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相爱难跪求亲娘
泽兰2016-10-11 07:597,696

  相爱难跪求亲娘

  七妹和子同相爱后,就想在一起,可是七妹又有婚约在先,所以两人商定,趁着正月十五全家人,上山烧香,看灯时再在一起商量怎么办。

  过了平安年后,转眼就到了正月十五。一大早见吴新就带着两位老婆,儿子门生,连管家等好多人,坐了三顶轿子,很是威风的前往康乐城东南边的留云山菩萨庙烧香。

  七妹为了和子同单独见面,就撒谎说自己肚子痛,就没跟着去。

  子同因为脚受伤了,也没有跟着去。本来今天是子同的夜班,他就和白班的一个护院换了班,等见吴新等人走后,他就来到了七妹的绣楼上。

  柳儿见子同来了,她就知趣的关门下了楼,来到月亮门哪里站岗放哨。有柳儿放风,七妹和子同便放心的聊了起来。

  “子同哥,我想来想去,感觉还是把咱们俩的事,和爹爹说了吧。”

  “你爹肯定不会同意的,他怎么会让你嫁给一个要饭的呢!”

  “这个我也想过了,如果爹就是不同意,咱们就远走高飞,咱们找个小山村,买几亩地,过个男耕女织的生活,那多好啊……”七妹说着双手托着腮,想象着。

  “这个也不行,你都告诉你爹娘了,他们哪能让咱们逃走,不关起来就不错了。”

  “那我们就不说,我们现在就走吧,刚好爹爹和娘都不在家!”七妹认真的看着子同,子同也看出七妹不是在开玩笑。

  “这样也不妥,咱们私奔,总归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弄不好我就成了拐卖人口的人贩了。以后若是被抓住,我难免一死,那时候,你的清白就毁了,你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不妥,不妥。”

  “那怎么办?我是没办法了。我这几天就想出了这个办法,子同哥你想出办法没有?”

  “有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啊。你说啊!”

  “我是这么想的……”子同就在七妹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七妹听后,脸都红到脖子了,她攥紧小拳头不断地在子同身上打着。

  “子同哥,坏死了你。我才不要呢!你不娶我过门,就别想,别想那个。”

  “什么啊!七妹!我是说假如。”

  “假如也不行!我一个大姑娘家的,哪好意思说这事啊。真是的,子同哥哥你真能想的出来。”七妹说完,走到窗户前,手扶着窗边,眉头紧皱。

  “那怎么办?如果不这样,我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

  “子同哥哥,你不知道!我爹对男女之事非常注意,他对我们要求都很严格。他若是知道,我和你已经那个了,不打死我们才怪呢!”

  “七妹,你爹不会真打你的。不管怎么说你是他亲女儿,再者说了,这些事情他绝不会让更多人知道。所以说你爹只能打死我,只要我死了,秘密才不会传出去。”

  “那我更不能说了,我不要你死。”七妹说着走到子同身边,双手握着子同的手,眼里已经含着泪水了。

  子同见七妹如此在乎自己,他激动的把七妹抱在了怀里,就这样两人站了好一会,直到听到柳儿的声音,这才放开彼此。

  “二夫人,您怎么回来了?”柳儿故意大声地说着,也好让七妹和子同听得到。

  “我有点头痛,就先回来了,柳儿,巧玲的肚子好了没?”二夫人荷香边说边向绣楼走去。

  “二夫人,小姐肚子好了。”柳儿说着快步上了楼,敲门提醒七妹。

  七妹和子同知道二夫人回来了,现在走门是不行了,没办法,子同只好打开后窗,小心的跨了出去。他出了窗户,抓着二层房檐跳了下去,可是脚受了伤,还没完全好,子同只好一只脚落地。一个没控制不好,屁股墩在了地上,痛的他直咧嘴,为了不被发现,子同还是咬着牙一瘸一瘸的走了。

  七妹见子同没事了,就赶紧的关上窗户,开了房门让她娘进来。

  “巧玲,你在干什么呢,我叫了好几遍,你才开门?”二夫人荷香有些责怪七妹没礼貌。

  “娘我刚才睡着了,没听到,昨晚睡的不好,今天有些困。”七妹为让母亲相信,还故意打了个哈欠,好像很困的样子。

  “哦,巧玲你也不小了,晚上没事就早些睡觉,别和柳儿整天闹。对了,你肚子怎么样了,找大夫看了吗?”

