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遇无赖七妹受辱
泽兰2016-10-15 08:277,868

  遇无赖七妹受辱

  七妹不让子同去古灵山,子同就说去南方上茶叶,可是一连走了2个多月也没回来,七妹就知道子同准是去了古灵山。着急的她就想去找子同,可是还没走就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下七妹也去不成了,也只好在家呆着,等子同回来。

  又过了5个月,子同还是没回家,七妹为了打发时间就在家做小孩子的衣服。看样子指望着子同回来,已经不现实了,家里就她自己,没办法只好自己照顾自己。

  这天做饭时发现米不多了,就想出去多买一些。七妹挺着个肚子,刚走出村子,就碰到了,原先租住房东的老婆。这女人见到七妹还是那样骂骂咧咧的,七妹也不能和她吵就进了城,买了米面和一些生活用品后,就雇了辆车拉回家。

  令七妹想不到的是,那个骂她的女人,竟然也在村子里。这女人看到七妹后,还是不肯放过七妹,大嘴一张便又开始骂了,什么不要脸啊,勾引男人啊,什么怀了野种等等甚是难听。

  七妹也是没法,自己劝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回到家后,七妹就关了门,堵上耳朵不听。女人看七妹如此好欺负,她在外面更是放肆了,跳着脚的骂,一句比一句难听,最后七妹的邻居受不了了,他拿着一把刀就冲了出来。

  “你这泼妇,你骂够了没有!”女人见罢先是一惊,她刚想上前说话,就被她亲戚拉着跑了。

  “我说,妹子你不要命了,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谁啊,姐?”

  “他可是俺村里有名的无赖,没人敢惹,你可别去惹他,这人死不要命!”

  “哦,想不到那死妖精还勾引上了这样的人,真是不要脸啊!”

  “妹子啊,差不多就成了,别再计较了,有道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说,我听说你丈夫那事,也不能全怪那女人啊,你丈夫就没错?”

  “大姐你不知道,我家那口子,心软,看不得女人受苦,准是这妖精,装可怜勾引我男人的,我听他说过的。”

  女人亲戚一听,得!也没法劝了,也就没在言语。这女人1天骂了七妹2次,感觉还是不解气。她闲着没事就在村里到处说七妹不要脸,勾引男人等等。结果仅仅过了一个月,七妹在村里就出了名。只要她出门,就会有人在背后说她坏话,有好事的女人更是,当着七妹的面就指桑骂槐的骂她。

  最让七妹伤心的就是,村子里的一些小孩子,他们见到七妹就喊,破鞋来啦,破鞋来啦,气得七妹干脆就呆在家里不出来。

  受了这么多委屈,七妹都熬了过来,她坚信子同还活着,子同会回来接她,到时候就结婚,离开这是非之地。可是左盼右盼,子同就是不回来,直到就要临产了,还是不见人影。七妹无法只好提前找到村里的接生婆,给了银子,也好让她在临产的几天里过来看看她,也好接生。

  这天天不亮,七妹就醒了,感觉自己要生了,可是接生婆还没来,她就想出去找。当好不容易走到门口时,就发现流了好多养水,没办法她只好叫醒邻居。七妹知道邻居家男人是个无赖,可是村北这里只有他们两家,也许是都不愿意和无赖做邻居,七妹房子周围好多家都搬走了,本来七妹也不想找这个无赖,可是其他几户离的远,自己又快生了,邻居再无赖,还能见死不救吗?

  邻居无赖的老婆来了后,七妹就央求她去叫接生婆,而这个无赖老婆竟然说道

  “妹子啊,你等着我去问问,我那口子,看他让我去不?”

  “啊——好啊,大姐……您快去吧,我……快生了。”七妹痛苦的说着。女人跑回家后,很快无赖也跟着来了。

  “妹子,你快生了吗?”

  “是啊,大哥 求您快叫接生婆吧”

  “哦,让我叫也可以,不过你的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

  “妹子,我去叫了接生婆,你生了后就要陪我一晚上,怎么样?”

  “你……无赖!”

  “无赖!我就无赖了,怎么不同意啊,那好,老婆!咱们回去。”这无赖说完真要走。

  七妹这时都气的咬破了嘴唇,

  “我去让别人叫……”七妹说着扶着墙艰难的挪动着步子。

  “哈哈,叫别人,好啊你去叫吧,我就跟着你,看看还有谁敢管你的事。”

  “你无赖,流氓,变态!”

