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
公子御2016-11-02 09:152,996

  晚上回到家里,一开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母亲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

  可是这时候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母亲,却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母亲阴着脸问:“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蓝煊沉默了一会儿,回答说:“没说什么。”

  说着就径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母亲一听,立刻火冒三丈:“没说什么?怎么可能!你给我实话实说,他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蓝煊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爸有一句话还是对的。妈,你一个人养我确实太辛苦了,爸给的生活费,你还是……”

  “啪!”

  一声尖利的耳光落了下来。霎时的死寂。

  紧接着拳头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你是不是收了他的钱?说,是不是收了他的钱……我难道是养不起你了吗?我给你吃,给你喝,供你上学,你怎么就这么没有骨气啊你……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母亲一边哭嚎着,一边死死地掐住蓝煊的脖子。

  蓝煊只觉得被掐得喘不上气来,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说实话,母亲的一拳一脚打在自己的身体上,真的没有多少疼痛的感觉。倒是在心口的位置上,有一种隐隐的痛楚持续地敲打着心脏,随着血液的流动,将痛蔓延到全部的身体。

  蓝煊感到一阵眩晕,扑的一下子跪倒在母亲的面前。眼泪瞬间涌了出来,打湿了母亲那双仍旧紧紧掐着自己领口的手。

  “妈,我没要他的钱啊,我没要……我怎么可能要啊,妈妈……”

  母亲听到蓝煊撕心裂肺的哭喊,象是突然间被抽干了全部的力气,瘫坐下来,泣不成声。

  那一夜,母子俩抱头痛哭到了很晚很晚。

  第二天早上,蓝煊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坐起来,头痛得快要炸开了。眼睛肿胀得厉害,已经不能够完全睁开。他已经想不起来昨晚到底是怎么回到房间里去的。

  蓝煊起床洗漱,母亲从厨房里端出了早饭。

  母亲看着眼圈通红的蓝煊,一脸的怜惜:“妈妈真对不起你,害你十六岁生日都没过好。妈妈给你煮了一碗长寿面,你快趁热吃了吧。”

  “妈,没事的。”蓝煊应道,坐下来开始吃面。

  昨天晚上都没有吃晚饭,肚子早就饿得不行了。蓝煊狼吞虎咽地吃着,母亲坐在一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蓝煊心想,十六岁,原来就是这样子开始的。

  这场冻雨下过之后,操场上的冰清理了很久,所以长跑也被迫中止了一个多星期。

  大课间,同学们基本上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天气太冷,没有人愿意到外面去。

  黄佳一边听歌一边写作业。蓝煊的《高中物理奥赛解析》已经做到了第143页,还有薄薄的一层就做完了。

  欧源在后座趴着,突然坐起来痛苦地叫道:“我的天啊,下周一又月考了!”

  蓝煊和黄佳都没有理会他,欧源又接着自言自语道:“月经一样的考试叫作月考,痛苦啊……”

  黄佳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她摘下一只耳机,回头说道:“哎,你也要考七天呀。”

  “什么?”欧源没有理解。

  “算了,不说了。”黄佳刚转过身去,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问道:“听说你们的那个节目要整改?”

  “整改,简直是整人。”欧源没精打采地说道,“本来我和陆瑶姐的四手连弹都已经很熟了,现在半路杀出了个杨天佑,节目还得重排。”

  黄佳得意地说道:“那是,我天佑哥来了,学校当然要安排个位置给他。”

  “喂,拜托,那个杨天佑到底什么来头啊?”欧源一脸的困惑。

  “说出来吓死你呀。”黄佳答道。

  俣浩中学后身有一大片破旧的居民区。居民区中间是一个废弃的材料场。

  这里原先是一个菜市场,后来迁走了,变成了存放建筑材料的地方。现在材料场闲置下来,没有人管理,只是偶尔的会有拾荒的人进去碰碰运气。

  材料场旁边一百多米有一家叫作飞扬的网吧。俣浩中学的学生最常去的网吧就是飞扬网吧。

  下午4:40,杨天佑独自一人走进飞扬网吧。他和网吧的老板耳语了几句,就径直向里面的包房走去。

  包房不大,只有七八平的样子。一个狭窄的窗户透进些许昏暗的阳光。房间内弥漫着香烟的味道,杨天佑被呛得咳嗽起来。五六个人正在打魔兽世界,完全没有理会走进来的杨天佑。

  一个眼角带有疤痕的人,一边盯着电脑屏幕,一边大声地骂道:“猴子,你他妈的疯了啊,大本都快让人给端了还不回防!操!”