  “娘,我的小肚肚,早好了,我喝了一些热水,又睡了一觉,现在很舒服了。”

  “哦,没事就好!咦这是谁的刀,怎么会在你这里?”二夫人环视四周时,就发现门边有把刀,她拿起刀看了看。

  七妹刚才没注意,子同把刀落在这里,听到娘问,她很快想了个理由,“娘,这刀是,子同哥的,是我借过来的。子同哥说要教我,刀法,我就先借过来,试一下,看看自己适不适合学刀。”

  二夫人看七妹神色慌张,一会说睡觉,一会说练刀,知道她没说实话。不用问,她自己也猜出了一些,于是严肃的说道

  “巧玲!是不是子同来过这里?”

  七妹心里本来就虚,这一听更是以为瞒不住了,就点头承认了,她娘一见真有此事,很是生气。

  “玲儿啊,年前几个月,你不是不和那个子同来往了吗!我还以为你想通了,也就没管你,。可想不到,你们俩竟然一直在……”

  “娘!我和子同哥哥没有什么的,除了今天,以前那几个月我真没和子同哥,说过什么话的。”

  “那他今天来这里干嘛,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还关着门,你们就真没发生什么?”

  “没有!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娘——女儿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那他来你房间干什么?”

  “他来教我武功……”

  “还编!你不说实话是吧,好!等你爹回来我就告诉他,到那时我看你怎么编!”

  “不要啊,娘,我说,我说还不行吗。”七妹拉着他娘的手,本想撒娇,可见娘的脸色不太好看,也就没敢。

  “娘,我自从认识子同哥哥后,就已经爱上他了,我不想嫁给那个魏公子了,我想嫁给子同哥……”

  “啪”七妹还没说完,一个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

  “玲儿,我就知道你当时那么照顾子同就有问题,我还以为你真是为了报恩。想不到你们竟然,竟然……啊呀你气死我了!”

  “娘,玲儿知道错了,可是我真的爱上子同哥了,我除了他谁也不嫁,死也不嫁!”七妹跪在她娘面前倔强的说着。

  “玲儿,这子同除了人长得好看,会点功夫外,他还有什么?人家魏公子家大业大,你以后嫁过去,那有多风光,那个子同能比吗?”

  “娘,您说嫁给有钱人就幸福了吗?”

  “我?当然幸福了,你看娘现在不是很好吗!虽然开始的时候吃过苦,可现在你爹你不是对我很好吗,我说话家里谁敢不听。”

  “娘,你别骗我了,爹对你好,那是因为有了弟弟门生,可就是这样,大娘对您可曾好过?您天天受气,要小心这个,要小心那个,这些我都知道。娘!难道你还想让您女儿,以后也和您一样吗,也要整天的勾心斗角,如履薄冰的活着吗?”

  “玲儿,你和我不一样,我在咱们家是小的,你嫁到魏家就是大的了,谁敢欺负你!”

  “娘——现在的有钱人,那个不是三妻四妾的,谁能保证那个魏长平以后不娶二房了?如果以后他再娶几个老婆,娘,你以为我还能活下来吗!”

  七妹的担心不无道理,她没什么心计,喜欢直来直去,这点七妹娘是知道的。

  “玲儿,可现在就这么个社会,有钱的人都这样,这都是命啊,咱们能有什么办法?”二夫人荷香说完就让七妹起来坐下。

  “娘,有办法的,我只要嫁给子同哥哥就好了,子同哥哥不会像他们一样,娶那么多老婆的。”

  “傻孩子,那个子同现在没钱,不花心,你怎么知道他以后有了钱,会不会花心?玲儿啊,这男人都一样,你年轻漂亮,他就喜欢你,等喜欢够了,他就会再找更年轻的,到那时你以为你还能抓住子同的心吗?”

