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去镖局千里寻亲
泽兰2016-10-13 07:526,727

  去镖局千里寻亲

  因为子同有伤,也不宜赶路,两人就来到了离康乐城不远的一座县城里,找了客栈住下,等子同的伤好了后,这才赶往祁云山。

  祁云山离康乐城很远,需要走好几天,为了不露富,节约钱,两人就住最差的客栈,吃最便宜的饭。子同为了七妹安全,还给七妹弄黑了脸,化了妆,以免让人注意。就这样两人小心谨慎,一路艰辛,终于到了祁云山。

  到了这里两人才知道,原来祁云山非常大。在祁云山的一个山峰前,有一块平地,龙运镖局的房子就建在这平地上。龙运镖局南边有一条美凉河,很是宽阔,周围树木很多,景色也不错。在祁云山边缘,离龙运镖局不远的东边有一个镇子,叫祁云镇,镇子不小,人也多。

  七妹和子同来到镇子上,在饭馆吃饭时,子同就问老板关于龙运镖局的事情。

  这个饭馆小,只有老夫妻俩经营,50多岁年纪。子同和七妹来到早,老板没事就和两人闲聊。

  “我说你们小夫妻,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

  七妹一听老板说她们是夫妻,不仅脸红了,羞得低下了头。子同到时大方,他刚要回答,在一边摘菜的妇人插嘴说道

  “你这个老东西,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不让你瞎打听,你以为知道的多就是好事吗,你忘了元掌柜怎么死的了,他不……”

  “好啦,好啦你烦不烦啊,你真能唠叨,我不问了还不行,来了人,你就知道说这些,烦不烦啊你!”

  “你个老不死的,我这不都是为你好吗,好——你不乐意听我不说就是,我去里屋,眼不见心不烦。”老妇人说完就进了里屋。

  老板责怪妇人后,回过头,笑着对七妹和子同说道

  “嘿嘿,二位别见怪,我这老婆就这样,好了,我不问你们了,你们刚才问我什么来着?”

  子同一听急忙说“掌柜的,我们是想知道有关龙运镖局的事情。”

  “哦,龙运镖局啊,这我太熟了,不瞒你们,我以前也在镖局呆过,我还拉过好几次镖呢!”

  “是吗!您以前是镖师啊?”

  “你们别听他瞎说,他是拉过镖,是拉着镖车”老妇人在里屋解释。

  “你这老娘们,摘你的菜吧!”

  “掌柜的,您知道龙运镖局里有没有个叫王大胖的?”七妹在一边问。

  “王大胖?好像没有,不过有个叫王胖子的。我跟你们说,这王胖子可有意思了,他刚去镖局时,我还在那里干,这人很怪,他通过镖师考试了,而且还打了个前五名,后来,他竟然不做镖师,到后厨学着做菜,你们说有意思吧。”

  “掌柜的,干镖师很危险的,也许王大叔只想安稳的过日子呗。”七妹说完看了看子同,子同正听老板说话没注意七妹的表情。

  “掌柜的,那个龙运镖局找镖师还要考试吗?”子同好奇的问。

  “是啊,你们还不知道啊,这龙运镖局可出名了,镖局里光是镖师就有100多,这还不算其他地方上的分镖局。祁云山这里的总镖局,只收镖师,不收徒弟,你们要是想拜师学艺,这里可不行,你们得去分镖局才行。”

  “掌柜的我不是来学艺的,我是来当镖师的。”子同说的信心十足。

  “哦,是吗,难怪我看你骨骼清奇,身体健壮,想必是练武之人,我果然没看错。”

  子同知道这老板在吹牛,他也不好挑破只好奉承几句

  “是吗!掌柜的好眼力,我一路上遇见好多人都说我不会武功,想不到您一眼就看出来的。”

  “哈哈,那是,那是!年轻人,我告诉你,到龙运镖局当镖师可不容易,那要过五关斩六将,得有三国赵云在曹营七进七出的功夫才行。”

  七妹和子同听了差点没笑出来,老板见两人不信,又接着说道

  “是真的,不骗你们,去镖局当镖师真的很难,每年来参加比赛的又好几百人呢。明天就是镖局招人比赛了,你们不信现在就可以出去打听一下,看看这镇子上,你们还能不能租着房间住。”

  “啊!真有这么多人啊。”七妹有点吃惊。

  “掌柜的,您是说镖局现在正在招镖师吗?”

  “嗯嗯,七天前就开始了,你们如果真有实力,现在就去报名,那报名的地方就在镖局门口,到哪里登了记,签了名就可以了。”

  “哦,掌柜的谢谢您,我现在就去登记。”

  子同一听很是着急,现在就想去,这时老妇人从里屋出来将子同拦下了。

  “年轻人,你要报名也不急,吃了饭再去吧,也不差这一会,我菜都切好了”她说完就拉着掌柜的进了里屋炒菜去了。

  “哦,好吧。”子同这才和七妹重新坐下,等着吃饭。

  七妹喝了口茶对子同说道

  “子同哥,你非要去比赛吗?”

