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赛车
挽歌丫头2019-10-31 03:053,275

  “楚思楠!”莫云沣看到她扔下来的手套,心里蓦地一紧,这该死的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他叫到旁边的教练:“教练呢,教练在哪里?快把她给我拽下来!”

  教练走过来,觉得他有些大惊小怪,于是劝慰道:“先生,这只是一项户外运动,很安全,您不用担心。”

  “No!”莫云沣脸色更加黑,冰冷的眸子瞪向教练,低沉的声音带着危险的杀气:“她是我妻子,我现在命令你,立刻把她放下来!Now!”

  见有人质疑他的权威,教练也有些不满了,“先生,你既然这么爱你妻子,刚才就不该同意她攀岩。”

  莫云沣怒极,一手抓住教练的衣领:“我再说最后一遍,放她下来!”

  教练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觉得自己简直遇到了一个疯子,只是攀岩而已又不是极限运动,何必如此夸张,但还是让人将思楠慢慢放了下来。

  思楠刚落地,莫云沣就直接冲到她身边,看到她出血的手指,他眸子里染上一片猩红:“楚思楠,你是疯了吗,做这种自残的事情。”

  思楠淡声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攀岩而已,难免会受着伤,你过来找我什么事?”

  莫云沣不答,抓住她的手,他将她的衣袖向上捋了捋,想要看下她的胳膊有没有受伤,却看到她手腕处的淤青,在她白皙的皮肤下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他手下的动作微微一僵。

  思楠抽回手,放入口袋里,忽而妩媚一笑:“老公是突然又心动了吗,可是我现在有些累无法陪你,让我先休息两天可以吗?”

  一声“老公”,带着明显的嘲讽,将莫云沣脸色刺的一白,她明知道他不是那个意思,这样说不过是在表示她的不满。

  抬眸,他甚至有种想要说抱歉的冲动,可在看到她始自终都是那种冷眼旁观的表情时,他心中的怒火又被激了出来。

  “楚思楠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心疼,就会愧疚了?你是我妻子,那些都是你应尽的义务!”

  思楠忽地莞尔一笑,“我知道这不过是义务而已,也没有娇气到需要让你心疼或者愧疚,你也不用懊恼。”

  这种阴阳怪气的语气让莫云沣听着心里分外不爽,明明每个字都是刺却又真的挑不出半点刺来。

  让他憋出内伤却说不出半个“不”字,只能咬牙道:“楚思楠,你不去当律师真是可惜了!”

  思楠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我最擅长是当犯人。”

  “你!”

  “莫总,我没有按约定时间查出紫水晶项链的下落,按照我们的交易,等下游轮后,我就直接去自首!”思楠又恢复了以往的冷淡。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莫云沣冷哼一声,“真要去坐牢,也不用急这一两天。”

  说完,他就反应过来了,忽地盯着她,眼神异常犀利:“你见到他了?”

  思楠随意点点头,也不再小心翼翼顾及他的情绪,只顾自己说道:“项链不在他那里,这次的赌,我输了。”

  “他还说了什么?”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思楠。

  “他说了什么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思楠扫了一眼他冷厉的眸子,“你从来都不相信我,问这些又有什么必要。”

  “你!”若是平日,莫云沣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但今天特殊,他只能忍着,“我已经墨言过来接我们了,十分钟他就会到,你先回去收拾一下。”

  要办的事情已经办完了,现在他和思楠又处成这样,再呆在游轮上已经没必要了,所以和白枕谈完后,他就做了这个决定。

  但在思楠听来,却又是一番意思了,原来他当真这么迫不及待想要自己坐牢。

  “没什么好收拾的,反正以后也用不上那些东西。”

  莫云沣觉得这句话听着不太对劲,但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算了,给她一天放肆的机会!

  墨言开着游艇过来,看到少爷和少奶奶全程无交流,又看了看游轮上欢声笑语的别人,心里不禁纳闷怎么玩了一趟,两人关系反倒更差了。

  ……

  莫云沣和白枕的约定的时间是在七天后,所以一回来他就去了赛车场,以前他酷爱跑车,但这次醒来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车祸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这段时间,他连车都很少开。

  不过白枕开出的条件实在诱人,景儿,景儿的消息,他查了那么久都没有查到,又怎能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思楠并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交易,回来后就一心扑在工作上,想要在坐牢前把后事都安排好,忙的都没有时间回家,更无暇顾及其他。

  一晃眼,一周就过去了。

  这天,思楠正在公司开会,安排以后的工作,莫老爷子却突然拄着拐杖闯进来了,怒气冲冲。

  “爷爷?”思楠立马站起来,爷爷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公司了,今天怎么会……

  “都出去,我跟思楠有话说。”老爷子踱着拐杖厉声道。

  会议就此中断,其他员工离开后,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思楠为爷爷端来一杯热茶,心里有些忐忑,“爷爷,您今天怎么突然来公司了?”

