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丹·布朗2016-10-26 16:562,858

  我是在佛罗伦萨!?

  罗伯特·兰登的脑袋一抽一抽地作痛。此刻他坐得笔直,手指死死地摁在病床边的呼叫按钮上。尽管体内注射了镇静剂,但他的心跳依旧很快。

  布鲁克斯医生匆匆赶回来,漂亮的马尾辫上下摆动:“你没事吧?”

  兰登摇了摇头,一脸困惑:“我这是在……意大利!?”

  “很好,”她应道,“你的记忆开始恢复了。”

  “不是的!”兰登指着窗外远处巍然耸立的宏伟建筑,“我认得出那是维奇奥宫17。”

  布鲁克斯医生重新打开灯,窗外佛罗伦萨的天际线淡去了。她走近病床边,面色平静,悄声道:“兰登先生,不用担心。你只是得了轻微的失忆症,而且马可尼医生已经确认你的大脑功能并未受到影响。”

  大胡子医生跟着冲进来,显然也听到了病床呼叫。他一边查看兰登的心脏监护仪,一边听年轻同事汇报。布鲁克斯医生说的意大利语很流利,语速很快——内容是关于兰登获知自己身在何地后是多么“情绪激动”。

  只是情绪激动?兰登心中腾起怒气,瞠目结舌还差不多!他体内的肾上腺素汹涌澎湃,与镇静剂正在酣战。“我究竟出了什么事?”他催问道,“今天是星期几?!”

  “一切正常,”她安慰道,“这会儿是凌晨。星期一,三月十八号。”

  星期一。兰登强忍着头痛,竭力在脑海中回放所能忆起的最后一幅画面——寒冷而阴暗——他独自一人穿过哈佛校园,去参加周六晚上的系列讲座。那是两天前的事情了?!他努力回想讲座上或者讲座之后发生的点滴片段,心里愈发惊恐。一片空白。心脏监护仪的嘀嘀声频率更快了。

  年长医生挠挠他的大胡子,继续摆弄仪器,而布鲁克斯医生则坐回到兰登身边。

  “你会好起来的,”她柔声说道,让他宽心,“根据我们的诊断,你的情况属于逆行性遗忘,这在脑外伤中相当常见。你过去几天的记忆可能会模糊不清甚至完全缺失,但大脑不会有永久性伤害。”她顿了一顿,“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刚才我进来时告诉过你。”

  兰登想了一会儿:“西恩娜。”没错,西恩娜·布鲁克斯医生。

  她微微一笑:“你看?你已经能够产生新的记忆了。”

  兰登还是觉得头痛难耐,而且看近距离的物体时,视线仍然一片模糊。“出……什么事了?我怎么来这里的?”

  “你该休息了,我想或许——”

  “我是怎么来这里的?!”他再次发问,心脏监护仪的响声更急促了。

  “好吧,放松呼吸,”布鲁克斯医生与同事交换了一下眼神,面色紧张,“我这就告诉你。”她的语调明显严肃了许多。“兰登先生,三个小时之前,你跌跌撞撞闯进我们急症室,头部有一处创伤,血流不止,接着就陷入昏迷。没人知道你是谁,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由于你嘴里一直念着英语,所以马可尼医生请我来帮忙。我从英国来,正在这里过学术休假年。”

  兰登此时的感觉恍若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马克斯·恩斯特18的画作中。我在意大利搞什么鬼名堂?一般说来,兰登每两年来这里一次,参加一个艺术会议;但会议通常在六月,而现在才三月。

  这会儿镇静剂的药效越来越大,他感觉地球引力每一秒钟都在增强,正透过床垫把他往下拉。兰登不甘就范,昂起头,竭力保持清醒。

  布鲁克斯医生俯身凑过来,就像一个天使:“睡吧,兰登先生,”她轻声道,“在最初二十四小时里,脑外伤需要特别小心。你得卧床休息,否则会产生严重的后遗症。”

  突然,病房里的对讲机嘶嘶响起,飘出一个声音:“马可尼医生在吗?”

