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公子御2016-10-25 15:424,456

  7点30分开始的早自习,没有班主任盯班,所以留在教室里的无非两种学生。一种像蓝煊这样中规中矩的好学生,还有一种就是和欧源一样来补作业的。

  大多数男生利用这段时间去操场上打篮球,而一些女生干脆等到八点钟正是上课之前才匆匆赶到。

  俣浩中学的老师永远信奉一切靠自觉的原则,上课铃来,下课铃走,从不早到,更不拖堂,除了上课时间很少能在教室里见到他们。

  所以,即便是高一的新生,也会在入学不到两个月的时候放肆到不上早自习的地步。

  同桌的女生黄佳在7:30早自习铃声响起时刚迈进教室。

  “哎哟,才子蓝煊,又在研究什么呢?”黄佳看见奋笔疾书的蓝煊问道。

  “没什么。”蓝煊没有抬头,手中的笔在纸上拖出复杂的物理公式。

  黄佳好奇地将蓝煊敞开的书微微掀起一角,见到封面的书名后惊讶地说道:“你都已经开始学竞赛了?!”

  “嗯。”蓝煊随口应着。

  “我都奇怪你怎么有这么大精力,难以想象。这是什么呀,我看都看不懂。”黄佳的话语中充满了对蓝煊的崇拜。

  “蓝煊,卷子还给你,我抄完了。”欧源在后面叫嚷着,将卷子向前伸着。

  “哦,好。”蓝煊一面答应着,一面还忍不住写完了最后一行数字。正要转身取卷子,旁边的黄佳已经把卷子从欧源的手中拿了过来。

  “咦,欧源,今天怎么没去打球啊?”黄佳漫不经心地问道。

  欧源盖好笔帽,说:“得补作业啊,学习要紧嘛。”

  “切,亏你说得出口。你看看人家蓝煊,都开始做竞赛题了!”黄佳欧源一副不屑的神情。

  欧源倒是满不在乎地说道:“蓝煊当然厉害,可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蓝煊最受不了自己成为别人斗嘴的话题,于是跳出来说道:“好了好了,谁会愿意做这些破题啊?”

  黄佳反问道:“那你还做?”

  蓝煊:“我妈非得叫我做,不做不行。”

  黄佳惊奇地问道;“你妈逼你做竞赛啊…?”话说到一半突然觉得不对劲,便将尾音吞了下去。

  后面的欧源最先反应过来,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你妈逼,黄佳你真强,哈哈哈哈…”

  蓝煊这才意识到,也忍不住低声笑了笑。

  黄佳见蓝煊也跟着笑起来,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忙不迭解释道:“我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哎呀,欧源你真讨厌!”

  “解释就是掩饰,哈哈哈哈……”

  上午四节课很快就过去了。由于下雾的缘故,课间操也取消了。整个上午就一直闷在教室里没动地方。

  12点时蓝煊和欧源下楼去食堂吃饭。忽然听到黄佳在背后叫蓝煊的名字。

  两个男生转过身去。

  黄佳跑过来,问道:“蓝煊,慕容老师通知你中午参加学生会的纳新了吧?”

  “嗯,通知了。”蓝煊答到。

  “那,你会去吧?”

  “当然会去。”

  “好,我也会去的。”

  欧源好奇地插嘴道:“什么学生会纳新?我怎么不知道?”

  “去,有你什么事。”黄佳瞥了一眼欧源,转而又对蓝煊说道:“那到时候见喽!”

  黄佳说完,转身向身后的办公区跑去。

  蓝煊自言自语道:“她每天都不到食堂吃饭么?”

  “她和她妈妈去教工食堂吃啊。”欧源说道。

  “怎么,他妈妈是咱们学校老师?”蓝煊问道。

  “呵,这你都不知道,他妈妈就是教务处的殷主任。”欧源回答道。

  蓝煊沉默了一会儿,淡淡说道:“是这样啊。”

  学校的食堂位于B教的后面,是一座三层的纯白色建筑。

  虽然有三层,但还是难以容纳俣浩中学三千多学生。所以,大部分的学生都会选择到校外去吃快餐。于是,俣浩中学附近的餐饮业非常兴盛,连周边写字楼里的职员也跑到学校这里吃午饭。

