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爱意会消磨,但愧意不会
辛夷坞2016-10-26 16:205,730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韩述相信自己一定会这么做,不管后果,不计代价。可是时光不可能倒流,所以,那个“然后”之后的所有内容,永远都只能是他在无数个仓皇的夜里安慰自己的臆想。

  周一的早上,韩述边跟同事打招呼边朝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走,他即将调离城南院的风声已经传了出去,同事们大多都已经知道他升迁在即。调往市院,当然意味着这是事业上的一个新转折,对于他的一帆风顺,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心服口服者有之,内幕论者有之,然而打招呼时无外乎以下几句。

  “韩述,高升了别忘了咱们啊。”

  “什么时候过去?走的时候别忘了请吃饭啊,也算大家为你饯行。”

  “怎么,我们都以为你直接到市院报到去了。”

  韩述一概笑着应道:“还没影的事呢,你们倒比我还未雨绸缪了,既然你们那么舍不得,我又怎么忍心一声不吭地走啊?”

  就这么一路走到办公室,韩述脸上的笑意才得以卸了下来,他难以消受地揉了揉额头。他是省高级人民法院韩院长的儿子,这是一个很少人提起但是基本上谁都知道的“秘密”。虽然审判机关和法律监督机关分属不同的系统,但高层交叉任命却是近年来的惯例,韩述的父亲韩设文三年前仍是省高级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在政法界的人脉自然无须多说。作为韩设文的儿子,韩述的一路高升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理所当然的事,至于他实际能力如何,努力与否,反倒变得不重要了。

  和所有内心骄傲的年轻人一样,韩述下意识地排斥“韩设文的儿子”这个称谓排在“韩述”这个名字前,成为别人对于他最重要的定义。年少的时候,韩述甚至发誓绝不依靠父辈的关系,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当然,如今的他也从不认为自己需要父亲的护荫,但是至少有一点他明白了,除非他彻底地远离政法界,否则他不可能不受到父亲权势的影响。很多东西,他不想要,他父亲也没要求别人给,可很多人会自动自觉地送上来。那些优待无处不在,让你避无可避,直到你无奈地接受它的存在是一种更深意义上的潜规则。

  中学时候的韩述曾经想过,自己将来最好不要跟政法行业沾边,他可以是个科学家、建筑师、医生,甚至是商人,就是不要走老头子的旧路,可是天分和爱好这种东西也许伴随着他的血统与生俱来,尽管他很不愿意承认,但当他第一次走进政法大学的校门时,浑身的血液真的有一种沸腾的感觉,后来他说服自己,他也许注定要干这一行。

  好在韩述并不是一个钻牛角尖的人,踏入社会一段时间之后,他算是彻底地明白了一个道理,暂且别说这辈子他是否能做得比老头子更好,就算他终有一天超越了老头子,别人还是会记得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又或者他当初真的赌了一口气远离了这一行,韩院长的“阴影”还是会无所不在的。大家都说,生活就像是被强奸,你逃脱不了,就不如享受它,韩述也是这么认为的,既然他注定顶着“韩院长的儿子”这顶帽子,那还不如争气点,直起脖子,把帽子戴得比谁都漂亮。

  他聪明,好强,懂事了之后更学会了勤奋,还顶着那顶“好帽子”,从小到大,挫折遇着他都要绕着走,想不顺利都难,虽然老头子一直嚷着说要给他点苦头吃吃,可实际上哪里舍得。活了二三十年,他自己也承认自己没栽过什么跟头,只除了一次—那就是谢桔年。仅这一次,摔得太重了,让这个蜜水里泡大的孩子永世难忘。

  想起了那个名字,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韩述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其实一男一女的纠缠最是烂俗,无非一个情字,朱小北虽然嘴上什么都没说,但是韩述知道那天她看出来了一点端倪,并且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错了,桔年从来都不是韩述的恋人,十一年了,就算是爱,都早在时间里消磨并忘却,可有一样东西不会,那就是“愧”。

