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新的交易
挽歌丫头2019-10-31 03:053,237

  白枕温淡却有力的话不由激到莫云沣心里,他冷眼看着这个连爷爷都查不出来历的男人,语气变得阴沉起来,“真想知道白先生和我妻子到底是什么关系,竟然这般关心她?不仅关心她,甚至连对莫家都这般清楚。”

  白枕并没有被他的气场震慑,而是平视着他,仍然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只是楚小姐的一位仰慕者而已,跟她并没有什么过好的关系,莫家,我也并不了解,只是商场形势,我还能分析一二,当年你出事时,莫老爷子也正病重中,盛世副总莫天成并不真正懂经商之道,你父亲也早已不管商场的事情,莫家二子莫云苏又一心扑在学业上,对莫家生意并不关心,所以放眼看去,当时的情形,也只有依靠楚小姐。”

  莫云沣拧眉,这也叫不了解莫家?

  盯着面前这个男人,他目光灼灼逼人,低沉的声音中满是不善:“你到底是谁?”

  “莫先生不用在意我到底是谁,至少为了楚小姐,我也不会伤害莫家。”白枕语气仍然淡远,眸子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神伤,“我知道她一直护着你,护着你们莫家,若是我做出伤害莫家的事,必定也会让她伤心。”

  莫云沣眼冒精光,怒极反笑,“楚思楠现在是我妻子,你说话请注意分寸!”

  白枕稍稍抬眸,眼中尽是鄙夷:“可莫先生什么时候真正把她当做妻子了!”

  ……莫云沣眸色幽长起来,他的确没有把她看成自己妻子,但男人天生的占有欲和控制欲也不容许别人来抢他圈地里的猎物。

  即使他很讨厌这只猎物。

  莫云沣被激地的站起身来,挺拔的身形周身满是强硬的气场:“哪又怎样?只有她一天是莫家媳妇的身份,你就一天别想得到她!如果再让我抓到任何你和她的把柄,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说完,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迈开优雅的步子扬长而去。

  “莫先生难道不想知道紫水晶项链的下落,据我所知,当年你是想把它送给你女朋友的。”看着他的背影,白枕惨笑一声,真不懂,她到底是爱上了这个男人哪一点!

  莫云沣顿时停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和狠戾。

  转身回来,他再次坐上原来的位置,缓声吐字道:“说,你到底还知道什么?”

  白枕颔了颔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了笑,“莫先生,我们也来做个交易如何?”

  莫云沣冷峻的眉心忽跳起来,他抬眸,开始重新审量白枕,这个男人好像知道他的所有,而他却这个男人却一无所知,这让他,有了挫败感和危机感。

  他强压住胸口的怒火,冷声道:“你想做什么交易?”

  “我听说莫先生以前酷爱赛车。”白枕淡淡一笑,“我们来一场比赛,若是你赢了,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都会让紫水晶项链完璧归赵,还会额外送上一条关于苏小姐的线索,如果你输了,你和她之间的交易就就此作废。”

  “好,我同意!”莫云沣一口答应。

  很明显白枕一心护着他的妻子,但现在他已经无暇顾及其他了。

  白枕微微有些震惊,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么快,暗叹口气,他不知道是该为莫云沣不忘旧情高兴,还是该为思楠爱而不得难过。

  ……

  莫云沣回到房间时,思楠正在外面的甲板上吹风,与莫云沣擦肩而过的她却正巧看到站在另一端的白枕。

  微咸的海风中,他一身白色西装显得一尘不染。

  坐在露天的咖啡馆桌椅前,两人都没有开口,气氛有些尴尬。

  为了缓解不太适合聊天的氛围,白枕唤来站在附近的服务生:“服务生,给这位小姐一杯奶茶,我要一杯淡茶。”

  思楠悻悻的皱眉,自己最讨厌喝带牛奶的饮品:“不,我要……”

  “你刚吃完早饭,不太适合喝咖啡,这里的奶茶味道不错,你可以尝尝。”白枕淡淡阻止,抬头对服务员道,“先要这些,谢谢。”

  思楠缄口,她并不太喜欢别人替她拿主意。

  第一次以如此正式的方式见面,虽然白枕已经在脑海里想过千百次这样的画面,但真的见了,他居然有些紧张了。

  ——思楠,这段时间,你过的怎么样?

