的纸袋。乍一看并不起眼,却自有一股优雅的品位。

  “但是,那家店已经……”

  “啊,我知道。只是和它有点渊源。”

  “这样啊……”女子看着我,露出讶异的神色。当瞥见我手里的信时,那表情好似想说些什么,最终也只行了一礼便离开了。

  “好了,夏目,我们也快走吧。”

  按照那位女子的指引,转个弯后道路尽头便是一条小河,河滨路上绿柳摇曳,沿着南北方向一路蜿蜒,令人心旷神怡。猫咪老师不知怎的忽然发现河对岸甜品店的店招,立刻就想冲过去,好不容易制止它后,我们沿着河逆流而上。商业街被远远抛在身后,沿路已是普通的民家。花灯堂应该就在其中某一处了吧。

  刚走到店门口,猫咪老师猛地止步,小声叨念道:“嗯嗯,有种不好的预兆哦,夏目。”

  “怎么了,猫咪老师?”

  “里面有不太对劲的东西。”

  “是妖怪吗?”

  “嗯,看你怎么想了,或许是比它们更糟糕的呢。”

  站在店门口,可以清楚地看见门上悬挂着“休业中”的招牌。然而听着店里的动静,又分明是有人的样子。

  “到底是谁在里面,猫咪老师?”

  就在这时,店门缓缓地打开了。看清从里面走出来的那人之后,我吃惊得无以复加。如果说所谓的缘分就是指无数个偶然的排列组合,那么毫无疑问我同面前这人实在是缘分匪浅。

  “哦呀?夏目。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呢。”

  那张帅气的脸此刻正爽朗地微微一笑。我仰起头,大声叫出了那人的名字。

  “名取先生!”

继续阅读: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目友人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