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险丧命患难与共
泽兰2016-10-14 10:518,221

  险丧命患难与共

  七妹在台下看着,她知道子同已经不行了,本想过去,可子同不让。现在她见对方要打死子同,吓得脸色煞白,闭上眼睛不敢看。当她听见一声惨叫后,就感觉心口一阵憋闷,头一晕,倒在地上,旁边的一个身背宝剑的女人急忙扶她起来。七妹站起来后一看台上,这才放下心来,她又惊又喜。

  旁边的女人说道“姑娘,我看你如此紧张,你是不是认识那个男孩?”

  “嗯,他是我哥。”七妹还不好意思说是丈夫,毕竟两人没有结婚,七妹还是很注意这点。

  “哦,刚才你被吓晕了,没看到,我告诉你,刚才啊,那个下死手打你哥哥的那人,被人打伤了。”

  “是谁救得?怎么救的?阿姐您快说说。”

  “我也没看清是谁打出的飞镖,这人武功很高,打你哥哥的那人,脚上中了飞镖,你哥哥才没事的。”

  “哦,是这样啊。”七妹仔细一看,果然,台子上那个要杀子同的人,正在那里抱着脚,哇哇叫着,看样子伤的很厉害。

  台上的比赛者被飞刀打中脚,不但七妹身边的女人,没看清是谁,台下其他人也是没有看清。突然发生的意外,让台下的人议论生不断。

  台子上的龙运镖局大当家梁知胜,自是知道这镖是她女儿打出来的,于是他就来到台前抱拳解释。

  “诸位,打伤这位少侠的人,就是我。”

  他刚说完,台下受伤少年的家人,大声喊道

  “梁大当家,您这是何意,为何打伤我弟弟,今天这比赛,不是说好了,死伤不怪吗?”

  “这位少侠,我们镖局比赛招镖师,最后这挑战赛,因为特别激烈,所以是签了生死状不错,也有官府作证。”

  “既然这样,为什么您要插手?”

  “少侠,我们练武之人,都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弘扬武林正义,不恃强凌弱,不乘人之危,练武就要先修品德,修身养性。我龙运镖局虽然不是以练武为主的门派,但我们的镖师也都是习武之人。凡是我镖局的镖师,个个都做事光明磊落。你弟弟在知道对方已无还手之力了,还这样下死手杀他,我身为大当家岂能不管,你弟弟做事如此心狠,我是不会让他进镖局的。”梁知胜说完招呼人,来救治受伤的男孩。

  “好!”

  “好啊!梁大当家说到好!”

  “我们支持您,大当家好样的!”

  台下一片叫好声,那个说话的男人,本想责怪大当家梁知胜,可是见下面人都如此拥护梁知胜,也是不好发作,只好上台扶着他弟弟去了医馆。

  七妹本想上去找子同,她见大当家还在子同身边没走,好像有事,也不好打扰就没过去,只是在台下默默的看着。

  总算是侥幸逃过一劫的子同,这时赶紧的给大当家跪下。

  “谢谢大当家救命之恩!”说完,子同磕头不止。

  梁知胜连忙扶起子同说道“少侠,你伤的这么重,还坚持比赛,你说你还要不要命了。”

  子同站起来后,施礼回答

  “梁大当家,我刚才连着打了好几场,体力消耗过大,刚才那人武功并不咋地,只是我太累了。我已经打了这么多场,如果就此放弃,我不甘心。刚才,我承认我输了,等那人伤好了,我愿重新打一场,以示公平,请大当家恩准。”

  大当家梁知胜听罢,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这位少侠,这就不必了,还有一位挑战者,我看你已经不行了你且回去吧,不要枉送性命,我看你能坚持这么长时间,也是难为你了,这是我家一些活血化瘀的丹药,拿了回家去吧。”

  “是,谢过大当家”子同答应一声,拿了丹药,不情愿的下了台。因为没有了比赛了,呆在这里也是无聊,七妹就扶着子同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七妹就不断地咳嗽,子同担心七妹有病,就让七妹找大夫看看,七妹见子同也需要看大夫,就和子同一起到祁云镇找大夫看了看。

  大夫看过子同后,说不要紧,开些活血化瘀的药,吃几副药就好了。他在给七妹看病时,不仅眉头紧皱。

  “这位姑娘,你平时生气,或者着急之时可否感觉胸闷,气短!”

  “是啊,有时候是这样。”

  子同一听,没等七妹说完,就着急的问道

  “大夫这是怎么回事,她的病,要不要紧?”

