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婚约
苏三2016-10-25 08:383,665

  谷阳剑贵,舂黎花美。

  这八个字传遍谷阳国是宁阳字号十八年的事了,宁阳十八年时,以铸剑闻名的谷阳国铸造出名剑裁仙剑,谷阳国国主绪乐帝懦弱无为,于是除开与之百年相交的舂黎国,其他四国皆对其虎视眈眈。这份虎视眈眈并没有持续太久,谷阳国就迎来了灭顶之灾。

  史书记载,宁阳十八年上元,四国皆发兵,驻于京都六十万米外的边陲棣棠关,谷阳国主欲效仿而降,守关将士均接降令而归,时久旱或多雪,道少人,城将终日不卸甲,京都剑庄两百三十余,终日闭门无火。

  到现在谷阳国里稍微有些名气的戏班子唱戏,都会跳过这多灾多难的一年。史书记载当然是寥寥数笔,但在街头巷尾的随口交谈里,这段历史却绵延永刻,所牵涉的人遍于当时的六国。

  世说关于裁仙剑所牵涉甚广为谷阳国带来灭顶之灾的的原因有两个,一说是八荒动乱,于是各种傀儡师、画皮师、巫蛊师等各类能人百出以异能辅佐各国王上,而这把裁仙剑可斩杀各种身怀异能的人,故而为各国异能人所不容,所以才有了四国发兵谷阳国外欲损剑灭国的事。二说是长居谷阳国厉水之尾的曲宝斋主人愿以自己镇店之宝《朔州》来换取这把裁仙剑以了结自己的性命,关于曲宝斋主人的来历已不可考察,几百年来也没有几个人能穿过险峻的厉水见到这位主人,只是传说他拥有秘术可长生不死,只有这把裁仙剑才能真正杀死他。《朔州》是一本书,里面详尽记载了八荒后的所有特殊技术人才的名字。里面囊括了偃师、傀儡师、巫师、蛊师、虫师、药师、画皮师等等总共一百零三种行业,每种的门系、分类、死穴、所长都写得很仔细。且里面还隐藏着各国国运,拿到的人如果有缘看到,则能逆反天命修改书册从而达成自己的心愿。

  但说是这么说,传的也很像那么回事,不过其中真正的原因并没有人知道,包括我的父亲苏筠。我的父亲苏筠是谷阳国苏家剑庄的庄主,苏家深受历代帝王宠爱,世代皆享受候位,我的父亲被封为焉世候,他历时三年才打造出了裁仙剑。

  母亲说自从裁仙剑被打造出来的那天开始,我的父亲就没有再笑过,他带着剑进了一趟王宫,回来后便沉默不语,随后就有列国要攻打谷阳国的消息传了出来。列国的铁蹄在传言中渐渐逼近了边疆,每日早中晚分别有从边疆送来的加急报。

  从京都城门到谷阳王宫的大道上铺陈了十九万块青石板,带了铁甲的马蹄踩在上面一路飞驰而去,家家立于道旁看着送信的士兵疾驰而去,长街上空荡荡的回响着冷硬冰凉的甲胄撞击声和马蹄声。

  一日又一日,宁阳十七年的冬天漫长的像天上的日夜,长的叫人害怕。当年冬月十三日,王上绪乐帝召回了守卫在边疆的将士,将士返国那日恰是除夕,国中人已能看到自己即将家破人亡的画面,谷阳国内到处一片缟素雪白哀歌阵阵,无烟花爆竹,只有呜咽哭声。

  宁阳十八年上元节,四国发兵已驻扎至棣棠关外,谷阳国随时有国破的可能。但就是在上元节这一夜,谷阳国的危险也终于迎来了转机,这个转机来自于与谷阳国世代相交的舂黎国和裁仙剑。

  早在绪乐帝诏令将士回国那日,裁仙剑便从皇宫中失踪了。而自上元夜伊始,四国国内各自产生了不小的风波,一位名为锦上花的杀手穿梭于四国中,用裁仙剑杀死了不少赞同发兵灭国的王侯将相与能人异士。死者均是被一刀毙命,在尸体旁都留着一张绣了红桃花的纯白锦帕,帕子上署名为“锦上花”。锦上花杀死的人均身份不一般,四国的阵脚被搅乱。而后四国君王短暂的协商后便合力追杀锦上花,终于在宁阳十八年冬月十二日夜,舂黎国的扶黎公子在曲宝斋前的厉水旁诛杀了锦上花,带回了裁仙剑。随后扶黎公子周游四国,说服了四国君王,使得谷阳国免除了灭顶之灾。

  这些都是三年前的事了,年岁稍微有点久远,要是现在问一个上了年纪的说书先生,他会说:“宁阳十八年春,苏家裁仙剑惹国祸,公子扶黎怜悯百姓,扭转乾坤以救谷阳国。”

  要是问个路边百姓,那就属于非官方版本了,什么措辞都有。由于不太文雅,我就不列举了。

  上面说的都是“谷阳剑贵”的来历,以下说“舂黎花美”。舂黎国以造纸闻名,但国中多出美人,女子各个貌美如花,男子也比别国的好看,就一直流传着“舂黎花美”这么一句话。所以诸位别国的帝王登基纳个妃了,有钱的官老爷娶个妾了,都要来舂黎国找。

  舂黎国挨着谷阳国,两个地域不小麻烦不少的国家自先祖时期就结成了邦交。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唇亡齿寒,不相交也没办法。宁阳九年时,厉水之尾的曲宝斋主人入谷阳宫带来一少年,恰好当日舂黎国主在,舂黎国主便将这位少年带回了舂黎国,这位少年后被册封为扶黎公子。想一想,在一个靠美貌颜值可以立国的国家里,一个能名号中嵌进国名的人,那该是要美的多惊天动地才能对得起自己的名号。