  “随你怎么说,你不同意我就不叫。”

  七妹走了几步后真是受不了了,最后只好答应。

  “好,我答应你,不过要我生了孩子3个月后,才可以。”

  “好,就这么定了,你到时若反悔,我就杀了你全家。老婆去,扶着她进屋,我去叫人。”

  这无赖老婆也不敢言语,扶着七妹回了房。七妹因为拖得时间太长,羊水少了,造成难产,还多亏这接生婆有经验,才抱住了七妹和孩子。

  女儿出生后,七妹又给了,接生婆一些银子,说让她给照顾自己几天。接生婆见银子赚,当然乐意,就答应了。可是这事让门外的无赖听见了,他一把夺过银子,说让他老婆伺候月子就成,说完就把接生婆赶走了。

  从这以后,无赖就让他老婆一边伺候七妹一边看着七妹,生怕七妹跑了。就这样3个月很快就到了,七妹这天半夜就想抱着孩子逃走,可是缺被无赖老婆发现了,无赖把七妹抓回来后,就强奸了她,不光如此这无赖还翻遍了七妹的衣柜,把剩下的一些银子全拿走了。

  这无赖欺负了七妹后,又得到银子,他就来到祁云城酒馆喝酒,喝完酒他就拿着银子准备去赌钱,当他走到一口井边时,竟然口渴把水井当成水缸,一头栽下去,淹死了。

  无赖死后,村子里的人无不叫好。而那个被无赖天天打骂的老婆竟然不分黑白,跑到七妹家里,骂七妹克死她丈夫,最后村子里的人是在看不下去了,就说了这女人一通,女人听罢这才回家。不过以后她稍不顺心,还是在家里隔着墙骂七妹。

  后来七妹受不了了,就变卖了一些首饰,换了些钱,就抱着女儿去了祁云山龙运镖局,想投靠王大胖,也好日后寻找子同。

  寻亲人痛苦不堪

  因为已是深冬,路上都结了冰,被压翻路面很不好走,七妹抱着孩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赶往祁云镇。

  七妹走到一个村子后面的树林时,突然从路边的石头缝里窜出一条狗,吓得七妹一哆嗦蹲倒在地上,这狗朝着七妹一阵狂叫,七妹这个气啊,她站起身弯腰捡石头,这才把狗吓跑。

  “畜生,连你也要欺负我!你不得好死!”

  七妹突然想起受过的苦,想起受过的罪,想起被无赖欺负,一时间她痛苦不堪。看到路边的大树,七妹擦了擦眼泪,把孩子放到树下,自己解下腰带,挂了上去。踩上石头,万念俱灰的七妹准备就此死去。

  就在她把头伸进腰带扣时,树下的女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七妹听到哭声,身子一颤这才缓过神来,抱起女儿哄好后,解下腰带。七妹靠着大树,流了一会眼泪,想了想后这才抱着女儿继续赶路。

  七妹带着孩子走过祁云镇,来到一路口时,路边的飘来的饭香让七妹感觉有些饿了,于是进了饭馆要了碗米饭和一些咸菜吃了起来。

  七妹正吃着,外面进来一高一矮2人,都带着刀,镖师打扮很是威风,两人在七妹旁边桌子坐下后,高的说道“掌柜的,来斤酱肉,2个小菜,半斤酒。”

  “来喽,吆,这不是管镖师和杨镖师吗,您二位先坐,菜马上就好。”

  店小二擦了擦桌子,冲茶倒水很是麻利。来着这两人,喝茶等菜的时候,就闲聊,高的那位先说道

  “三哥,你说咱们大当家让咱们去冷风口迎接师妹,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六弟,这你就不懂了,咱们大当家做事小心谨慎,那是出了名的,要不然他怎么能在短短几十年,把镖局做的这么大,还不出事!小心驶得万年船,这还让咱们俩过去,没沿路安排人就不错了。”

  “三哥,这些我都知道,可是那冷风口里镖局这么近,能出什么事,难不成还有土匪敢动咱们镖局的人?”

  “那倒不是,大当家不是担心这个,你不知道前些日子在冷风口出过大事吗?”

  “嗨——什么大事,不就是两个村的人打群架吗,他们还能在那里天天打架啊,也不可能啊,再者说了,即便是师妹赶上了他们打架,那他们还敢打了师妹不成,他们都是本地人,还不知道,咱——们镖局的厉害!”