  “娘,我了解子同哥,他不是那种人,娘——求求您就同意我和子同的事吧!你不是说,找个自己爱的人不容易吗!能找个爱自己的人更不容易吗!女儿现在找到了,娘,求求您就同意吧,好不好啊!”七妹说着又跪在荷香面前,认真的看着她娘,表情甚是可怜。

  关于子同不好色,二夫人荷香自是知道,因为见家,门户大,家里的丫鬟很多,而且都长的很不错,下人们中谈情说爱的不少。二夫人荷香平时也观察子同,就发现这孩子和别人不同,别的男人见了丫鬟都会,开个玩笑,占点便宜什么的,可是子同从未和这些丫鬟独处过,说话也少。

  子同接触最多的就是柳儿,柳儿也曾和二夫人说过,说家里有好几个漂亮女孩子喜欢子同,她们还给子同买这买那,都希望和子同相好,更有甚者竟然在夜里,把子同约到后院林子里,强行抱着子同亲,结果被子同推开走了,这些赶巧都被柳儿看见。柳儿当天便找到二夫人说了子同的事,二夫人对于下人们的这些事情,管的不严,发生这样的事她一笑了之,也不在意。

  以前荷香没来见家时,家里的下人哪里敢谈情说爱,见家的家规对小姐少爷要求都很严,下人们更不用说了。

  后来荷香生了门生后,她就劝见吴新,别再管的严了,家里的丫鬟到了20岁后,如果有喜欢的人,就让她嫁了,这样也免得在家里闹出丑事,坏了门风。见吴新感觉有理就听了二夫人荷香的话,不再过问下人们的事,全权交给了连管家处理。

  从那以后,见家还真嫁过不少姑娘,见家也收了不少彩礼,这让见吴新甚是高兴。因为见家对待下人甚是宽松,要来见家当下人的穷家孩子越来越多,这样,见家就要精挑细选了,所以最近几年进入见家的丫鬟,家丁,护院什么的都很不错,见家丫鬟长得俊那都是出了名的。

  柳儿也喜欢子同,可是自从知道小姐喜欢子同后,她就把这份感情埋在了心里,一直帮助七妹和子同,希望她俩能在一起,关于这些,柳儿当然不会和二夫人说。

  二夫人知道子同不是那种花心的人,她想,如果七妹真能嫁给子同,也许比嫁给那个魏公子,会好一些,就算是子同现在没钱,那么结婚后有了见家的扶持,想必以后的生活也不会太差,所以她见七妹哀求自己的样子,心里也是心痛。想了一会,二夫人荷香就扶起了七妹皱着眉说道

  “巧玲啊,起来吧! 唉!好吧我同意你们俩的事。”

  “娘—!真的吗?太好了,娘,你真好,我现在就告诉子同哥哥去。”七妹喜出望外,站起来就要出去,被她娘荷香一把拉住。

  “不用去找了,看你急的,我就是同意了,你也别高兴的太早!玲儿,你和子同的事情,我就算同意,你爹也不会同意,你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允许下人们谈儿女私情,可对他的孩子的要求你也知道,你难道忘了你五姐姐的事了?”

  “娘,我和五姐的情况不一样的,如果您能帮我和子同哥哥,那么这事就能成的,娘——”

  “好!那你说要怎么帮?我自己可没什么办法。”

  “娘,三月初六不是门生的生日吗?到时魏家肯定会来参加生日的,到时候你就当着魏家的面,把我和子同哥的事说了,那魏家人一听还不退婚啊,这不就成了吗。”

  “什么,巧玲!你怎么会知道魏家会来参加门生的生日?谁告诉你的这些?”

  “是我想出来,的。”

  “胡说,这些是不是子同主意?”

  “嗯,是吧”七妹说的声音很小。

  “我就说嘛,就凭你那个小脑袋,能想出这些事来?这个子同想不到他真有心机。玲儿,你和子同的事,如果我在你弟弟生日哪天,当着魏家的面说了,那魏家还好说,可到时你让你爹,把脸放哪里。你爹那么要面子,这事抖出来,还不把你爹气死啊!那时候就算是魏家退了婚,那么他也不会同意你和子同的事,到时候子同是否被打死都很难说。”

  “娘——那可怎么办啊!”

  “好了这事你和子同就别再搅合了,我抽时间和你爹慢慢说,以后我再去找魏家说说。”

  “谢谢娘亲,我最爱我娘了!”七妹有点小激动地亲了她娘一口。

  “好啦,好啦,我回去了,记住了,以后千万别再和子同见面了,知道不知道?”