  如今已是宁阳二十一年,谷阳国的那场灭顶之灾已过去了三年。那位长居舂黎国的扶黎公子一直闭门不见客也不外出,关于他的事迹都只能说之前。至于扶黎公子的身世也是个谜,有人说他是曲宝斋主人的儿子,有人说是舂黎君主的私生子,但众说纷纭,没一个可信的。

  扶黎公子于宁阳九年秋到舂黎国,十年夏受封名号宅院,十二年时游访列国,十四年沉迷于诗文作画,十五年时所画的一副美人图竞价至天价,十六年剃发入寺随名师修行,十八年他还俗,一心钻研兴国之法,禁土木兴水利,让舂黎国也渐渐富强,且还顺手解决了谷阳国的灾难,十九年时他渐渐淡出朝堂,整日待在自己的府内,此后甚少见客。

  关于他的长相现在都是个迷,他九年秋到舂黎国的时候随舂黎国君去国寺上香,当时万民空巷去看他,看过的人唾沫飞扬,帮他坐实了他在“舂黎花美”的舂黎国中“百花首官”的绰号与位置。后来十二年他周游列国后,一顶纱帽戴上去就没摘下来过,从此以后就没人见过他的样子。托他的福,自从他当和尚后,所有出门化缘的和尚只要带纱帽绝对能吃到撑。不过也因为他,各家小姐打假打得很严重,一旦纱帽一掀发现长的不好看,就附送一顿拳打脚踢加狗咬的套餐,发展到后来当和尚也成了一种高危行业。

  一直到现在市面上流传的也只是宁阳十八年他游说四国君主救谷阳国的一副背影图,图上青山绿水花正艳,扶黎公子身穿一件淡绿的云缎八角白桃花袍子,玉绿色的腰带上下滚白边,淡绿的袍子外又披着一件月白的大袖衫,衫子上左袖的地方绣一朵红艳艳的桃花。画上的扶黎公子微微侧头单手牵一匹白马立着,大有下一刻骑马走遍四季河山的意思。

  画师很聪明地在扶黎公子身边留出一块空白的地方,买画的姑娘可以随意在旁边添上自己,不过那幅画略贵,盗版也略多,一不留神买回来画中人身材比例不对,看的时候会想分分钟戳瞎自己的双眼。我之所以知道的这么仔细,是因为我也买了那幅画,不过我的那幅画在买回来的第丢了。

  我身为谷阳国焉世候苏筠的长女,自小就被养在剑庄中,从未涉足乱世,因此关于“谷阳剑贵,舂黎花美。”这四个字,都是从传言和说书人口里听来的。拼凑了前后官方版本和非官方版本后,就成了以下故事:

  宁阳九年,巫蛊傀儡一道术法盛行,九州动荡不安,厉水之尾曲宝斋主人出世,携幼童临于谷阳王宫。幼童聪慧为舂黎国主所喜,遂赐封为公子扶黎,长居青妙宅。宁阳十八年,谷阳国出裁仙剑,四国觊觎而发兵至谷阳国发给边境棣棠关外。时有杀手名为锦上花,窃取裁仙剑行恶事,为四国共追杀,最后于当年冬,被扶黎公子诛杀于曲宝斋外尾水之中,一副尸骨沉于尾水底,无人窥其容貌。后扶黎公子携裁仙剑游访四国,毙国乱。

  当然了,之所以如此详尽地介绍这位扶黎公子,我与他的关系当然不仅仅是我的单相思了。他是我的准夫君,宁阳十八年国乱结束后,我父亲苏筠以裁仙剑为我和他定亲,后将裁仙剑送给了曲宝斋主人。

  我与扶黎公子的婚期定在今年冬月十二,现在已是三月初春,眼看婚约将至,我却因旧疾复发一夜失忆。大婚的日期一日一日逼近,我努力了很多天却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想起来。主要是我的失忆不仅仅是忘了人和事,而是连礼仪习惯甚至于各国疆域也全忘了,我唯一记得的只有我自幼在苏家学的一身好武艺。苏筠说,我这么一副暴脾气,如果大婚前还没想起来,那我一步走错,将会葬送整个苏家剑庄,甚至于整个谷阳国。不过眼下苏筠要着急的头号事并非是我的亲事,而是谷阳国又一次迎来的灭顶之灾。

  这一次是因暮国的几个流寇死于谷阳国边境,两国才起了一点争端,暮国尚未发兵,裁仙剑却已再一次出世,被裁仙剑杀死的第一个人,是暮国守关将领,也是暮国王后的长兄,现在暮国所发的兵将已在来的路上。

  我不知道扶黎公子会不会再一次帮谷阳国,我只知道也许三年前的旧事又将重新上演,而也许又会重新出现另一个“锦上花”。铸剑闻名的谷阳国,注定与打打杀杀分不开,多灾多难是它的宿命,也是我爱国胜于一切的父亲苏筠的性命。

  风声鹤唳,时局动荡,也许扶黎公子的婚事会先来,也或许是谷阳国的灭顶之灾会先来。这一切都是写在曲宝斋《朔州》上的注定,我要做的,就是等,也只有等。

  等那个传说中百花首官的扶黎来,给我一场命中注定的婚礼。等再一次来一个奇人,兵不血刃救谷阳国于水火。

  艳艳白骨,谆谆红花。指录《朔州》一行,可窥山河八荒。首尾相厉,人鬼相生。宝斋回溯歌一曲,黄粱一梦浮生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娘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