  掌柜的在柜台那边听到两人对话,也明白了一些,于是他插嘴说道

  “我说杨镖师,这你就不懂了,让你们去那里接人,那叫排场,面子,知道不?我看你们大当家不单单是让你们去接人,更多的是在摆谱,讲排场。”

  “不会吧,我们大当家做事一向低调的啊。”

  “哈哈,我不会猜错的,前几年,祁云镇有家姓钱大户,现在搬走了,这钱家有的是钱,当时钱家大儿媳妇回娘家时,钱家就把人从祁云镇沿美凉河一直安排到旺夫桥上迎接,这次你们大当家当然不能落后了,这才让你们去冷风口迎接,我想是这个意思。”

  “哦”两个镖师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声。见菜上来了他们就开始喝酒吃菜。

  尽管掌柜的解释了事情,但高个子镖师还是心中不悦,加上喝了点酒,他更是怨言彼多。

  “三哥,你说来镖局的那小子有什么背景。”

  “不知道,这人口很紧,怎么问都不说,我看肯定是大当家的朋友的儿子,要不大当家怎么会对他那么好。”

  “是啊,来镖局一年多就把师妹嫁给他,唉,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

  “可不是的,武功又烂,除了长得好看,真想不出他还有什么好的,我看师妹也是怪人,怎么会看上他!”

  “来三哥,咱们喝酒,师妹咱们捞不着了,这酒还是能喝着的。”

  “来来,喝喝!”

  俩镖师因为有急事,就抓紧时间吃喝完毕,就骑马走了。

  七妹因为有孩子还要喂,所以饭就吃得慢,好不容易哄着孩子睡了后,她这才简单的吃了点饭。

  “掌柜的,您是不是对龙运镖局的人很熟悉啊。”七妹吃完饭后就问掌柜。

  “是啊,这位夫人,你要想打听人,那就问着了,这镖局里的人,没有我不知道的,和镖局小姐刚结婚的新郎官我都知道。”

  “哦,掌柜的那您知道龙运镖局有个叫王大胖的人吗,龙阳县人。”

  “王大胖?不知道,不过镖局里有哥王胖子,我倒是很熟悉。你说的王大胖不会就是王胖子吧,这王胖子就是龙阳县人,50多岁。”

  “嗯,那就是他了,我娘说的人,也是这么个年纪”

  “噢,那你找他有事?你是他儿媳妇?”

  “不是,我是他一个远房亲戚,找他有点事。”

  “哦,那真不巧,他前些日子刚回老家。”

  “回老家?那他不在镖局干了吗?”

  “不是,王胖子一直在龙运镖局厨房当大师傅,只不过前些日子镖局小姐结婚,他忙了好些日子,大当家就安排他回家休养些日子,他还是要回来的。”

  “哦,这样啊”七妹听后有些失望,抱起孩子走到门口时,七妹突然又问了一句

  “掌柜的,您知道和镖局小姐结婚的人叫什么名字?”

  “这个啊,我知道他叫梁子同,是今年刚……”

  七妹听到梁子同三个字时,顿时就感觉天旋地转的,若不是靠在了门边,七妹准会跌倒。

  子同,子同,子同为什么会是他,为什么,为什么……七妹来到大街上,就感觉心口闷痛,剧烈的几声咳嗽后,一口血吐在地上。

  七妹也没听见掌柜的在后面说了些什么,她抱着孩子咳嗽着,呆呆的向前走去……

  结局

  在刚走进一个村子时,七妹不小心滑倒了,她擦伤了手,也没感到痛,抱起孩子,继续向前走去。

  “闺女,你的钱包掉了!”

  七妹听见后回头一看,就见一位老婆婆正举着钱包,小心的走了过来。

  “闺女,你看你,刚才滑倒了,也不看看地上,瞧你的钱包掉了。”

  “谢谢您!谢谢您!”七妹感觉这些年没遇到过好人,今天总算遇到了,激动的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一味的道谢。

  老婆婆见七妹走的很急,就好心提醒。“闺女啊,路滑你慢点走,你还抱着孩子呢!”

  听到老婆婆提醒,七妹刚走没几步,又走来回来。

  “婆婆,您能帮我看一下孩子吗?”

  “啊?闺女啊,你这是啥意思?”