  “这位公子,你先别着急,这位姑娘的病暂时不要紧,但以后要注意,不能生气,我给你开些,益气养阴的药,吃一吃吧。”

  七妹听大夫说,好像不太要紧,她心痛钱,就不想吃药了。

  “大夫,我的病也没什么,就不要吃了吧?”

  “那怎么行,大夫,不用给我开了,给她开吧,我是练武之人,挨打是经常的事,这点小伤没事!”子同怕七妹不吃药,耽误病情,就急忙接话。

  “那不行,子同哥,家里还指望你赚钱呢,你没个好身体那怎么成,大夫,给他开吧。”

  大夫见两人如此,他就怀疑的说道

  “我说,你们是不是没有钱啊?”

  “有,不是很多”七妹小声的说了句。

  “你们没钱看什么病,回去拿了钱再回来吧,我这里很忙。”大夫一听立即变了脸色。

  没有钱大夫不给开药,七妹和子同也只好出了药铺。出了镇子后子同说道

  “这些大夫,真是钻钱眼里了,什么救死扶伤都是骗人的,咱们刚进去时,他眉开眼笑的,一听咱们没钱就立马变脸赶人走,真不是东西。”

  “子同哥,这不怪人家的,谁让咱们没钱呢,现在的人都向钱看,哪里还有爱心。再说,人家开药也要本钱的,咱们非亲非故的,人家凭什么白给咱们。”

  “嗯,这我都知道,我就气那人,变脸那么快。玲儿,如果这些人能有你的好心就好了!”

  “我怎么好啦?”七妹拉着子同的胳膊问道。

  “你忘啦,我吃槐花的时候,你就想白给我一些银子,如果这人有你一半心好,就不会那样说了。”

  “你还记得那事啊,我都忘了。对了,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给你钱吗?”七妹站定后神秘的看着子同。

  “嗯——你是可怜我,看我饿了。”

  “美得你呀,我才没那好心呢,当时啊。我看你老是看我,我就想给你钱,让你快走,快走。”

  “啊——什么啊,我才没看你呢。”

  “骗人,你看了,你当时就这样,双眼直直的看着我,还留着口水呢。”七妹说着,就学男人看见美女的样子逗子同开心。

  “什么嘛,我才没那么色呢,我才不是看你呢。”

  “还不承认,你不看我你看谁,看我的样子,就像要吃了我一样。”

  “我,在,看柳儿!”

  “啊!好啊!你不光看我,还想着柳儿,看我不打你!”七妹说完就挥着小拳头,追打着子同,两人在路上闹了一会。

  为生计巧做生意

  子同和七妹回家后,第二天子同就拉着七妹来到祁云镇,找了另一家药铺,给七妹好生的看了看。大夫给开了药后,子同就说大当家给的丹药很好,自己就不用开药了,七妹听后这才和子同回了家。

  过了几天后,子同的伤好了,七妹也不咳嗽了。为了生计,子同就外出寻找工作,也顺便看看,祁云镇河南边的祁云城里,有没有可做的小买卖,这些都是两人在家商量好的,走了那么远的路,也不想再去别的地方了,就想在这里定居。

  祁云城不大,子同转了遍了城里的商铺,就发现这边没有专门卖茶叶店铺,他一打听才知道,这祁云城只是个县城,也就是最近几年,才成立的,是个新城,人不多,做生意的自然也不多。

  子同听罢心里就开始盘算着,现在就可以去自己老家哪里,收购了茶叶再带过来卖,等以后赚了钱就开家专门卖茶叶的铺子。这是新城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只要自己踏实肯干,肯定能发家致富的。

  想到这里子同心里美滋滋的,雇车回家后子同就把自己的想法和七妹说了,七妹一听也十分赞同。

  七妹对子同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只不过子同自己出去做生意,她还是有些担心子同的安全。

  子同为了让七妹放心,想了想,就找来了一些破衣服,打扮成乞丐,这样带着银子出门,就安全的多了,七妹看后这才放心的让子同一人去了南方。

  子同赶路时穿乞丐衣服,住店时就换上干净衣服,就这样,子同一路小心的赶往老家。

  子同在快到老家时,路上却突发大雨,有座必经的桥被大水冲垮了。在等洪水退去的几天里,他意外碰到了来此地办事的,龙运镖局大当家梁知胜。

  两人见面后,大当家梁知胜就让子同一起吃了饭,饭后梁知胜就问子同。

  “子同,在比赛那日,我本想问你些事情,可是你走的急,我有事也没来得及问,我看了登记薄后这才知道你叫梁子同,你是湘河府哪里人来着?”