  “知道啦,娘——”

  自从七妹和她娘荷香说了她和子同的事后,就等着娘能办好此事,可是,一连过了好几个月,也是没个音讯,七妹着急就问她娘事情怎么样了,她娘就说,她爹一直不在家,没有机会说。

  后来七妹也就没再催,她和子同商议后,就等着她弟弟门生过生日时,再说破此事了。以后日子里,两人也是老实,很少见面。期间见家除了嫁过一个丫鬟外,再没发生什么事情,七妹和子同偶尔也会小心的见上几面,然后就是等着弟弟门生的生日了。

  掉粪坑见家出事

  到了三月份,门生就要过生日了,见吴新就派人通知了魏家。魏家老爷魏玉贵知道后自是乐意,因为七妹的生日也快到了,这样去见家也好商议七妹和长平,嫁娶的事情。见家比自己家业大,想必陪嫁也是不少,有了这笔嫁妆,也能多少缓解魏家的经济压力。

  魏家去年,在城里的3家布店遭土匪抢夺,货物全没了。为了补货,魏家也是倾尽所有,又加上死了几个活计,这安家费又是不少,所以魏玉贵这2年为了维持魏家家业,绞尽了脑汁,也是十分辛苦。

  送走见家的家丁后,魏玉贵就自个盘算着,既然以后能和见家成为亲家,这样自己就不用那么担心资金了,必要时还可以向见家借一些,自己有这么多产业,想必见家的见吴新也不会担心他不还。

  魏玉贵在门生生日这天,带了儿子长平和他的小老婆,一起来到了见家。长平的亲娘死的早,魏玉贵的大老婆和二老婆都长的没有小老婆俊,所以魏玉贵就只带了小老婆过来。

  魏玉贵领着老婆孩子来到见家,进入客厅一番客套后,丫鬟上了茶。这次见面,见家很重视未来亲家,见吴新和二夫人荷香,还有大老婆也都在客厅陪着,魏玉贵等人。

  “魏兄弟,这次邀您前来,主要是为了商议巧玲和长平的婚事,你看,再过些日子,七妹就要过18岁生日了,这样咱们是不是把亲事定下来。”

  “好好,见兄说的是,她们两人虽然早定了亲,那当时也只是说说,也没正式的定亲,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给巧玲,也是说不过去。我这次来,也是想商议一下找个好日子,把定亲和结婚的日子定下来。”

  魏玉贵刚说完,见吴新还没说话,魏玉贵的儿子魏长平这时插了句“爹,怎么这么急着定亲,我还没见过七妹呢,谁知道她长什么样?”

  魏玉贵听儿子这样说很是恼火“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真是无礼,快给见老爷赔不是!”

  二夫人荷香在一边听魏长平这么说,有些不乐意了。你这孩子,我长得俊不说,就是长得丑,能下嫁给你也是你的福气,这还挑上了,也不看看自己的德性,一副玩世不恭也狂傲样,真没教养!荷香虽然没有说话,可脸上已经表露出来了。

  一边的大老婆玉娇,听魏长平这么说,到是心里一阵痛快,她端起茶杯,送到嘴边,掩饰微微的笑意。自从荷香来到见家,生了门生后,她大老婆的威严就小了很多。母凭子贵这点她自是明白,现在见家除了见吴新她也没啥依靠了,所以她也是小心谨慎,能忍就忍,能受就受,没办法啊谁让自己没生个儿子呢!

  见吴新听魏长平如此说,心里自是不痛快,可是,他毕竟是长辈,哪能和小辈计较这些,于是急忙说道

  “哦,魏兄弟,不必如此,年轻人嘛,这很正常,也怪我们没让两个孩子见见面,这样吧……荷香你去叫巧玲过来,让长平公子看看是否中意。”他虽为明着责怪魏长平,但言语中的一个长平公子,还是表露了自己的不满。

  魏玉贵的四老婆很是精明,听出见吴新有责怪长平之意。她朝魏长平使了个眼色,魏长平看见自是明白,知道见吴新还在生自己的气,就急忙道歉

  “见伯伯,对不起!侄儿刚才说错话了,还请见伯伯不要生气。”

  “无妨,无妨,长平不必如此,坐吧,喝茶,喝茶。”

  众人喝过茶后,丫鬟又上来倒了茶,之后见吴新和魏玉贵又商议了一些事情,等着荷香领着七妹过来。可是好大一会,荷香才独自回来,见吴新见七妹没来就责问道

  “荷香,巧玲呢?她怎么没来?”