  大胡子医生按下墙上的按钮,应道:“什么事?”

  对讲机里蹦出一连串意大利语。兰登没听明白,但他注意到两名医生相对而视,且一脸诧异。难道这是一个警报?

  “请稍等,”马可尼医生答道,随即松开对讲机按钮。

  “究竟怎么回事儿?”兰登问道。

  布鲁克斯医生仿佛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刚才是重症监护室的接待员打来的。有人来医院探视你。”

  昏昏沉沉的兰登看到一丝希望:“太好啦!或许这个人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她看上去迟疑不定:“居然会有人来医院找你,这有点古怪。我们刚知道你的姓名,而且你的信息还没有登记到系统里!”

  兰登一边抵抗着体内的镇静剂,一边挣扎着坐起来:“如果有人知道我在这里,那这个人肯定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布鲁克斯医生望了一眼马可尼医生,他立刻摇摇了头,并用手指点了点腕上的手表。她扭过头,面对兰登。

  “这里是重症监护室,”她解释道,“最早也要等到上午九点之后,才允许进来探视。待会儿,马可尼医生会出去,看看探访者是谁,并了解他或者她有什么要求。”

  “那我的要求又该怎么办?”兰登逼问道。

  布鲁克斯医生微微一笑,凑近兰登,压低声音,耐心地解释:“兰登先生,昨天晚上有些情况你还不了解……关于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而且在你和别人交谈之前,我觉得你有权知道所有的真相。不幸的是,我想你现在还很虚弱,难以——”

  “什么真相!?”兰登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他挣扎着试图坐起身。他胳膊上的静脉注射器扯得他生痛,整个人感觉像是有几百磅重。“我只知道我躺在佛罗伦萨的医院里,而且来的时候,嘴里还不停念着‘非常抱歉……’”

  一股寒意袭上心头。

  “我是不是驾车肇事?”兰登问道,“我是不是伤了人?!”

  “没有,没有,”她安慰道,“我确信没有。”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兰登紧逼不放,眼中喷着怒火,打量着两位医生,“我有权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沉默良久,终于,马可尼医生极不情愿地向他年轻漂亮的同事点了点头。布鲁克斯医生长舒一口气,靠近兰登:“好吧,我来告诉你我所了解的情况……但你听的时候要保持冷静,同意吗?”

  兰登点点头,这个动作又扯得头部一阵剧痛,脑袋仿佛要炸开了一般。但他一心想知道答案,无暇顾及疼痛。

  “首先要澄清的是……你头部的伤势不是交通事故造成的。”

  “很好,那我就放心了。”

  “也不见得。你的伤——实际上——是枪击造成的。”

  兰登心脏监护仪的嘀嘀声加快:“对不起,你说什么!?”

  布鲁克斯的语气相当平静,但她说得很快:“一颗子弹从你的颅顶擦过,极有可能导致了脑震荡。你能够活下来,已经非常幸运。子弹要是往下一英寸,那……”她摇了摇头。

  兰登盯着她,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有人冲我开枪?

  突然走廊上传来愤怒的叫喊声,像是有人在吵架。听上去,应该是前来探望兰登的那个人不愿意再等。几乎与此同时,兰登听到走廊尽头的一道厚门被重重地撞开。他盯着门口,直到看见一个身影沿着长廊走过来。

  是一个女人。全身上下裹在黑色的皮衣之中。她肌肉结实,身型壮硕,深色刺猬头发型。她大步流星,双脚仿佛没有触地一般,直奔兰登的病房而来。

  马可尼医生见状,毫不犹疑地走到病房门口,挡住来者。“请止步!”医生喝令道,并像警察一样伸出一只手掌。

  陌生人丝毫没有放慢脚步,她掏出一支带消音器的手枪,对准马可尼医生的胸口,开了一枪。

  一种钢琴断奏19发出的嘶声。

  马可尼医生跌跌撞撞退回病房,紧捂着胸口,摔倒在地板上,白色的长褂浸在血泊中。望着眼前这一切,兰登吓坏了。

继续阅读:第3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狱:但丁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