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苒兮回来了
钟琴2016-10-24 09:193,248

  京城的夏天与暖城相比还是多了几分炎热,如今已經进入了七月底,更是炎热逼人,可是天气如何热,都抵不下夏苒兮心中冰冷。

  夏苒兮望着街道上形形色色的车辆与人群,眼底一遍冰凉,一手拉着行李箱,背上还背着一个小书包,远远看去,背影隐隐约约有些悲凉。

  许久,夏苒兮垂眸,嘴角勾了一个妖媚弧度,一张小脸妖艳而清纯,似玫瑰盛开似百合盛开。

  你们准备好了吗?我夏苒兮回来了!

  没有选择直接回夏家,夏苒兮在京城市区找了个酒店住下,一番收拾,这才躺在床上,双手枕着后脑勺,双眼看着天花板,脆弱的眼泪不知道何时布满了脸颊。

  她是夏苒兮,名震一方的夏远夏省长和军阀世家的梅芜强强联合的亲生女儿,本是应集万千宠爱的夏苒兮,却在10岁时突然消失不见,梅芜失去女儿受打击过大,卧病在床,不久后消香玉损,其事,让京城三届唏嘘遗憾。

  在夏苒兮失踪和梅芜去世后,梅家此后八年渐渐淡出了贵族圈子,所有事情均不发表任何意见,与夏家更是没有任何联系。

  以至于现在所有人都忘记夏家元妻梅芜,夏家真正的大小姐夏苒兮,只是一个劲的追捧夏远后娶的安月还有安月的女儿夏安雨。

  夏安雨原是叫安雨,是安月姐姐安阳的女儿,姐姐和姐夫车祸双双去世,唯有安月收养了安雨,十年未嫁,只为侄女,安家在京城也算是世家,这事也让京城很多人惊叹,为了姐姐的女儿能做到十年未嫁,消耗青春,不是谁都有这个毅力的。后来遇到了失去妻女的夏远,便堪堪带着安雨嫁进了夏家。

  真的是这样吗?想到安月,现在堂而皇之占有她妈妈位置的女人,夏苒兮眼底一遍冰冷,更是深深的厌恶。

  半月前,m国刚回来的夏苒兮在暖城遭遇了车祸,醒后,却误打误撞恢复了10岁以前的记忆,也记起了当年那些豪门腌臜的事情。醒后几天她一直在关注着夏家的事情,得知那个女人确实是入主了夏家,还带了一个比她大两岁的女儿。

  在病床躺了半月,终于决定动身来到了京城,只是她现在要怎么回到夏家,诚然,她爸爸对她和妈妈很好,她要确定当年的事情是否与他有关,还要把那对母女赶出夏家,既然记起仇恨,那就不可能不回去。

  要怎么出现在爸爸面前,让他知道自己回来了呢?

  伸手抓了下头发,有了!

  爬了起来打开手提电脑,莹白的玉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几分钟后,夏苒兮露出了一个笑容。

  对于可以入侵m国首席电脑的天才来说,省长的实在是太简单了。

  思索了一下,在网上潇湘酒店订了个包厢,然后拿起手机快速编辑了一条信息发到了夏远的手机上。

  夏苒兮:夏省长,日子过的挺滋润的,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八年前失踪的夏苒兮,想知道她在哪里,明日下午3点东环路潇湘酒店501包厢见。

  而收到信息的夏远显然没那么淡定了,抓着手机的手激动了抖了几下,自从女儿失踪已經过去了八年,期间他动用了多少关系始终没有找到她,妻子更是因为女儿失踪而郁郁而终。

  许久,夏远并没有完全相信这条短信,处于高位,总是会招人嫉妒,很是有得罪的人,也担心有人拿他夏苒兮的事出来作怪,毕竟当年夏苒兮失踪可是闹的满城皆知。

  指腹摩挲了一会手机,收起思绪,编辑了一条信息回复。

  夏远:好,但愿你真的知道我女儿的下落。

  发送成功。

  此时正是一天艳阳高照的时候,夏远从抽屉最里面取出一张相片,指腹反复的在照片上面的女人和小孩的脸上摩挲。平时不轻易打开的抽屉现在打开了,只因为抽屉里面尘封的是他亡妻和失踪女儿的照片,今天,估计是因为夏苒兮的短信,让他尘封的记忆涌现了吧。

  夏苒兮从小就很活泼调皮,每次他下班回家她总会缠上来揪着他的衣袖,让他教她写作业,也是她带给他更多的笑容,多美好的一家三口,就这么失去了两个,可想而知,当时对夏远是怎样地打击。

  那时候他还不是省长,还是市长,因为失去妻女后受打击,差点放弃了竞选,还是当时夏老太太以死相逼才让他堪堪走出伤境,后又以工作为发泄点,整一个工作狂,不久后,夏老太太做主让安月进了夏家,直到现在。

  他的宝贝女儿,终于有下落了吗?

