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十一年后的重逢
辛夷坞2016-10-26 16:204,207

  只是想不到,他有一天会连站在面前的一个人都没有办法确认,甚至她的声音,他也在时间的长河里遗忘了。

  在商场门口打架把鞋跟打断,最大的好处就是不需要走多少步,便可以重新买到一双新鞋,这种幸运基本上等同于在医院里晕倒,直接被抬进急救室。韩述这样想的时候,忽然觉得这种语态和思维逻辑似曾相识。他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人说过,人最幸运的事情其实就是做噩梦,醒来后发现原来梦里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那种庆幸的满足感简直难以言喻。

  韩述不知道今天的自己为什么这么容易想起以前的人和事,一个小小的细节都足以让他联想,莫非他三十岁生日还没到来,就提前进入了衰老期?人进入老年的重要心理特征不就是太过于念旧吗?

  朱小北是打算直接朝CONVERSE的专柜奔去的,韩述制止了她,说:“朱小北,你穿着这身,再套双运动鞋,还不如直接从我尸体上踩过去得了。”朱小北听他这么说,只得老老实实从命。

  出乎朱小北意料的是,韩述不但自己在着装方面颇有心得,就连挑女鞋都有独特的眼光。他为朱小北一眼相中的那双平跟单鞋,让一向对淑女风格颇不以为然的朱小北也觉得可以接受。

  “我说,你是不是经常送女人鞋子啊?”朱小北弯腰试鞋的时候,故意瞪着眼问道。

  韩述笑道:“哪能啊,挑鞋这种事情只需要眼光,不需要熟能生巧。这是我第一次陪女孩子买鞋。”

  “哈哈,说实话,我不怎么信,不过这也不重要啦。”朱小北相当老实。

  韩述双手一摊,没有再解释。他自己知道,这其实是他第二次出现在女鞋专卖的地方,至于上一次……时间太过久远,不提也罢。

  鞋子还没上脚,朱小北忽然停下来把鞋子翻来覆去地看,“现在我有点相信你是第一次了。韩述,这根本就不是我的码数嘛。”

  “怎么,这就是6码的啊。”韩述有些奇怪。

  朱小北拎着鞋子在眼前晃了晃,“谁告诉你我穿6码?姑奶奶我穿9码……你这是什么表情,没见过大脚女人,还是你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应该穿6码?”

  韩述被她夸张的表情弄得有些尴尬,搓了搓自己的脸,自我解嘲地发笑,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自然也不会有两只相同的脚,他怎么会这样想当然,简直是一个没有常识的低级错误。

  等到朱小北换上了新鞋,两人一块在楼上的家纺区逛了一轮,朱小北觉得都挺好,韩述偏偏没有看上合适的,于是她抱怨:“没见过你这么挑剔的男人,比女人还麻烦,不过是晚上身上身下的一块布,至于费这么大的心思吗?”

  韩述并不认同她的观点,“一个人一生之中大约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睡眠中度过的,合适的床品可以让人休息质量更好,这很重要。”

  “有机会我真要去你家见识见识。”

  这句话朱小北不过是信口说说而已,韩述却当了真,停下脚步,“也是,择日不如撞日,要不逛完之后一起回我住的地方,我的西餐做得还可以下咽。”

  朱小北不是笨蛋,她知道韩述的这一次邀请意味着什么,认识以来,虽说名义上是男女朋友,但是他们最大的亲密程度也仅限于并肩而行时手牵着手,就连一个拥抱都还没有。朱小北认为自己是一个纯洁的人,正好遇上了另一个纯洁的人,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是她的朋友郑微却断言他们两个中间必然有一个有毛病,而且,从郑微的语气中,似乎已经确定有毛病的那个人绝对是朱小北,这让自尊自爱的好青年朱小北未免有些气馁。韩述的这个提议,说不定是他们之间进一步发展的某个契机。饮食男女,不就是那么回事吗?

  想到这里,朱小北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韩述在她突如其来的严肃表情中感到有些莫名。

  “没看上合适的?我有一个朋友,在一个布艺店里上班,那店面好像就在这附近,听说做出来的东西都是很不错的,非常适合你这种小布尔乔亚情调的腐败分子,要不,我带你去看看?”

  韩述想想,今天有的是时间,看看也无妨,便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

  朱小北所谓“不远”的概念跟韩述的理解相差甚远,他们上了韩述的车,过了五个路口,左拐右拐,才到目的地。韩述停好了车,发现那间布艺店其实是一个开得挺大的连锁店,貌似在刚才的商场隔壁就有一家分店。当然,朱小北为朋友招揽生意,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态他完全可以理解,所以他也不说什么,跟着朱小北走进店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家店相对比较偏僻的缘故,虽然是周末,偌大的店面内,客人也不是很多,好几个穿着制服的女店员都闲在那里,三三两两地闲聊。

  既然来了,就要不虚此行,最好不要再次空手而归。本着这个念头,韩述挑选得相当仔细。朱小北似乎已经找到了她的朋友,在另一边的角落里热烈地寒暄着,直到韩述已经把床单的图册翻了个遍,才听到她和她的店员朋友走过来的脚步声。

  “怎么样?挑剔大王,看到入您贵眼的宝贝没有?”朱小北站在韩述的身后笑着问。

  韩述回头,朱小北指着她身边的人对韩述介绍道:“这就是我说的那个朋友。”

  韩述朝那女子礼貌地一笑,继续专注于他的床单挑选。他的手边有不少的样布,白的、蓝的、紫的,方格的、碎花的、刺绣的……太多了,太乱了,足足过了几秒钟,那些五颜六色才在他反应有些滞后的心里轰然炸开,那绚烂的中央是刺眼的白。

  “没有合适的吗?需不需要我向您推荐几款?”