  “婆婆我知道您好心,您帮我看一会孩子,我天黑前一定会来接,这些银子您先拿着,您放心我会回来的。”

  “闺女啊你要去干什么啊?”婆婆接过孩子诧异的问。

  “您就别问了,请您一定等我,我会回来的。”

  七妹说完,就把包孩子的小棉被拿下,自己脱下棉衣给孩子抱起来,婆婆见七妹奇怪的样子,有点不靠谱,很是担心。

  “闺女,你这是要……?”

  七妹收拾完了,也没回答婆婆的话,她拿着小棉被就向村南跑去。

  婆婆在后面抱着孩子,摇了摇头,很是不解。她见这里有风,就来到一个房前,在这里等着七妹回来。

  祁云镇东边有一队人,骑马的人有2女4男,穿大红新娘装的就是龙运镖局大当家的女儿梁秀萍,而在梁秀萍旁边穿新郎装的正是七妹的未婚夫梁子同,走在最前面的是在饭馆吃饭的俩镖师。

  这几人正骑马经过美凉河上的旺夫桥,忽然,前面桥面中央出现一个女人,前面的高个子镖师就勒住马叫道:

  “喂,你干什么!不要命了你!”

  子同一看,前方不远处站着的一个女人,就是七妹。七妹穿的甚是单薄,只穿了几件内衣,她怀里还抱着一个被棉被包裹的孩子。

  子同见是七妹,头顿时大了,他赶紧的下马,脱了自己的大衣,来到七妹身边给她披在身上,结果被七妹扯下来扔在子同身上。七妹也不说话上前就给了子同一个大耳光,然后就狠狠的捶打子同,子同也没闪就让七妹这样打着,也不解释。

  子同在这里被七妹打,后面的新娘梁秀萍岂能不管,她刚下马就说道

  “这是哪里的疯女人,来人给我赶走!”

  “慢着,让我来”

  子同怕他们伤了七妹,就急忙上前对七妹小声说道

  “玲儿你怎么来了,听话快回家,我一会就去找你”

  “子同,她是谁?”梁秀萍也感觉有些不对,一个抱孩子的女人突然打子同,她知道这事不简单。

  “是我妹妹玲儿,我和你说过的。”

  “咳咳……”七妹咳嗽了几声说道:“妹妹?我是你妹妹?梁子同你真能说得出口,你抛下我和孩子不管,和这女人结了婚,现在竟然说我是你妹妹,真是可笑,你的心被狗吃了吗!”七妹双眼含泪,直直的盯着子同,到现在七妹才发觉她原来一点都不了解子同。

  “玲儿你先回去吧,我……”

  “子同哥,这女人到底是谁?你告诉我!”

  “秀萍,她是,是……”

  “没脸说是吧,我都为你生了孩子,你还要我回去,你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啪”子同脸上又挨了一巴掌,不过这次是梁秀萍打得,“她,她!这孩子真是你的!”

  “我,秀萍,我也不知道……玲儿,你是说这孩子是我的吗!是个儿子吗?”

  “是又怎么样,这重要吗?你把我抛下一年多不管,怎么了,你还在乎这个儿子吗?”

  “真的是儿子吗,太好了,我有儿子啦,秀萍!我有儿子啦。”子同显得有些激动。

  梁秀萍听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也没言语,只是转过身默默的上了马,和几个镖师一起走了。

  子同也没去追,他伸手就想抱孩子看看,可是七妹却闪到一边,说道

  “子同,你想要孩子也可以,你现在就给我个答复,你是要我还是要那个女人。”

  “我……玲儿,你先把孩子给我,让我看看再说好不好!”

  “不,不给,你骗人,骗人!咳咳……”七妹说完就抱着棉被,跑到了旁边一口井边,面对正走过来子同,七妹大声喊着“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玲儿,回去吧,咱们先回去,有什么事回去说,依你,我什么都依你。好不好?” 子同说完向前走了一步。

  “不要过来——,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骗了我这么多年,现在还想骗我。我自从认识你以来,一直是安安分分想给你生个儿子,跟你过一辈子。可你呢?你一直和我说你在经商,我要你带我回去,你就推三阻四,说什么经商没有固定地方,又说什么没时间,路太远。一次次的我相信了你,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你一直在骗我,骗——我,你一直住在这龙运镖局里。你知道我这十个月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知道吗——”说到这里七妹很激动。

  “玲儿,我也是有苦衷的,再说当时我也不知道你怀孕了,我这几个月真的有很多事,你相信我,玲儿!”

