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公子御2016-10-30 09:493,291

  新的一周开始了。课间操时间改为了“阳光长跑”,每天要求跑一千米。

  市教育局下达的口号是:每天锻炼一小时,健康工作五十年,幸福生活一辈子。

  活动开展的头一天,教育局还亲自派人到俣浩中学督导,电视台也对活动进行了拍摄报道。

  欧源边跑边对旁边的蓝煊说:“照这样子跑下去,到明年八月份,我们刚好可以跑到北京去看奥运会。”

  为了凑满一小时,学校把第三节课缩短到了三十分钟。历史老师气不过,扬言中午要来班里加课。于是怨声载道。

  欧源称之为:“又想做**,又想立牌坊。”

  蓝煊觉得这话太脏,不过再也找不出更为贴切的形容了。

  晚上回到家,写作业的时候,蓝煊突然感到一阵阵寒冷,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坐在客厅看电视的母亲立刻冲了过来,急切地问道:“别是感冒了吧?”

  蓝煊答道:“可能是,突然有点冷,不过应该不算严重。”

  “怎么不严重?你也太不注意身体了。万一生病,耽误课可是不得了的!”母亲一脸严肃的神情。她一只手放在蓝煊的额头上,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摸了一会儿,然后舒了口气:“谢天谢地,还好没有发烧。我去给你找些药你吃了。”

  “妈,我没事儿。”

  “药还是要吃的。等发起烧来就晚了。”

  蓝煊吃完药,穿上母亲找出来的厚毛衣。母亲又从厨房盛了碗刚煮好的姜汤递给蓝煊。

  “你们学校也真是的,大冬天跑步做什么?”母亲看着蓝煊,眼神里充满了怜爱,“出了汗又不能及时换衣服,多容易着凉!就这样的锻炼方式,我看尽早取消算了。”

  “我们还得跑到三月份呢。“蓝煊边喝汤边抱怨到,试图争取母亲更多的疼爱。

  “你们校长脑子坏掉了吧,”母亲掩饰不住气愤。她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说:“没关系,明天我从班上给你开个证明,就说你患了急性气管炎,不宜剧烈运动,你把证明拿给你们老师就可以了。”

  蓝煊一听,嘴里的汤差点儿喷出来。没想到母亲连这招都想得出来,自己这回是弄巧成拙了。

  “这样不好吧,这要是回来别人觉得我真有病,不让高考了怎么办啊?”蓝煊知道只有这样说才能让母亲有所顾虑。

  “没那么严重,这个东西又进不了档案,怕什么。以后别人长跑,你就在教室里安心学习,别到处乱跑,听明白了吗?”

  “噢,知道了……”没办法,蓝煊只有答应。

  第二天晚上母亲就把医院的证明拿了回来。蓝煊看着那子虚乌有的病症以及鲜红的印章哭笑不得。

  然而,蓝煊这一次并没有依照母亲的话把证明交给慕容老师。他把证明放在学校的储物箱内,和其他同学一样每天跑步。

  当然,他也不敢再像原先那样拼命跑了,混在懒散的人群中,和欧源一起,走走停停。

  十一月中旬的秀俣,天气已经变得寒冷起来。北风凛冽,呵气成霜。

  校庆晚会的排练紧张进行,第二次彩排已经结束。

  学生会的工作非常忙碌。除了每周一中午的例会,周二下午还要监督艺术团排练。从法国,瑞典和美国来的交流团陆续到达俣好中学,学生会要负责安排他们的行程。

  总之,蓝煊的生活越来越充实了。一个月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空虚的感觉已然不复存在。

  又是一个周五。

  下午5:20蓝煊和黄佳从学生会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这时,一辆黑色的VOLVO从宿舍楼的方向开了过来,路过两人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蓝煊和黄佳正在诧异着,轿车后窗降了下来,里面一个戴着眼镜学生模样的青年微笑着挥了挥手:“黄佳!”

  黄佳也露出了笑容,亲切地叫道:“天佑哥,你回来了!”

  青年从车上下来,笑着对黄佳说:“两年不见你又变漂亮了哈!”

  黄佳笑得更开心了:“是么?嗯,天佑哥也更帅了呢!听说天佑哥从北京的外语学校转学到俣浩了,是真的吗?”

  青年说:“你消息还真是灵通呀。是这样的,明年我就要去加拿大了,那边的学校已经联系好了,可是要等到明年才可以入学。所以我爸的意思是让我在俣浩把高三年完再出国。”

  黄佳:“太好了,那么我们以后天天都可以见面啦!”

  青年:“是呀。黄佳,你旁边这个小帅哥是谁呀?”

  黄佳看了一眼蓝煊,笑着说道:“他是我同学。”

  “朋友?”