  “是啊!”

  “子同哥,娘不是说,找王大胖就可以了吗?”

  “哦——玲儿,我可不想托关系进去,我想凭实力打进去!”

  “好样的,年轻人,我看好你!”老板在里面炒着菜还不忘了插上一句。

  两人吃了饭到镖局报了名,看过告示,了解了招镖师比赛的具体事情后,就开始找客栈住下。果不其然,正如饭馆老板说的,这祁云镇上所有的客栈都满人了。没办法两人只好去了镇子东南边的村子,看看有没有可以租住的房间。来到村子一打听,这里是有房子租,可是租金贵的要死,两人舍不得。后来有位好心人就和两人说在村子东北还有个村子,那里离得远没人去租,租金会便宜好多。

  七妹和子同听罢,就找到了这个小山村,找了个独门独院的房子住了下来。

  房子里还算干净,虽然陈旧了些,但比镇子上的客栈是强的很多了,这个可以烧火做饭,晚上还可以睡个热炕。一路上没怎好好睡过了,现在能住上这样的房子也是很知足了。

  这家房子的主人还不错,便宜卖给她们一些米面和蔬菜,这样七妹和子同又可以省下一部分钱,遇到好人了,她们心里很是高兴。晚上做饭吃了后,子同在下面收拾。七妹就躺在暖暖的炕上,舒服的她闭上眼享受了一会。

  子同收拾完了,就给七妹到了杯水,放到炕头边上,之后他坐在桌子边,一边喝水,一边看着七妹。

  七妹这时就歪着身子问子同,

  “子同哥,你真想当镖师啊?”

  “嗯,咱们现在也没钱做生意,我有武功也只能先做镖师了”

  “镖师那么危险,子同哥,我们还是做生意吧!”

  “做生意,我也想啊,可我们哪有那么多钱,租店,进货什么的要很多钱的,就剩下这一百多两了,哪里能够”

  “做大生意是不够,但我们可以做小买卖啊。”七妹做起来认真的说道。

  “什么买卖?”

  “比如,做豆腐,磨香油什么的都可以啊,咱们城里不是又好多做豆腐的吗。他们家里虽然不富裕,可也穷不了不是,如果我们也和他们一样,夫妻在一起做活计那有多好,子同哥,你说是不是?”

  “玲儿,如果那样,是挺好。不过我想让你,过更好的生活,要你过的,比你娘还好。所以靠小买卖赚钱太慢了,那要很多年才行,玲儿,我不想让你再跟着我受罪了。我去做镖师,这样赚钱还多,等攒够了四、五百两银子,我们就找座城,买下个铺子,咱们开客栈。到时候,咱们就风风光光的结婚。”

  “那在后来呢,你有了钱再娶个小老婆,再过几年再娶个小老婆,是不是啊?”七妹坐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子同。

  “玲儿,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才不会那样呢,等有了钱我也不找别的女人了,有玲儿陪着我就够了。玲儿,等有了钱,我们就开分店,这样要不几年咱们就有钱了,那时候我就给你开家首饰、珠宝店,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嗯嗯,我相信你!”七妹停了一会,又说道“子同哥,咱们去报名时,告示上不是说,明天进行淘汰赛和选拔赛吗,子同哥哥一定会赢的,所以,明天我就不过去看你比赛了,我在家里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好啊,放心吧 玲儿,我明天准赢,你就在家等着好消息吧。”子同说完见天色不早了,就关了房门。来到炕边对七妹说道

  “玲儿,时候不早了,我明天还要早起,睡吧。”

  “嗯嗯”七妹答应着,身子靠里躺下,子同就拉过被子给她盖上,然后自己在外边盖被躺下。

  可能是好几天没有睡个热乎炕了,七妹好久都没睡着。

  “哥?”七妹小声的叫了句。

  “玲儿,什么事?”

  “今天,饭馆那个老头,说咱们是夫妻呢!”

  “哦,是啊。”子同说完打了个哈欠。

  “哥,你说结了婚的夫妻,晚上都会干什么?”

  “不知道啊,我也没结过婚。”子同哈欠不断,好像很困的样子。

  “我听五姐说,结了婚的男人,晚上会在女人上边睡觉呢。”七妹说到最后声音很小了。

  “哦,女人上边,上边是房顶那怎么睡?只有小偷才会在上面呢。”子同刚说完,七妹就伸出脚踹了他一下。

  “哇,哇好痛,你怎么了啊?”