  杨天佑笑了笑,走过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那人没有反应,手指飞快地操纵着键盘。

  杨天佑试着又拍了拍,没想到那人腾地站起身来,大叫道:“操,找死是吧!”

  杨天佑被吓了一跳。那人转过身来,看清是杨天佑后,表情一下子温顺起来。

  “哎呦,杨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人点头哈腰,满脸堆笑地说道,“真是没想到,你怎么回来了?”

  “算了,无所谓。我从北京转学回秀俣了。”杨天佑说道。

  那人道:“那可太好了,咱哥们儿又见面了。以后什么地方用得着小弟我,杨哥尽管吩咐。”

  杨天佑:“段荣,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好歹我们小学还是同学呢。”

  段荣:“对,同学,同学。杨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猴子,这是阿虎,这是强子和小东,都是哥们儿。你们几个,快叫杨哥!”

  几个人异口同声道:“杨哥!”

  杨天佑:“我和段荣从小就是哥们儿,以后大家就算认识了。我在俣浩读高三,大家少不了碰面的机会。今天晚上咱们一块儿吃个饭吧,我请客。”

  转眼就到了12月10日。

  林雨晴一边翻阅着校友通讯录,一边对站在旁边打下手的蓝煊说:“还有两天就是校庆了,真令人振奋。蓝煊,你觉得呢?”

  蓝煊:“嗯。”

  林雨晴:“九十年,天啊,太伟大了。”

  蓝煊看着身边的学姐,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点。在林雨晴身上,永远找不出疲倦与懈怠这些词汇,她总是精力充沛,总是能够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蓝煊暗暗赞叹着。

  林雨晴:“你看,这里还有五十年代的校友。哇,这个是四六届的,算起来八十多岁了。”

  蓝煊:“学姐,名单上的这些校友都会来参加校庆么?”

  林雨晴:“当然,我们已经和他们都联系过了。明天就该到了,最迟的12号中午肯定到。我负责联系的一个老爷爷,现在是美国的医学博士,也说要赶回来呢。”

  蓝煊:“咱们的校友这么厉害。”

  林雨晴:“可不是么,还有中科院的院士呢。毕竟是俣浩中学毕业的嘛,当然不一样。十年之后,学校百年校庆,就看咱们的了!”

  蓝煊:“对,对。”

  这时,黄佳跑了进来,直接靠在了沙发上。

  “累死我了,海报总算都贴好了,怎么那么多张。”黄佳抱怨着。

  林雨晴笑着说:“为什么不多找几个人呢?别总是紫云、穆青你们几个人。”

  “找了,高二的要准备会考,全体补习历史、地理,根本抽不开身。”黄佳一脸的委屈。

  “那可真辛苦你们了,还都是女生。”林雨晴安慰道。

  蓝煊走过来问黄佳:“看到欧源、小蕊他们了么?”

  黄佳说:“康小蕊不知道在哪儿,舞蹈队已经排练完毕了。欧源嘛,当然还在琴房里和陆瑶、天佑哥他们练琴呢,哈哈。”

  林雨晴:“黄佳,我们班新转来的杨天佑你也认识?”

  黄佳:“认识啊,而且还很熟呢!”

  林雨晴:“你的人脉比我还要广哪,我和他都不是很熟,不过家里肯定很有钱的样子。”

  黄佳笑着说:“不但有钱,人也蛮帅的呢!”

  林雨晴想了想说:“嗯,还可以。”

  “比乔恒哥呢?”黄佳露出狡黠的笑容。

  “当然没有乔恒帅喽,而且成绩远不如乔恒。不过英语还是很厉害的。”林雨晴说道。

  黄佳摇摇头,一边笑一边发出啧啧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吹散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吹散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