  可是一开口却变成了:“楚小姐,昨天因为有要事处理,让你多等了一天实在抱歉。”

  思楠摇头,“是我鲁莽,突然打扰了你。”

  白枕笑了笑,眉眼间舒展开温柔的线条。

  思楠一向严肃,不由皱了皱眉头,一位来历不明的人,丝毫不掩饰他对自己的喜欢,她实在看不透也猜不着他这样做的原因。

  她心中对这个男人,有太多疑惑,不过当务之急她最想说的是——

  “白先生,我想知道紫水晶项链是否在你这里,若是在,请你还给我。”

  白枕脸色微变,抿了抿唇:“楚小姐误会了,紫水晶项链不在我这里,我只是知道它的下落。”

  只知道它的下落……

  思楠顿了顿,“那白先生能不能告诉我它的下落,这条项链对我们两家公司都很重要,若是你能劝对方把项链还回来,我可以保证,这件事,一定不会走警方那道程序。”

  白枕歉意的看着思楠,即使告诉了她,她也拿不回来这条项链,相反,还会给她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抱歉,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放心,他不会真的让你坐牢。”

  见他连她和莫云沣之间的赌注都知道,思楠心中的疑惑不由更深,她眸子闪过一抹冷光,刚准备质问,一道海风突然掀起,呛得她不由咳嗽起来。

  白枕绿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心疼,他忙起身,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她,嘴上还带着淡淡的责备:“楚小姐,清晨的海风还有些凉,你不该穿这么单薄。”

  从昨晚的委屈到现在,她不曾听到一句安慰的话,现在关心骤然降至,却不是她期许的那个人,思楠想到此,脸色也随之变的苍白。

  看着他递过来的外套,思楠的眸子变得更加淡漠,甚至还带着怒气,“白先生,我跟你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白枕微拧着眉头,有些无奈道:“喜欢一个人,还需要理由?”

  思楠讽刺的笑了笑:“这是一个只存在交易的世界,如果没有理由,那就是有目的。”

  白枕神色一瞬间落寞下来,他看着远处的海景,默然叹了一口气:“那你呢?你对莫云沣的感情,也只是因为和莫天成的一纸契约吗?”

  思楠一愣,没想到他会突然将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这是个她从未想过的问题,一时间,她竟有些答不上来。

  她嫁到莫家时,他是一个植物人,所以她习惯了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和日常梳洗,也习惯了以他为中心,替他打理公司照顾家人,即使在他醒来后,她养成的这些习惯也没有改掉。

  他昏睡了三年,她就一直担心,怕他醒不来,后来他醒了,她又担心他无法完全康复,再后来,他能像正常人一样能吃能走能动了,她又担心无法上手公司的事,而现在,他已经得心应手后,她又开始为紫水晶项链的事情担忧……

  如果这些习惯和担心不能用一纸契约来解释,那她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

  陷入沉思的她都没有注意到白枕是什么时候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的,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

  莫云沣再见到思楠时,她正在游轮一角的攀岩区攀岩。

  虽然系着安全带,但她娇小的身子在半空中依旧显得很无助,就像是飘在风中的一片叶子,随时都有落下来的可能。而攀岩墙上的思楠似乎也很配合她现在的处境,因为右手没有抓稳凸石,一下子向下滑落几公分,若不是她脚下用力蹬了一脚远离开攀岩墙,前身肯定会噌出伤来。

  莫云沣看的心莫名一揪,比起昨晚的冷暴和今早的无情,这一刻,他却有些担心了。

  其实,对于昨晚发生的事,他已经开始后悔了,尤其是在看到床单上那几滴刺眼的红梅时,他真的意识到,自己这次,做错了。

  “楚思楠,你给我下来!”他冲着她大吼一声,满腔里抑制不住的冷气压。

  思楠回头,看到下面正站在莫云沣,脑子里又略过白枕说过的那句话,眼前涌现出了好多好多事。

  那一声“贱人”,那一沥带血的下跪,那一晚他逼她灌酒陪客,直到昨晚……思楠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纵使她再有忍力,她也需要发泄。

  “楚思楠,你听到没,给我下来,现在!”莫云沣见她不动,冷厉的嗓音更提高了几个分贝。

  思楠轻轻地摇摇头,似乎故意与他作对,她甩掉手套,徒手握住上面的凸石,向上爬去。每上一步都会划到她修长的指甲,几次下来,指甲缝里已经隐隐出了暗红的血丝。

  但她并不觉得疼,相反,这种能减轻她内心痛楚,还能让她身心俱疲的运动反而让她能痛苦地呼吸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深不候:前夫别惹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深不候:前夫别惹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