  “不理你了,睡觉了!”七妹说完侧过身,微笑着,闭眼睡觉。

  子同侧过身子,也笑着睡了。

  祁云山少年比武

  龙运镖局招镖师的比赛是在早上9点才开始。为了能了解现场,知道比赛的一些细节,也好提前做准备,子同天不亮就起来了。

  做好了早饭,子同简单的吃了一点米饭,他见七妹还在睡觉,就在七妹额头上,亲了一下。

  “小妹妹,我去了!饭在锅里,记得吃饭啊。”

  七妹早醒了,知道子同在做饭,她就侧躺在床上装睡,一会睁开眼偷着看看子同,见子同看她时就再装睡。当子同亲她的时候,七妹幸福地微笑着。

  子同知道七妹装睡,所以走出房门后,他突然回到房里,正看到七妹做起来。

  “哈哈,小懒猪,被我抓到了吧”

  “啊——我梦游,梦游呢。”七妹说着平伸双手,学着僵尸的样子,闭上眼侧倒在炕上。

  子同见她这么小孩子,忍不住笑了。

  “好啦,玲儿,我走了,记得起来关门啊!”

  子同说完又看了一会七妹,这才笑着出了院门,掩好门后,便一路奔向龙运镖局。

  七妹听见院门的声音,就知道子同真走了,于是她赶紧的披上衣服,关上了院门,一天也没出去。和子同几天的艰辛生活,让她也知道了江湖险恶。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小心点好。

  回到炕上,七妹躺下来,伸了个懒腰后就侧过身子,看着子同枕过得枕头,七妹微笑着拿过枕头抱在了怀里,幸福的闭上眼睛。

  龙运镖局离着子同住的地方很远,子同走了好几个小时。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有好多人,还有1个小时就要开始比赛了。

  比赛用的台子是设在,龙运镖局和祁云镇之间的空地上,一米多高的台子,三面围了好多观看的人。这些人除了比赛者的家属外,其余大部分都是祁云镇上的百姓。

  台子北边是一个草棚,里面有一些座位,不过只有2个人坐着。因为今天是初赛,实行淘汰制,也没的看,所以观看的重量级人物也不会在场。台下观看的人也是没事看个热闹,至于比赛者的武功好坏到是不重要。

  子同来到现场,登记后,就被带到了台子后面的院子里。这院子紧靠着台子后,三面用白布围起来,因为有观看台挡着,这些参赛者是看不到比赛情况的。叫到谁,谁就出来,比赛结束后还要再回来。

  第一天,参赛的人很多,抽签结束后,就开始比赛了。经过一对一的淘汰赛后,选出50人。之后就进行选拔赛,由龙运镖局的镖师,对阵这50人,再淘汰30人,最后选出的20人。比赛结束后,子同没有悬念的进入前20。

  子同回到家后,七妹已经做好了一顿丰盛的晚饭,正等着他。洗去一身臭汗,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子同这才和七妹一起吃了一顿,幸福的,烛光晚宴。

  虽然没有结婚,但两人亲密的样子和刚结婚的夫妻也差不多少。看着眼前的爱人,七妹不断地给子同夹着菜,只顾得看子同了,到是忘了自己吃饭,子同提醒她后,花痴的她,这才红着脸吃了起来。

  比赛第二天,进行的还是淘汰赛,就是剩余的这20人,进行抽签一对一比赛,选出10人,暂定为录取者,然后进行排位赛,决出名次。打完名次后,被淘汰的10人也不是没有机会,只要认为自己有能力打败后三名,就可以报名挑战赛,胜利了,对方就会被淘汰,而且还要接受别人的挑战,直到最后没人挑战为止。

  因为今天都是精英间的比赛,很有看头。台子上,观看处的座位也都坐满了人,个个穿的都很体面。官府的,有威望的名家贵族等等,还有一个长得甚是漂亮的小姐,也在观看处坐着。

  台子下,今天来的人非常多,年轻人最多,其中也有不少比赛选手。被淘汰的这些人,主要就是看看比赛人的武功套路,自己也好学一学。

  而其他看热闹的年轻人,并不是只为了看比赛,他们也看不懂,今天来还有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来看龙运镖局的小姐,梁秀萍。也不知谁造的谣,说是小姐今天要选亲,于是周围城镇那些没有结婚的小伙子,大部分都来了。不光是没结婚的,就连结了婚的也来凑热闹,所以今天人才这么多。

  梁秀平今年18岁,是龙运镖局大当家,梁知胜的唯一一个女儿,也是他唯一一个孩子。

  梁知胜这人很注重感情,而且很专一,老婆生了女儿后,在怀第二个孩子时,被仇家杀害了,从那以后到现在50岁了,梁知胜也没有再娶老婆。很多人就劝,就连女儿都劝她爹再娶一房,可梁知胜就是不同意,他除了精心打理镖局外,更多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教育女儿梁秀萍身上。