  蓝煊一直坚持在学校食堂吃饭,他妈妈是医生,不允许他到校外吃排荡。

  蓝煊和欧源排在食堂三层,通常来说这里的人会相对少一些,但也不得不等五六分钟才能买到饭。

  排在蓝煊前面的女生刚好买完饭,转身的时候不小心将托盘撞在了蓝煊的胳膊上,碗里的汤溅出来在蓝煊制服的袖子上印出一片油渍。

  女生有些不知所措,一连说了好几个“对不起”。

  蓝煊忙摆摆手说:“没关系的。”

  女生一只手托着托盘,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心相印递给蓝煊。

  蓝煊接过纸巾,说了声“谢谢”,从里面抽出一张,准备把其它的退还给女生,女生做了一个“不用还”的手势,说:“都给你了!”

  售饭窗口里的大师傅不耐烦地用盛饭的铁勺敲打着不锈钢菜盆的边缘。白色的大口罩下面传来瓮声瓮气的催促:“好了没有?!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站在蓝煊身后的欧源调侃地对大师傅说道:“没事,我不急的!”

  女生对蓝煊浅浅一笑,然后离开。明亮的眼睛,好看的酒窝,束在脑后清爽的马尾。蓝煊回过头,对里面说道:“半份小排,半份烧油菜,三毛米饭。”

  蓝煊和欧源买好饭在食堂最靠边的地方找到一个空桌。

  之前这一桌的学生显然没有擦桌子就走掉了,留下斑斑点点的污迹。蓝煊用刚才女生给的纸巾将桌面擦了一遍。

  欧源掰开手中的一次性筷子,说:“你知道刚才那女的是谁么?”

  “谁呀?”蓝煊一面把用过的纸巾团在一起一面问道。

  “她就是林雨晴。”

  林雨晴?这个名字无比熟悉,它反复地出现在俣浩中学的校刊上,前不久似乎还在秀俣市的五校地理竞赛中拿到了第一名。蓝煊怎么也没有想到刚刚那个平易近人的女生就是林雨晴。

  蓝煊抬头看了看欧源,十分诧异地问道:“你怎么谁都认识?”

  “是我高三的一个哥们儿指给我的,”欧源说道,“林雨晴在高三人气可高了,一堆男生追她。”

  “哦,这也难怪。”蓝煊应道。

  欧源笑着说;“不用羡慕哦,追你的女生也不少!”

  蓝煊皱了皱眉,回道:“没有的事儿。”

  欧源不肯善罢甘休,说道:“怎么没有?黄佳就是一个嘛!”

  学生会的纳新活动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举行。

  在图书馆一层的报告厅里坐着五十多个学生,他们都是新高一和新初一各班选出来的优秀生。

  蓝煊四下看了看,也没有找到黄佳,于是就找了个靠走廊的座位坐了下来,将外衣脱下来放在旁边的位置上给黄佳占了座位。

  “哎,没想到在这儿又见到你了,真巧啊!”

  蓝煊循声看过去,正是林雨晴。

  “嗯,我来参加学生会的纳新,原来学姐是学生会的啊。”

  “是啊,呃,中午在食堂真是不好意思啊。”林雨晴笑了笑,略带歉意地说。

  蓝煊忙说:“没关系的,都是因为食堂太挤的缘故嘛。”

  林雨晴点点头说:“是哈,学校食堂太小了。这一点学生会确实应该向学校反映一下。诶,维权部部长刚好在这儿呢。”

  蓝煊顺着林雨晴的目光望过去,一个身形高大帅气的男生正从后排的入口向这边走来。

  “乔恒!”林雨晴喊道。

  乔恒向林雨晴招了招手,说道:“不好意思,来晚了。我们班主任盯得太紧,没办法。”

  林雨晴笑了笑说:“我了解,理科实验班的老师,必然要严厉一点的,呵呵!”

  “是呀,对了,这个小学弟是谁啊?”乔恒问道。

  “来参加纳新的,”,林雨晴说,“学弟,都忘了问你叫什么呢。我叫林雨晴,这位大哥哥叫乔恒。”

  乔恒对蓝煊笑了笑。

  “我叫蓝煊。”蓝煊答道。

  “哦,你就是蓝煊呀,我见过这个名字,”林雨晴翻阅着名单说道,“之前我看到这个名字还以为是个女生呢,哈哈,找到了,高一三班,跟黄佳一个班的呀!”