  韩述转身很慢,他听人说,做梦的时候,转身要轻一点,否则就会醒了,虽然他到目前为止还搞不清,这究竟是好梦还是噩梦,可这梦的碎片在他心底究竟已经藏了多少年?

  是她?不是她?韩述愣愣地直视眼前那张面容,悲哀地发现自己竟然一时之间难以断定。十一年了,那一天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韩述很少让自己想起她,但是他知道即使她留下的印记再模糊,到死他也没有办法彻底抹去。只是想不到,他有一天竟然会连站在面前的一个人都没有办法确认,甚至她的声音,他也在时间的长河里遗忘了。

  那一头长发不见了,眼前这个人不笑,韩述也不知道那个酒窝到底存不存在,她穿着和其他店员完全一样的橙色马甲,看上去跟一个普通的布艺店员工没有什么不同。许多年前的那一天,那个人没有看韩述一眼,假如当时他们目光相遇,那个人的眼里想必是有恨意的,可是眼前这个女子的一双眼睛平静无澜。

  “韩述……韩述,你搞什么鬼?”

  当韩述意识到自己有可能失态的时候,他不知道朱小北已经叫了他多少声。

  “没事,我没事。”他说给朱小北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那个女子朝朱小北微微一笑,“那两位就自己慢慢看吧,我们店里的款式还是很多的。”

  “行,你忙你的。”朱小北点头,目送她朋友转身离开,韩述已经转过身去背对着她,继续翻着那一摞样布。

  “韩述。”

  “嗯?”

  “这一摞你刚才已经看过了。”

  “哦,我想再看看,刚才有一款不错,你看,就是这宽蓝色条纹的,怎么样,不错吧?”

  “床单是不错,问题是你看上去不太好。喂,你额头都是汗。”

  “……小北,我问你个事,你那个朋友……她叫什么名字?”

  “你问她啊,她姓谢,你们认识?……”

  朱小北话还没有说完,韩述就绕过她朝那女子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那边的角落里有几个店员,这个不是她,那个……那个也不是她。

  韩述抓着一个和她穿着相同的橙色马甲的店员,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她呢?她去哪了……谢桔年去哪了?”

  被韩述抓着胳膊的店员显然相当吃惊,连带着也口吃了起来,“桔年啊……我,我们店长刚刚交班,走了……从后门走的。”

  “后门在哪里?”

  “从沙发那边的走道过去就是了。”

  韩述说“谢谢”的时候,人已经朝后门的方位跑了过去,穿过沙发后面的那个走道和那扇门,一条巷子就呈现在他眼前。她没走多久,也绝对没走多远,这条巷子只有一个方向,只要他追出去,现在就追,一定赶得上。可是,韩述站在门边,却忽然挪不动自己的脚了。

  要是他追上了她,该说什么,一句“对不起”?她肯要吗?说完了“对不起”,接下来他该怎么办才好?十一年了,韩述还是没有想好,他是想见到桔年,还是害怕见到桔年。这些年里只要他肯花半天,也许更少的时间去找,不愁找不到她的下落,可是他不敢,他怕自己在她面前无地自容,光是想象,已经足够让他感到卑怯。

  他们就生活在一个城市里,很多次,也许他的车在她身边呼啸而过,也许他们在超市里相邻的两个货架擦肩而过,也许他们在同一个十字路口一个朝南走,一个朝北走,也许在一间不知名的小餐厅里,他坐过的位置,她才刚刚离开……可是四千多个日日夜夜,他们没有遇见过,韩述该为此庆幸还是失望呢?

  有人在这个时候拍了他的肩膀,不用回头,这是朱小北的招牌动作,可是这一次她的力道很轻。

  “她欠了你的钱?”朱小北笑着问,“要是真欠了你的钱,尽管追,不要给我面子。”

  韩述退了一步,关上了通向小巷的那扇门,再搓了搓自己的脸,有些赧然地笑,“还以为是一个旧朋友,好像是认错了,真丢脸。”

  朱小北习以为常地勾着他的肩膀,“有啥丢脸的,认错了人,她又跟你的那个朋友同名同姓,这事不多见。对了,那床单我让人开单了,再挑下去我要翻脸了。”

  韩述把她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拿了下来,笑道:“等我一会儿,我去付钱。”

  两人回到车上,韩述发动车子,“我送你回去?”

  朱小北揉了揉自己的腿,“再不回去我的腿就要断了。”

  韩述一直把她送到G大的教工单身宿舍楼下,道别之后,他忽然对着已经一只脚踏出车门的朱小北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啊,小北。”

  朱小北下车关上车门,“知道不好意思,下次打球让我一局。”

  离开了G大,韩述并没有回家,而是沿着江边绕了一圈,然后给院档案室的档案员打了个电话。

  半个小时后,他回到自己上班的地方,因为是周末,整个办公楼空荡荡的,但是尽职尽责的小档案员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小汪,今天裙子的颜色很漂亮,很衬你的头发。抱歉啊,没有打扰你跟小男朋友约会吧?”

  上至八十岁老太,下至八个月女婴,韩述夸赞女性的口吻一如既往的诚恳,这也是他在单位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吃得开的原因之一。

  档案员小汪眉开眼笑,“我最多也是跟周公约会。韩科长,周末还不忘记工作?”

  “有点小问题需要找出以前的卷宗来查证一下,我要找的档案年代有些久远,可能要麻烦你一下。”

  小姑娘打开档案室的门,韩述并不怎么拿架子,院里的大姐小妹都跟他说得上话,但是他要求办的事有个原则,那就是“快”。没有重要的事情,他是不会周末来查档案的,小汪也不敢耽搁,“这有什么辛苦的,有多久远?”

  韩述说:“十一年。”

继续阅读:第三章 爱意会消磨,但愧意不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我向你看(全两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