  梁秀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武功有爹的亲传更是没得说,论文采周围百里的才子们,也都是自愧不如。在很多人眼里,梁秀萍那就是才女,仙女。漂亮有才的梁秀萍,再加上梁家的庞大的家业,这让很多年轻人都想娶梁秀萍为妻,尤其一些名门贵族,托关系找媒婆,无所不用其极,就想娶到梁秀萍。

  梁秀萍对未来的丈夫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可是她爹梁知胜却是左挑右挑,就是没个他看上眼的。

  今天比赛者的实力都差不多,而且参赛者也是可以看的,子同登记过后,就来到台下,他见台子上的人都不认识,就问过旁边的人。

  “这位小哥,你知道台子上这些人都是谁吗?”

  “哦,我知道,看到边上坐着的美女没,那就是龙运镖局的小姐,梁秀萍,旁边的那位是她爹,龙运镖局的大当家,梁知胜。”

  这位不是参赛的,想必也是为了看小姐梁秀萍而来,所以他介绍完梁知胜父女后就没再说话,子同无法就再问他,别人是谁,这人听罢这才继续说道

  “梁知胜右边的是本地有名的赵掌柜,往后就是连掌柜,冯知府……”这人一一给子同介绍,子同听后道了谢,继续观看比赛。

  子同本以为自己武功不错,但比赛时还是不小心被淘汰了,陪他来比赛的七妹赶紧的安慰子同。

  “子同哥,考不上没关系,咱们回去吧,以后咱们做生意也很好啊。”

  她这么想,可是子同却是很不服气,小牛脾气上来了,七妹也是劝不了。

  “不行,我今天非要进镖局不可,刚才只是轻敌了,玲儿你等着我去报名挑战赛”

  “子同哥哥,别去了我听说挑战赛很辛苦的,很容易受伤的,别去了”七妹拉着子同的手,十分担心的看着他。

  “没事的玲儿,我在家受了那么重的伤不也没事吗。”

  “子同哥,那不一样,这些人可都是会武功的啊,万一!还是别去了吧!”

  “好玲儿,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是为了你,为了咱们我要试一试,不管怎么说这么远来了,不能这么放弃,放心吧,没事的!”子同说完拉开七妹的手,又摸了摸七妹的头后就跑去报名了。

  正如七妹说的,这挑战赛确实很辛苦,子同挑战最后一名成功后,再挑战倒数第二名时失败了。很多人都知道挑战赛很辛苦很危险,所以只有4人报名。子同抽签是第一个挑战,他成功后,就要和其他4位报名挑战赛的进行比赛。

  在和前2位打的时候,子同还算轻松,在和第3位打时,就碰上了劲敌,这时的子同已经筋疲力尽了,不巧的是这位的实力也是不错,所以这一场,子同是疲于应付。

  比赛最后阶段子同都是挨打,一次次的被打倒,子同就是不言输,再次爬起来再打。一个失误,子同就被对方重重的打中头部,一下被撂倒在台子边缘,脸上和嘴里全是血。

  台上的比赛的人并没有继续打子同,而是站在那里不解的看着子同,他想不明白这人为什么这么拼命。因为比赛有规定,只要参赛者不放弃,就算是打下擂台,也不算输。所以子同还没有放弃,他看着七妹就要过来,他摇了摇头,不让七妹过来。只要七妹过来接触了子同,比赛就算子同输,这也是比赛规定。为了安慰哭成泪人的七妹,子同勉强笑了笑。他挣扎着站了起来,摇晃着对台上的对手说道“来!来啊!”

  看着子同还能站起来,台下一片叫好。台上的对手见子同这般模样了还逞强,而且还那么的轻视他,这让这位选手很是生气。

  “你这是找死,生死状都签了,还不认输!老子我,打死你也不为过”他说完,向前一助跑,凌空跳起右拳后撤,冲向子同,准备给子同最后一重击。

  子同看到后知道这一拳的厉害,若是被打中,他不但会被打飞,估计小命就没了,想到这里,子同赶紧的向旁边一闪,可是他哪里知道,对方这一拳是虚的,这人身子在空中的一刹那,双臂后撤,右脚从下向上踢向了子同的咽喉,这一下,子同吃惊不小。他心想,这是比赛吗,这人是在要他的命啊,若是被踢到,准死无疑。看到如此的狠招,子同慌忙再次后撤,可是晚喽,子同就眼瞅着哪只脚到了自己的咽喉处了。

  子同就在这生死关头的瞬间,他突然想到的,就是七妹,他知道,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就是七妹。他一闭眼,心想,完喽完喽,我可爱的七妹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