  那愧意的种子深深埋藏在当年那个青涩男孩的心底,他苦苦催眠自己想要忘却,也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成功。人的记忆会自我保护,那一天的很多细节,韩述都已经成功地忘记了,他已经不记得谢桔年那一天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裳,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来到法庭的,又是怎么回去的,甚至不记得那一天究竟是天晴还是下雨。好像有块黑板擦,悄无声息地抹去了他记忆中害怕回想的片段,只留下满地粉尘。然而直到他重遇谢桔年,这才知道,当年那颗种子,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开枝布叶,实则根须虬结,盘踞得他都看不见自己的一颗心了。

  在这十一年里,其实韩述经常做一个梦,梦见那一天,谢桔年站在被告席上,而他在台下,然后,当着无数双眼睛,他轻轻地站立了起来,用克制的平静语调,说出真正的事实……假如时光可以倒流,韩述相信自己一定会这么做,不管后果,不计代价。可是时光不可能倒流,所以,那个“然后”之后的所有内容,永远都只能是他在无数个仓皇的夜里安慰自己的臆想。

  前天从档案室翻出的旧卷宗还在他的抽屉里,可是他只能看一次。上面记载着:谢桔年,女,1997年被判胁从抢劫和包庇罪入狱五年,于S市昌平女子监狱服刑三年后因表现特别良好提前释放。隔着抽屉的木板,韩述都觉得那有些发黄的纸张在灼烤着自己。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前天,桔年究竟有没有看着他,那双平静的眼睛是否也是他自己的错觉,她看的是他还是小北。当年,他就不敢看她的眼睛,却总期盼着她能望他一眼。可是她没有,他知道,一秒也没有。

  正打算喝点醒神的东西让自己缓过来,内线电话就响了,院办的美女姐姐说:“韩科长,检察长有请。”

  城南分院的检察长是G市唯一的女检察长,姓蔡,名一林,原本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名字,但是自从台湾流行天后Jolin蔡大红大紫之后,认识的人想到这个名字,再联系到蔡检察长这个人,不知怎么的,总有一种想笑又不敢笑的感觉。蔡一林年轻的时候号称横扫政法系统的一枝花,出了名的文艺尖兵,而今为检察事业奉献了三十年青春,早已发福,容颜不再,而且,走上了领导岗位的女人为了确保威严,难免比男同志更严肃,总之如今的蔡检察长给人的感觉无外乎:“丰满”、严厉、铁腕。

  韩述敲着检察长室的门时,心里也有些叫苦不迭,一秒钟后,听到那一声威严而冷静的“请进”,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蔡检察长正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到韩述,用眼睛示意他坐到自己桌子对面的位置上。韩述走过去,端正坐好,做好聆听的准备。但是今天的蔡检意外地没有长篇大论,而是把自己面前的文件夹单手推给韩述。

  “你的任职文件已经到市院了,这你也知道了吧,不过市院那边说,你的前任手头还有一个案子,需要一段时间交接,所以就算你急着要走,可能都还得在城南院多待一阵了。不过最长也不过半个月,这个你可以放心。”

  韩述笑着给对面的人倒茶,“多待一阵就多待一阵,我正觉得有些舍不得你呢!”

  蔡检圆润脸庞上的严厉顿时破功,她用文件夹在韩述握着茶壶的手臂上一敲,佯怒道:“你这死孩子,连我的便宜都占。”

  韩述有些夸张地甩手,“一林妹妹,你不用这么狠吧。”

  说起来,蔡检与韩家的关系“源远流长”。年轻的时候她跟韩院长是同学,又曾经一起被送到外地进修,回来后在同一个部室任职了两年,在共同学习和工作的过程中结下了深刻的革命友情。虽然两个小青年当时声称心无旁骛,但是在别人眼里,他们是很般配的一对。一心向学的韩院长当时也在接受领导谈话的时候矜持而委婉地表示:“如果小蔡同志没有意见,我也没有意见。”然而就在大家乐观其成的时候,小蔡同志却被外单位的一个文艺小青年的热情攻势攻陷了,最后,反倒是她从小到大的手帕交通过她结识并嫁给了韩院长。因为这层关系,蔡检和韩院长一家长期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两家人常来常往的,直到当初的韩设文变成了上级领导,私交还是依然保持着。

