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爸爸也不信我?
钟琴2016-10-25 09:001,723

  夏苒兮笑了笑,眼底却不达笑意,对着安月说“噢,你就是那个阿姨啊,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是家里的佣人,毕竟我八年未回,许多佣人都换了新的。”

  这话说的安月憋红了一张脸,却又不能开口反驳,人家刚回来不认得人她能怪罪么?当然不能,不止不能,当着夏远的面还得哄着。

  老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夏远眯着一双狭眸,目光扫过母女两手上提的东西,眼中看不出情绪。

  “行了,苒兮回来了,你以后也要顾着点。”对着安月说完转头看着夏安雨“安雨也一样,这是你妹妹,你比她大两岁,平时女孩子好说话,姐妹也应该多照顾下,知道了吗?”

  一句话循环善诱,带着淡淡的长期处于高位的气场,愣是把夏安雨唬了一下,连忙点头。

  “孩子刚回来,我明白的,这几天我帮苒兮添些东西。”安月脸上带着笑,一副慈母模样,看着夏苒兮就像她亲生女儿一样,天知道她内心恨不得把夏苒兮赶出去。

  “苒兮妹妹吧,我是姐姐安雨。”夏安雨看着夏苒兮好不亲近的样子,温和的跟着夏苒兮打招呼。

  夏苒兮笑了笑,淡淡应了一声“我是夏苒兮。”

  “苒兮现在十八岁吧,你刚回来,现在读什么专业?”夏安雨带着一点疑问和急切的问道。

  夏远睨了一眼夏安雨,安月脸色一变,急忙开口道“苒兮,你别介意,你姐姐不是这个一起,只是关心你在外多年学业有没有落下而已。”

  夏安雨这才感觉自己当着爸爸的面问出这样的问题又多时风度,立即补救道“苒兮妹妹,对不起啊,你别生气,我就想知道你的就学问题而已。”

  “行了,刚回来就收拾下自己东西,上楼去吧。”夏远微微蹙眉,有些不悦,也生怕触碰到女儿什么伤心事。

  夏苒兮无语,在她们转身之际才凉凉的开口,“已經收到晋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了,九月开学就去报道。”

  安月和夏安雨齐齐一愣,晋华大学?那可是京城最好的大学,只能凭借自己实力本事才能进入的大学,夏苒兮真有这个才华?不会是逞强唬人吧?

  夏远也没有想到夏苒兮会这样说,但看到吃饭时这孩子的教养应当考上也是应该,还是不免有些担心,担心她是为了气安月或安雨才这样说的。

  安月扬了一个笑容,脸上挤着笑容,“苒兮,考上是好事,就算没考上咱们家也不怕啊。”意思就是你不用为了逞强开口说大话。

  夏苒兮抬眸,抿唇,问坐在她对面的夏远“爸爸,你相信我吗?”

  “嗯,爸爸相信你。”夏远不假思索,直接笑着回答。

  但是这话明显让夏苒兮心情更加糟糕了,看夏远的表情,她就知道他这话是为了应付安月母女,实际对于她这番话还是有所质疑。

  “你们父女好好聊聊,我和安雨上楼先了。”安月抿唇一笑,好不高兴的样子,直接和夏安雨提着东西上楼去了。

  这会,夏远和夏苒兮静坐在茶几前,夏远看着忽然安静乖巧的夏苒兮,娇瘦的身子娉婷而坐,心底又涌出了几分心疼,“苒兮…你这些年…”

  “爸爸不相信我吧。”夏苒兮打断他苦涩的话语,直接用了陈述句,纵使接纳她回了夏家,对于她说的话还是有几分不信任是么?

  忽然,夏苒兮扯了一下嘴角,微微觉得有些苦涩。

  “苒兮,我这不是担心你在外八年…”夏远猛的一震,急急的想要解释些什么。

  “我明白,您不用解释。”夏苒兮垂眸,又再次淡淡的打断他的解释,她的确不想听,不相信就是不相信,没什么好解释的。

  拿起茶几上的茶壶,烧水,倒水洗杯,取茶叶,泡茶,到最后倒茶,一切流云如水,动作流利的像练就了好几年的茶道师一般,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夏远看愣了,苒兮,这是茶艺几级了?

  “爸爸,喝茶。”依旧低眉顺眼的模样,温邃的喊了一声。

  夏远回神,端起放在跟前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顿时惊了一把,看了一样茶几上放着的大红袍,是大红袍对吧,这味道,泡的都赶上大师级别的泡的了。

  夏苒兮不明夏远心中的震撼,只得自顾捧着茶杯,品着茶。

  大红袍,这茶不错,她记得,这茶是去年拍卖出来的吧,没想到会在这里。

  夏远捧着茶杯一脸复杂的看着夏苒兮,名媛姿态,茶艺堪称大师,又怎么会考不上一个晋华呢,自己这是犯混伤了女儿的心了,眼下她才回来几天,不料却逗得她伤心了。

  可是始终,接下来几天,夏远都没有拉下脸来像夏苒兮道歉,每每触及她那张像了梅芜的脸,却又淡漠冷然,愣是让夏远开不了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道竹马摘青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道竹马摘青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