  荷香听罢也不言语,快步来到见吴新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见吴新听后,脸色一沉,望着荷香说道

  “还反了她了,我去叫!”见吴新说完就转头对魏玉贵说道“魏兄弟,你先坐,我这就去叫巧玲过来,让她和长平见见面。”见吴新说完起身就要走,这时魏玉贵在一边说道

  “见兄,我看算啦,巧玲不愿前来,可能是害羞不好意思,女孩子吗,脸皮薄,这很正常,别去催了,反正以后定亲还是要见面的,到时再见也不迟。”

  见吴新自然不会去叫,只不过做做样子罢了。为了显示自己的威严,他也不管魏玉贵全家在这里,还是训斥了荷香。

  “看看,都是你惯的!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你还能干什么!”说完他就狠狠的瞪了荷香一眼,这让在荷香上首坐着的大老婆玉娇十分开心。

  见吴新大老婆玉娇,谎称自己还有事要办,就离开了大厅,回到自己房间后,这位大老婆笑了出来

  “痛快,痛快啊,哈哈,哈哈哈”……

  因为魏家来到早,所以离吃饭时间还早,见吴新和魏玉贵就开始商议七妹和长平结婚的一些事情。长平在一边听着无聊,坐了一会便说要去茅房,借故出去了,他想到处看看,说不定真能见到七妹,他只是听他爹说七妹长得漂亮,他心想难道还会比自己表妹漂亮吗。

  客厅里几人正在商议事情,不一会,柳儿来到客厅在荷香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荷香听后就跟着柳儿出去了,在路上,荷香才问

  “柳儿,魏公子出什么事了?”她很是担心。

  “二夫人,其实也没什么事,是——就是魏公子掉粪坑里了。”柳儿说完憋不住就笑了。

  “掉粪坑里?怎会掉下去?”荷香有点不相信。

  “我不知道,我过去时,魏公子已经上来了,他也没说。”

  二夫人荷香见到魏公子时,他小腿上全是大粪,双手也很脏,正在那里脱去鞋子擦裤子上的粪。看到魏长平如此样子,荷香也差点笑出来。也多亏他身边臭哼哼的,荷香就捂着嘴掩饰着自己的笑,没让魏长平发现。

  荷香一看这情况也不能问原因了,就赶紧的让柳儿去找一个家丁,带着魏公子去洗了干净,她去找了见吴新的几件干净衣服,让魏公子换上,之后就找到在现场的七妹,问她怎么回事。

  七妹说是长平自己掉下去的,荷香不相信,就带着七妹和子同来到下人房里,找到魏公子问明白到底怎么回事。魏长平也说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二夫人荷香见问不出什么了,就回到了客厅。

  二夫人荷香回去了,七妹和柳儿还有子同没走,就在一起陪着魏公子,七妹把那个家丁支开后,就对魏长平说道

  “嗯——还算你聪明,你要是敢说是子同推你下去的,我就把你的事说出来!”七妹威胁地说道。

  魏长平听后急忙道“不敢!不敢!我不会说的,还请巧玲小姐和子同兄弟不要说出此事,求你们了!”魏长平说话时态度甚是恭敬小心。

  “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不说。”

  “好好,您说您说”魏长平这时,脸上已经冒汗了。

  “那就是,你和你爹说,把咱们俩的婚事退了,我就不说。”

  “好好好,退退退,我这就去说。”魏长平说完灰溜溜的出了门。

  子同有事就自己去了,七妹和柳儿来到后花园散步时,柳儿就问七妹

  “小姐,那个魏公子怎么回事啊,怎么子同哥把他推下粪坑他也不生气啊?”

  “柳儿,你看那魏公子是不是在那里见过?”七妹提示柳儿。

  “有点面熟,就是想不起来,谁来着?”

  “笨啊你,你想想,年前我们去山神庙烧香的时候,还有个自杀的……”

  “噢——小姐我想起来了,那个男人就是这个魏公子,难怪,我看着,怎么这么面熟呢,原来他就是那个人渣啊!畜生!不是人!”柳儿想起来后连着骂了好几句。

  “是啊,他连人渣都不陪,就是畜生里的渣子,连畜生都不如……”

  “嗯嗯,这种人也想娶小姐,真是妄想,小姐,您放心,如果他不退婚,我就是挨打也要说出此事来,不能让这种人,占小姐的便宜。”

  “嗯嗯,就是,我们姐妹一条心……”

  “打得魏家来退婚!”柳儿说完两人开心的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