  蔡检和她的手帕交,也就是韩述的母亲,从小姐妹到老姐妹,几十年来是雷打不动的闺密,但是和所有的女人一样,再好的朋友也免不了相互比较,在心里较着劲。论才情容貌,两人当年不相上下,论归宿,韩述的母亲暗笑蔡检当年有眼不识真金,白白把院长夫人的位置给了自己,蔡检却一直在心里觉得自己的如意郎君多才多艺,浪漫英俊,不知胜过韩设文多少倍。在事业上,蔡检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现在已经是省内首屈一指的检察系统的巾帼英雄,而韩述的母亲从事医疗工作,如今也是一个三甲医院的主治医生,可以说这两个女人从来都是难分伯仲,但是后来蔡检偏偏输在了一个“命”字上。

  十八年前,蔡检的丈夫因肝癌过世,恩爱夫妻不得不走到了尽头。早年她因为太过好强,专注于事业,身体没调理好,以至于到丈夫过世的时候,膝下并无一男半女,这在往后的岁月中也成了她的一大恨事,也可以说是她唯一比不上家庭圆满的韩母之处。七年前,经人介绍,蔡检跟一个在学术界颇有成就的大学教授结为夫妇,一对丧偶的男女相互依靠,虽然没有第一次婚姻的浓情蜜意,但也算相敬如宾。无奈命运再次弄人,婚后两年,大学教授外出讲学出了车祸,撒手归西,让蔡检再度成了未亡人。

  蔡检经历了两次生离死别,发誓此生再不嫁人,要孤寡就孤寡到底。大学教授跟前妻有一个儿子,也算得上是蔡检的继子,但是蔡检和教授结婚时,这个儿子已经长大成人,没有血缘也没有养育之恩的继母和继子又能亲到哪里去?这几年,虽然蔡检有意和继子拉近关系,可继子对她总是客客气气,始终有一段距离,反倒不如韩述亲。

  也许在蔡检的眼里,好朋友的儿子韩述是她羡慕又嫉妒的根源,也是她无处倾注的母爱最好的投放点。从小到大韩述闯了祸,韩母都包庇不了他,蔡检就为他出头,什么都护着他。在吃穿用上,孤身一人又经济宽裕的蔡检对待韩述更是大方。从韩述上中学开始,他大多数的奢侈品都出自这个干妈之手,就连毕业几年后打算买车,极力主张年轻人要低调朴实的韩院长捂紧了口袋,还是蔡检毫不犹豫地慷慨解囊,借出了几万块。韩院长夫妇经常说她这样会宠坏孩子,可蔡检却说,孩子不就是拿来宠的吗?

  正因为如此,要说蔡检察长是韩述的第二个妈也毫不为过,韩述也打定了主意在干妈年迈之后要尽一个儿子的本分好好孝顺。私底下,他和干妈没大没小的已经习以为常,蔡检口头上虽然有时会骂,可韩述知道,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孤单的干妈需要他这个干儿子的无赖和亲昵。这些年,他在蔡检手下做事,自然也是受益良多,当然,他的表现也没有让从不服软的蔡检失望过。

  蔡检显然又被韩述这句“一林妹妹”雷了一下,她笑骂道:“你再乱叫,下次在外面乱交女朋友,可别怪我不在老头子面前为你掩饰。”

  韩述“嘿嘿”一笑,“实话说了吧,现在只要不是乱交男朋友,老头子都不会生气。对了,大清早召唤我,不会没事找我乱侃吧?”

  “上班时间,当然是有正经事,你先看看这个。”

  韩述在蔡检的示意下翻开刚才用来敲他手的那个文件夹,开始脸上还带着笑意,慢慢地,眉头就皱了起来。

  “你不是打算让我接这个案子吧?有没有搞错,我在城南分院还能待多久,这点时间你都不放过我?”

