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细思极恐
米兰天空2016-10-31 08:303,723

  我有个基友姓陈,大名陈大凯,身高186,体重286,肚子大的低头绝对看不到自己新买的鞋,因此我亲切的叫他陈胖。

  陈胖是我中学同学,虽然是学渣一个,但人家老爹是富一代,大学毕业后甩给他一大笔钱做生意,还郑重其事的告诫他要先定个小目标,比方说先挣它一个亿。

  面对父亲的教诲,陈胖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表示不赚它一个亿誓不姓陈。可他父亲刚走,他就一脸淫笑地告诉我他的小目标是先睡它一百个姑娘。

  “赚不了一个亿,那你就不姓陈了?”我很替他担心。

  “妈的,老子上个月体重突破290斤大关,反正人已经这么沉了,姓不姓陈无所谓了。”

  能说出这些话来的主,绝对心宽体胖,而且他玩性也大,因此老板当得很潇洒,平时把生意交给别人打理,自己每天殚精竭虑的忙着吃喝玩乐,还美其名曰称这是职业经理人制度的必然要求。

  既然是基友,我俩的关系自不必多说。按说他有什么难事,我应该义不容辞的出谋划策,虽然实践证明我确实不是一个好的师爷……

  只是,最近我这个基友,确实有点古怪……

  更加精确一点地说,他变古怪,应该是从他两周前结束一次长途自驾游归来之日算起。

  古怪一:白天从不出门,只有晚上出。

  古怪二:回来后从来没跟我吃过饭。要知道,陈胖以前可是恨不能一天吃六顿饭,除了泡姑娘,每次都得拉着我。而自驾游回来后,他不是不叫我,连我叫他都不去。

  古怪三,他刚回来时,我在他家里见过他一面,三十多度的桑拿天,他竟然不仅不开空调,还特马穿长衣长裤…长衣长裤…长衣长裤!

  这只是我粗略观察到的古怪之处,因为直到今天下午,我才有机会跟他见面。

  下午三点多,陈胖一个电话把我叫到了他家。

  我看着瘫坐在沙发里,面目阴郁的陈胖,心里既好笑又好奇。好笑的是平时一贯要强的陈胖怎么虚成今天这个样子,好奇的是什么棘手的事情能把他搞成这样。

  “可以啊陈胖,现在改走高冷路线了?”我手头上还有工作,要不是他电话里软硬兼施,我根本就不想来。“别他妈装深沉,有话快说。从我进你家门都十五分钟了,屁也不放一个,玩我是吧?”

  陈胖怔了怔,低声说:“操他大爷的,兄弟我遇上怪事了,真挺瘆人的,要不然我也不能把你拽过来。”说完他扔给我一个信封,“老逄,你看看。”

  我接过来一看,是那种最普通的白色信封,没有贴邮票。封皮上写着四个歪歪扭扭的字:“陈大凯收”。信封里面只有一张彩色照片,我把它抽出来,仔细端详着。

  不得不说,这是一张让人看了极其不舒服的照片,但是却说不出来哪儿别扭。

  照片内容很简单: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一个穿病号服的长发女子,背对镜头坐在一张床上,头看向窗外,看不见她的脸。窗外洒进来一抹夕阳的余晖,窗户上影影绰绰的映着一些可能是树叶的影子。整个照片画面阴暗,窗上的树影像密密麻麻的手掌印,再加上看不到脸的长发女孩,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诡异。

  我心里冷哼一声,抬头质问他:“陈胖,你实话实说,是不是你小子在外面瞎搞搞出事来了?八成是你玩弄人家女孩的感情,人家寄照片过来跟你讨说法。这女孩是不是在妇科病房,刚做完手术……”

  陈胖不耐烦的打断我:“你正经点能死啊。这个女孩我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是我肯定不认识……”

  他抬头看了看我,像是在组织语言。“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有时候突然看到某个场景,感觉似曾相识,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的经历过,反正感觉非常的熟悉……”

  我一愣,确实我有时候会出现这种感觉。而且不只是我,很多人都有,至于为什么,好像还没有权威的科学解释。“嗯,我好像也有过,怎么,与这张照片有关系吗?”

  “有关系。”他咽了口唾沫,指了指照片说:“这张照片上的场景,我觉得我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这小子脸色铁青,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淡淡地问他:“照片是哪儿来的?”

  他眉头一皱,叹道:“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我出门,一开门就发现这封信放在门口。我去物业查监控了,也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这张照片真的把我吓着了,你想啊,你前一天晚上做个梦,第二天就有人把你的梦拍成照片寄给你,你怕不怕?”

  我把照片甩在他身上:“你少用你那乌鸦嘴咒我。这事是有点奇怪……不过理性的人做事总有各种目的,这人把这照片扔到你家门口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吓唬你?没这么简单吧。”

  他沉思了片刻,又低声说道:“这事挺邪的,要是人干的我倒不怕,就怕是我沾上了不干净的东西。你看照片上这个女的,怎么看怎么邪乎。”

  我看着他稍微有些哆嗦的嘴唇,心中一阵感慨。

  陈胖这次是真怕了!