  “嗯,也对啦。”

  “哦,我明白了。”青年会意一笑。

  黄佳忙解释说:“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青年很礼貌地朝蓝煊打了招呼:“你好啊,我叫杨天佑,你叫什么?”

  蓝煊回答说:“我叫蓝煊,学长好。”

  杨天佑摆摆手说:“客气!不用叫我学长,直呼名字就好。”

  黄佳说:“天佑哥,你刚去看过寝室啊,难道要住校吗?”

  杨天佑答道:“是啊。哎,我老爸说话谁敢不听啊。这个破学校,表面光鲜,寝室里面差得要死,洗淋浴还要到公共浴室去。呵呵。”

  黄佳说:“像天佑哥这样的阔少爷自然是住不惯寝室的,可以理解。”

  杨天佑笑了笑:“丫头也学会讽刺别人了,哈哈。这样吧,我送你们回家,咱们车上聊。”

  黄佳犹豫了一下说:“不用啦,我们自己走就行。”说着对杨天佑眨了一下眼睛。

  杨天佑晃悟,说道:“好吧好吧,我不送你们了,路上小心啊!”

  黄佳:“嗯,周一见,天佑哥!”

  杨天佑:“好,有时间找我来玩吧!”

  黄佳:“那当然!”

  车子开走了,蓝煊转过头问道:“刚才那个学长,是你哥?”

  黄佳摇摇头,说道:“不是啦。不过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玩,小学和初中都在一个学校的,比我大两岁。”

  蓝煊:“是这样啊。”

  阳光没有像往常一样照射进蓝煊的房间。

  今天是2007年11月27日。

  蓝煊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纱帘。外面阴阴的,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真奇怪,冬天怎么还下雨呢?

  母亲昨天晚上值夜班,没有回家。

  蓝煊洗漱完,就从冰箱里取出母亲昨天准备好的饭菜,放到微波炉里热了一下。

  似乎,没有母亲,一切都还不错。

  蓝煊笑了笑,今天应该保持好的心情才对。

  上午大课间,由于天气原因取消了长跑。蓝煊站起身,准备到水房打些水来。

  “蓝煊,”黄佳从身后走过来叫住蓝煊,“给,生日快乐啊!”

  说着黄佳将一个海蓝色的手提袋放到蓝煊的桌子上。

  蓝煊看看桌子上的手提袋,又看看黄佳,问道:“给我的?”

  黄佳笑着点点头。

  后排的欧源赶忙凑过来,问道:“蓝煊,今天你生日啊?”

  蓝煊点点头:“嗯。”

  “你怎么没告诉过我呀?”

  蓝煊诧异地反问道:“你没有问过我呀。”

  “晕!”欧源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失败吧,”黄佳做出嘲笑的表情,说:“这么要好的朋友,连人家生日都不记得。”

  欧源立刻反诘道:“蓝煊的生日,你又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

  黄佳丝毫不退让:“我从学生会的登记表上看到的,你管得着么?”

  欧源:“……”

  黄佳又转过头对蓝煊说:“打开看看呀?”

  蓝煊:“好。”

  手提袋里面是一个同样淡蓝色的盒子,包装十分精致,上面还封着一条粉红色的丝带。

  蓝煊正想撕开包装纸。黄佳突然说:“包装得不错吧,这可是我亲手包的呢。”

  于是蓝煊用手小心翼翼地挑开透明交代,将包装纸一点点地剥开。

  透明的水晶罩内是一尊巴黎埃菲尔铁塔的模型。A字形的塔身散发出古铜色的金属光泽。虽然只有十几公分高,但构架却雕饰得极为精美。

  蓝煊道转过来一看,底座上一个黄色的纸签上标注着“35€”的字样。

  这么贵,蓝煊心想。

  黄佳笑着问道:“喜欢吗?”

  “嗯,喜欢。谢谢。”蓝煊微笑着,露出一排整齐好看的牙齿。

  “这是我爸爸从法国带回来的。我记得你好像比较喜欢建筑着一类东西,觉得这个送给你挺合适的。”

  “还真是从法国带回来的啊。”

  “是啊,我爸爸他们公司和空客有业务,所以去法国会比较多一些。”

  “空客啊,还真是厉害。”

  “我爸爸很厉害的,这也是为什么我想要去法国读飞机制造的原因。”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女承父业’吗?”欧源插嘴道。

  “那是啊。蓝煊,你那么喜欢建筑,你爸爸该不会是个建筑师吧?”黄家问道。

  蓝煊心里一惊,象是平静的湖面上忽然投进一粒石子,泛起层层涟漪。

  我爸爸,他的确是个建筑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吹散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吹散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