  “嗯,对,学姐认识黄佳啊?”蓝煊惊讶地问道。

  “认识啊,”林雨晴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哦,我去后台了,乔恒,你们聊啊。”

  林雨晴说着向后台跑去。

  乔恒微笑着指了指蓝煊旁边的位置,问道:“那个座位我可以坐吗?”

  蓝煊这才想起了身边还有一个给黄佳预留的空位。这么久都还没来,大概是不会来了。于是赶忙把外衣拿起来,搁在自己腿上:“当然可以。”

  乔恒坐下来,问道:“蓝煊,你打算加入学生会哪个部门呢?”

  “嗯,组织部吧。”蓝煊答道。

  乔恒:“进我们权益部多好,维护学生权利,给学校提意见,哈哈。”

  蓝煊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也没想好。”

  乔恒:“其实哪个部门都是一样的,组织部也不错。”

  蓝煊:“学长,高三学习那么紧张,你们还可以在学生会工作,真厉害!”

  乔恒笑了笑说:“高三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不过现在学生会中高三的学生就剩林雨晴和我了,大部分的都是高二的。下学期我们退了,到时候学生会就交给你们了。”

  蓝煊听乔恒这么一说,突然觉得责任重大,于是说道:“嗯,以后遇到不懂的事情还需要学长多指教呢。”

  乔恒笑了笑:“哈哈,没问题。我就住在学生公寓311,以后可以随时来找我。无论是学习上,工作上,还有感情上,哈哈,遇到什么困难,能帮的我都会尽量帮助你的。”

  “哦?学长住读啊,家不是秀俣的吗?”蓝煊问道。

  乔恒说:“嗯,我是从青岛来的。青岛听说过吧?嘿嘿。”

  蓝煊点了点头。

  这时主席台上的扩音器响了,一个女生站在台上讲道:“同学们,2007-2008学年的学生会纳新活动现在正式开始……”

  蓝煊听着女生的声音十分耳熟,抬头望去,竟是黄佳。

  晚上七点十分,房门被钥匙拧开了,客厅里只亮着两盏壁灯。卧室关着门,从门缝的罅隙透出台灯柔和的光。姜瑜疲惫的面庞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她把提包轻轻放在了沙发上,然后走到厨房,从冰箱里倒出一杯牛奶,放进微波炉中加热。

  卧室的门被悄悄打开了一条缝隙,发出了轻微的声响。蓝煊一怔,将桌上的书本赶忙向后翻了两页。姜瑜的眉头陡然紧锁起来。

  一杯拌有高乐高的热牛奶摆在了蓝煊面前。蓝煊感到了杯子放到桌子上的力度,他抬起头看到姜瑜那张说不清楚表情的脸。

  “妈。”蓝煊的声音很轻。

  “书里面夹着什么呢。”姜瑜冷冷地说道。

  蓝煊不说话,头低了下去。

  “拿出来!”姜瑜的语气变得强硬起来。

  蓝煊依然低头不语。

  姜瑜愤怒地把那本数学题集抢过来,从里面翻出了一张表格,表头上赫然印着“学生会干事信息表”。

  姜瑜看过后,将表格对折,然后撕成了两半。蓝煊看着被撕碎的表格,心里不知什么地方一下子塌陷下去。象是洪水侵蚀过的土地,脆弱地溃成泥沼。轰然。无声。

  “你自己也清楚这不是什么正经的事情,学生会有什么用啊?!高考加分,还是能够保送?!你是觉得自己成绩不错学有余力么?我给你买了那么多竞赛书,你全做完了是吧?!高中三年一共没有多少时间,现在不用功,等到以后高三想努力都晚了!尤其是你,你跟别人不一样,你的目标是要考清华北大的,时间一分一秒都耽误不得!我也是从你那么大过来的,学校的学生会到底做些什么我也不是不知道,排练节目,组织捐款,还能有什么?就算当上了学生会主席又能有什么用呢,最重要的是分数,是分数你懂么……”

  蓝煊的脑海里一片弦音,如同回荡在半空中嗡嗡作响的鸽哨,盘旋着,扩散着,刺痛了每一条突突跳动的神经。母亲尖利的话语持续击打着耳膜,象是音箱回传麦克风时发出的啸叫,已经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

  母亲讲累了,最后撂下一句“好自为之”便甩门走了出去。

  好自为之。

  眼泪在那一刻突破最后的防线,奔涌上来,洇红了眼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吹散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吹散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