  “梁大当家,我是湘河府,蓝桥县人。”

  “蓝桥县,姓梁,你父亲是不是叫梁知平?”梁大当家略显激动。

  “是啊!您怎么知道?难道大当家认识家父?”子同听大当家这么说,心里一阵欣喜。

  “哦,那倒不是,我可不认识你爹。”大当家说完笑了笑继续说道“梁少侠,你的武功是跟谁学的?”

  “基本功是跟着我们那里武馆师傅学的,后来我爹帮一个叫陈自启的人渡过难关,他在我家住了2个月。他武功很高,我就跟陈师傅学了一些,只可惜我那时不喜欢学武功,也就没有拜师,现在想想真是后悔。”

  “年轻人,你真是错过机会啦,你可知道这个陈自启是什么人?”

  “不知道”

  “子同啊,你能遇见陈自启,真是有缘啊,只可惜你有缘无份,这陈自启,乃一游侠,很多人想拜他为师,都无缘想见。他的武功高深莫测,你当时若拜他为师,现在怕是,我都不如你啊。”

  子同见大当家说的很是认真,不像是说笑,于是自己也认真的说道

  “大当家,您如此了解此人,想必认识吧。”

  “嗯,我和他是故交,不过陈兄云游四方,我也很难见上一面,上次见到他,我们闲聊时,他曾说起,在江南他有位恩人,叫梁知平,因为你爹的名字和我的就差了一个字,所以这事我也记得清楚。”

  “大当家,那后来,陈师傅去哪里了?”

  “我这就不知道了,陈兄走的时候说是要给恩人报仇。一个月后我听同道中人说,在湘河府发生一件大事,铁石山上那股被官府剿杀多次未果的200多土匪,忽然在一夜之间全部死了,而且都是一刀毙命,没人知道谁干的。我去那里调查过,能有此能力的人,除了陈兄我真想不出还有谁有这本事。”

  子同听到这里,扑通一声朝着家的方向跪下,磕了个头。

  “爹,娘,给你们报仇的人我找到了,就是陈师傅啊,你们泉下有知,就保佑恩人平安无事吧。”子同说完泪如雨下。

  大当家见子同如此,也不禁有些伤感。

  “子同,你爹娘都是被土匪杀的吗?”大当家过来扶起伤心的子同。

  “嗯,这股土匪,丧心病狂,他们进入蓝桥县城后,不光是抢了我家,他们抢了好多家,杀了好几十人!”

  “哦,这些土匪真是该死,陈兄杀得好,杀的好!”

  大当家说完又和子同聊了一会,这大当家也是豪爽之人,在客栈这几天,闲着没事就过来找子同聊天,好吃饭了他也不用子同花钱,几天的接触,两人聊得甚是投机。为了让子同多进些货物,大当家还还借给子同一些银子,分手后,大当家也是担心子同带着货物回家有危险,就和子同约定,什么日子还在此地一起回家,子同见大当家如此照顾自己,很是感激。

  子同做了第一笔生意就赚了100多两银子,回到家后他和七妹庆祝了一番。此后,子同每隔半月或者一个月,就出去做一次买卖,生意也是顺手,每次都能拿回个百、八十两银子。一年时间里,两人也攒了不少钱。

  子同这样经常不在家,他哪里知道七妹在这山村受了很大的委屈。七妹本来不想和子同说,可这次子同回家后,听见房东的老婆在她们房子周围骂街,子同就问七妹怎么回事,七妹无法这才说了一个月前的事情。

  子同一直在外面奔波,很是辛苦,七妹自是知道,所以她也想找点活干,赚点钱以贴补家用,这样也能早一些赚够钱,也好买房结婚。

  七妹在家时,也没怎么学女人的活计,她娘只是教了她刺绣和怎么做鞋。她虽然会弹琴,可她又不愿意出头露面,所以七妹就开始做鞋垫卖,可是做鞋垫辛苦不说赚的钱很少,后来她就开始给别人洗衣服,这样虽然累些,但可以在家洗,也不用出去。

  七妹洗衣服赚钱,冬天活最多,天太冷有钱的人家都不愿洗。子同看到被冻伤的七妹,心痛的就拉过七妹的手放在怀里暖和,就让七妹不要洗了,可是七妹就是不听,等子同出去后她就再洗。

  七妹这天正在洗衣服,房东进来说道

  “玲儿妹子,在洗衣服呢!”

  “嗯,是强大哥啊,您坐。”七妹回屋拿了个凳子出来,放下后她又继续洗衣服。

  “嗯。玲儿妹子,这大冷天的你还洗,真是不容易啊。”

  “没事,习惯了就好了。”

  “妹子,你丈夫做什么的,怎么经常不在家?”

