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爸爸的妻子?
钟琴2020-12-17 10:171,553

  八年过去,夏苒兮在夏家的房间依旧保持着原样,回到夏家已經第三天,这三天内没有看见她的安月和夏安雨,据说因为夏安雨出演的电影让她获得最佳女主角奖,两人双双出国旅游去了。

  夏苒兮真心期待,安月回来后看她的表情,是怎样的精彩。她的目标只有安月,至于夏安雨,只要她够本分,她依旧是夏家的养女,外人眼里的夏家大小姐。

  秉着名媛之道,坐在餐桌前,挺背,食不语,细嚼慢咽,高贵温雅的气质感染了一纵佣人,她们老爷说,这才是他的亲生女儿,佣人里面不乏有老人,譬如明佳,现在已經四十五了,二十五岁便在夏家做佣人,自然知道夏苒兮,夏苒兮温文尔雅,高贵如斯,令明嫂宽慰安心,始终是千金,纵使流露在外八年,也不见得染露恶习。

  这样的夏苒兮更是吸引了夏远,如此乖巧可人的女儿,让他心里猛的一痛,实在是不知道苒兮这八年身处何处,如此典雅又是哪家教养出来的,他的孩子,始终是他亏欠了她。

  顺着灼热的视线看去,只见夏远宠溺的眼神带着几分愧疚看着夏苒兮,夏苒兮放下餐具,拿过纸巾擦拭了几下嘴唇,开口笑道“爸爸这是怎么了,女儿脸上这是长花了么?”

  夏远听着夏苒兮如此打趣,也跟着笑道“可不是嘛,小时候你不是最喜欢拿着水贴往脸上贴嘛。”

  囧……

  这事夏苒兮记得,因为夏远工作忙,有时候没空带她去游乐园玩,她就总喜欢把各种花贴贴在脸上,然后等夏远回家蹦出来吓她,每次夏远总是装做吓坏了的样子逗她玩,现在想起,还真是好幼稚,也亏得夏远周而复始的陪她玩,的确是把她宠得像公主一般。

  “苒兮儿不记得了吗?整个小花猫似的。”夏远一眼笑意逗着她,站在几米开外的几个佣人面面相觑,齐齐震惊了一下,这是她们的老爷吗?从来没有看到老爷这样对着夫人和大小姐笑呢,看来这二小姐才是老爷的掌中宝,打定注意,以后一定要小心伺候着这位二小姐。

  “哎,爸爸你就别说了,还不是你惯的嘛。”夏苒兮不满的嘟着嘴,一脸娇慎的看着他。

  这下夏远笑得更欢了,多少年没有如此爽朗的笑过了,现在只苒兮在,纵使失去妻子也还有女儿伴在左右。

  安月和夏安雨大包小包的领着东西进了家门,就听到夏远爽朗的笑容和女子娇憨的笑声。

  安月蹙眉,不明所以,自己嫁给他八年,也没有看见他如此放松的情绪,如今是在和谁畅谈,让他能那么舒心?

  和夏安雨一起走进客厅,脸上带着微笑,一副大气的说道“阿远,来客人了吗?吃过饭了么,没有吃过我去……”

  夏苒兮闻声侧头看向安月,顿时惊的安月“做饭”二字未出口便哽在喉咙里,脸上有惊恐,有疑惑,更多的是不敢置信。

  然而也只是一瞬间,安月便很好的表情藏了起来,脸上还是一副对待客人得体的笑容,“阿远,这位姑娘是哪家小姐?”

  纵使心中早已有了答案,还是不甘心的问了出来。

  “安月,还记得我失踪的女儿吗?我和梅芜的女儿,夏苒兮。”夏远对于安月没有想太多,一直以来对于他说,安月当初嫁给他也只是为了给夏安雨一个家,而失去妻女的他在某段时间失魂失意,哪里顾得老太太的安排。

  “苒兮吗?真好,回来就好,你爸爸可是一直心心念念着你,如今回来就好了。”安月一副慈母模样,想要伸手去抓夏苒兮的手,却被夏苒兮轻巧的躲了过去,安月尴尬的笑了两声道:“孩子还认生,不亲近我也没关系,以后多亲近就好了。”

  夏苒兮双眼带着审视和几分敌意打量了好一会安月,堪堪在安月受不住前开口“爸爸,一个佣人我也要亲近吗?”

  几近撒娇的语气娇娇绵绵的,让夏远心里一软,又想到安月现在的身份,对女儿又有些尴尬和多了几分愧疚。

  安月明显一僵,几不可见的笑容差点龟裂,暗暗咬牙,这臭丫头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居然把她当佣人,佣人哪里有她这样打扮的?

  但是,安月如何挠,也不能对夏苒兮做什么,只能持着一样笑脸解释“苒兮,我是你爸爸现在的妻子,也是你妈妈,不是佣人。”

  这话一出,夏远脸上的尴尬和愧疚更明显了,梅芜去世后,在外人看来他在娶安月是事实,这事也只能私下和夏苒兮解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道竹马摘青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道竹马摘青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