  “哼,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爷爷!你天天躲在公司不回家,我还不能来了?”老爷子吹胡子瞪眼道,“我今天要是不来,下次是不是就要去监狱看你了?”

  “爷爷……”思楠见老爷子动气,心有不忍,但知道自己瞒不住他,只能小声道:“爷爷你放心,云沣现在已经上手,公司在他的带领下也越来越好了,我不在,也没什么影响。”

  “砰!”老爷子盛怒之下直接摔了手边的茶杯。

  思楠吓的不敢再说下去。

  莫老爷子看着低下头的思楠,眼中不无失望:“思楠,你是我莫家的儿媳妇,这些年爷爷待你像亲孙女一样,到头来就换来了这句?”

  思楠心里一痛,忙摇头道,“爷爷对我的好我都知道,只是以后我不能再陪在爷爷身边了,是我对不起爷爷的栽培。”

  “思楠,你一定要这么倔吗?!因为一个赌背上偷盗的名声,你以后会后悔的!”莫老爷子踱着拐杖厉声道,“你听爷爷的话,忘记和沣儿的交易,后面的事情让爷爷来处理,这次是沣儿太过分了!”

  “爷爷……”思楠咬唇,美眸里蓄积着闪烁的晶莹,“您不要怪他,这是我三年前就欠他的,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让爷爷您再难做一次。”

  “哼他不知道你为莫家付出了多少,难道我还不知道?以后不准再说欠不欠的,你这个儿媳妇我认定了,他要送你去坐牢,我坚决不会同意!”

  莫老爷子的一番话勾起了思楠心中所有的委屈,她看着这位年迈沧桑的老人,一丝热气萦绕在她的眼眶中,半响,她才忍住颤声,带着歉意说道,“这次坐牢是我心甘情愿的,我愿赌服输,爷爷你不要因为我训斥他,更不要因为这件事责怪他,公司的事情交给他打理,爷爷也不用担心。”

  思楠原本是想要劝住爷爷,却不料爷爷反而更加生气,“呵,他从回来到现在,连公司都没有踏进来一步,天天往赛车场跑,这叫会打理公司!”

  赛车场?

  思楠微微一惊,她这几天一直没看到莫云沣,还以为是他不想看到她……

  只是他为什么会流连赛车场?

  她忽然想起那天在游轮上他们说过的话——

  白枕说:你放心,他不会真的让你坐牢。

  莫云沣说:这件事你不用管了,就算真要坐牢,也不用急这一两天。

  她突然就明白了,白枕和莫云沣之间肯定达成了什么协议!

  白枕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神秘的如鬼魅一样,他虽然谦逊温和,但骨子透出来的胸有成竹绝对不容小觑。

  如果他们之间的协议需要用赛车来实现,那……一种不好的预感噌地窜到她的脑子里,莫云沣好不容易才醒来,她不允许他再出事!

  ……

  待莫老爷子走后,思楠直接给墨言打电话。

  “少奶奶?”墨言接电话时,显得很吃惊。

  思楠听到电话那边呼呼的风声,心里蓦地一紧:“墨言,告诉我,你们现在在哪里?”

  “少奶奶……”墨言有些为难。

  “墨言,他是不是要赛车?”思楠握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

  “……”电话那端,墨言不语。

  他的沉默让思楠心惊,她抓着电话,几乎是吼着说道,“告诉我地点!如果他出了什么事,你怎么向爷爷交代!”

  墨言认识她已经三年了,他的印象里不管什么时候,她都是从容镇定的,这一吼,震慑住他了。

  “少奶奶,这是少爷和白先生之间的约定,就算您来了,也阻止不了。”

  思楠狠狠的闭眼,一字一字的吐出:“地点!”

  墨言一咬牙,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说道:“西郊的盘山区。”

  思楠挂了电话,慌忙出门,西郊的盘山区是赛车手最喜欢的赛车环道,整条赛车道尤其惊险,单向车道一边靠山,而另一边便是悬崖。

  究竟是什么赌注,让他连命都不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深不候:前夫别惹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深不候:前夫别惹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