  七妹听房东这么问,心生警觉,她虽然没有和子同结婚,可若只说子同是做买卖的,还经常不在家,怕是会有人惦记她。

  “啊,我丈夫,他是做镖师的,因为经常去南方,就顺便捎带些茶叶回来卖”

  “哦!是做镖师的啊,是在龙运镖局吗?”

  “不是,在别的镖局,那什么名字来着我也记不住。”

  “妹子,我看你洗衣服也不容易,这样吧,我家的衣服以后就让你洗吧。”

  “好啊”

  “还有,我认识好多有钱的,一会我带你去看看吧,他们也再找人洗衣服。”

  七妹听后没言语,这房东知道七妹很是小心,为了打消她的顾虑就又说道

  “哦,妹子你别误会,我给你介绍的这几家,都是咱们村子里的,也不远,至于那些镇子上的朋友,我和他们说说就成,如果成的话,他们会派人送来,也会派人来取,这样你虽然赚的少一些,不过你不用来回跑了。”

  “嗯,好吧,那先谢谢强大哥了。”七妹说完起身施礼。

  “不用客气,我这就带你去看看吧”

  “嗯嗯”七妹答应着锁了门,跟着房东去了村里几家,这几家看是本村人介绍的人,也是放心,就同意了以后的衣服都给七妹洗。

  过了几天后,这房东还真给办事,镇上还真有2家大户,送来了衣服,价钱也说得过去。有了这么多活,七妹虽然累些,可也是充实,为了能尽快的过上美好的生活,七妹累着,心里也是高兴。

  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奇怪,无论什么事情都是有好有坏,房东虽然让七妹收入高了,可是祸事也是从他身上出来的。

  七妹长得漂亮,这房东就隔三差五的来一次,不是拿件上衣,就是拿件裤子,来让七妹给洗。七妹开始没注意,后来她就看出来,这房东没安好心,就故意躲着房东。

  可是这房东也是大色鬼,就是不放七妹,有事没事就在七妹门口转悠。这时间一长,村里就有了流言蜚语了,说七妹和房东怎么怎么地。房东老婆听到后就气的来找七妹理论。她拿不出什么证据,被七妹说的没理由了,于是她就开始骂七妹不要脸,勾引她男人等等,后来房东过来就把他老婆拉走了。

  从那以后房东老婆没事了,就来大街上骂七妹。房东再也没找过七妹,村里和镇子上让七妹洗衣服的,也都不在找七妹洗了,没办法七妹就放弃了洗衣服。

  七妹是个大姑娘那里能和房东老婆计较,每天也就是呆在家里很少出去,听见她骂,七妹就塞住耳朵不听,房东老婆骂够了,也就回去了……

  为生计巧做生意

  子同听七妹说完,气的非要去找房东理论,被七妹拦下了,等子同气消了后,七妹这才说道

  “子同哥,别去了,咱们在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咱们换个地方住吧。”

  子同想了想才说

  “好吧,明天咱们去河南边那个村子,那里离城里还近些。”

  “嗯嗯,好啊我们明天就搬!”

  “嗯,只是便宜这家了,咱们多交了好几个月的房租呢。”

  “算啦,那点钱咱们就不要啦……子同哥咱们攒的钱不少了,明天去存起来吧。”

  “好,今天下午我先去那个村子卖个房子,明天咱们就搬过去。”

  七妹见攒了不少银子了,为了安全她就和子同一起到祁云城,把银子存入了钱庄,换成银票。

  出了钱庄,子同想去吃大餐,结果七妹执意要吃包子,于是子同拉着七妹,找到了城里有名的包子铺。吃完包子后,七妹就和子同来到一块空地上的大树下,坐着休息。

  “哥,你的茶叶铺子在哪里?领我过去看看呗,我还没过来看过呢。”

  “玲儿,我这里没有铺子,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

  “噢噢,看我这脑子,嘿嘿……那你都在那里卖茶叶啊?城里这么大,你走街闯巷,叫着卖吗?”

  “是啊,我一边挑着茶叶一边吆喝呢。”

  “怎么吆喝的?”七妹晓有兴趣的一手托腮,看着子同。

  “是这么吆喝的,你听着”子同清了清嗓子,接着吆喝“卖茶叶啦,老少皆宜,快来选啦,过了胡同就到大街啦,快来买啦,卖茶叶啦,卖清香扑鼻的七妹茶叶啦……”

  “啊!——怎么还,我的茶叶啊。”七妹瞪着大眼睛十分不解。

  “哈哈,是啊,做生意讲究个声势,这卖东西,也要有个名字,这样别人就以为,你卖的东西像那么回事,我没给茶叶起名字时,卖的很少,后来我就想到你了,我就起了这个名字。”

  “这名字好吗?”