  “你胡说,一年了,你就一天时间也没有吗?村子离镖局很远吗!你还在骗我。哈哈哈……我真傻,在这里住了2年,竟然不知道你就在龙运镖局里。我为了跟着你,父母都和我断绝关系,嫌弃我,你倒好,把我放在村子里,一年不来看我,你好狠的心,为了你,我一个大姑娘家挺着个大肚子,都不敢出门,你知道吗!” 七妹泪流满面。

  “玲儿我……”

  “不要叫我玲儿。你不配,你不配——……你知道村里人怎么看我吗,你知道吗——,她们笑我,看不起我,就连小孩子都骂我不要脸,你——知道吗——”

  这些我都忍了,就希望有一天,你能娶我过门,过上好日子,可是你呢,你呢——我受罪的时候你在哪——里!”

  “玲儿,我是爱你的,你相信我,你先把孩子给我,好不好,让我看看儿子,你先给我儿子,然后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好不好!”

  “哈哈哈哈,我也一直以为你爱我,那么相信你。今天我终于明白了,你在乎的是我给你生个儿子,你根本就不爱我,你一直在骗我!好啊,你想要儿子是吧,来,你儿子就在这里,你来啊。来拿啊!” 玲七妹说完把抱着孩子的手向桥边靠了靠。

  “见巧玲,你,你想干什么!”看到这里,子同瞪大了眼睛有些激动。

  “我想干什么?这就是你儿——子”七妹说完胳膊一松,孩子一下子掉了下去。

  “儿啊——”子同一下子冲了过来。一伸手想抓住,可是什么也没抓到。子同双手抓着桥栏杆,呆呆地看着下面湍急的河水,说不出话来。看着子同痛苦的样子,七妹大声笑了起来。

  “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我狠心?是啊我就狠心了,我就要你痛苦!”

  ‘啪’粗大的手掌打在了七妹脸上,七妹捂着脸惊恐的不相信的看着子同。

  “你——,你打我……你还敢打我!”

  子同这时无力地站起身,表情痴呆地向回走去,可没走多远,子同就听七妹在身后大声喊道

  “梁子同。我要你后悔一辈子!” 子同一听急忙回头,就见七妹拿着短刀正对着自己的肚子。

  “不要啊——!”

  子同急忙上前想要抢夺刀子,可是晚了一步,刀子已经深深的插了进去,鲜血一下涌了出来,七妹眼一闭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子同急忙扶住七妹的身子,“玲儿啊!”

  子同拿过地上的大衣给七妹披上后,就抱起七妹就向镇子的方向跑去。

  “你,放我下来!”

  “不,七妹你在坚持一会,就要到药铺了!”

  “放我,下来!我痛痛!放我……”

  “玲儿!玲儿!……”子同刚把七妹抱过桥,就看到七妹昏了过去,他急忙放下,抱着七妹的身子不断地呼喊着。

  好一会,七妹才睁开眼,她抬起手摸着子同的脸,笑了笑。

  “你,爱我——吗?”

  “爱,我一直爱着你!玲儿!你不要离开我!不要啊!”

  “我……一直在……等你!”

  “我知道!我知道!我对不起你!”

  “子同,哥,哥……我想结婚!”

  “结结,我们现在就结婚!”子同小心的放平七妹的身子,在一边堆起了一个小土堆,然后找了三根干树枝,插在上面。做好后子同跪在地上,扶起七妹,七妹挣扎着也跪在地上。

  “我梁子同”

  “我,见,巧玲”

  “今天结为夫妻,苍天作证,大地为媒,我们生死与共,不离,不弃。”子同说到后面已泣不成声了。

  “子同,哥哥,我现在,就是,你的,妻子了,我们,的女儿,她,她……”

  话没说完,七妹倒在了子同怀里,面带微笑地闭上了眼睛。

  “不——!”子同抱起玲儿的身体,仰天哭喊着。

  凌冽的寒风中,子同抱着七妹身子,紧紧地靠在自己的胸上,傻傻的呆呆的抱着,直到梁秀萍叫他时,子同这才回过神来,他抱起七妹一步一步慢慢的朝家的方向走去……

  (这部小说从构思到完成用了一星期,剧情比较单一,只写了女主角,如果男女主角都写的话,会有很长的篇幅。小说没有太多的描写人的心里,如果拍成电影会很适合。上部就这样结局吧,下部以后再写吧,现在正在写其它小说,加上有病,心痛的也没啥心思写这个了。写的不好还请多提意见,如果可以请给我发邮件吧,www。13793263698@163,com)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