  我拿过照片,安慰他说:“你先别着急吓唬自己,咱们仔细看看照片,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房间里又闷又热,我穿的衬衣都已经被汗打湿透了。

  奇怪的是,陈胖穿着长衣长裤,脸上竟然一点汗珠子都没有。

  我擦,这不科学啊。

  “我说陈胖砸,这么热的天,你不开空调,你这是要闹哪样?你难道就不热?”我边擦汗边烦躁的对他说。

  陈胖脸上露出一丝慌乱:“不巧,空调坏了……老逄,你是条汉子,将就将就吧。想当年上大学的时候,你那个破宿舍连风扇都没有,不也就这么熬过来了吗……”

  突然,我混沌的脑子突然掠过一丝清风。

  “你刚才说什么?!”我打断陈胖。

  “啊?”陈胖脸色纳闷:“我说……你是条汉子…”

  “妈的,我这条汉子就快被自己的汗淹死了。”我摇摇头:“你刚才说,上大学的时候?”

  陈胖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

  我用手一拍照片:“你一说大学我想起来了。我说看着眼熟呢,这地方我认识啊。这不就是医科大学的校医院吗?”

  “医科大学?”陈胖瞪着眼问:“你说咱们市的医科大学?”

  “对啊,你看这窗上的树影,像不像人的手掌印?医科大学校医院后面就栽了些这种树,树叶映在窗户上就跟鬼手印一样,很多同学在那儿住院,本来没病被吓出病来了。”说到医科大校医院,我再熟悉不过了,上大学时我女朋友就是医科大的,她身体比较孱弱,我三天两头就陪她往校医院跑。

  陈胖拿过照片看了看:“真的?不会是别的医院也种了这种树?”“不可能。”我摇摇头:“看着病房的布置,再加上这树影,可以肯定就是医科大校医院。”

  陈胖沉默了半天,愁眉苦脸的对我说:“我这辈子就没进过医科大,更别说校医院了。”

  “既然知道这是哪儿就好办了,你要是真把这照片当回儿事,咱们就去趟这个校医院,肯定能找到什么线索,没准能知道这女的是谁。怎么样,你不觉得这事挺刺激的,跟侦探小说一样。”

  陈胖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要去你去,我反正不去。医院、火葬场什么的最瘆人了,去了再粘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眼珠子一转,讨好似地问我:“要不,你自己替我去查查看看?”

  “我擦,陈胖,你这么大个块儿真是白长了,胆子比小姑娘还小。你爱去不去,反正这照片又不是寄给我的……要我去行,你必须陪着我。”

  陈胖看来是是真怕,扭扭捏捏,死活不去。

  我也不勉强他。而且我是真没把这照片当回事。这八成就是什么人跟陈胖做了个恶作剧,没准就是熟人开个玩笑。

  我心里不由得感慨:陈胖这家伙,真是越活胆子越小。

  从陈胖家回家后,我便一头扎在书房里,忙着做出庭辩护方案。作为一个刚入行不久的律师,现在正是我创造口碑的时候,对于工作,我是一刻也不敢放松。

  熬到夜里两点,实在熬不住了,我草草洗漱完毕,倒头就睡。陈胖照片的事早就被我忘到了脑后。

  睡到半夜,我突然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吵醒。

  那是一种类似于抽泣的声音……

  擦,隔壁小两口又吵架了。

  明天得找他们说道说道,让他们把吵架时间提前一些……

  迷迷糊糊中,抽泣的声音反而越发明显。

  我实在受不了了,睁眼起身,握紧拳头准备在隔壁墙上使劲捶两下。

  可我突然惊恐的发现,这哽咽声不是在隔壁,而是从客厅传过来的。

  我的心里一凉。

  家里有人!

  不过半夜里哽咽的,似乎更像是……

  更像是鬼。

  恐惧驱散了睡意全无。客厅里的抽泣声仿佛知道我醒过来了,声音反而更加强烈。

  我定了定神,鼓足勇气大喊:“操,谁啊!”

  鬼也怕恶人,害怕的时候骂句脏话绝对给自己壮胆。

  随着这句粗鄙的骂声,客厅的抽泣声突然停了。

  我光着脚,蹑手蹑脚的打开卧室房门,胆战心惊的探出头向客厅看去。

  一副诡异的画面映入眼帘,吓得我差点心脏骤停。

  天气很晴朗,窗外月光洒在客厅内,整个客厅披上了一层银纱。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是个穿病号服的女子,背对着我,看不见脸。

  我吓得连动也不敢动。这不是照片里的女人吗,怎么跑到我家里来了?

  我擦,午夜凶铃?

  我开始脑补她从不满七寸的照片里费力钻出来的场景。

  一阵阴风吹来,我打了个重重的寒颤。

  随着这阵阴风,女人似乎也在微微晃动。

  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她向木偶一样一顿一顿的转动脖子,将脸慢慢的转了过来。

  我的头皮几乎要炸开!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

  不,那不是一张脸!

  乌黑的头发下面是一张空白的脸,没有五官,没有表情,如同一张白纸。

  虽然没有表情,但我知道她在盯着我,还特么在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止想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禁止想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