  对于八年未见的爸爸,夏苒兮心中还是有一股期盼,在她的记忆里,这个爸爸是很爱妈妈和她的,事隔八年,不知他为何会娶安月,夏苒兮不明,一切都等明天见面才能做出判断。

  夏苒兮现在十八岁,再过两个月就十九了,她从来不是那些无知的千金大小姐,她所经历的是常人不可经历过,痛苦百倍千倍,此次回来,必要报仇雪恨不是吗,怎么能让她痛苦让她失去母亲的人活的舒心呢,怎么能呢?

  缓缓闭上眼睛,小时候一家三口的画面,流落m国街头的画面,还有许多画面朝涌而来,久久,不散去。

  次日,潇湘酒店包厢里,夏苒兮坐在桌前,喝着服务员上的茶,撇了撇嘴,味道太差,还比不上在品茗室最差的茶,啧啧了两下,便把茶杯放回了桌子上,转着身子背向包厢门口,等待着那个人的到来。

  假寐期间,夏远很快就来到了包厢门口,抬手看了下手腕上的手表,两点五十分,早到了十分钟,而夏苒兮却早到二十分钟,坐在包厢等了他十分钟。

  听到开门的声音,夏苒兮勾了勾唇,心底却涌出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和激动,她知道,她的爸爸来了!

  夏远打开了包厢门,走进来,却看到一个苗条女子背对着她,墨发束起,只看到一个背影,不免有些不悦,却没有表现在脸上,只得出声“姑娘是何人,既然约我出来,还请姑娘告知。”

  听到夏远的声音,夏苒兮身影猛的一震,爸爸,她的爸爸,让她又爱又很的人,八年前弄丢了她,让她受尽了时间艰辛的人,也是出生十年宠她上天的人,现在再度出现在她面前了。

  对于任何人夏苒兮终究保持着几分警惕,眼前这个八年未见的爸爸亦然如此,收起眼中情绪,缓缓转过身,一脸淡然勾着姣好笑容倪着夏远。

  夏远看着夏苒兮的面容,脸上一点一点的惊讶狂喜和不敢置信慢慢放大,这女孩跟他的元妻梅芜太像了,实在是太像,忽然想起年轻时和梅芜恋爱时的情景,梅芜不也是墨发习惯高高束起,习惯穿着一身得体的休闲装和他一起约会么?

  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身子忍不住一僵,眼前这女孩,是他和梅芜的女儿,是他的宝贝女儿苒兮!?

  夏苒兮把他的情绪变化全部看在眼里,脸上始终保持着一脸淡然,但是内心早已翻滚,眼前这人明显比八年前老了一些,看的出来他很想她。

  闭了闭眼,睁开眼时,便看到夏远颤着双唇开口“你是苒兮!?”语气虽说是疑问,但是明显带着确定。

  忽然,夏苒兮压下所有的情绪,勾唇,淡淡的笑着“夏省长思女过度,莫要见人就认。”

  夏远摇了摇头,“不,你是苒兮,长得如此相信你妈妈,你又如何能不承认。”

  呵,是的,夏苒兮长相随了梅芜,当年梅芜就是京城中美女之首,她的女儿又如何差呢,比之梅芜,夏苒兮的容颜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夏省长,我记得,现在你的妻子可不是梅芜了,女儿也不是夏苒兮了。”言外之意,就算我长得像妈妈又如何,你现在有妻有女,一家幸福美满着。

  夏远疾步坐在夏苒兮面前,这句话等同于她已經承认了她就是他的女儿,而起依照她的意思,是埋怨她后娶的安月和安月带来的夏安雨,幸好,那个女人只是个摆设,他可以解释。

  “苒兮,你听我解释,那个女人是你奶奶塞给我的,纯属放家里摆设的,我心里只有你妈妈和你,苒兮,我的宝贝女儿,跟我回家好吗?”

  是啊,他怎么可能还会要别的女人,只一个梅芜便占据他整颗心,后又为他生下小公主苒兮,他的心早已遗落在她们母女身上,那里有多余的精力去顾得别的女人?

  夏苒兮心中的怨气少了些,终归是疼她宠她的父亲,如他所说,安月只是放在家里当摆设,她信,不用问为什么,大抵是父女天性,直觉就是相信。

  夏苒兮笑了,不同于一开始淡然贵气带着几分疏离和防备的笑容,现在是真真切切的笑容,重回父亲身边喜悦的笑容。

  “爸爸,我是苒兮,你的苒兮儿。”夏苒兮红了眼眶,声音带笑也带着几分哽咽。

  “哎,我的苒兮儿,你终于回来了。”夏远双眼热泪,伸手抱着夏苒兮,他的女儿都长那么大,曾还以为真的一辈子找不到了,一再失落的心现在因为女儿的回归雀跃起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道竹马摘青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道竹马摘青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