  “我保证,这个案子不会花费你多少时间,别人我不敢说,相对于你的能力而言,半个月绰绰有余了。”

  韩述显然对这个高帽子不感冒,“求求你别夸我。你知道,我一向是做刑事这一块的,经济类案件不是我的专长。”

  “真的不接?”

  “不接。不是不给你面子,院里的人那么多,不一定非要给我吧。”

  “韩述,你这小子不会是信不过自己,怕这个时候打输了官司晚节不保,没办法拿着你那漂亮的胜诉率到市院报到吧?”蔡检似笑非笑地说。

  韩述习惯性地用手擦拭着脸颊,笑出了声来,“你看看,你看看,官威用过了,现在激将法也使出来了,真那么想让我接这个案子吗?”

  这个干妈还是了解他的。韩述虽明知对方是用言语来激他,可少年得志心高气傲的他却也不会轻易让人质疑自己的能力。

  “你确定这个案子可以在十五天之内搞定?好吧,就算我接下,你也要给我一个理由。别跟我说院里的其他人都不能用了。”

  面对韩述的询问,蔡检低头沉吟了一会儿。韩述是个聪明人,随便编一个理由糊弄不了他,反而会让他心生芥蒂,何况,也不是什么外人。想到这里,蔡检叹了口气,“你仔细看看上面的内容,没看出什么来吗?”

  听她这么说,草草浏览而已的韩述不由得又多看了两眼。这个案子其实并不复杂,不过是建设局的一个小科长涉嫌贪污受贿,从材料上来看,证据已经确凿,要定罪并不困难,韩述不明白蔡检为什么要如此郑重其事。

  然而,当他再一次重复温习了主要的几个关键词,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顿时涌了上来,“建设局发展计划科……发展计划科……干妈,你,你的那个谁……不就是在……啊,我明白了。”

  “你明白就好。”蔡检有些黯然,“你也知道唐业就在这个部门,被调查的这个王国华是科长,阿业是副的。我这个继母虽然做得不算称职,但是他的父亲毕竟曾是我的丈夫。这个案子目前虽然跟他没有关系,可也离得太近了,我必须避嫌,所以不能自己接。至于我为什么不肯给别的检察官,韩述,你应该知道的。”

  是的,韩述现在知道了。蔡检是个称职的检察官,她不会允许自己有徇私情的机会,但是心里对唐业这个继子也心存眷顾之意,她害怕深查下去会牵连出更多,所以希望韩述接过这个案子,希望他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地多方面兼顾。

  “我知道你这个时候心都不在了,但是韩述,就当帮干妈一个忙。”蔡检说。

  韩述合上文件夹,“你都说了这么多,我再摇头,岂不是很没有良心,我怎么会让你抓住这个把柄日后天天念叨我?”

  说到这个份上,蔡检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既然韩述已经点头,那么她基本上可以放心,没有人可以把事情做得比他更漂亮。在韩述玩着文件夹走出办公室之前,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在他身后补了一句话:“对了,我听你妈说,你再不回家吃饭,老头子就要发飙了啊。”

  院办的美女主任从检察长办公室门口经过时,正好看到垂头丧气的韩述。

  “怎么了,帅哥,挨批了?”美女主任关切地问。

  韩述挥挥手,“别提了。”

  “来,姐姐请你吃巧克力,吃完就心情大好了。”

  一向热衷于这一口的韩述这时也没了胃口,摇着头说:“留给你宝贝女儿吃吧。”

  “奇了怪了。这个都不吃,了无生趣了你?”美女姐姐大韩述一岁,韩述刚毕业的时候跟她谈过半个月的恋爱,是韩述的第二任正式女朋友,现在觅得好夫婿,已为人母,但是跟韩述关系还是相当之铁。

  韩述走了好几步才说:“实话告诉你吧,这种形状的我吃过了,根本就不好吃。”

继续阅读:第四章 谁此刻孤独就永远孤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我向你看(全两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