  “玲儿,你还别说,我自从用了这个七妹茶叶后,你猜有人对我说什么?你猜猜看?”

  “嗯——他们说,我说你这小伙子,你怎么给茶叶起这个名字啊!”七妹站起来学着老人的声音,说完后就咯咯地笑了。

  “哈哈,你没猜着,他们可不是这么说的,他们说,小伙子啊,你真会给茶叶起名字,你一吆喝七妹茶叶啊,我就想到一个叫七妹的小姑娘在采茶叶,想一想都觉得茶叶好。”

  “啊——真的啊?”

  “哈哈,我知道啊,玲儿你再猜猜我听完这人的话,我是怎么说的”

  “不猜了,我可猜不到。”

  “我就说啊,哎吆,您这位大爷,真是好眼光,真叫您猜着了,我卖的这些茶叶都是我妹妹,一点一点采的,她很辛苦,采不多,我也就带的少。后来你猜怎么着,这人还真相信了,他还帮我宣传呢,哈哈。”

  “啊——哥,你可真会骗人,我可没采过茶叶呢。我们家住在本地,若是被人发现了,看你怎么办。”

  “没事,这些我是在别的城遇见的事情,再者说了,我卖的茶叶也都是货真价实,没有造假,茶叶是真的好。关于,说是你采的茶叶,这也是卖东西的一种手段,只要货真他们就是知道了,也不会上怪的。”

  “不好!我还是感觉这样不好,叫七妹茶叶还行,你说是我采的,我感觉还是不妥!”七妹说完嘟起小嘴,看着子同。

  “好好好,我的小懒猪,以后哥哥不说是你采的了还不成。”

  “哥——你又说我,我可不是小懒猪”

  “噢!那你是什么猪”

  “我是——啊呀,好啊!你在骂我!”

  七妹说完就和子同两人追打起了,闹了一会后,七妹就和子同去了马车店,租了马车。在去河南的村子时,七妹坐在车里靠着子同,一路上很少说话。

  到家后,七妹和子同做了一桌子好菜,吃完饭两人出去走了一会,回来后天也就黑了,坐在炕上,七妹认真的对子同说道

  “哥”

  “什么事?”

  “我们结婚吧!”

  子同听罢,眉头紧皱,他坐在七妹对面没有说话。

  “好不好嘛!”七妹爬到子同身边搂着子同撒娇。

  “七妹!咱们在等等吧,现在我做生意,四处奔波,也没个固定地方,我们还没有自己的铺子,而且咱们也没有自己的家,就这样结婚,对你不公平”

  “哥,我不在乎,只要咱们能在一起,就算住在草棚里,我都愿意!”

  “那可不行,你为我付出这么多,我一定要让你风风光光的嫁给我。”

  “那什么时候啊?”

  “快了,我正在找合适的铺子,等找到我就买下来,咱们就开业结婚!”

  “哥,咱们回你的老家去吧,你那里不还有些亲戚吗?”

  “不去,坚决不回去。”子同说完,七妹就看到了子同怨恨的眼神。

  “好吧,我听哥哥的!”

  子同抱着七妹好久,才慢慢的说道

  “玲儿!我大后天,要出一次远门,可能这次要很长时间不能回来。”

  “要多长时间啊?去做什么,还是做茶叶吗?”

  “要——好几个月吧,也许要1年吧,我这次出去不是做茶叶,而是……”

  “是什么啊?”

  “是做药材,很贵的药材,不过赚的也多,只要这次能做成,我回来后咱们就结婚,开铺子。”

  “哦,那你要去哪里?”

  “去西北的古灵山。”

  “什么!不行不准去!”

  “七妹——我就去一次,就一次。”

  “一次也不行!子同——哥,去古灵山必须经过万松林,那里又好多土匪的,我都知道,你不知道吗?”

  “七妹,我知道啊,可是古灵山那边的药材真的很便宜,只要买了带回来卖掉后,只要一次我们就能赚好多银子的。”

  “不行!你若是敢去我就死给你看!”七妹态度很坚决。

  “好好好,我不去,你别生气,别生气我不去还不成。”子同见七妹真生气了,就赶紧的哄她。

  “不行,你要发誓不去!”七妹还是高兴不起来。

  “好!我发誓,如果我大后天去古灵山,就让我……让我给你跪着磕头。”

  “什么嘛,这也叫发誓啊,这不算。”

  “那怎么办”

  “你保证不去了?”

  “我保证!这会你该相信了吧。”

  “那不行,你亲我一下,我就相信你。”

  “好吧!”子同说完就抱着七妹亲了起来,然后两人就躺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